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投资明珠的合伙人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吴偕大吃一惊

    “八十二?刘局,这个预测,确实很乐观啊!--

    吴偕很有说话的技巧,就算是对刘伟鸿的判断存疑,说出来的话却很是委婉。

    刘伟鸿微微一笑。

    他知道吴偕不信,如果没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他自己也不会相信。因为在国际期汇市场,莓一个点的波动,都意味着数以亿计的金钱进出,很多人在期汇市场亏得倾家荡产,血本无归勺而日元莓上行一个点,日本经济便大出血一次。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不可能坐视自己国内经济彻底崩盘,必定要采取一切办法救市。

    也不怪吴偕怀疑,毕竟刘伟鸿是刘局长,不是刘行长,吴偕可不相信一个纯粹的行政干部,年纪比自己还小着几岁,真能对国际舍融大势把握得如此精准。

    “吴总裁,日本的经济,由不得他们自已做主,克林顿和格林斯潘,可不会轻易放过这帮东滤人。--刘伟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语气益发的笃定:“广场协议签订之后,七年时间,日元从三百的位置,直接井到一百二,中间从未回头,升值两倍有余,日本经济也未曾彻底摧毁:现在不过是升了十来个点,远远没到崩盘的时候。放心吧,继续追杀,胆子可以再大一点,把账面上所有的资舍都压下去—争取再翻一个番。咱们要弄,就弄个狠的。--

    吴偕有点头累

    这也太狠了!

    刘伟鸿预测日元会到八十二,还可以说是“各抒己见--。吴偕尽管不大相信,却也不是十分在意。虽然刘伟鸿是云雨裳的丈大,但毕竟云雨裳才是宏瑜集团的老板,从法理上来说,刘伟鸿无权干涉宏瑜集团的日常运作,这事怎么弄,最终还得由云雨裳定夺。然而听刘伟鸿这个语气,他完全就是在做主,直接发号施令了。

    吴揩迟疑着,望向云雨裳。

    涉及到十几亿美全的动用啊!

    云雨裳笑了笑,说道:--吴倍,就按照卫红说的办。这个事,本来就是他让弄的。前两年,你还没在发展银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追杀日元了,从一百二追杀下来的。--

    吴揩轻轻吸了口气。

    原来如此!

    从一百二追杀下来,这就难怪了。

    宏瑜集团如此财雄势大,一直也让吴借有些琢磨不透,虽然云雨裳是云汉民的女儿,老刘家的儿媳妇,有著雄厚的背景资源,但短短数年之间,白手起家,发展到数十亿美元家产的庞力国际集团,也委实骇人听闻,现在吴偕算是找到这个原因了。

    再没有什么生意,比在国际期汇市场和期指市场的获利更加巨大的了。当然,一旦预测失误—那么再大的家当,也可能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两口子都是狠人!

    “吴总裁,今天请你来,是想谈谈宏瑜置业的事情。--刘伟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我约了两个朋友,估计也快到了。待会咱们再细谈,--

    所谓宏瑜置业,亦是宏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专门负责在国内开发重大项目。

    这一块的业务,也归吴偕主管。

    “好的:”

    吴偕微笑点头。

    又过了两分钟,两名年轻男子走进咖啡屋。

    “二哥!”

    当先一位,看上去也有三十出头了,年纪比刘伟鸿大,一眼瞥见了这边的刘伟鸿,立即便兴奋地叫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正是龚宝元:

    “宝元,来了!“

    刘伟鸿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张开双臂,与龚宝元拥抱了一下。

    对龚宝元,刘伟鸿的印象很好,这个人和王禅一样,很讲义气,交朋友没说的。就是有个时候,遇到一些太复杂的弯弯绕,需要花点时间才能绕清楚。但这不妨碍刘伟鸿和他成为好朋友。

    “二哥,好久不见了啊,怪想你的。--

    看得出着,龚宝元着实开心,笑哈哈地说慧

    “二嫂!”

