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领导傍大款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高升这小子,怎么回事?现在还不到?”

    哥几个喝了一阵酒,依旧不见高升的影子,胡彦博便嘀咕了一句。

    程山说道:“这可不知道,也许这小子被女孩子缠住了,脱不开身吧。”

    胡彦博就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光知道玩女人?高升这家伙,还是比较上进的,笔头上也很硬。”

    程山耸耸肩,对胡彦博的“批评”不以为意,笑道:“笔头硬还不如那家伙硬呢,我喜欢。”

    刘伟鸿与胡彦博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奈地摇摇头。

    这就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呵呵,来了……”

    胡彦博眼前一亮,说道,举起手来向门口挥舞。

    大伙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就看到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出现在了门口,穿着花格衬衫,一条发白的牛仔裤,留着长长的头发,小脸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正在那东张西望,显然没看到胡彦博在招手。

    程山就说道:“涛子,你去接一下。这小白脸可不要被漂亮女人晃花了眼睛。”

    谢正涛连忙答应一声,就要起身过去,高升的目光正好望过来,见到胡彦博,小脸上绽开笑容,撩开两条长腿,大步走了过来。

    程山望了望高升,又望了望胡彦博,小声嘀咕了一句:“小白脸就喜欢小白脸,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加……”

    “嘀咕什么呢?”

    胡彦博耳朵贼灵,马上瞪了他一眼。

    “说……没说什么……”

    程山赶紧缩了缩脖子。对胡彦博,他也比较怯。这人脑袋瓜子转得快,虽然没有二哥那样的威风霸气,阴人乃是一把好手。什么事情搞不定了向他讨个主意,准没错。

    高升个子高瘦,双腿修长,很快就走到了近前。

    “小高,干嘛去了,让二哥等这么久?”

    胡彦博很不满地问道。

    高升脸上便露出了腼腆的笑容,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彦博,有点小事耽搁了一会。”

    “我倒是没什么,谁叫咱们是老同学呢?但你让二哥等这么久,那就不该。别的不多说了,自罚三杯赔罪吧!三儿,给小高满上!”

    高升一张小脸顿时就有点绿。瞧他那小身板,有点弱不禁风的,恐怕也不是酒林高手。只是畏惧胡彦博的“淫威”,不敢反驳而已。

    程山乃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见小白脸就要吃瘪,心里头那叫一个高兴,马上便满满倒了一杯啤酒,放到了高升面前,笑嘻嘻地瞅着,想看小白脸痛苦的神情。

    刘伟鸿摆了摆手,笑道:“彦博,别恶作剧,瞧把人家小高吓的……小高,别理他。既然来了大伙就是朋友,来,一起干一杯,坐下说话。”

    说着,刘伟鸿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啤酒。胡彦博嘻嘻而笑也端起了啤酒。他本来就是逗着高升好玩的,自不会当真。哥几个酒杯在空中一碰,咕咚咕咚就喝了个干净。

    “哎,小高,别站着,坐啊。”

    刘伟鸿又招呼道。

    “嗳,谢谢二哥!”

    高升忙即在刘伟鸿身边坐了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刘伟鸿会面,但瞧这个架势,也知道这位就是胡彦博嘴里经常提到的刘二哥,京师纨绔圈子里面鼎鼎大名的“大哥级人物,,。胡彦博有多骄傲,高升是明白的,这位能够得到他如此推崇,必定更加非同小可。单是老刘家那大牌子,就不得了。

    “抽烟不?”

    刘伟鸿说着,将面桌子上的黄熊猫往高升面前推了一下。到了京师,刘二哥一般都是抽这个烟。都是从他老子刘成家那里顺的。

    高升本来不怎么抽烟,但刘伟鸿这平淡的架势,却让他感到一股压力,似乎无可与抗,连声答应着,从烟盒里拿出了一支烟,谢正涛连忙给他点看了。他虽然不明白高升是什么来头,但能够和胡彦博程山等人成为朋友,必定也是世家之后,家里老头子的职务,低不了。京师的纨绔圈子,就是这样。他们不排斥富二代加入,但“待遇”上绝对有差别。

    世家子那骨子里头透出来的傲气,不是暴发户能够模仿得了的。一般来说,富二代在京师纨绔圈子里,也就是个跟班和钱包的身份。

    据刘伟鸿所知,这种情形,就在二十年后,也没有什么改变,相反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官二代和富二代,很多地方又交集,但也有着本质的区别。一般的富二代,永远都无融入到官二代真正的核心圈子里面去,除非是所谓的“红色资本家”子弟,戴着红顶子的,那又另当别论。

