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又来两位高手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下午,刘伟鸿没有上班,和李强径直驾车去了火矩区的边界处,就在路边将车子停了下来,刘伟鸿坐在车内抽烟,不时会向前方眺望一眼。

    看上去,刘书记是在这里等人。

    大约三点钟左右,一台挂着大宁牌照的奥迪车从公路那边开了过来。刘书记微微一笑,从蓝鸟上走了下来,站到了路边。

    大奥迪在刘伟鸿身边缓缓停下,车窗放下,露出一张明艳端庄的脸庞,可不正是云雨裳?

    “媳妇,你可来了,把我想得……”

    上午在会议乒还满脸威严之色的刘书记,顿时便露出了嬉皮笑脸的神情,油嘴滑舌地说道。好在身边没有别人,李强一直坐在车上,不然被人看到刘书记忽然“变脸”,还不得跌落一地的眼镜?

    云雨裳那个无奈啊。

    怎么这都成了副厅级领垩导干部,堪堪迈进高级干部的行列了,还是这般德行?

    “注意点!”

    云雨裳嗔道。

    刘伟鸿才不管那么多,拉开车门,迫不及待地就挤了上去,朝李强挥挥手。李强随即启动车子,在前面领路,大奥迪稳稳跟了上去。

    上了车,刘书记倒没有毛手毛脚,毕竟司机和副驾驶座上坐着的人,他都不是那么熟悉,怎么说也要保持一点点领垩导干部的风度。不过还是偷偷握住了媳妇的纤纤小手,笑嘻嘻地上下打量着云雨裳,说道:“怎么好像是瘦了一点,是不是太想我了,害相思害的?”

    云雨裳气得狠狠掐了他的手胳脖一把,扭过头去不理他。这个人,就是不能给一点颜色,不然他就敢开染坊了。

    刘伟鸿笑嘻嘻的,毫不在意媳妇的“抗议”,索性揽住了云雨裳柔软的小蛮腰,搂得紧紧的。云雨裳无奈地摇摇头,也只好由得他去。不过心里头还是甜甜蜜蜜的,老公粘她是好事嘛。

    “你现在配了手机,联系上方便多了。”

    稍顷,云雨裳笑着说道。

    “可不是吗,往后啊,你只要想我了,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

    说起来,通讯方便还是很有好处的。云雨裳今天从江口飞大宁,整个行程刘伟鸿就了如指掌,专程赶到郊区来迎接老婆大人。

    不料这话却让云雨裳生气起来,怒道:“好啊,刘书记,你就那么不待见你媳妇,只想着两地分居?告诉你,这回啊,我还真就不走了,在久安长住!”

    刘伟鸿不由愣了一下,随即眉花眼笑,说道:“真的?那太好了。早就说过,江口那公司转让算了,你就一心一意跟在老公,做全职太太。反正咱们现在钱也够多了,不要说咱俩一辈子花不完,咱们儿子孙子都花不家……对了,现在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儿子孙子的问题了……”

    说着说着,刘书记又胡说八道起来。

    云雨裳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打了他一个爆票,嘴角却闪过一抹笑容。

    两台车一前一后,开进了牛角山十五号别墅的小院子。

    刘书记想要献殷勤,紧着下车,打算给媳妇开车门,不料却失算了。副驾驶座上的那名女子早就下了车,给云雨裳拉开了车门。

    那女子大约二十几岁样子,瘦瘦小小的,身高最多有一米六,皮肤微黑,长相很是普通,丝毫也不起眼。刚才在车上,和驾车的司机一样,一声不吭。再看那个司机,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也只中等,大约一米七十多点,身材匀称,不过指关节上全是老茧,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那精气神不一般。

    云雨裳下得车来,抬头打量了一下十五号别墅,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房子还算不错,环境挺幽静的,空气也清新。”

    刘伟鸿笑道:“领垩导嘛,待遇总是要好一点。再穷不能穷领垩导,再苦不能苦干部!”

    云雨裳就瞪了他一眼,说道:“刘书记,高级干部了啊,说话要注意身份,社会上一些风凉话,嘲讽领垩导干部的打油诗,就不要乱传了。”

    刘伟鸿笑道:“我这个高级干部,现在就是一打手的身份,不怎么靠谱啊,马马虎虎凑

    合着吧。”

    云雨裳气道:“谁叫你逞能啊?你不正义感无限膨胀,这个打手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吧?你又不是专业人士,凑什么热闹?我爸生气着呢,说你关键时刻犯糊涂,脑子不清醒。

    刘伟鸿年纪轻轻就上到了副地厅级,对这一点,云汉民是满意的。比刘伟鸿大五六岁,早起步五六年的刘伟东贺竞强等备受赞誉的最杰出红三代,眼下也不过是副地厅级。但刘伟鸿就不该到久安来做这个政法委书记兼公垩安局长。

    这是个得罪人的活,而且搞不好就是往死甲得罪人,要结血仇的。

    刘伟鸿明明可以安安稳稳在浩阳呆着,一门心思出政绩,时间一到,官升一级,稳健无比,没有丝毫的风险,岂不是好?何必要自讨苦吃!

