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腹有良谋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第729章腹有良谋

    一台六成新黑色小奥迪慢慢行驶在滨海市的大街上,看上去,有点漫无目的。

    确实也是漫无目的。

    开车的司机,正是浩阳市长刘伟鸿同志,乘客自然就是宏瑜公司总裁云雨裳女士了。车子是在省委小车班接的。省委书记的宝贝闺女要用车,省委办公厅行政办公室黎主任自然紧着给派好车。不过云雨裳最终选中了这台挂着大牌号的半新不旧的小奥迪,她不想过于张扬。

    为了弥补上回被矿难事故中断的蜜月,刘市长这回决定在琼海多陪老婆几天。原本是打算去印度洋的马尔代夫度蜜月的,好好享受一下洁白的沙滩和蔚蓝的海水。这几天时间不方便去那么远的地方,就在琼海省对付一下,也算聊胜于无了。

    何况琼海刚刚建省没多久,旅游业亦是将将起步,整个海岛的环境尚未遭到太大的破坏,一些海滨的风景,就未必比马尔代夫差了。

    当然大年初三,刘伟鸿和云雨裳也没打算去海滨度假,就是开个车,先在滨海市转悠一下,浏览一下市区的人文风景。明天再去海岛南部的天涯市观光。

    滨海市倒是老资格的地级市,老早以前就是琼海行政区的首府。不过城市规模依旧不算很大,毕竟整个琼海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无论工业商业等等产业都并不发达,又孤悬海外,与大陆交通不是那么便利。没有便利的交通,没有发达的工商业,城市的发展便大受制约。

    尽管车速不快,但用不了多久,车子便开出了比较繁华的闹市区,渐渐去往郊外。

    这个时候,路边的景色便起了很大的变化,一栋接一栋的烂尾楼,扑面而来,绵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

    云雨裳的小嘴张成“0”型,娇俏的脸上露出十分吃惊的神情,说道:“这么多烂尾楼……”

    刘伟鸿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就是典型的泡沫经济后遗症,地产泡沫!”

    实话说,刘伟鸿心里的震惊,丝毫也不在云雨裳之下。两辈子,都听说了琼海的地产泡沫,但还是第一次亲临其境。任何纸面上的消息,都不如亲眼一见来得那么震撼。

    如果这是一个战场的话,那真是哀鸿遍野,尸骨如山。这如山的“尸骨”之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个家庭,结束了多少人的生命,浪费了多少资产!只有极少数人在这场“盛宴”之中大快朵颐,吃得脑满肠肥,满载而归。

    而这些人,无疑又都是最有后台的那一批。

    云雨裳叹了口气,说道:“这下子我爸的脑袋要大了!”

    新任省委书记,就面对着这么一个超级烂摊子,云汉民也确实很难做。

    刘伟鸿笑了一下,说道:“也没有那个必要。既然已经烂尾了,就让它继续烂下去,不必理会。”

    云雨裳有点奇怪地反问道:“你什么意思?不闻不问吗?”

    刘伟鸿索性将车子在路边停下来,指着前后左右一望无际的烂尾楼,说道:“这么大的烂摊子,能问得过来吗?这样明显的烂泥潭,真正高明的统帅,是绝不会陷进去的。不然,拖也拖死了!”

    云雨裳不由失笑,调侃地说道:“哟,我差点忘了,咱这车上,坐着一位经济天才,一位高明无比的统帅!”

    刘伟鸿一本正经地说道:“给你补充一下,这位经济天才,高明统帅,是你的老公!你儿子未来的爸爸,你孙子未来的爷爷!”

    云雨裳便白了他一眼,抿嘴一笑,心里头很是甜蜜。

    “哎,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招?要不今晚上等我爸回来了,你给他支一招?”

    稍顷,云雨裳说道,脸上露出了一丝希冀。对刘伟鸿在经济建设方面的能耐,云雨裳从不怀疑。甚至觉得老公的本事,可能更在老爸之上。毕竟云书记是第一回主政地方。

    刘伟鸿笑道:“这个自然,刘市长腹有良谋,正要献给云书记!”

    “你就贫吧!”

    云雨裳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容很是开心。

    刘市长还真不是说着好玩的,果然准备了一堆良谋,敬献给云书记。

    两口子在滨海市转悠了一个下午,晚饭时分,才回到琼海省委常委院。省委常委院依山

    畔水而建,风景极佳,云汉民所居的一号别墅,掩映在绿荫丛中,清幽宁静。

    不过云汉民并未回家吃晚饭,杨琴带着女儿女婿和儿子,一起吃饭。大过年的,云世辉自然也要感到滨海陪伴父母。但也是一大早就出了门,上街晃悠去了,晚饭时分才回家。

    一直等到《新闻联播》放完,门口响起汽车声,云世辉连忙迎了出去,不一会陪着云汉民一起走了进来,看上去,云书记的脸色略有点疲惫之意。

    云书记今儿应该跑了不少地方,看望在一线坚持工作的干部群众。新任省委书记,这些工作总是要做到位才行的。

    “爸爸!”

