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只要是正确的,就该坚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清松园的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凉亭,是由常春藤搭成的,颇有点浑然天成之意,绿意盎然。

    凉亭之下,摆着两张藤椅,老爷子斜斜靠在一张藤椅里,倒头和另一张藤椅里坐着的人说话。此人五十岁左右年纪,一张国字脸凛然有威,正是江南省委书记刘成胜。

    在这里见到大伯,刘伟鸿略感意外。他还不知道大伯已经回了京师。眼神再一扫,刘伟鸿就在石桌之上看到了那本《号角》杂志。看来刘成胜回京,多半和这个事情有关了。

    当下刘伟鸿和裳并肩上前,给老爷子鞠躬请安。

    “爷爷好,大伯好!”

    老爷子抬起头来,嘴角浮起一丝和蔼的笑意,打量了裳几眼,点了点头,说道:“嗯,好。丫头,你是怀远同志的孙女?”

    云老爷子,大名云怀远,与刘老爷子也是老战友了。刘伟鸿带着客人前来青松园,自然也是必须通报姓名来历的,卫士早就向老爷子做了汇报。

    裳连忙说道:“是的,爷爷。我爸爸是云汉民。”

    老爷子微笑点头:“我知道,他现在去报社了。”

    中央重要的人事异动,而且还是红二代子弟的异动,老爷子从来都十分清楚。

    裳说道:“谢谢爷爷关心。”

    “丫头,你跟伟鸿对象多久了?”

    老爷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心情看上去很不错,并没有受到那篇文章太大的影响。在别人眼里,惊天动地的大事,在老爷子看来,也不过是等闲罢了。事实上,到了老爷子今时今日的地位,真正意义上的敌人是不存在的,一定要说有敌人的话,唯有“时间”而已。

    裳俏脸微微一红,面对这位威震天下的老人,她依旧有一点不大习惯,再也没想到老爷子会问起她和刘伟鸿“对象”的事,迟疑了一下才答道:“爷爷,我和卫红小时候是邻居,一起长大的。”

    刘伟鸿便脸露微笑。裳这个回答,很是巧妙。

    “呵呵,青梅竹马,很好嘛。伟鸿,你俩去里面见过奶奶,再来说话。”

    老爷子又打量了裳几眼,似乎很是满意,便和蔼地吩咐道。

    “是,爷爷!”

    刘伟鸿连忙答应了。

    裳又向老爷子鞠了一躬,这才随着刘伟鸿一起进了古老的皇家内院。

    一般比较炎热的天气,老太太也不怎么出门,就在家里看看电视,与卫士家政服务人员说说话聊聊天。

    这会子,正坐在小偏厅里看黄梅戏呢,戴着老花镜,看得十分投广、。

    老太太较之老爷子年轻了好几岁,基本上耳聪目明,无须助听器帮忙。

    “奶奶……”

    刘伟鸿笑嘻嘻地叫了一声。在老太太而前,他比较放得开。

    老太太闻声抬头,脸上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伟鸿啊,又回来了?”

    “是的,奶奶,我啊带着您未来的别媳妇来了,您瞅着,周正不周正?”

    刘伟鸿笑着过去,在老太太身前蹲下了身子,有点嬉皮笑脸地说道。

    裳第一回登门,自然不可以这样没大没小,规规矩矩来到老太太面前,深深鞠躬,叫了一声“奶奶好”!

    “哟,这是你的小对象啊……来来,孩子,过来过来,坐奶奶身边来。”

    老太太的反应远比老爷子“激烈……”一听之下,喜笑颜开,连连朝裳招手,满脸慈爱之色。

    见了老太太这般亲热劲,裳连忙乖巧地走了过去,在老太太身边坐下,腰杆挺得笔直。

    老太太拉住裳的手,不住地上下打量起来,嘴里啧啧有声:“这孩子,长得可真悔……是谁家的孩子啊?”

    “奶奶,我叫裳,我爷爷是云怀远,我爸爸是人民日报社的云汉民。”

    裳紧着做了自我介绍。

    “哦,原来是怀远同志的剁女,难怪这么好看。你奶奶年轻时节,可是很漂亮的,我们还一起打过扑克牌呃……”

    老太太一听,更加来了兴趣,笑眯眯的了。

    老云家的孙女,做老刘家的孙媳妇,果然是门当户对,老太太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拉着裳的手,问长问短。裳一直温婉地笑着,小心地回答着老太太的问话。

    “奶奶,雨裳在这陪着您老人家说话聊天啊,我去外边跟爷爷大伯说话。”

    见祖孙俩聊得特别起劲,刘伟鸿便说道。

    老太太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你们去谈你们的国家大事,丫头在这里陪我老太婆说说家长里短。”

    刘伟鸿便笑道:“媳妇,你看看,你一来,奶奶都不待见我了。”

    云面裳嫣然一笑。

    老太太眼睛一瞪,说道:“什么话?这孩子,也学会油嘴滑舌的了。快去吧,记得,别做太久,隔几分钟让爷爷起身活动一下啊……

    “得嘞,我知道了,放心吧,奶奶!”