    与刘伟鸿见过礼,龚宝元又兴高采烈地和云雨裳打招呼。说起来,龚宝元足足比刘伟鸿大了五六岁,却一口一个二哥二嫂,绝不含糊。

    “宝元了--

    云雨裳也站起身来,微笑善与龚宝元握手。

    早先几年,隋安东同志洲刚进京那全,龚宝元在首都纨侉困子里,可一点都不受待见,到处被人戏弄,几年时间过去,随着金秋园声望日隆,加上龚宝元在首都城里也混熟了,如今的龚宝元,俨然也成了四九城的大牌衙内,言谈行事,都自信满满,再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

    与龚宝元一起过来的,是刘伟鸿的表哥胡天厚胡天厚与龚宝元是最要好的朋友,只要龚宝无到了首都,两个人必定要凑一块的,焦不离孟,所以这一回,刘伟鸿连胡天摩也一块请来了:

    胡天厚亦是年近三十,正经职务是某国家部委的科级干部,也就是个小办事员。刘伟鸿的姑父胡奋强早就对他失去了期望,由得他去,懒得管了0三十岁还是国家部委的普通干事,单就政治前途而论,基本是一点希望都看不到的。

    胡天厚自己,倒是无所谓,他志不在此,压根就没打算在政坛上有所作为,完完全全成了一个京师纨侉子弟。小三十的人了,穿着最时髦的衣服,看上去就和街头那些扮嫩耍酷的二十来岁小青年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有区别的话,就是普通街头混混,穿不起胡天厚这一身阿玛尼的行头。

    “天厚0--

    刘伟鸿微笑着和胡天摩打了个招呼。

    胡天厚也笑着致意,不过看上去,他略略有点不自在。以前,刘伟鸿与胡天厚还算交好,那个时候的刘伟鸿,论纨侉的程度,远在胡天厚之上,哥俩都不被家中长辈待见。如今胡天摩还在纨侉着,刘伟鸿却已经成为副厅级高干,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其遥远。站在刘伟鸿面前,胡天厚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甚至还不如龚宝元那么放得开。

    “来,宝元,天厚,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吴偕,宏瑜集团高级副总裁,国际金融专家。吴倍,这位是龚宝元,这位是胡天摩,都是我的朋友,”

    龚宝元胡天厚吴偕三人便都见子弄山

    “两位,随便坐啊,自己点饮q,”

    刘伟鸿笑着说道。

    当下大伙先后落座,龚宝元胡天摩都点了饮料。

    “二哥,你现在可是真威风了啊,这四九城里年轻一辈的好汉子,可都叫你比了下去口

    这个真了不起!--

    龚宝元笑哈哈地说道,竖起了大拇指。

    刘伟鸿笑道:“宝元,咱们也是老朋友了,那么多年交情,这种么气话就不说了吧?--

    “哎,二哥1这你可就错了,我还真不是说客气话,确确实实了不得:我小龚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般的人,我才不会夸他呢,他也当不起。……

    龚宝元大大咧咧地说道,较之先前,果然大不相同了。

    刘伟鸿笑着摇摇头。

    龚宝元的性格,还是那么直爽,不拐弯。

    “二哥,今儿专程叫我和天厚过来,有什么好事要关照咱们啊?--

    别伟鸿笑道:“这回还真是个好事,我想遨你们合作,一起赚点钱花花”

    龚宝元顿时一拍大腿,说道:--嘿!二哥就是二哥,有好处从来都不忘记兄弟们。行,您说,我听着呢。二哥你怎么说就怎么好,小龚全听你的。--

    “宝元,听说你和天厚在首都弄了个地产公司?”

    现如今,搞房地产开发,算得是首都最热门的项目了,无数大小老板蜂拥而至,拼命在首都城里困地盖楼,转手之间,就是一大笔钱落袋,端的是黄金门路:只是这个项目,却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就算是龚宝元胡天摩这样的衙内,玩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自如。需要疏通的关系实在太多了,方方面面都要打点,漏下哪一个环节都不行。

    “是有那么回事。嘿嘿,不瞒二哥说,就是个草台班子,赚几个零花钱,叫二哥二嫂见笑了,你们才是真正的大老板。--

    龚宝元搔了搔头,有点不好意思。搁在别人眼里,他那个房地产的规模也不算小了,但在云雨裳面前,还真是不大好开口。

    刘伟鸿也没打算跟他拐弯抹角,便开门慧山地说道:“宝元,要我说,别在首都弄了,首都的地产公司太多,蛋糕再大,这么多人一分,也就薄了,没多大意思。这么着吧,咱们还是回明珠去弄,就盯着他们那个江东新区,好好弄一个大项自,--

    “好嘞,二哥怎么说就怎么好,咱都听你的。二哥,你说,这事怎么弄?--

    龚宝元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就应承下来,神情之间,颇为振奋。以他对刘伟鸿的了解,刘伟鸿既然这么说了,就绝不会是空穴来风,肯定有很周全的安排。

    打从认识二哥那天开始,二哥还没忽悠过他呢!

    “具体怎么弄,待会吴总裁和你们详细谈。简言之,就是由你们出面去操作。一句话,钱的事,不用担心,管够!--

    刘伟鸿轻轻一挥手,说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