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郑晓燕的“女儿”!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陈剑之所以在关键时刻做如这样关键的决定,主要还是源于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以及对高层动态的揣测。察言观色,自然是管揣摩刘伟鸿的态度。貌似刘伟鸿对贺竞强这份报告,非常肯定而且非常欢迎。这个从刘伟鸿的神态上就能看得出来。

    这就是个问题了。

    为什么贺竞强会忽然搞出这么一份报告,刘伟鸿还很欢迎?

    这两位,都不能以他们眼下的职务来定位他们真实的身份,除了国资办督察局常务副局长和平原市代市长,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俱皆是超级政治世家的嫡系传人。

    在如此敏感的问题上,做这样明白无误的表态,难道仅仅只是刘伟鸿与贺竞强独自决定的?

    陈剑不相信。

    他觉得,肯定是老刘家老贺家那些在京师的大人物发了话。中央的一些政策,肯定也是经过反复探讨反复研究的,在这个过程中,领导人意见出现分歧,十分正常。一致通过的可能性反倒不大。那么,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催生出了这份报告呢?

    很有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陈夕觉得自己不能反对。他可没这个资格,参与到这样层次的“博弈”之中去。既然老刘家与老贺家的传人都想要这样做,陈剑若是跳出来反对,那不是脑残吗?他现在可还有求于刘伟鸿。虽然调研报告已经做了正式的通报,可以说定稿了。但那又如何?你能管住写在纸上的东西,难道还能管得住刘伟鸿的嘴?

    他回去之后随便说句话,或者在报告上略微改动几句话,陈剑就要糟糕。别的不说,只要一深挖市第一百货公司,三水泥厂这几个单位在改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陈剑立时便吃不了兜着走。

    无论刘伟鸿还是贺竞强,都有推动此事的足够能力。

    除了合作别无他途。

    反正这个事,主要是贺竞强与刘伟鸿在操作,与他陈剑的关系,基本不大。纵算这份报告以平原市委市政府的名义报上去,上面的领导,也很清楚这是谁的幕后推手,通常不会找到他陈剑头上。实话说,陈剑还够不上那么大的台面。

    当然如果以后真的出了大事,需要有人为此负责的时候,倒是有可能将陈剑牵扯进去。不管怎么说,他是平原市委书记,是非常理想的“替罪羊”。

    但那是以后的事,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形,陈件只能自认倒霉。

    如今火烧眉毛,且顾眼前再说。

    不然,等不到以后,他现在就过不去了。

    陈剑仔细分析过后觉得以后那种“替罪羊”的风险还是比较小的。不管是老刘家还是老贺家,都是超级庞然大物在政治上不可能随便出招,这么干肯定有理由,轻易不会出事。否则纵算有陈剑这只“替罪羊,”对贺竞强与刘伟鸿的伤害,那也小不了。所谓“替罪羊,”不过是政治博弈和平衡之后,抛出去堵住别人嘴巴的最后一招,那些老狐狸谁不明白?这账,最终还是会算在刘伟鸿与贺竞强头上。

    明白表态支持贺竞强的报告之后,陈剑的心里就安然了。

    这场博弈的主战场已经转移,不再在平原了,换个角度来说,贺竞强现在不会再盯住他不放。贺公子必须全力以赴,与应对今后可能发生的更高层次的政治风暴,相对而言,他就更需要一个稳定的后花园,轻易不会再在平原搞风搞雨。

    后院起火,可不是贺公子乐意看到的情形。

    看来风险真的可能要过去了。

    “刘局,抽一支吧?”

    陈剑脑子里思考着这些问题,又升腾起了抽烟的欲望,便即笑着对身边的刘伟鸿说道,随手拿起香烟,递给刘伟鸿一支。

    刘伟鸿笑着接了过去,陈剑马上给他点上了火。

    司机立即放下后座的车窗。

    从平原出来的这一段三百多公里,路况都不太好,车速也就不快,窗外没有吹进来太大的寒风。

    刘伟鸿抽着烟,注视着窗外的景色。这一路上,刘伟鸿都没怎么主动与陈剑说话,更没有谈到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的话题。陈剑不是谈论这种话题的对象。根据刘伟鸿的分析,陈剑继续呆在平原的日子,屈指可数了。

    这位同志,在刘伟鸿的心目中,确实不怎么合适担任市委书记。

    在贺竞强的眼里,固然并未将民生领域放在第一位,毕竟还是很关注地方经济的发展。陈剑却完全是一个老派的官僚,在陈剑心中,只有个人利益,没有其他。

    偏偏这样的官员,又是现阶段的绝大部分。

    刘伟鸿也没有办法,将这些官员全部从干部队伍之中清理出去。哪怕他今后走上了更高的领导岗位,类似陈剑这样的官贺,盗将是他每天都要面对的n

    陈剑似乎也知道刘伟鸿的心思,只是偶尔扯些闲篇,基本不涉及到正经事口

    “刘局,已经十二点了,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吃饭9”

    陈剑看了看手表,笑着说道。

    “好。”

    刘伟鸿点点头。

    陈剑便吩咐司机,找地方吃饭。

    其实不用找,市委书记亲自出行,一路上的行程,秘书早就做了周密的安排。眼下,车队还在平原市的管辖范围之内,最靠南的一个县。

    “陈书记,前面有个水库,搞了些农家乐餐馆,饭菜还算新鲜,咱们去哪里吃点吧?”