    刘伟鸿和云雨裳也忙即迎了上去。

    云汉民微笑颔首,尽管疲惫,但心情不错。当下大伙儿将云汉民让到沙发里落座,云雨裳给父亲拿了拖鞋过来,换下了皮鞋。刘伟鸿则给岳父老子沏了一杯热茶。

    杨琴问道:“吃过晚饭了吗?要不再给你做点饭?”

    云汉民说道:“吃过了,和基层群众一起吃的,挺丰盛。”

    过年嘛,又是省委书记视察,饭菜自然丰盛。这是要上电视新闻的。

    “伟鸿,你这回,要在琼海多呆几天吧?”

    云汉民喝着热茶,随口问道。

    刘伟鸿忙即答道:“啊,是的,爸爸。待到初六吧,初七回去上班。”

    云汉民点点头:“这几天挺辛苦的,好好休息一下。琼海的风景还是很优美的,到处转转看看,也不错……”

    云世辉口无遮拦,随口说道:“琼海的风景是不错,就是烂尾楼多了点,就像人脸上的膏药……”

    杨琴连忙瞪了他一眼,有点责怪之意。云汉民上任之后,就去看过滨海市的烂尾楼,那巨大的泡沫“遗迹”,成了压在云汉民心头的一块巨石,怎么都轻松不起来。虽然不是在他任期内造成的损失,但如同云世辉所言,无数的烂尾楼正像是贴在滨海市身上的密密麻麻的狗皮膏药,让人一想起来就心里别扭。身为省委书记,不管前任留下了什么样的烂摊子,总归是要去收拾的。

    云世辉心直口快,算是戳中了云汉民的“痛处”。

    云世辉被母亲瞪了一眼,顿时明白过来,连忙缩了缩脖子,脸色有点讪讪的。

    云汉民倒是没有责怪儿子,他对云世辉,一贯疼爱有加,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笑了笑,说道:“是啊,世辉这个比喻很是贴切,这个烂摊子真的比较大。”

    也就在家里,云汉民说话才这么直白,若是在公开场合,云汉民是断然不会如此说话的。不然,肯定会引起误会,前任省委书记要有意见了。

    杨琴便抱怨道:“早知道这样,当初……”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打住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对云汉民出任省委书记,杨琴没有意见,而且很乐意。如果一直留在国家部委,留在人民日报社,云汉民的政治前途,基本也就到了终点。也不是说部委出身的干部不能更进一步,只是难度大得多。历届政治局委员,绝大多数均有主政一省的履历,只有少数的例外。但这个例外,不见得就会发生在云汉民身上。外放省委书记,然后再谋求更进一步,乃是正途。

    杨琴有意见的是云汉民出任琼海省委书记,还没上任,就有那么巨大的一个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劳神费力的,还落不了好。

    刘伟鸿微笑道:“爸爸,既然已经烂尾了,就让它先烂着吧,也不必着急。”

    此言一出,大家便都安静下来。

    云汉民望向刘伟鸿,淡然问道:“那什么才是应该着急的?”

    “环境保护!”

    刘伟鸿毫不犹豫地答道。

    云汉民双眉微微一扬,没有吭声,显然在等待着刘伟鸿的下文。他也确实想要听听刘伟鸿的意见,这个女婿,几年间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手段,实在非同小可。连刘成胜都正经将他当成了一个人物,云汉民更加不会小觑了。

    且看他有何高论。

    刘伟鸿挺直了身子,习惯性地抓起了茶几上的香烟,凡是思考问题的时候,刘市长都要抽上一支。云雨裳便瞪了他一眼,刘市长就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放下了香烟。

    云汉民说道:“没事,抽吧。这些天,我也抽得不少。”

    刘伟鸿便嘿嘿一笑,再次拿起香烟,敬给岳父老子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

    云雨裳只好白他一眼,不再吭声。

    “爸爸,形成烂尾的原因,是因为泡沫。关键一点就是琼海的地产规模,完全超过了实际的消费能力。这个东西,急不来。要想慢慢消化这些烂尾楼,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加快发展琼海的经济,增强经济实力,扩大滨海市的城市规模,才有希望一点点地将这些烂尾楼逐步消化掉。所以我认为,省委省政府的关注重点,要放在经济加速发展上面……”

    刘伟鸿不徐不疾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