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云雨裳很烦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

    本来喝咖啡只是一个“开场白……李鑫后而还安排了节目的。大宁虽然是楚南的省会,毕竟在八十年代末期也没有什么十分豪华的娱乐场所。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对李鑫他们来说,很多娱乐场所就很豪华,很好玩。但刘伟鸿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多了二十年的记忆!

    当下大宁的这些娱乐项目,在他眼里,实在是比较老土。

    李鑫自也不可能知道刘伟鸿的“时光倒流”,他只是觉得,一般的娱乐项目,刘伟鸿在京师肯定都玩过了。所以就准备了一些比较特别的,打算让刘伟鸿好好“体闲娱乐……下。

    不料刘伟鸿却有点心神不宁,喝完饮料,就借口比较疲劳,回房间休息去了。

    李鑫心里更加焦虑,看来刘伟鸿和云雨裳之间,确实是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几大豪门的纠葛牵扯进去了。

    刘伟鸿回到自己的房间,随即将电话打到了江口市。

    他估摸着,云雨裳这会子应该还没睡,就算睡了,也得把她吵醒。

    贺竞强竟然亲自去了江口市,这个事很重要。

    对于贺竞强这样大家族的接班人来说,很多行为都不能单纯解读为个人行为。

    “吧……”

    电话响了几声,听筒里传来云雨裳娇慵的声音。

    “姐,是我。”

    刘伟鸿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可以想象到云雨裳靠在床头看书时接电话的娇慵场景。云雨裳这种懒洋洋的带着磁牲的声音,是刘伟鸿的最爱。以往每次只要听到这个声音,刘伟鸿就似乎烦恼全消。

    “哟,刘主任,还记得我呢?”

    云雨裳就在那边调侃他。

    刘伟鸿不管工作再忙和云雨裳的联系都不曾中断。也不知为什么,过段时间不给云雨裳打个电话,不听听她那娇媚慵懒的声音刘伟鸿就浑身不对劲,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

    所以刘伟鸿的每一次调动,每一次进步云雨裳几乎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姐又寻我开心是吧?”

    “不是啊,我听说你在浩阳地区农业局干得挺好的,还策划了一个菜篮子工程。这个就很不错嘛,干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比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强。”

    云雨裳很随意地说道。

    刘伟鸿的双眉悠忽间竖了起来,眼里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沉声问道:“姐,你听谁说的?”

    “咦,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云雨裳有点奇怪地反问道。

    “不是!我没有告诉你,那个菜篮子工程是我策划的。”

    刘伟鸿断然否认。

    事实也确实如此刘伟鸿只告诉了云雨裳自己参与这个菜篮子工程的建设,却没有提到此事是自己策划的。

    云雨裳为什么就知道了。

    “哦,这有区别吗?贺竞强上次到了江口我和他见了个面,闲聊的时候,他说到了你。哎,你还别说,他对你很欣赏的,说你搞的这个菜篮子工程挺有意思眼光很不错。”

    云雨裳依旧没有察觉这中间有何不妥之处。

    刘伟鸿就笑了,淡然说道:“感谢贺处的关心。他还真瞧得起我!”

    云雨裳诧异道:“卫红,语气不对啊。你干嘛对贺竞强这么反感?”

    刘伟鸿淡淡说道:“我对贺处不反感只是贺处对我的关心有点过了。他好像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啊。刘伟鸿不胜荣章。”

    菜篮子工程由刘伟鸿策划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并不多。贺竞强远友京师,竟然也知道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贺竞强对刘伟鸿确实“够关心”。看来,老刘家还没有将刘伟鸿正经当盘菜,老贺家倒是走到前面去了,对刘伟鸿非常的关注。

    期间的原因,到底是刘伟鸿本身引起了老贺家的兴趣,还是老贺家想要从刘伟鸿身上打个什么主意,以此来达成某种目的,进而给老刘家打击,刘伟鸿还不好定论。

    不过此事已经让刘伟鸿很不高兴了。

    谁会乐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人家时刻关注着啊?

    云雨裳尽管不在国家部委上班了,政治敏感性降低了许多,但刘伟鸿说得如此明白,云雨裳自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吧,老贺家那个样子的?”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不要紧,他们愿意盯着我,就让他们盯着好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还身正不怕影子斜?”