    也难怪云汉民生气了。

    刘伟鸿依旧嬉笑着说道:“咱爸那是关心我……不过媳妇,咱爸不理解我,难道你也不了解你老公的远大志向,宽广胸怀?”

    云雨裳这回没有嗔怪他,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理解啊。所以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劝阻过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你变成一个冷血动物,变成一个真正的官僚!那没意思!”

    刘伟鸿忽然就很感动,轻轻握住了云雨裳的手,微笑说道:“走,媳妇,回家了!”

    云雨裳这番话,对刘伟鸿而言,胜过了所有的表扬和褒奖。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更何况这个知己,还是红颜,还是自己的老婆,那是何等的幸福?

    云雨裳嫣然一笑,和刘伟鸿手拉手走进了别墅。

    司机和那个瘦小女子,分别从大奥迪的尾箱里拿出一个行李箱,跟在后面进了家门。

    这两天,刘伟鸿一直都住在楚天宾馆,不过牛角山别墅区的物业部门,自然会安排人手给刘书记的别墅打扫卫生,所以别墅里面整整洁洁,一尘不染。

    进了门,云雨裳便说道:“卫红,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王兆崧,退伍军人,五天前,刚刚从第某某集团军装甲混成旅特种侦察大队转业,专业军士。这位是何敏,我们公司的一个职员,她爷爷以前是咱家老爷子的老战友,全国解放之后,就复员回农村老家了……今后,他俩就住在这里了。”

    云雨裳嘴里的第某某集团军正是刘成家曾经担任过军长,驻扎在燕北省省会铁门市的主力集团军,装甲混成旅也是刘成家在该军军长任上搞的试点,不但集中了整个集团军的精英,还从军区其他部队调入了一些特种人才。这位从特种侦察大队转业的军士王兆崧,无疑是把硬手。

    云雨裳专程将他领到久安来,让他和刘伟鸿住在一起,用意不言自明。

    这是刘成家担心儿子的安危,专门给刘伟鸿配的“卫士”。

    至于何敏的爷爷,居然是云老爷子的老战友,个中是个什么内情,刘伟鸿暂时不得而知,却也没有马上就动问,微笑着与王兆崧何敏握手。

    刘伟鸿的手掌和王兆崧刚一握在一起,王兆崧的眉毛便骤然扬了起来,带着一丝诧异之色。王兆崧是武术好手,从刘伟鸿手上传来的力道,自然能察觉眼前这位副厅级领垩导,也是身怀武功的主。王兆崧知道刘伟鸿的身份,来久安之前,他专程到过东南军区司令部驻在地京华市拜见老军长,刘成家并未对他隐瞒什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他说了。原本王兆崧还可以在部队多干两年再转业,志愿兵回地方之后,也能安排工作。因为刘伟鸿忽然去久安市上任,刘成家便做出了这个安排。王兆崧欣然受命。

    在王兆崧想来,老军长的公子既然是正宗红三代,如今又是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自然是文质彬彬的读书人,小身板弱不禁风。不料这一见面,却是大谬不然。刘伟鸿不但高大魁梧,而且武功了得,也没有王兆崧想象之中的大干部架子,颇为随和。

    刘伟鸿自然理解王兆崧的讶异,笑着说道:“兆崧,幸会,今后多多交流!”

    “好,多多交流!”

    王兆崧微笑点头,看上去并不是十分的沉默寡言。

    不过与何敏握手的时候,就轮到刘伟鸿吃惊了。何敏手上传来的劲力,丝毫也不在王兆崧之下,让人很难想象,在她瘦瘦小小的身躯里,竟然蕴藏着如此澎湃的力量。

    何敏还是不说话,和刘伟鸿一握手,便即抽了回去,脸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

    刘伟鸿哈哈一笑,给云雨裳王兆崧何敏介绍了李强。

    王兆崧和李强握手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嘴角都闪过一抹会心的笑容。他俩,本就是同一个类型的人。

    “呵呵,李强也是住在这里的,今后这屋子里就热闹了。咱们只要再请一个家政服务人员来做厨师就齐全了,像模像样的。”

    刘伟鸿满意地说道。

    何敏淡淡地说道:“厨师不用请了,我会做饭。”

    ps:第七更,感谢所有投月票,订阅,打赏,推荐本书的新老朋友们!(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