    这种情形,在京师尤其明显。

    改革开放之初,全国各地都兴起过一股“官员傍大款”的风潮,甚至有商人将省部级副省部级实权干部于鼓掌之中的个案出现。一些暴发户便因此牛皮哄哄的,口出狂言,说是只要有钱,能把市府全部拿下。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倒挂情形,主要还是因为社会变更太剧烈。官员们的观念转变没有商人那么,面对汹涌而至的市场化商品化大潮,有点眼花缭乱,不知所措,轻而易举就被商人的银弹击倒了。

    那会,颇有一些富一代牛叉了一阵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员们逐渐意识到权力在市场经济中的诸般妙用,便“自重”起来,再也不肯轻易贱卖手里的权力了。不但要价越来越高,门槛也是越来越高,商人们再想对官员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难度就越来越大了。再过十来年,被人为“倒置”过来的“权与钱”之间的关系,又会恢复“正常,,。在一个官本位国家,有权就意味着有一切,包括金钱在内。

    不过地方上发生的这种情形,在京师比较少见。四九城里,官爷实在太多,权力实在太大,商人们一直都不曾真正占据过“主导地位”,始终都是依附权力而存在。

    “二哥,久仰大名啊……”

    高升抽了一口烟,笑着对刘伟鸿说道,眼里露出好奇的神情。

    刘伟鸿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小高,你呀,别被彦博这个家伙忽悠。他跟你开玩笑呢。大家都是年轻人,哪里来的大名小名?小的时候不懂事,经常打架闹事倒是有的,这个名声不要也罢。”

    “不不,不是这样的……”高升便连连摇手,说道:“二哥在江口为了营救一个落难的女孩子,大展神威,把江口的流氓恶势力一扫而空,这个可是真威风,假不了的。”

    刘伟鸿不由苦笑了一下,判不到自己在江口“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在京师又赢得了偌大的“威名”,还真是无心插柳了。

    不过高升佩服的,并非刘二哥的“武勇”,而是老刘家的赫赫权威。这么大的动静,硬是给压了下来,连老封家都没有怎么较真。

    在京师世家子眼里,这个才是真了不起。不但证明了老刘家的强势,也证明了刘伟鸿在老刘家的地位。刘伟鸿若真是个纨绔子弟,无论如何都是调不动军队的。

    胡彦博诧异地说道:“小高,你小子不是个斯文人吗?怎么对这个事情,也那么感兴趣了?怎么,想转行向二哥学拳脚啊?这可是找对人了,二副手底下夫是真厉害!”

    高升脸色又是微微一红,貌似这位高公子,性格是有点“娇”,像个女孩子似的,动不动就脸红。难怪胡彦博老是想“欺负”他。

    “彦博,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们记者,对新,闻最敏感!在看来,二哥这个行动,简直就可以写本小说了,一准大火的。”

    高升尽管时不时会脸红一下,性格却也不是真的腼腆,相反很是健谈,拍马屁也是不露痕迹,算得是个中高手了。世家子弟,只要不是太笨,都有两下子。

    “嘿嘿,这回啊,算你说得靠谱。三儿,叫几个顺眼点的过来,一起喝个酒,乐呵一下再说。”

    胡彦博哈哈一笑,扭头对程山说道。

    “好嘞,哥几个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程山早就在等着这句话了。虽说大家都是哥们,但长夜漫漫,几个大男人坐在一块喝闷酒,也着实无聊。怎么着也该点缀一下。只是二哥和胡彦博没发话,程山也不好自作主张。没的被二哥骂一顿,那多不好意思?

    见刘伟鸿并没有反对的意思,程山立即站起身来,叫上谢正涛,屁颠屁颠地走了。

    只要是程三公子搞的派对,就不可能少得了漂亮女人。当然,偌大的院子,男男女女好几十位,也不可能所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全都是程三公子叫来的,其他来参加派对的世家子,也会带女伴过来。不过这些带过来的女伴,那就是名花有主,不能随便去碰的。搞不好就会闹“血案,,。

    今儿特意邀请二哥过来乐呵,程三公子自然准备充分,如同他自己所言,就能在这种事情上出点力气。转瞬之间,程山和谢正涛就带着五名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其中就包括后世成为官方歌舞团负责人的两位明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