    眼望着刘伟鸿挺拔的背影出了偏厅,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丫头啊,我这个孙子,生性活泼,你以后要管着他点,不要让他太出格。”

    裳忙即说道:……奶奶,卫红现在长大了,已经当了县委领导啦。”

    “这个我知道。他爸爸现在是军长,在我眼里,也还是小孩子。”

    裳不由抿嘴轻笑,这话要是让威严厚重的刘军长听到了,却不知作何感想。看来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刘伟鸿去到外间,却见老爷子已经站起身来,在刘成胜的陪同下,在走廊上慢慢踱步。”

    爷爷,大伯。”

    老爷子停住脚步,眼望着他,淡然说道:“伟鸿啊,你现在可是风云人物了,捅了大马蜂窝。

    刘伟鸿微笑说道:……爷爷,我也就是实话实说,想到什么决来……

    “呵呵你倒是挺镇定的。你真这么看苏联的改革?”

    老爷子微微点头,似乎对刘伟鸿的镇定比较欣赏又不徐不疾地问道。

    刘伟鸿毫不犹豫地答道:“对,我就是这么看的。他们这样子搞不行。戈尔巴乔夫对自己的个人威望,估计得太高了。对苏联执政党的稳固程度,也估计得太高了。他这是要搞全盘的自由化。他要建一个新秩序,先就把旧秩序全部打烂了。却忘记了,他的所有权力和威望,都于这个旧秩序。而对于他要建立的新秩序,却一点都不去把握,由得别人在那里表演。这样子搞哪有不出事的?”

    刘伟鸿随口而谈,一点迟滞之意都没有。

    刘成胜忽然问道:“你怎么就能肯定他要出事?戈尔巴乔夫搞体制改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人家搞了那么久都没出事,偏偏你一说,就会出事了?没有那么神吧?

    刘伟鸿坦然答道:“大伯,凡事都有一个积累的过程。苏联的旧体制,确实也谈不上多好多先进但实行了七十年,整整三代人,大家基本上都适应这种体制了。当然,任何一个体制都会存在弊端的,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事务,更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政治体制。加上苏联执政党对现象一直打击不力社会矛盾逐渐激化,也是必然的。戈尔巴乔夫不花大气力整顿执政党内部的贪污,不稳固自己的执政根基,却天真地想着通过体制改革来解决这一系列的社会矛盾。说他一句异想天开,不算过分。”

    刘成胜脸色一沉,神情有点不悦。

    不管怎么说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现任的最高领导人,刘伟鸿这样说话,有点大不敬了。

    老爷子却似乎饶有兴趣缓缓问道:“那依你之见,应该怎么进行改革呢?”

    刘伟鸿说道:“首先就是内部意见要统一,要有一个稳固的政权体系作为支撑。历史上成的变,都有这么个前提。商鞍变没有秦孝公的会力支持,那是不可能成的。秦孝公死了之后商鞍马上被诛杀,也是反证。张居正变,是帝师身份,万历皇帝年幼,又有太后支特,差不多张居正自己就是皇帝,才能成。王安石变,也是一样。我们当初在根据地搞土地改苹,也要先建立自己稳囡的政权。根据地可以搞土地改革,游击区就不行。道理上没什么区别。戈尔巴乔夫现在这样搞,在苏联执政党内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叶利钦这些激进派也不和他一条心。出事是必然的。我们的改革,从经济体制改起。等经济体制改革有了一定的成效,逐渐和世界接轨了,再进行政治体制改萃,循序渐进,这就是正确的方。而且政治体制改革不能操之过急,必须从基层开始试点,反复验证之后,再逐步推广。保证社会稳定,是任何改苹进行的基础。”

    老爷子便微微颔首。

    这个,其实就是老爷子自己的观点,纵观老爷子**一生,不管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年底,老爷子极力追求的,就是一个“稳……字。不急不躁,循序渐进,终于水到渠成。当然,打仗时奇兵突出也是有的。但那不是常例。老爷子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统帅型人物。

    “嗯,既然你自己认为是正确的,那就坚持下去吧!”

    老爷子缓缓说道。

    “是!”

    刘伟鸿恭谨地答应一声,心里彻底安定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