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窘迫的军转民企业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红星锻造厂,位于平原市平城区红星镇。

    平原市一共辖有两个区,平城区是市委市政府驻在地,以前所谓的“首县”。平城区虽然是市辖区,但辖地面积并不小有将近八百平方公里,由原先的县级平原市整体并转过来,未曾分拆。两年前,平原市委市政府曾经向省里和国务院递交报告,要将平城区一分为二,市区专门发展工商业,郊区和农村地带,则以发展农业和畜牧业为主。

    应该说,平原市这个报告,也不是全无道理,很多城市行政区划的增加,用的就是这个理由。城市的财力有限,好钢用在刀刃上,集中财力物力,建设好城区,再反过去拉动郊区和农村的经济发展,貌似是很不错的思路。

    这是台面上的理由。

    至于台下的理由,那就更加人人心知肚明了。新增一个县级行政区划……,得增加多少干部?这可都是主要领导手里的资源啊,不愁没人上门来求神拜佛。

    官场有句俗话,叫“要想富,先修路。”

    民间也有句俗话,叫“要想富,动干都。”

    增加干部编制,比动干部的“效益”更高,风险却要低得多。

    这也是行政区划一年比一年增加,干部编制一年比一年多的主要原因。

    不过平原市这个报告,最终没有批下来。但照刘伟鸿的估计,只要平原市的领导们“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地将报告一而再再而三地递上去,总有获得批准的一天。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红星镇离平原市区大约有十六七公里的路程,都是水泥公路,路况一般。三台小车,奔驰在前往红星镇的道路之上。第一台车,是银白色的凌志,就是省国资办孙昌平主任的配车,第二台车则是黑色的桑塔纳,七成新。

    刘伟鸿与李强坐在后排。第三台车上坐着平原市国资办的张主任。

    这已经是督察局的同志到达平原之后的第三天。昨天几乎是开了一天的会议。平原市委市政府,举行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座谈会,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套班子的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督察局和省国资办的同志,自然也是要参加的。贺竞强代表平原市政府,向督察局和省国资办的同志们,通报了平展市近两年来国企改制工作的基本情况,客气地请督察局和省国资办的领导和同志们加以批评指正。

    其实刘伟鸿觉得,没必要搞这么大规模的座谈会。督察局的工作职责非常的明确,就是督察国企改制情况,与其他工作不搭界,市政府市长和分管副市长,最多再加上分管改制的副书记参加这个座谈会就足够了,连市委书记都不一定要与会。

    但陈剑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刘伟鸿自也不好表示异议。地方上的同志,就是这样的非常的看重“级别”。似乎任何一个工作,只有市委书记一把手亲自参与了才算是有足够的重视。尤其在接待方面,这一点更是要紧。刘伟鸿和孙昌平都到了,第一天开会陈剑就不来,岂不是刻意怠慢贵客吗?陈剑才不至于如此不通人情世故。

    孙昌平即兴发表了讲话,对平原市国企改制工作,给予了“模糊”的肯定。说是即兴讲话,其实也是对着稿子念的,作古正经,一丝不芶。估计为了这个稿子,孙、昌平花费了不少的神思。

    平原市的情况复杂啊。

    既不能过分肯定,也不能过分否定。过分肯定了,那刘伟鸿干嘛来了?没事找事?过分否定了,贺竞强脸上须不好看。

    最终只能是含糊其辞,糊弄过去。

    刘伟鸿没怎么发言,只是说刚到平原,调研工作尚未开展,“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刘局长这个话,听上去中规中矩,实则暗藏玄机,听得好些人心里头暗暗高兴。

    刘家二少就是刘家二少,性格果然犀利,连最基本的形式主义都不愿意搞。这话在不少人听来,其实就是冲着贺竞强去的。

    你贺大少与平原市政府,自夸自赞,咱刘二少可不奉陪。

    等我调查过后再说吧。

    下午,又开了较小规模的沟通会,主要是确定督察局和省国资办的同志,在平原市调研期间,地方党委政府,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后勤支援。

    陈剑提出来,由平原市国资办的同志为主,陪同督察局和省国资办的同志进行调研,调研期间,市里面调拨给督察局五台小车,五名司机,随对待命,由督察局的同志自由支配。

    至于省国资办,倒是没必要配车了,孙昌平带了三台车过来,“自给自足”。

    刘伟再并未反对。

    看得出来,孙昌平略略有点失望口他原以为刘伟鸿会有不同意见,要求督察局进行独立调研。说白了,督察局和刘伟鸿此来,名义上是调研,实际上是调查。小道消息说,有人实名举报了贺竞强,要调查清楚真相,当然是独立调查比较好。如此一来,孙昌平便能以此为借口,将自己摘出来,置身事外。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意掺和进去。

