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登峰造极的马屁境界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秘书见到田宝山,吓了一跳,心说你这时候来添什么乱啊?犯贱想找骂不成?

    还没等秘书想得特别停当,辛明亮也发现了田宝山,立即大喝一声:“田宝山,滚进来!”

    滚进来!

    市委第二书记,对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使用了这样的词语。这在全省,都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吧?

    谁知田宝山却立时便眉花眼笑,欢天喜地的一溜小跑进了门。尽管他在尽力压抑自己的兴奋,但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被人像狗一样呼来喝去,他竟然高兴得什么似的。

    官场生态,怎一个“怪”字了得!

    田宝山来到辛明亮面前,一连串地点头哈腰,脸上带着诌媚的笑容,连声说道:“辛书记,消消气,都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让领龘导操心了,我检讨我检呃……”

    “哼!你还知道是你工作没做好啊?你说说,你都办的什么尼事?”

    辛明亮雷霆大怒,重重一拍桌子,吼道!

    “是是,赖文超说,他现在资金周转有些困难,只要缓一下,两三个月,资金就能到位!我看他也听不容易的……”

    田宝山一边鞠躬,一边连声解释。

    “放屁!”

    辛明亮再次一拍桌子,指着田宝山的鼻子,就是一声怒吼。

    “是是,辛书记,我放屁我放屁……”

    田宝山居然立即就“承认”了,似乎他说话如同放屁,是一件挺光荣的事。

    辛明亮的秘书看得暗暗摇头,心里头窃笑不已。实话说,他跟了辛明亮多年,彼此之间感情深厚,可谓情同父子,自问也难以达到田宝山如此的“境界”。哪怕辛明亮对他再恩重如山,他也很难承受这样的责骂,更不用说自己承认自己“放屁”了。

    官场人士,果然是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

    说起来,田宝山也要算是久安市委班子里最有“特色”的一位了。他和彭宗明,俱皆是辛明亮最信任的人,其受信任的程度,更在市委书记王时恒与市长陆默之上。而所有市委常委之中,唯独他在辛明亮面前,最像是一条“**彭宗明的奴性还要十足。

    辛明亮骂他,几乎是口无遮拦,想骂什么就骂什么,只不骂他的父母和祖宗。不是辛明亮不敢骂他的祖宗,而是要自重身份。

    辛书记再粗,也得有个市委第二书记的样子。

    有时候辛明亮的秘书也很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被人骂得越厉害,脸上笑得越开心。

    犯贱!

    这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犯贱!

    除了“犯贱”,秘书实在也找不出更加合适的形容词。

    但是,接下来秘书又不得不佩服田宝山了。

    辛明亮怒气冲冲地大骂了田宝山一阵,脸色却变得红润起来,再不是刚进门时乌黑铁青的模样,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似乎田宝山就是一颗特大号的“速效救心丸”,药到病除。

    “混账东西,你除了知道捞钱,鬼混,你还会干什么?尽坏事!”

    辛明亮继续大声斥骂田宝山。

    田宝山便不住地抹汗,不住地承认自己混蛋,禽兽不如。

    秘书实在忍不住,偷偷扭过头去,咬着嘴唇,笑了好一阵。应该说,辛明亮骂田宝山这些话,不算太离谱,可谓是有根有据。

    久安市十三名市委常委,最不像话的,不是彭宗明,而是田宝山。田宝山不但在辛明亮面前是彻头彻尾的“小丑”,在外边亦是彻头彻尾的混蛋。如同辛明亮所言,田宝山在久安官场的名声,简直烂到了极点。捞钱,玩女人,几乎是公开的。别人都还要遮掩一下,比如彭宗明死了老婆,就找了个乡下寡妇在家里暖被窝,对外叫保姆,总算是有个名目龘。田宝山却毫不掩饰,甚至在某次酒后,公开宣称,自己这一辈子的人生理想和目标,就是要玩多少女人。

    田宝山既贪财又好色,在久安官场是出了名的,却一路官运亨通,青云直上,做到了市政府常委副市长,二把手的高位。究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辛明亮面前绝对的臣服。

    按照史书上的描述,田宝山是最标准的“弄臣”!

    只要能博辛明亮一笑,让田宝山学狗叫都没问题。

    见他乖巧听话,“抗骂能力”超强,辛明亮也就不吝提拔重用。辛明亮不是不知道田宝山的混蛋,却依旧提拔他,无非就是要给大家都树立一个“榜样”……只要你对我辛明亮忠心耿耿,哪怕你是一堆臭狗屎,我也能让你变成领龘导干部。

    不得不说,辛明亮这一招,很管用。久安市的干部们,就都对辛明亮惟命是从。

    只有刘伟鸿是唯一的例外!

