第1183章 贺市长“翻供”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是,总理!”

    贺竞强挺直了身子,朗声答道,精神很是饱满。显然他来之前,已经做了比较充足的心理准备。

    “就这个事,我谈三点看法。第一点,我认为,目前我们的经济改革,最重要的就是要改变原先的计划经济模式。那种事无巨细,均由政府统一管理,统一筹划,统一调拨的模式,很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国家那么大,工作那么多,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所以我们应该放弃这种模式,将全体群众的智慧和能力都充分发挥出来,承担许多以前由政府统管的工作。

    这样政府就能腾出手脚,关注重要问题,也能集中精力,财力,物力,进行大项目,基础项目的投资。迅速改变我们基础设施陈旧老化的局面。我认为,任何经济改革举措,都应该建立在这个大前提之上。”

    贺竞强的语调不徐不疾,显得很是成竹在胸。

    刘伟鸿的双眉,微微墅了一下。

    贺竞强迫不得已写了那个报告,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依旧还在坚持自己的理念。所以一上来,就谈到了改革开放的大局势,为自己的发言,奠定一个基调。

    洪副总理不置可否,凝神倾听,方黎也是一样,表情平静,看不出来他的内心是个什么想法。原本此番召见,他并没有听说包括在内。如今洪老总请他留下来,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决定,不大好拿。但方黎心里有数,今天的主角1是贺竞强与刘伟鸿,他主要就是旁听。公务上,他毕竟是督察局的局长,私下里,未尝不可将洪老总这个动作,看作是对他的栽培。多了解一下贺竞强刘伟鸿这些新生代世家子弟的看法,肯定不是坏事。

    “第二点,我认为教育改革和医疗改革,有必要进行,而且越早实施越好。大方向,这是正确的。我们的教育模式和医疗保健模式,使用了几十年,基本上从建国开始就没有什么变化。这样的模式,有好的一方面,也有坏的一方面。好的一方面,是群众对这个模式比较熟悉,大多数群众也比较接受这种模式,价格低廉,实惠。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任何事物,都会有两个不同的方面。有利必有弊。百分之百只有好处没有弊端的政策,是不存在的。现行的教育模式和医疗保健模式,最大弊端在于体制僵化,质量不高。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大家都满足于现状,原地踏步,敷衍了事。总体来说,我们国家现阶段的教育水准都很低,全部由政府包办,普及率也很低。无论是小学,初中,高中还是高等教育学院,数量严重不足,完全不能满足全体人民群众的需要。比如我们的高考,录取率就很低,被群众戏称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继续深造。众所周知,高等院校的质量和数量,才是决定一个国家科技竞争力的关键因素。我们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但却没有全世界最多的高等院校。如果按照相对数值来计算,我们的人均高等院校数量,以及招生数量,都处于世界很低的水平上上。同样的道理,我们培养出来的高端技术人才,相对数量值也会很低。长此以往,我们的科技竞争力与世界先进国家相比,将会越来越远。所以,改革势在必行!”

    贺竞强侃侃而谈,告一段落之后,端起茶杯,轻轻喝了。水。

    在国家经济领域的核心领垩导人面前,畅谈自己对经济建设的看法,贺竞强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紧张,口干是必然的现象。

    “至于医疗保健,情况也和教育差不多,很不乐观。一方面,我们的医疗设施很陈旧,卫生普及率很低,许多偏远地区的农民群众,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障都没有。稍微大一点的病,要去乡镇卫生院就诊的话,需要走上好几个小时。而农村赤脚医生,无论在技术上,设备上还是医疗普及水平上,都远远跟不上形式的需要了。要提高医疗水平,提高医疗保健的普及率,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现阶段,我们压根就没有这么多的资金投入。所以,改革也是势在必行。政府财力不足,就应该想方设法扩大改革资金的来源,适当的调价,我认为是可取的。”

    到这里,贺竞强几乎等于是完全抛弃了自己亲自主笔的那份报告,直接坚持自己原来的做法了。这也很好理解,那份报告本来就不是他自己想写的,无非是与刘伟鸿进行的某种“妥协,”免得自己撼动。如今面前洪副总理,他当然要坚持己见。实际也是明白无误地告诉洪副总理,那份报告的始作俑者,是坐在你面前的另一个人,不是我贺竞强。