    不料刘局长却没有反对,似乎在刘伟鸿内心,也希望有人陪同。

    毕竟调查贺竞强这位正宗豪门子弟,红三代杰出人物,颇犯忌讳,刘伟鸿也不愿意落下话柄,硬要拉他孙昌平下水了。

    咱们督察局的调研,可是堂堂正正的,不但有平原市的同志陪同,还有省国资办的领导陪同,公开透明,没有暗箱操作。

    万一调查结果对贺竞强不利,刘伟鸿就等于直接与贺竞强对上了,这官司真打起来,刘二少也需要一些“旁证,”以便减轻自己的压力。

    这些世家子弟,敢于踏上政坛,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会议开过,今天一大早,督察局的同志们,便兵分五路,各自奔赴自己的目的地,开始了调研工作。刘伟鸿今天的目的地,就是红星锻造厂。

    在平原市近半年内卖掉的十几家国营企业之中,红星锻造厂规模最大,也最有特色。

    红星锻造厂,顾名思义,原先是一家军工企业,以前主要是生产锻造装甲车辆的外壳,拥有一千多职工,建于三十多年前,五六十年代,大三线工程的产物,但已处于大三线工程的边缘地带,在同类军工厂中,规模谈不上多大,技术也谈不上多先进,自建成之日起,便有点“鸡肋”之意。

    计划经济时代,红星锻造厂是百分之百的铁饭碗,旱涝保收,直属兵器工业部,与地方没有多少瓜葛。但改革开放开始没多久,红星锻造厂就基本没有了军工订单,只能改为生产民用产品。但由军工生产向民用生产转变,当真谈何容易。

    大三线建设,当时的主旨思想是防战争,防空袭,大部分工厂都建在偏僻的山区,选址的首要一条,就是在工厂的周边地带,要有利于修建防空阵地。所以很多的工厂,实际上就是建在山沟沟里,两边的山岭,就是构筑防空阵地的天然屏障。

    红星锻造厂亦不例外。

    这样的工厂,从领导到工人,多年以来,一直都呆在穷乡僻攘,对于外界的接触,少之又少,主要信息来源,基本靠报纸和上级文件上获得。忽然转行,大多数人都顿感茫然,不知道要生产什么才好。

    此种情形,在改革开放初期,曾经困扰着几乎所有军工企业的领导人。据刘伟鸿所知,辽北省著名的一家飞机制造企业,生产歼五歼六战机的主力军工厂,眼下就在生产缝纫机上的零配件。

    不是缝纫机整机,而是零配件。

    飞机制造厂的境况,尚且如此窘迫,红星锻造厂无论在交通便利,工厂规模,技术力量之上,都难以望其项背,军转民之后,情况之困难,可想而知。

    前几年,红星锻造厂直接划拨地方,完全退出了军工企业的行列,归属平原市管辖,行政架构倒是没变,还是正县团级。

    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红星锻造厂这几年一直都在亏损,地方财政年年都要予以补贴,平原市接下了一个烫手的大山芋。

    贺竞强出任平原代市长,针对国企改制工作的第一刀,便砍在红星锻造厂头上。也没有搞什么优化组合,直接就卖掉了。细论起来,也不是整体卖掉,而是资源重组。从越中那边,引进了一个颇有实力的私企老板,与红星锻造厂合作,红星锻造厂作价两千万,并入私企,平原市政府是股东,持有合并后新公司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九,私企老板则持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掌握控股权。

    红星锻造厂的全体职工,一次性下岗,优化组合,竞聘上岗。

    与制革厂的情形,倒是如出一辙。

    平原市已经卖掉的十几家国企,有好几家都是采用类似的合作方式。

    作为老牌军工企业,红星锻造厂的职工是意见最大的,告状信也最多。鉴手红星锻造厂的规模和改制工作造成的巨大影响,刘伟鸿决定亲自去红星锻造厂了解实际情况。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保密的一刘伟东转交给刘伟鸿的三封实名举报信,其中一封,便来自红星锻造厂,而且举报者就是红星锻造厂的原厂长段弘毅。(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