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争执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对于这些干部的调整,大家有什么意见,都谈一谈嘛。”

    待得刘伟鸿的汇报告一段落之后,慕新民缓缓说道。

    徐文浩随即说道:“慕书记,我讲几句吧。”

    他是分管干部的党群副书记,一般这样的会议,他都会发表意见。而且徐文浩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看上去心情不是那么好。刘伟鸿刚才通报的内容,他手里有两份名单,一模一样。这正是徐文浩生气的原因。身为党群副书记,他竟然先从县长邓仲和手里拿到名单,其后慕新民才找他沟通。

    程序上,慕新民倒也没有太大的错谈,先交代县委组织部考察,随后与分管副书记沟通,也算是比较正常。问题在于,徐文浩的判断,和刘伟鸿基本一致,这份名单,多半不是慕新民的意见,而是周云舟与米贤华的幕后推手。慕新民没打算和拉拢他徐文浩啊,估计对他与邓仲和的关系比较忌讳。

    既然如此,徐文浩便也不能在龟缩不出了。

    党群副书记这个职务,其实很是敏感,也很是考验政治智慧。文件规定,县委书记管干部,党群副书记协助书记工作,县委组织部是具体的执行部门。党群副书记有那么点两头不靠的意思。如果碰到强势的县委书记,党群副书记便比较难做,往往会被弱化甚至架空。徐文浩现在更加头痛,不但书记很犟,县委组织部长更牛叉,他要是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只怕真的会边缘化了。

    邓仲和找过他,徐文浩心里有数。一边是忌讳,一边是主动伸出橄榄枝,徐文浩也需要仔细权衡一下。

    “文浩同志,请讲。”

    慕新民尽可能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不过大家已经习惯了他那张古板的四方脸,对他硬挤出来的笑容反倒有些不适应了,只能尽量不去看他的脸。

    徐文浩正色说道:“慕书记,各位同志,先谈谈邱德远同志的调整。我认为,邱德远同志在荆湾区的工作还是很得力的,这个同志在荆湾区工作对间长,情况熟悉。现在他们正在大力推广生猪养殖,建一座大型洗煤厂,这些工作对于荆湾区的发展积极重要,都才刚丹兢开,这个时候将邱德远同志调走,我认为不合适。而且让龙华同志去接任荆湾区的书记,更加不合适。龙华一直都在机关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基层经验,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让龙华接替邱德远,不妥!”

    邓仲和与刘伟鸿便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一丝欣慰之意。

    徐文浩这算是表明态度了。

    任谁都知道,邱德远是邓仲和的亲信,上回人代会上,刘伟鸿推举事件,就是邱德远和夹山区的马吉昌在前边运作的。可谓是帮邓仲和冲锋陷阵的干将。徐文浩一上来,便反对调整邱德远,就是一种信号。

    慕新民不悦地说道:“文浩同志,这回调整干部,有个基本前提,就是有些干部在一个地方工作对间太长了,这个不符合干部任用的常规。就说邱德远,区长三年,区委书记三年,加上副书记和副区长的任期,邱德远在荆湾区前前后后干了十来年。这个不行。长时间在一个地方,一个单位工作,很容易形成惰性,也容易搞一言堂。这个对干部队伍的建设,对党内民龘主的发挥都是不利的。你也是老组工干部了,这个情况,应该是很清楚的。”

    以邱德远打头,本就是慕新民刻意的安排,目的便是要打压一下邓仲和。邓仲和已经成为刘伟鸿的盟友,慕新民算是看明白了。而刚好,邱德远又在荆湾区任职时间太长,正是十分合适的目标。

    照理说,荆湾区区委书记和县交通局局长,都是正科级,邱德远调任,也不算贬谪。不过真正的内行,都不会这么看的。主要还是因为林庆县地处偏僻,境内交通网络很不发达,交通局局长,实在不算多么的位高权重。而荆湾区,又是林庆县最为富裕的一个区,紧随城关镇之后,人口也比较多,区委书记的份量很重。如果是搁在后世,邱德远这个调任,就算不是提拔,也该算重用。

    时代不同,认知也就不一样。

    慕新民的话,隐然有指责徐文浩之意。你这个老组工干部,还需要我来教你怎么做吗?

