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小刘书记与辛主任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刘书记也知道自己少年早发,位高权重,兼且高头英俊,风流多金,乃是最典型的“高富帅”最高等级的“少女杀手”秒杀一切木耳!

    但这个“办公室恋情”还真不在刘书记的意料之中。

    眼下严打行动徐徐拉开帷幕,刘书记哪有半点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头?只是自己高富帅的本质,再也难以改变,人家范冰凤要将一缕情思,黏在他的身上,刘伟鸿自己也莫可奈何。只能深自警惕,不能做出任何让范冰凤误会的事情来。

    刘书记的愣怔,也未曾维持多久,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好,我是刘伟鸿!”

    “嗯,小刘书记,你好,是我,辛明亮!”

    电话里传来辛明亮极其威严的声音。而“小刘书记”亦是辛明亮一个人专用的称呼。具体起于何时,“已不可考”。辛明亮是随口这样称呼,似乎也不是故意要针对刘伟鸿。但迄今为止,除了辛明亮,再没有第二个人,敢于如此称呼刘伟鸿。包括市委书记王时恒与市长陆默,都是规规矩矩叫他刘书记。

    刘伟鸿平静地说道:“你好,辛主任,有何指看!”

    这也是刘伟鸿的特色,整个久安市熟悉辛明亮的干部,没有一个人敢于称呼他“辛主任”俱皆是恭谨小心地尊称辛明亮为“辛书记”。因为“人大主任”这个职务,对别人而言,是很了不得的,可能奋斗一辈子,也未必能沾上那么一点边,但对于辛明亮来说,乃是一种“耻辱”等于在指着他的鼻子,直斥他“初中没毕业”。

    辛明亮是那种特别固执的性格,当初中垩央发出文件,要求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的时候,就有亲近的人提醒过他,是不是参加某种函授学校,弄个大专甚至是本科文凭?反正压根就不用辛明亮去上课,也不用他做作业,都有人帮他摆平,只票要他点个头就行了。辛明亮想都没想,一口就否决了。

    “笑话!老子初中没毕业怎么的?还不是一样的干**,一样的当领垩导干部?光会啃书本子,有什么屁用?关键是要实际经验丰富!你——个学生娃娃来,让他坐在我这个位置上试试?看他搞不搞得好?”

    这是辛明亮训斥亲信部属的原话。

    等到吃了大亏,辛明亮才悔之莫及。可是再后悔也晚了,一切都难以挽回。辛明亮便索性把出瘦驴拉硬屎的架势,更加对文凭不屑一顾了。如果不是碍于上面文件的规定越来越硬性,辛明亮恨不得所有提拔上来的干部,俱皆选那些初中没毕业的。

    本来刘伟鸿也是随大流,尊称辛明亮为“辛书记”但自从他在辛明亮嘴里听到“小刘书记”这个称呼之后,辛书记也就变成了辛主任。

    你辛明亮的小手腕,不要耍到我头上来。我不是久安土生土长的干部,对你辛明亮同志的权威,还没有领教过!

    这声“辛主任”一入耳,电话那边的辛明亮脸上便腾起一股黑气。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侉子弟,还真有腹气!

    “小刘书记,你现在有时间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我有些事要和你谈一谈。”

    辛明亮强压怒火,说道,不过语气硬邦邦的,就好像是下达命令,那种愤崽之意,毕竟难以尽掩。

    在这样实际的工作上面,刘伟鸿倒没有想要和辛明亮怄气,淡然说道:“好的,我这就过去,请辛主任稍候!”

    “嗯。”

    辛明亮再无半句废话,径直挂断了电话。

    刘伟鸿站起身来,出了办公室。

    辛明亮的办公室,也在市委办公大楼。久安市新建的市委大院,还是以前的老套路,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纪委俱皆在一个院子里办公,但是分属不同的区域。市人大有独立的办公大楼。照理,辛明亮身为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在市人大那边办公,辛明亮也确实在市人大办公大楼有办公室。但和刘伟鸿一样,他也在市委办公大楼这边有办公室,并且是条什最好的办公室,位置和采光程度,更在市委书记王时恒的办公室之上。辛明亮多数时候,是在市委办公大楼这边上班,人大那边,电话遥控。

    刘伟鸿不徐不疾地来到了辛明亮的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铭牌上写着“辛书记办公室”。

    这又是一个特色。

    一般来说,王时恒的办公室写“书记办公室”乔贤平的办公室就写“副书记办公室”。辛明亮却不让写“第二书记办公室”直接写了“辛书记办公室”这几个宅

    感觉上,这间办公室是他的私产了。

    市委大院的干部们,私下里开玩笑,戏称王时恒办公室是“王办”,辛明亮办公室是“辛办”等等。

    “刘书记,你好!”