    云雨裳有点“不屑”地撒了撒嘴。

    刘伟鸿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和唐秋叶同居的事情,云雨裳应该也是知道了。既然贺竞强与云雨裳“闲聊”到了他身上,菜篮子工程都说了,唐秋叶的事情也就很可能“顺口”说了。

    老刘家的二小子,在乡下弄了个村姑,这事要在四九城里传扬开来,不大不小是个谈资。当然这也没什么,也没谁规定,老刘家的小子就不能弄村姑。玩几个女人对这些世家纨绔子弟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可笑的是,这个家伙还不自量力,想打老贺家“准儿媳”的主意,从贺竞强手头抢媳妇!

    这就过了!

    不合规矩了。

    一时之间,刘二哥的脸孔有点发烧。

    他曾经是跟云雨裳聊过有关他和唐秋叶之间的事情,也很坦然地承认,他会和唐秋叶好。但那时毕竟没有真正住到一起,说起来似乎就不是那么“心虚……。如今正式同居了,而且不是由他自己向云雨裳“招供”,云雨裳先知道了,这么戏涛地调侃他一句,就让刘二哥不大好意思了。

    “怎么不说话啊,心虚了?”

    云雨裳咯咯地轻笑一声,继续在电话那边调侃他。

    刘伟鸿做了个伸手抹冷汗的动作,赶紧转移话题:“姐,别说我了,我是有事想问你,贺竞强去江口找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来江口出差,顺便看看我。怎么说我们也是熟人嘛……”

    云雨裳轻描淡写地说道。

    “姐,你就装吧。继续装!”

    刘伟鸿佯作不悦地嘀咕道。

    云雨裳忽然发作,在电话那边嚷嚷起来:“我不装又能怎么样啊?烦死了……”

    云雨裳这一发作,刘伟鸿马上就松了口气。说来也怪,云雨裳在他面前风淡云轻,以大姐姐自居的时候,刘伟鸿虽然能感受到云雨裳对他的无边溺爱,却也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云雨裳对刘伟鸿是真的好,刘伟鸿对她也是真的又爱又畏。但云雨裳一旦表现出小姑娘的样子,刘伟鸿的感受立即就变了,觉得浑身充满“力量”,可以给这个小姑娘提供强大的庇护。

    对刘伟鸿这个两世为人的“老家伙”来说,“扮正太”有点压力了,“扮救世主”刚好合适。

    “是不是这混晋催着你结婚啊?

    “他会催吗?他有多骄傲你不知道啊?是我爸在催!”

    云雨裳烦躁地叫嚷道。

    这话倒是能理解。贺竞强看上去温文尔雅,骨子里头骄傲无比。云雨裳不愿意跟他结婚,他是绝不会催的。但要他放手,难度也是极大。就算他一点都不喜欢云雨裳,不过两家订婚的消息,整个京师的豪门都知道了,云雨裳迟迟不肯嫁,贺竞强情何以堪?

    这个面子,丢大发了!

    贺竞强要是主动放手,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由此可知,云汉民那边受到了多大的压力。

    现在,储君刚刚上台,压根就谈不上自己的势力,几个月前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暴,远远未曾平息。各大派系,各大豪门,都在拼命的争取更多的利益。老云家在政治风暴之中站队不正确,情势已经非常危险了。云汉民焉得不急?

    “云爷爷的身体怎么样?”

    刘伟鸿问道。

    眼下老云家面临这样艰难的局势,云老爷子是老云家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侍仗了。但云老爷子前两年开始,身子骨就不太健朗了,这也是云汉民和老云家其他子弟的一大心病。

    “不好,已经说不了话了!”

    云雨裳直言相告,语气也变得忧郁起来。

    刘伟鸿吃了一惊。

    原来云老爷子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关头。刘伟鸿记得,上辈子也就是在这之后不久,云老爷子终于驾鹤西去,而随后,云雨裳就嫁入了老贺家。

    看来没有外力去改变,历史的车轮,依旧会沿着固定的轨迹,滚滚向前。

    刘伟鸿虽然是重生人士,但他只是多了二十年的记忆,却很难改变人的生老病死。云老爷子该在何时过世,重生之后的世界,也还是会一样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云雨裳嫁给贺竞强了。

    “不行!我决不答应!”

    刘伟自脱口而出。

    “什缸”

    云雨裳完全听不明白了。

    刘伟鸿自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回复了冷静,问道:“姐,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过几天回家去看看老爷子呗……”

    云雨裳叹了口气,幽幽说道。

    她再不喜欢贺竞强,再不愿意政治联姻,为了整个家族的前程,也不得不委曲求全。亲情和感情,很多时候是不能两全的。

    “好,你到了首都给我打电话,我来想办法。”

    “好吧……”

    云雨裳无可无不可地说道。实在的,她也不相信刘伟鸿能有什么好办法。最高层的政治博弈,小字辈能插得进手去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