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云雨裳同意嫁给贺竞强了!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刘成胜父子在书房谈话的次日,某部机关宿舍的高干搂地,云汉民夫妇也正在“苦口婆心”给云雨裳做思想工作。

    云汉民的年纪,比刘成家略长,五十岁上下。他的妻子杨琴比他略小,容貌秀美,个子高挑,戴着眼镜,颇有知识女性的气度。杨琴本就走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首都大学著名的教授。而杨琴本身,也是人民大学的教授。

    不过现在杨琴的脸色,很不好看,十分不悦地对云雨裳说道:“雨裳,你就算不愿意和贺竞强结婚,也不应该和刘家二小子来往嘛。那种人,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年轻人有什么区别?”

    看刺小二哥“威名远震”,连象牙塔内专心做学问的杨教授,也是久仰大名了。

    云雨裳不乐意听这种话。她不喜欢别人说她的朋友。

    “妈,你怎么也人云亦云啊?你亲眼见过刘伟鸿做坏事吗?你怎么知道他不三不四?”

    “这用得着亲眼看见吗?大家都这么说……”

    “大家都这么说,就是真的了?妈,你是教授,知识分子,怎么也相信这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一个不三不四的混混,能在《号角》杂志上发表那样的理论文章?那篇文章你看过的吧,一般人能写得出来吗?”

    杨琴双眉轻轻一扬,说道:“正是因为我看过那篇文章,所以我才更加怀疑,那篇文章压根就不是他写的,只是署他的名字罢了。”

    云雨裳就笑了,笑容有点冷淡:“妈,凭什么那文章就不能是刘伟鸿写的?凭什么你们断定他只是署了个名字?”

    杨琴有点不好回答。

    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杨琴治学是很严谨的,尽管她怀疑一今年轻人不能写出那样功底深厚的纯理论性文章,但也确实没有证据证明那篇文章不走出自刘伟鸿之手。

    她之所以这样认为,除了文章本身的质量很高,主要还是云汉民的分析。

    云汉民就认为,这是老刘家长辈的意思。当初形式尚未明朗,刘家其他人都不好署名发表这篇文章,就只能安在刘伟鸿头上,万一对政治大势判断失误,也有个退步。

    “就算那文章是他写的,也不能说明什么。一时心血来潮,不能证明他永远都是正确的。这种年轻人,根本就还没有稳定性格,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一回,他是猜对了。但是,你想过没有,他要是猜错了呢?整个老刘家都要被他连累!”

    云汉民见妻子被女儿顶住了说不了话,便在一旁插口道。

    本来说好今天这个思想工作,以杨琴为主。毕竟很多话题,母女之间更好沟通一些。不料杨琴尽管是堂堂教授,给学生们上课头头是道,和女儿说不了三句话,便闹了个满拧。

    看来这个授业解惑和思想教育,确实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云雨裳淡然一笑,说道:“爸,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做假设的。如果这样说,世界上就没有正确的人,也没有正确的事了。有的只是运气罢了。”

    云汉民顿时也憋住了。

    仔细想想,云雨裳这话似乎很有针对性。政治大风暴发生之后,云汉民站错了队,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势急转直下,风头甚劲的云汉民蓦然由数峰跌入深渊。不住反思,云汉民最终将此事归结于运气使然。谁能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呢?

    云雨裳的话,刚好击中了云汉民的软肋。

    云汉民刚想发作,又忍住了。今天开这个家庭会,不是为了和女儿吵架的。

    “雨裳啊,咱们不争论这个问题了。你也二十四了,该结婚了。我看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把结婚日期定下来吧!贺家那边,也是这个意思。”

    云汉民决定“搁置争议”,直奔主题。

    只要将这个事情定下来,刘伟鸿是天才还是废材,压根就不必去计较了。他很清楚女儿的性格……旦答应和贺竞强结婚,就不会再和刘伟鸿“暧昧不清”。

    哪怕她并不喜欢贺竞强,也会坚守某些道德底线。

    云雨裳叹了口气,说道:“爸,我在江口的公司才开了几个月,所有的业务还没走上正轨呢。这个时候结婚,我看不合适。”

    云汉民嘴角微微一翘,明显对女儿这个“借口”不以为然。云雨裳在江口开的那个“宏瑜信息咨询公司……”做的什么业务,他很清楚。这样一个中介公司,靠的就是老云家的金字招牌,何来正轨不正轨之说?只要老云家不没落,他云汉民不倒,宏瑜公司的业务就不会萎缩。

    不过云汉民不能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那也太伤自尊了。万一云雨裳一气之下,抬腿又去了江口,再要她回来,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这个险不能冒!

