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你们还是回去吧!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江玉铭等人再一次沉下脸。

    这个人,还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一开始还只是“建议”省纪委整顿内部风气,到这儿,已经开始明白指责省纪委“违规”了。

    仔细想一想,纯粹按照文件规定,刘伟鸿这个话是有道理的。已经启动司法流程,就超出了纪律检查的范畴,省纪委确实不能再插手这个案件。

    但这个国家的规定,有几个是真正被执行了的?

    任何规定,在权力面前,都会被扭曲。权力越大,扭曲越大。绝对的权力,就能将规定绝对扭曲,甚至废除规定。

    规定,本来就走出自权力之手。

    指望以规定去约束制定规定的权力,未免太天真了。能约束权力的,只能是更大的权力。

    这个道理,伟大领袖多年前就教导过了。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任何一个强力机构,背后都是绝对的力量支持。不然,套用后世一句流行话语来说:神马都是浮云!

    刘伟鸿底气十足,道理也在于此。

    他有比省纪委更大的权力撑腰!

    不然,刘二哥再牛,也只能乖乖地趴着,别吭声。身在体制之内,先就要搞清楚事情的本质。掌握了游戏规则,才能无往而不利。

    一味忍让或者一味跋扈,不懂借力打力,都是死路一条。

    之所以江玉铭等人如此“不服气”,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刘伟鸿背后那个更大的权力。如果知道了,江主任他们的态度,自然又有不同。

    “刘伟鸿同志,省纪委调查组应该如何开展工作,是我们自己的事,你无权干涉。你有建议的权利,我也可以拒绝。”

    江玉铭语气变得冷冷的。

    “确实如此。但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向上级机关提出我的建议。”

    刘伟鸿也冷淡地说道。

    房间内再一次陷入沉默。

    这个话题,明显继续不下去了。

    江玉铭等人原本想要通过一些小手段,“吓住”刘伟鸿利用年轻人惊慌失措的心理,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供词”,至少也要引诱刘伟鸿言语之间留下漏洞。不料此人毫不上当,一上来就把握了谈话的主动权,滴诣不绝地“教导……起来,将省纪委调查组的同志,都教训了一顿,江玉铭的小手段还没有使出来,就被憋了回去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种情况,可不能用“年轻气盛”或者“狂妄”来形容,就好像打仗,对手比他们高明得太多,双方一对阵,江玉铭他们就被完全压住,打得头都抬不起来。只有招架之功,更元还手之力。

    刘伟鸿的老辣竟至于斯。

    “刘伟鸿同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以区公所的名义,贷款三十万,拨给夹山区人民医院。据我所知,卫生系统是垂直管理的夹山区人民医院并不属于夹山区公所管理,经费也不由区公所拨给。”

    沉默稍顷,江玉铭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两个和刘伟鸿相关的问题,殴打李兵乃是“制止犯罪”,谈不下去。明知道这个“收感谢费”更加不靠谱,也只能硬着头皮问一问了。不然省纪委调查组还真是不好回去向方书记交差。

    江玉铭从大宁出发之前,方东华专程召见过他,和他谈了一个大致的方向。一开始江玉铭很自然地认为,方东华是要他下去给浩阳地区纪委和林友县纪委“撑腰”。方东华是不是护短,且不必说,是不是要给曹振起张平安等嫡系亲信打气也不必说,最起码纪委系统的权威是必须维护的。一个县纪委副书记被人说打就打,说关就关,纪委系统的威信何在?今后还怎么查案?

    但是很快,江玉铭就知道自[看小说官家,请到官家贴吧]己的思维方向出了问题。

    明面上,方东华确实就是这么个意思,一定要维护纪委系统的权威。不过江玉铭却从方东华嘴里,频繁地听到了一个名字刘伟鸿!

    方东华有意无意间,不住地将这个刘伟鸿提了出来。

    事情是因他引发的,李兵也是他打得。这个人,据说是林庆县委书记朱建国的亲信,而朱建国又是浩阳地委书记陆大勇的老同学,也就是嫡系了。所以,要想办法在刘伟鸿身上打开口子。

    从情况分析,倒也有理。拿下了这个刘伟鸿,就是条底抽薪,可以彻底把案子翻过来,给陆大勇朱建国等人,以沉重打击,重塑纪委系统的权威。

    江玉铭就是这么想的。

    真实的原因,方东华绝不会告诉他。

    江玉铭更不知道,方东华自己,心里其实也捏着一把汗。

    不过有一点,江玉铭是知道的,那就是眼前这今年轻人,确实是关键的关键,重中之重。但现在看来,还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江主任,请同你在偏远山区工作过吗?”