    徐文浩随即说道:“慕书话,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承认,邱德远在荆湾区工作的时间是比较长,但这个同志性格直爽,本质不错,在荆湾区这么多年,也没犯什么错误,大家对他的评价都很好。这就足以证明,邱德远并没有产生惰性,更没有搞一言堂。尤其现在荆湾区处于准备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时刻,临阵换将,历来是兵家大忌。我认为这个调整不妥。”

    慕新民很郁闷。

    名单上的第一个调整,就闹了个满拧。

    周云舟轻轻咳嗽一声,微笑着接上了话:“徐书记,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要从大局出发。徐书记的顾虑,不能说没有道理,邱德远同志确实很不错。我们这里也没有谁否定他嘛,就是一个正常的调整。慕书记的意见,我是赞同的。一个干部,确实不适合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单位工作太长时间,时间太长了,是容易出问题,都形成惯性了嘛。这个文件也有规定的。正是因为邱德远本身过硬,所以才要请他做表率。他这样过硬的同志,都一样必须调整,其他同志就更加不能有意见了。再说,交通局也是非常重要的部门。我们林庆的交通状况落后,正需要一位工作能力强,作风硬朗的干部去主持交通局的工作,这样才能迅速打开局面,扭转这种落后的状况。这也是县委对邱德远同志的信任,呵呵……刘部长,我听说你带领组织部的同志,在搞一个干部考察评议制度,这个思路我是很赞成的。我听李刚同志说,你们搞的那个考察评议制度的草案里面,就有这么个意思,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单位任职时间太长的领导干部,要适时进行调整,是不是这样啊?”

    周云舟是老组织部长,有关干部工作,谈起来头头是道,而且话锋一转,就揪住了刘伟鸿,想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也是好手段。尤其是眼见慕新民吃瘪,及时站了出来顶住徐文浩,表现得很到位。周云舟以前在组织部长任上,就和徐文浩合作得并不愉快。

    这也可以理解,两人分管的其实是同一个领域,级别也一样,只是党内排名略有不同,相互争权在所难免。要让周云舟真心将徐文浩当作上级对待,可没那么容易。现在既反驳了徐文浩,又向慕新民表了忠心,算得一箭双雕。

    刘伟鸿微微一笑,说道:“周书记,是这样的,我们拟定的干部考察评议制度,确实有这么个内容。不过,我也赞同徐书记的意见,由龙华担任荆湾区区委书记,不大合适。龙华同志几乎完全没有乡镇工作经验。”

    邓仲和与徐文浩的双眉,均是微微一蹙,马上便舒展开来。

    刘伟鸿嘴里说赞同徐文浩的意见,实际上,他只赞同了一半,而且侧重点不同。徐文浩的重点是不同意调整邱德远,而刘伟鸿的重点,则是放在了邱德远的继任者身上,他不赞同由龙华接邱德远的班。言下之意,对于调整邱德远,却是同意的。

    刘伟鸿心里确实也是赞同调整邱德远。在这一点上,他其实支持慕新民和周云舟的意见。很多事实证明,同一个干部在同一个地方任职时间过长,着实容易出问题。轻则产生惰性,工作只按经验搞,没有进取开拓心理,重则搞一言堂,做土皇帝。对于任何不同意见都听不进去。

    刘伟鸿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

    作为县委组织部长,他首先就要从全县干部配置的大局上着想,而不是单纯的将这个当成权力之争和官场争斗的筹码。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刘伟鸿并不认为将邱德远调往县交通局是一种贬谪。身为重生者,刘伟鸿非常清楚,未来一二十年,道路交通的发展,是何等的迅猛。路桥产业和房地产一样,都成为支柱产业了。邓仲和前几个月在年终总结大会上,也公然提出了“要想富先修路”的。号。如果邓仲和真的实施这个政策,与此相对应的,交通局长这个职务就变得十分重要,其重要性,绝对在普通区委书记之上。而且一旦大举修路,就要涉及到大量的资金,理所当然要由县长的亲信过去把关才对,不然出了问题邸仲和还蒙在鼓里呢。现在将邱德远调过去,是个很不错的安排。

    只是徐文浩的意见,明显与刘伟鸿相左,刘伟鸿便将言辞说得比较委婉。大局要考虑,原则要遵守,与徐头浩的关系,却也不能搞得太僵了,中间这个度的把握,非常要紧。一旦拿捏不准,就容易出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