    “雨裳,你那个信息咨询公司,也不一定就要开在江口。你直接开在首都,也是一样的。你的业务量,一样的不会少。”

    云玉民使用了“釜底抽薪“的法子。

    类似那样的中介公司,有比开在首都城里更合适的吗?很多大项目,最终都需要国家部委审批,岭南省是没有这个权力的。

    云雨裳要赚中介费,在首都也比在岭南赚得多。

    “爸,我觉得江口的商业氛围比较浓厚,那里的人,办事节奏也快。做生意,还是在江口好。信息咨询只是暂时的,等有了一定的条件,我会转作别的行业。”

    云雨裳解释道。

    这也是刘伟鸿和她商量好的既定路线。依靠中介公司积累人脉,赚取第一桶金。等有了一定的资金规模,再考虑转行。根据刘伟鸿的预测,用不了几年,资本市场就会逐渐在国内形成,到那个时候,就是他们赚钱的黄金时代了。不但可以在国内赚钱,还要积极走出国门,去全世界赚钱。

    对于刘伟鸿勾勒出来的这个美好蓝图,云雨裳充满了信心。

    事实证明,刘伟鸿的眼光是很准的,宏瑜公司开张几个月,就已经有了数十万的利润。这在当时,绝对堪称富豪了。

    杨琴插嘴道:“雨裳,不管怎么说,你也要给个确切的答复。老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你现在是公司才开张,走不开,等你的公司壮大了,事情只有更多,业务只有更繁忙,那岂不是更加走不开?竞强那孩子,多么优秀?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也不能老是耗着。”

    云雨裳笑道:“那好办啊,他要是等不及,让他去娶别人好了。我求之不得。”

    杨琴被女儿漫不经心的语气激得有点上火,双眉紧蹙,不悦地说道:“雨裳,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为人家贺竞强娶不到妻子吗?你到底想要嫁个什么样的人?在这四九城里……不,放眼全国,你倒是说说看,论出身,论人品,论能力,论一切条件,有比贺竞强更出色的年轻人吗?”

    杨琴这话,也不能说错了。

    单论这些客观条件,全国的未婚年轻男人,也确实没有几个比贺竞强更加优越的。

    “你是不是认为,人家贺竞强娶不到妻子了,非得等你啊?”

    云雨裳嘴角一撇,淡然说道:“我没那么想。不过他要是等不及,那我也没办法。三年之内,我是肯定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你……雨裳,你太任性了。你知道吗?你爸爸马上就要去全国政协报到了!”

    杨琴忍无可忍,终于说出了最关键的言语。

    云雨裳双眉一扬,望向云汉民,低声问道:“爸,真的吗?”

    “哼……”

    云汉民脸色阴沉下来。他原本不打算把这事告诉女儿,但杨琴已经说了出来,也就不好否认了。这么个结果,确实超出了云汉民能承受的极限。

    任谁都知道,像他这样年富力强的副部级干部,一旦去了政协,政治生命也就彻底终结了,很难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云雨裳秀美的双眉紧紧皱了起来,轻咬朱唇,久久不吭声。

    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很是凝重,还有几分尴尬之意。

    “爸,是不是我答应跟贺竞强结婚,你就不用去政协了?”

    默然稍顷,云雨裳抬起头来,平静地问道,脸上有一种毅然的神情。

    她很清楚,一旦去了政协,对父亲是何等沉重的打击。可能下半辈子都无法开心了。

    毕竟父女情深啊!

    云汉民愣怔了一下,脸色变得柔和起来,叹息了一声,说道:“雨裳,你误会了。爸爸不是要拿你去做交易……爸爸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年轻,很多事都不懂得。感情这个东西,是不能代替一切的。你经历的事情还少,不明白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以后你就知道了。你和贺竞强结了婚,今后的日子,也就稳当了,爸爸和妈妈也能放心了。你明白吗?”

    云雨裳漂亮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咬着嘴唇,缓缓点了点头,随即扭过头去,伸手捂住了嘴巴。

    云汉民和杨琴对视一眼,都长长舒了口气。

    就在此时,门铃响了起来。

    杨琴站起身来,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人,俊朗的脸上带着微笑,正是刘伟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