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立即回京,马上!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散会之后,慕新民没有回办公室,也没有回宿舍,直接登上他的一号车,离开了县委大院。去了什么地方,没人知道。大伙只知道,慕书记现在肯定很郁闷。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某县,还有一位县委书记,也很郁闷。

    慕新民的一号车离开县委大院不久,刘伟鸿也驾车离开了县委大院。他跟邓仲和与李刚分别打了个招呼。向邓仲和是汇报,要去省里和首都跑一下项目。另外吩咐李刚暂时主持一下组织部的日常工作。

    这个招呼本来应该跟慕新民打的,慕新民才是县委书记,算是刘伟鸿的正管上司。只不过找不到慕书记的人影了,只能向邓仲和报备。

    邓仲和自然无有不允,估计这会,刘部长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梳理一下。至于是不是跑项目,跑什么项目,又何必深究。

    邓仲和心里有一种预感,只怕林庆县的政治格局,又会发生变化了。

    刘伟鸿急着回京,亦是“被逼无奈”。

    人丹放下云雨裳的电话没一分钟,青松园的电话就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桌上,老爷子的秘书亲自打的电话,跟他说,老爷子让他立即回京,马上!

    刘伟漓自然不敢耽搁,只能匆匆忙忙出门了。

    第二天上牛十点,刘伟鸿搭乘的民航机降落在首都机场。青松园电话通知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林庆县与大宁市之间,没有高速公路,赶到大宁,肯定是晚上了。那时节,大宁也没有开通前往首都的夜间航班,刘伟鸿只能在维德俱乐部休息一个晚上,搭乘次日最早的航班进京。

    在楚江之畔的小别墅里,刘伟鸿和省委组织部长李逸风见了面。

    其实刘伟鸿本不该如此借越的,他还没有被冲昏头脑。只是他州刚入住维德俱乐部,还没来得及把晚饭吃完,李逸风和李鑫父子就到了他住的小别墅,刘伟鸿也只能失礼了。他原本打算吃完饭就去拜访李逸风的。李逸风却笑着说不妨事,知道他马上要进京,过来看看他。

    和大多数人一样,李逸风对苏联突如其来的政变,深感震惊。对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第一次产生了看不透的怪异感觉。

    估计这会子,感到怪异的远不止李逸风一人。

    刘伟鸿和李逸风只是简单地交谈了一阵,李逸风便即起身告辞。很多事情,是无需要说透的,李逸风今晚亲自登门拜访一今后生晚辈,主要是表明一个态度。刘伟鸿前两天才从首都赶回来,今天马上又赶回京城去,必定是老爷子急着要见他,国家层面的大局,不是可以轻易插手进去的,李逸风很谨慎地守着规矩。

    他相信该说的话,刘伟鸿一定会说的。

    这今年轻人在政治方面的天赋,简直到了“妖孽”的程度。这么好的机会,焉能不牢牢抓住。

    李逸风离去之后,刘伟鸿也没有再去“骚扰”朱玉霞,前天才把人家折腾得死去活来,又去“骚扰”,未免有失厚道,搞不好朱玉霞又要咬他。

    再说明天要面见老爷子,刘伟鸿要保持最饱满的精神状态。

    巨大的民航客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刘伟鸿拿着简单的旅行包,出了机舱。还在旋梯之上,刘伟鸿就看到了谢光荣。

    谢光荣就站在飞机一侧,身边是一台乌黑大气的大红旗,老爷子的二号车。

    见到刘伟鸿高大的身影,谢光荣举起手来,挥舞了一下。

    “谢哥!”

    刘伟鸿疾步上前,和谢光荣握手,很客气地说道。

    “走吧,主席在等着呢!”

    谢光荣依旧满脸严肃,不芶言笑,与刘伟鸿略一握手寒暄,便即亲自给刘伟鸿打开了车门。刘伟鸿坐了上去,大红旗立即启动,驶出了机场。

    同机的旅客们看到这一幕,自然不免惊诧不已,议论纷纷,不知道这今年轻人是何等来头,竟然有大红旗接送。

    事实上,刘伟鸿自己也觉得老爷子给他的礼遇太“隆重”了。上一次政龘治风波之后,老爷子出动过一回二号车,不过是在候机室外等候,还有林美茹亲自接机,说起来刘伟鸿有点沾老妈的光,这一回的脸而,却是完完全全给了他本人,直接将大红旗开进了停机坪。

    “谢哥,老爷子精神还健旺吧?”