    刘伟鸿甩辛明亮的巴掌!

    眼见得辛明亮骂够了,田宝山便忙不迭地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红绸包裹的小包,颠儿颠儿地跑到辛明亮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来,说道:“辛书记,这是我前不久弄到的一方印章,老实说,我是个粗胚,对这些高雅的东西,一窍不通。您是这方面的行家,请您帮我瞧瞧,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好玩意?”

    这事也真是怪了,辛明亮初中肄业,基本等同于半文盲,却偏偏有收集印章的雅好。田宝山等人,谁都知道辛明亮这个爱好,自然是各显神通,变着法子来讨好辛明亮。多年积累下来,辛明亮家里收藏的印章,没有一百,也有九十。

    “你懂个什么?”

    辛明亮便很鄙夷地瞪了田宝山n眼,顺手拿起了那方印章,眼神便是一亮。

    秘书也凑了过来。

    这是一方真正的鸡血石印章,材料和雕工都非常精致。秘书尽管并没有这个爱好,但跟了辛明亮这么多年,却也练得颇有鉴赏眼光。

    辛明亮便摆出鉴赏大师的姿态,给田宝山和秘书详细指点,这方鸡血石印章,好在哪里,何处尚有瑕疵,不够完美等等。

    “总的来说,这方印章还算不错,你收起来吧。”

    辛明亮鉴赏完毕,将印章递还给田宝山。

    田宝山却哪里肯收了,连忙说道:“辛书记,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粗俗不堪,哪里懂得欣赏这样的高雅古玩?这印章放在我那里,完全糟蹋了好东西。只有放在辛书记这里,才是最合适的。嗯,它找到了他最佳的战斗岗呃“……”

    辛明亮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不通!”却也不再将印章还给他,顺手就放在了茶几上,见田宝山一直佝偻看腰,汗流满面的样子,辛明亮又说道:“坐吧!”

    见辛明亮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韩巧珍,秘书和田宝山,都在心里长长舒了口气。

    其实田宝山正经是大专毕业,辛明亮初中肄业,却能斥骂田宝山狗屁不通,而且理直气壮,没有丝毫心虚之意,便足可见到田宝山拍马屁的功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桩绝大的本事啊!

    田宝山挨着半边沙发坐了,却又苦了脸,说道:“辛书记,刘伟鸿他不能这么搞啊……赖文超正儿八经是我们市政府请回来的香港老板,化肥厂承包出售,也都是签了正式协议的,市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形成了正式的组织决定。现在刘伟鸿不管三七二十一,随随便便就把人家抓起来。这久安,到底是谁说了算?他政法委比市委市人龘大市政府都大?就他一个人能说话了?”

    辛明亮却不肯上当,冷哼一声,说道:“田宝山,你那套鬼把戏,也想在我面前使用?你和赖文超,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拉的屎,自己去擦干净,别指望我给你擦屁股!”

    “是是,辛荆已,这不也是没办法吗?青山化肥厂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年年亏损,年年填钱进去,市政府实在是负担不起了。当时引进赖文超的资金,也是市政府和陆市长同意了的,我就是执行文件……现在刘伟鸿那么霸道,一开口就把赖文超抓了起来,化肥厂那个烂摊子,谁来收拾啊?”

    田宝山又连连弯腰,喋喋不休地大倒苦水。

    他今儿拼着给辛明亮痛骂一顿,也非得想办法把赖文超捞出来不可。赖文超在刘伟鸿手里多关押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辛明亮瞪了他一眼,骂道:“混账东西。你自己惹的祸,自己去解决!”

    田宝山顿时苦了脸。

    秘书在一旁轻言细语地说道:“田市长,既然是市政府和赖老板签的合同,这个事情,还真是需要市政府去和刘伟鸿交涉。你也可以向陆市长汇报一下嘛。政法委怎么可以不支持市政府的工作呢?要是大家都这样子意气用事,假如市政府也不支持政法委的工作,公检法三家各行其是,谁也不理谁,那不就乱套了吗?”

    “这伞……”

    田宝山还在犹豫。

    辛明亮望了秘书一眼,露出赞许的神情,随即朝田宝山喝道:“你个蠢东西,人家把话跟你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马上滚蛋!”

    “是是,我这就向陆市长汇报……”

    田宝山又连声说道,嘴角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心里其实明镜似的,要的就是辛明亮这句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