    见刘伟鸿走过来,外间办公室辛明亮的秘书连忙站起身来,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

    辛明亮喜欢老成持重的干部,他的秘书也是整个市委大院年纪最大的秘书,差不多有四十出头了吧,显得非常成熟稳重。

    刘伟鸿微笑答礼。

    秘书请示了辛明亮之后,恭请刘书记入内。

    辛明亮端坐在巨大的红木办公桌之后,气度伊然,脸色严肃。

    刘伟鸿缓步走过去,一直来到办公桌之前,才微笑着说道:“辛主任,你好!”

    又是辛主任!

    将正在泡茶的秘书听得身子微微一颤悠。自从跟着辛明亮之后,秘书还从未在办公室见过有人当面挑战辛明亮的“权威”。

    辛明亮双眉微微一蹩,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刘书记,你好!”

    然后向刘伟鸿伸出了手。

    “辛书记好!”

    刘伟鸿微笑着握住了辛明亮的手。

    辛明亮嘴角一扯,心里头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这个后生子,还真不是省油的灯,犟得很。自己倚老卖老,在他面前耍个小手段,他都不做半点让步。

    到底是年轻气威啊!

    实话说,辛明亮真的不想找刘伟鸿谈话。刘伟鸿到任一个多月,辛明亮还是第一次约他单独见面。辛明亮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年轻的衙内党,到底是不是能将他的傲气坚持到最后。一般来说,以往从外地调过来的市级领垩导,到任之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求见辛明亮这位久安事实上的一把手。

    不和辛明亮搞好关系,任你本事通天,在久安也是玩不转的。甚至于你的秘书和司机,都不见得会跟你贴心。因为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在久安站稳脚跟,万一和你靠得太近了,结果辛书记对你不满意,用不了三两年,你老人家灰溜溜地走了,却不是坑了我们这小秘书小司机?

    总要见到领垩导在辛书记面前说得上话了,秘书司机以及其他手下人,才会慢慢娶拢过来,众星捧月。

    刘伟鸿却压根就不将这个所谓的规则看在眼里,辛明亮今天不打这个电话,刘书记只怕永远都不会主动踏进辛主任的办公室。

    但是现在,反倒是辛明亮坚持不住了。

    原因很复杂,不过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辛明亮能沉得住气,他的那些老部下,已经沉不住气了。辛明亮再不出个面,这个刘伟鸿只怕会不管不顾地将天捅个窟窿,到时候却又如何收场?

    难道真的动用一切力量,将刘伟鸿挤走?

    后果只有更严重!

    这种两败俱伤的搞法,没有到最后关头,辛明亮是不会轻易使用的。别看辛明亮腴气暴躁,外表粗鄙无文,内里绝对不是个真正的莽夫。

    莽夫能做到久安市的“土皇帝”?

    就好像刘伟鸿内里,绝对不是一个真正喜欢冲动的年轻人一样。

    想起邵令红的吩咐,想起目前省里的严峻局势,想起刘伟鸿的偌大来头,由不得辛明亮矜持下去了。

    “刘书记,请坐吧!”

    辛明亮破例从办公桌后转出来,请刘伟鸿在待客沙发上落座。

    秘书眼里又闪过一抹惊异的神情。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辛明亮给客人这样的待遇了,甚至于王时恒和陆默来辛明亮办公室谈工作的时候,都是在办公桌那边面对面,挺公事公办的。倒也不是辛明亮故意要怠慢王时恒和陆默这两位党政一把手,主要还是习惯使然。久安未曾地改市之前,辛明亮乃是王时恒和陆默的上级,在办公室谈话,就是这种模式,习惯了就不好改。而且辛明亮觉得,以他对王时恒陆默的知遇之恩,也没必要搞得太客气。一些必要的体统,坚持下去,也能给两位年轻的继任者提个醒,久安,目前还是我辛明亮的天下!

    “谢谢辛书记!”

    刘伟鸿坦然在一侧的沙发上坐了,坐姿比较端正,但看得出来,刘伟鸿对辛明亮并无敬畏之意,有的只是一种对年长者应有的礼貌和尊重。

    刘书记的强势,果然不是装出来的。

    秘书连忙给刘伟鸿奉上茶水,又将辛明亮的茶杯端了过来,略略停顿了一下,见辛明亮没有别的吩咐,便即轻轻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