    但不管怎么样,那份报告始终还是以平原市委市政府的名义报上来了,陇西省委书记省长都签署了书面的意见。贺竞强真想将自己完完整整摘出来,怕是不那么容易。现在洪副总理是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当面谈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未必见得其他中垩央主要领垩导同志,也会给他这个机会。就眼下的政治格局而言,最高层面的几位巨头,多数意见可能都是倾向于支持洪副总理此番改革的。

    而倾向于刘伟鸿意见的,则主要是部分年高德勋的元老,已经不在第一线的位置上。

    况且,贺竞强既然写了那份报告,也得为自己的报告说上几句,不可能全盘否定。政治上,那是相当幼稚的表现。

    “当然,不管是什么样的改革措施,都不可能是只有利没有弊。我们现在进行教育改革和医疗改革,必定要放开部分价格,确实会增加一部分群众的负担,少数比较困难的群众家庭,会出现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形,我们也必须引起充分的重视。我个人认为,可以从完善社会保障这个方面着手来解决这些问题。对于贫困家庭,给予一定的补助和救助。这也是我们平原市委市政府的主要意见,要关心群众的生活,对贫困家庭,尤其是特困家庭,要给予特别的关注,体现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

    “所以,我个人的意见就是,教育改革和医疗改革,势在必行,大方向是正确的,具体的方式方法上,可以多加探讨,尽可能做得更加完善一些。保证绝大部分孩子能上得起学,绝大部分群众能看得起病。这是政府的职责所在。总理,我的发言完了!”

    贺竞强朝洪老总微徽欠了欠身子,礼貌地说道。

    洪副总理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个发言还是比较全面的,看来你在这个方面,下了不少的功夫,不错。”

    “谢谢总理表扬,这都是我们应该要做的。”

    洪副总理便转向刘伟鸿,缓缓说道:“伟鸿同志,现在嘀谈你的看法吧。”

    在前来翠柏苑的路上,刘伟鸿脑海里,自然也早就在翻腾这个问题,贺竞强如此说辞,基本在刘伟鸿的意料之中。贺竞强迫不得已出了那份报告,一定会想方设法“挽回影响”的。

    和他刘伟鸿一样,贺竞强亦是相当的固执。

    执政理念,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是,总理。”

    刘伟鸿也规规矩矩应答了一声。

    自从调入国务院督察局之后,刘伟鸿与洪副总理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有时候也会和方黎一样,称呼洪副总理为“首长,”这样显得比较亲近。不过在眼下这个情形,刘伟鸿还是换了称呼。

    “贺市长刚才那个发言,有相当一部分,我都是很赞成的。贺市长的分析,也比较全面。”

    刘伟鸿此言一出,贺竞强便微微向刘伟鸿颔首,表示感谢。尽管贺竞强也知道,这不过是句客气话,刘伟鸿真要是赞同他的意见,就不会在平原闹那么一出。

    当然,嘀竞强也只是客气一下罢了。

    “对于贺市长所言,经济领域的改革,首要目标是打破计划经济模式,打破大锅饭。这个我完全赞成。计划经济模式已经落伍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需要。不过我认为,经济领域的改革,应该有比较清晰的界定。经济领域和民生领域,不能混为一谈。一些活力不足,或者明显没有战略意义的企业和行业,政府可以丢下来,该重组的重组,该私有化的私有化,这是改革开放的必然趋势。但是,教育行业和医疗保健行业,我认为,不应该归入经济领域的范畴。这是基础建设,是国家为全国人民群众提供的最基本的服务。把民生领域和经济领域混在一起来进行改革,我认为不合适。”

    果然,刘局长说不了几句,便话锋一转,开始反驳贺竞强的意见了。

    这倒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洪副总理,方黎与贺竞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脸色平静,凝神倾听。这原本就是刘伟鸿与贺竞强最大的分歧所在。(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