    秘书闻言,立即说道。

    “好,吃点新鲜的饭菜,不要搞什么大鱼大肉,农家小菜最好。”

    陈剑一声令下,司机便即一打方向盘,将丰田皇冠拐上了一条岔道。后面的车队,自然紧紧跟了上来。

    车队在岔道上走了不到两公里,便来到一个小型水库旁边,在一家看上去最“高档”的农家餐馆前停了下来。

    陈剑此番出行,并没有通知下面县里的同志,反正只是“过境,”不停留,就没那个必要了。迎来送往的,麻烦,说不定还惹得刘伟鸿心里不高兴。打了一个多月交道,陈剑已经知道,这位刘局长,尽管是世家子弟,但似乎很反对铺张浪费。

    面包车车门打开,郑晓燕第一个跳下车来,反过身伸出手,说道:“婉儿,下车!”

    随即,穿着新衣服的邓婉儿从车里探出了身子,郑晓燕一伸手,将她抱了下来。婉儿的手臂上,戴着一个黑袖章,弄美的小脸蛋上,有着淡淡的哀伤之意。

    前不久,邓友章终于扛不住病魔,在医院走了。

    邓友章走得很安心,走的时候,郑晓燕和邓婉儿都在他的身边。邓友章临终之前,郑重其事地将邓婉儿托付给郑晓燕。他知道这不合情理,但他也没有选择。他的家人都不在了,邓婉儿倒是还有个阿姨,然而他老婆早几年就跟人跑了,邓婉儿的阿姨也早已经与他们家断绝了一切往来。邓友章病了那么久,邓婉儿在外乞讨了好几个月,都不见阿姨露回面,如今要将邓婉儿交到阿姨家里去,显然不现实。

    邓友章知道郑晓燕是国务院下来的大干部,他恳求郑晓燕和市里的领导们说说,给邓婉儿找一个愿意收养她的好家庭。他相信政府出面处理这个事,应该能够弄好。

    郑晓燕自然答应了他的要求。

    邓友章很激动,拼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在床上坐起来,给郑晓燕磕头。直到咽气之前,邓友章嘴里都在喃喃地念叨着两个字小好人,好人。——……。

    郑晓燕亲自去了邓婉儿阿姨家里,和市民政局的干部一起去的。但无论民政局的干部们说什么,并且承诺民政局会按月给邓婉儿发生活费,邓婉儿的阿姨就是不同意收养邓婉儿。还说些风凉话,说自己姐姐就是给邓友章拖累的,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愣是嫁了邓友章这么个窝囊废,白白受了许多苦,受了许多委屈,一点福都没享到。自己才不愿弄个这样的拖油瓶在身边呢。

    谁愿意养谁养去!

    邓婉儿阿姨这种六亲不认的冷漠态度,彻底激怒了郑晓燕。

    郑大小姐可不容人在她面前说这种屁话!

    如果不是顾忌到自己的身份,郑晓燕当时就会给邓婉儿阿姨一个大嘴巴,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既势利又刻薄的女人。

    郑晓燕一怒之下,当场就对邓婉儿说:“婉儿,阿姨带你回首都。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郑晓燕的女儿,跟别人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郑大小姐说得出做得到,一口吐沫一颗钉。

    这一个多月来,邓婉儿早已经对郑晓燕产生了无比依恋的情感,在内心深处将郑晓燕当成了亲妈妈一般,自然乖乖地点头。

    她虽然年纪小但对这座城市,委实也再无任何留恋。

    第三个从面包车里下来的,是陈剑的爱人。此番前往省城,陈剑的爱人也一起去的。她和袁东平书记,是正宗老乡,还沾点亲带点故,如今袁东平正位省委书记,她当然要随着陈剑一起去秦关拜见袁书记。原本皇冠车的后排可以坐三个人,陈剑的爱人却坚持要和郑晓燕他们坐在面包车里,说是热闹。

    其实主要还是想要与郑晓燕搞好关系。

    这个月月底,她们剧团可是要去首都参加邀请演出。

    一个“贤内助,”总是会想方设法为丈夫拓展人脉,在这一点上,陈剑的爱人堪称是把好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