    对江玉铭的工作履历,刘伟鸿着实还不大了解。

    江玉铭没有直接回答刘作鸿的问题,反问道:“刘伟鸿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如果江主任一直是呆在大机关,没有在偏远山区工作过,你很难了解山区的农民群众,真实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实在是大难了。”

    刘伟鸿说着,脸上露出了沉重的神情。

    不知不觉间,刘伟鸿又想起了新闻媒体和影视作品之中对少数民族的宣传。少数民族同胞一旦在媒体上露面,必定是盛装出场,载歌载舞。似乎每一个少数民族,每天都生活在歌舞之中。

    没有在那种地方生活过的人,是很难想象真实情景的。

    “夹山区是林庆丢最偏远的一个山区,辖境内一镇五乡,国家级贫困乡一个,省级贫困乡一个。全区年财政收入两万多元。夹山区人民医院的规模,还不如一个富裕乡镇的卫生院,要设备没设备,要医生没医生,稍大一点的病,就无能为力。夹山区离县城四十公里,路况极差。区内很多村庄,都不同公路。从最偏远的一个村庄,步行到区医院所在地,要整整一天。很多群众,突发疾病,因为区医院条件简陋,救治不及过世了。我作为夹山区区委书记,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刘伟鸿缓缓说道。

    江玉铭眉毛微微一扬,若有所思。

    沈宝军嘴角却浮现出一丝不屑之意,说道:“刘伟鸿同志,夹山医院的条件不好,可以打报告向上级要求拨款嘛。区公所为医院贷款,不大合适吧?”

    刘伟鸿对沈宝军的观感很一般,瞥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身为区委书记,就应该为区里的样众着想。县里的财政状况也很紧张,卫生局拨不出钱来,只能另想办法。只要这笔钱是花在改善民生的工作之上,就是合适的。”

    沈宝军讥讽地说道:“这么说,刘书记是包青天了。”

    刘伟鸿双眉一扬,冷然道:“沈宝军同志,你是机关干部,高高在上,不了解民生疾苦。对你的孤陋寡闻,我不怪你。但你对群众的冷漠,我不敢芶同。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

    沈宝军没料到刘伟鸿会如此当面斥责,不由气得头发倒竖。

    他是省纪委的副处级干部,今天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刘伟鸿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i斥……”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江玉铭皱眉道:“刘伟鸿同志,每个人的工作职责都不一样。基层干部很辛苦,为群众办实事我也很赞同,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我们纪检干部的职责是维护党的纪律,维护党员干部队伍的纯洁。沈宝军同志坚守自己的职责,并没有错。”

    刘伟鸿点点头:“江主任,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希望沈宝军同志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纪检干部吧。”

    沈宝军简直气晕了,怒道:“我是不是尽职尽责,用不着你来评判,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刘伟鸿冷笑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了。

    “刘伟鸿同志,今天的谈话暂时到此为止吧。有关这个案件的真实情况,我们会进一步调查。这几天,就请你暂时住在这里,配合我们调查。”

    江玉铭说道。

    “不可能!”

    刘伟鸿断然拒绝。

    “夹山区还有很多工作等待开展,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在这里浪费!如果你们找到了新的证据,再通知我过来协助调查吧。”

    刘伟鸿随即站起身来。

    “刘伟鸿同志,这是省纪委调查组的要求,你必须遵守!”

    “对不起,我没那个义[官家吧快速手打与您共分享]务。如果你们要对我采取强制措施,请通过正常的途径办理。”刘伟鸿毫不客气,大步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对脸色铁青的江玉铭等人说道:“江主任,我建议你们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待得越久,对你们的威信损害越大。”

    “你……”

    江玉铭也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震响起来,江玉铭铁青着脸过去抓起了电话。

    “方书记?”

    江玉铭的脸色随即阴转晴,堆上了笑容。但是下一刻,却变得极其古怪。

    “什么?马上回去……好,我知道了!”

    刘伟鸿缓步走出房门,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