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萧瑜情失踪了?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放下申话,刘伟鸿又拿起那本军事内刊,开始浏览上边的其他文章。还别说,上面有很多颇有见地的文章和建议,与今后二十年世界军事发展的潮流不谋而合。刘伟鸿便认真起来,仔细拜读。原先他是不大在意军队事宜的,如今自家老子成了将军,统带数万雄师,刘伟鸿也就开始关注了。看来要跟老头子说一声,请他以后将每期的军事内刊都给自己寄一份过来,能从里面读到很多信息。结合刘伟鸿二十年先知先觉的优势,还真是大有可为。

    刘书记沉浸在共和国的军事蓝图之中,浮想联翩之时,电话铃却又急促地震响起来。

    “你好,我是刘伟鸿!”

    “伟鸿啊,我是萧阿吧···”

    电话里传来萧惠君略带惶急的声音。

    刘伟鸿吃了一惊。萧惠君可是[官家贴吧快速更新与你共分享]很在意身份的人,位高权重,与人说话沟通,都是很优雅的,颇有大家闺秀的气度,今儿这是怎么了?

    “萧阿姨,发生什么事了?”

    刘伟鸿急忙问道。

    “那个……·……情儿不见了,她有没有去你那儿?”

    萧惠君在电话里急匆匆地说道。

    “啊?”

    刘伟鸿的吃惊,丝毫也不在萧惠君之下。

    萧瑜情不见了?萧惠君向他要人?

    “萧阿姨,你别急。到底怎么回事?情儿不是在读书的吗?”

    萧惠君“气急败坏”地说道:“放暑假了。前几天她就念叨着要出去旅游,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我没当回事,谁知道她昨天留下一张纸条,说走出门遛遛,就不见了……”

    刘伟鸿又是好笑又是着急。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能闹腾,这不得把萧惠君两口子急死啊?

    “萧阿姨,您别着急,情儿也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或许只是去同学家玩了,过两天就会回来的·……·……·”

    当此之时刘书记也苦无善法,只能说些没营养的安慰话了。尽管他也知道这样屁事都不顶。

    “这孩子,平时那么老实,这是怎么回事呢?”

    萧惠君在电话里念叨。

    刘伟鸿只好苦笑。这会子,他当然不能告诉萧惠君,她那个“那么老实”的乖乖女,其实颇有小太妹的潜质。那真得将萧惠君气死了。

    萧瑜情平日在家的时候,还是‘·伪装”得很好的,便温柔腼腆的任秀宜更会讨父母的欢心。

    “萧阿姨情儿出门的时候,身上带着钱的吧?”

    刘伟鸿又开始从技术角度“分析问题”。

    “我平时不给她多少零花钱的,不过她爸爸溺爱她,偷偷给过不少。”

    萧瑜情的老子任守正,正经是世家子大老板,溺爱幼女,偷偷给零花钱,倒是很合情合理。

    刘伟鸿忙即说道:“既然这样萧阿姨也不用太担心了,只要她手里有钱,就不会受什么委屈的。”

    虽然眼下这个世道,钱绝对不是保证安全的必备要素,有时候还会成为惹祸的根源,但当此之时刘伟鸿也只能这样说了。

    “哎呀,现在这个世道,这么复杂,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家,独自出门,能安全吗?”

    萧惠君急坏了。

    “这样吧萧阿姨,我在首都也有些朋友,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找找,一有情儿的消息,马上就给你电话,好吧?”

    刘伟鸿这么说着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他那些朋友,胡彦博、程山等人都已经参加工作了,和萧瑜情这样十几岁的小女孩,压根就不是一路人,双方发生交集的可能性太小了。只希望胡彦博他们能发动京师的纨绔子弟,提供些消息。别看萧瑜情年纪小着,正经是世家女,老任家和老萧家,在首都也小有名气。只要萧瑜情真是在首都的纨绔圈子里混着,没准就能找到。

    “那好吧,我再打电话到她那些要好的同学家里去问问……·……·伟鸿啊,情儿跟你经常通电话是吧?”

    萧惠君起然问道。

    刘伟鸿便有些发窘。这倒是事实,不过多数时候,是萧瑜情主动打给他,和他在电话里胡说八道一番。刘伟鸿主动打给萧瑜情的电话,仔细想想,还真是没有。但萧惠君这么一问,刘伟鸿怎么就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想当初,人家是有意将闰女许给他,但许的那个,是任秀宜,不是萧瑜情。在刘伟鸿眼里,萧瑜情跟几岁的小朋友,也没啥区别。如今听萧惠君的语气,似乎在怀疑他与萧瑜情之间,有些不太正常的密切来往,怎不叫刘书记心下忐忑?