    刘伟鸿坐在后排,问道。

    谢光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司机另有其人。刘伟鸿眼下是享受完完全全的首长待遇。

    “蛮健旺的,就是昨天睡得比较晚。”

    谢光荣一板一眼地答道。

    所谓睡得比较晚,刘伟鸿也能理解苏联政变太突如其来了,老爷子肯定在为这个事费思量,要不也不会这么急着让他进京了。估计昨晚上心绪不宁的,远不止老爷子一人。苏联发生如此剧变,最关注的自然是我国,其关注程度,更在美国之上。毕竟苏联是最“老牌”的社会主义国家,是社会主义阵营里公认的老大哥。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共和国高层,焉能不格外关注?

    刘伟鸿忽然感到心情沉重起来。

    虽然他这一回是博对了,但随着苏联解体,世界格局大变,整个共和国面临的“风险……却也因之放大了不少,今后的道路将更加艰难。

    大红旗挂着特殊牌照,在首都城里畅通无阻,很快就驶进了大内,直赴青松园。

    马国平亲自在客厅门口迎候。

    刘伟鸿见状,吓了一跳,连忙疾步上前,向马国平问好:“姑父,这个可不敢当。”

    马国平微微一笑,说道:“迎接国士就该有迎接国士的礼节!”

    刘伟鸿难得红了一回脸,笑着说道:“姑父,你怎么也开起晚辈的玩笑来了。”

    马国平确实心情极佳。刘伟鸿那篇文章,引起了全国舆论界的大讨论,纷纷口诛笔伐,大有暴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如今苏联发生政变,足证刘伟鸿的前瞻性和正确性。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马国平身为中组部高官,岂能不清楚其中蕴含着的巨大“利益”?这个东西,运作得当,是能大有所为的。

    刘伟鸿是老刘家的嫡系子弟,如此远见卓识,完全可以当做是整个老刘家的“功劳……。加上老爷子本身的巨大威望,前景十分乐观。

    “呵呵,伟鸿,走吧,老爷子等着呢。”

    马国平拍了拍刘伟鸿的肩膀,微笑着说道,眼神极其亲切。

    只有马国平在青松园,刘成爱都未曾出现。眼下局势极其敏感,刘成胜身为省委书记,刘成家身为集团军军长,自然都要各安本职,不会在这个时候轻易离开自己的镇守的岗位。马国平被老爷子紧急召见,商议对策,正在情理之中。

    刘伟鸿随着马国平走进偏厅,老爷子没有落座,而是拉着拐杖,在厅里慢慢踱步,双眉微蹙,似乎在思考着重要问题。

    “爷爷!”

    刘伟鸿站在门口,恭谨地叫了一声。

    老爷子抬起头来,看到刘伟鸿,嘴角浮现起一丝笑纹,朝刘伟鸿招了招手。

    刘伟鸿与马国平连忙走了过去。

    老爷子目光烁烁,上下打量着刘伟鸿,似乎想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孙子。这两年,刘伟鸿实在给大家带来了太多的惊奇,老爷子自然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在老爷子炯炯的目光注视之下,刘伟鸿有点不好意思了,搔搔头,咧开嘴,嘿嘿地笑了两声。

    “呵呵……

    老爷子也笑了起来,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慈爱。

    “坐吧!”

    “嗳……”

    刘伟鸿连忙上前扶住了老爷子,请他在居中的太岸椅上落座。马国平则亲自给老爷子续了茶水,又给刘伟鸿泡了一杯热茶。

    刘伟鸿紧着双手接了过来,连说“不敢当”。

    老爷子居中而坐,马国平在左,刘伟鸿居右。

    “伟鸿,这个苏联的事情,被你说中了……”

    老爷子又打量了刘伟鸿几眼,才缓缓说道,语气平静。

    刘伟鸿倒也没有胡乱谦虚,欠了欠身子,说道:“爷爷,根据情况分析,这是必然的结果。”

    马国平说道:“确实如此。就是没想到会发生得这么快。”

    老爷子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其实早就有人警告过的,但是戈尔巴乔夫并没有放在心上。”

    说着,老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情。

    早在三四天前,苏联执政党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苏联总统首席顾问雅科夫列夫就在《消息报》上正式发表了声明,宣布退出苏联执政党,并且明白警告社会各界,苏联执政党的某些领导人正准备发动一场政变。

    这样的重要信息,作为邻国的最高层,老爷子自然早就听取了工作人员的汇报。

    在这样的情形下,戈尔巴乔夫毫无警惕之意,竟然还前往克里米亚度假,导致政变终于发生,也难怪老爷子会感到奇怪了。

    身为一国的最高领导人,他的首席顾问退龘党,在报纸上发表公开警告,戈尔巴乔夫却完全不做任何防备。这位大佬的政治敏感性和所作所为,迟钝至此,着实令人难以索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