    “啊,也不是经常吧,偶尔情儿会给我打个电话···……··我们聊聊她学习的事·……··……

    刘书记便支支吾吾地解释道,背脊上流飕飕的。由此可见,刘二哥本质上还是个老实人,明明什么都不做,却要心虚。

    章好这时候萧惠君完全没有心思追究这些,又叮嘱了她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刘二哥放下电话,长长舒了口气,情不自禁地伸手抹了抹额头,竟然真的有点湿漉漉的,被萧惠君惊出一身冷汗了。

    这个小丫头片子,到底跑哪儿去了呢?

    刘伟鸿脑海里急速运转起来,越想越是担心。如同程山所言,萧瑜情是个绝色美人的胚子。虽然现在年纪小着,还略显青涩,但眉目如画,精致异常,大家闰秀气质之中夹着三分野性,对男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现今社会上那么乱,她要是真一个人溜出去了,可不得了,出事的几率不小。

    不行,得找着她。

    刘伟鸿又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抓起了话筒,准备向胡彦博程山这帮哥们发出“紧急搜索令”。尚未拨号,忽然听到“咯咯”一声轻笑,就在门外。

    刘书记惊得跳了起来。

    这个声音,他可是很熟悉,正是萧瑜情。

    难道萧瑜情真跑他这里来了?

    “小家伙,出来,别躲躲藏藏了!”

    稍顷,刘二哥摇了摇头,猛地大喝一声,倒也气势凌人。

    夹山区的办公楼,是老式的旧楼房,门也是木板门,虚掩着的,木板门中间的缝隙很宽,如果有人“偷窥……”几乎能将办公室内的情形看个一清二楚。至于隔音效果,那就更加不消提起。萧瑜情真躲在门外的话,只怕刘伟鸿州才和萧惠君通电话的言语,她早就听得明明白白了。

    随着又一声“咯咯”娇笑,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露出一张明媚至极的小脸,梳着两个小辫子,短袖白衬衣,蓝色短裙,漂亮的水晶凉鞋,可不正是萧瑜情?

    “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刘伟鸿死死盯着这个小人儿,恶声恶气地喝问道。

    ‘·刘书记,你这儿,也是某某共和国的领土吧?我是某某共和国的公民,为什么就不能来了?”

    萧瑜情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双手挽着小背包的背带,歪着脑袋问道。

    “你胡闹!”

    刘二哥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又是一声断喝。

    萧瑜情撇撇嘴,似乎对刘书记对[看小说官家,请到官家贴吧]待“人民群众”恶劣的态度大为不满,不过随即便将小背包往椅子里一扔,朝着刘伟鸿便冲了过来。

    这一招顿时将刘书记吓住了,赶紧往旁一闪,到了椅子的另一面,警惕万分地盯着她,喝道:“喂,干什么?”

    “干什么?和你见礼啊。老朋友见面,不该拥抱一下吗?”

    萧瑜情笑嘻嘻的张开了双手。

    已经是七月份,萧瑜情穿得很单薄,柔美的小胸部已经发育得很不错了,这么张开双手,白衬衣胸前鼓了起来,颇为养眼。

    刘二哥这一回,是真的被打败了。

    这小妮子,还真有个性。

    “好了好了,这就算见过礼了,谢谢谢傲……·……·那个,情儿,你,你先坐一会,我得给萧阿姨打个电话。”

    刘二哥有些手忙脚乱,一迭声说道。他还真怕这小丫头扑将上来,和他来个拥抱礼。要是被区里的干部们看见,那还了得?

    刘书记不是变禽兽了!

    “切,真没劲!打什么电话,就让他们着急一会,怎么啦?”

    萧瑜情“图谋”未曾得逞,心下不悦,白生生的小手一挥,很不爽地说道。

    “你呀,就知道胡闹。你不知道你妈急成什么样子了?”

    刘伟鸿便瞪了她一眼,拿起话筒便给萧惠君拨号。拨了两次,电话才终于接通,第一次是忙音,看来萧惠君正四处打电话发寻人启事。

    “萧阿姨,跟你说个事……·那个,情儿到了我这里。”

    刘书记深深吸了口气,才像是下定决心地说道。

    “什么?你说情儿到了你那里?真的吗?”

    电话里沉默了两秒钟,最惠君先是长吸一口气,随后才惊喜异常地叫了起来。

    刘伟鸿便很是无奈,却不得不含笑说道:“是啊,她刚到···……看上去挺好的,没受什么委屈……啊,对对,您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她的·……·……嗯,嗯,好的好的,萧阿姨放心,我知道的……·····”

    刘二哥对看电话好一阵点头哈腰,随即便朝萧瑜情伸出话筒。

    “情儿,过来,萧阿姨跟你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