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我等着做老刘家的媳妇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家最新章节!

    “说起来,唐秋叶也蛮可怜的……”说到这里,云雨裳神情一黯,轻轻叹了口气,有些自嘲地说道:“说她可怜,其实我自己还不是一样?咱们算是同病相怜了。”

    唐秋叶是在家庭的要求下,嫁了个有名无实的傻子丈夫。她云雨裳正经大学毕业,世家出身,竟然也与唐秋叶一样,难以抗拒家族的压力。表面上是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实际上乃是“惹不起躲得起”。

    刘伟鸿认真地说道:“姐,要我看,你还是应该和云伯伯好好谈一谈。强扭的瓜不甜。这样的事情,捆绑怎能成夫妻呢?”

    云雨裳苦笑一下,说道:“要是和我爸能谈得通,那就好了……再说,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这一点,刘伟鸿倒是很能理解。事关整个老云家的政治前途,云汉民不能不慎重对待。在前番的政治风暴之中,获利最大的,除了储君与老刘家,也就是老贺家了。云家应对失策,丢分不少。云汉民想要通过政治联姻,进一步与贺家搞好关系,也在情理之中。

    有婚姻之名无婚姻之实的政治联姻,在首都豪门之间在所多有,云汉民基本上也就不怎么考虑云雨裳的感受。只要结了婚就好,过不到一块没关系,各过各的就是了。

    别看世家豪门表面光鲜,内里难处不小。

    经历过上辈子老刘家的彻底没落,刘伟鸿对此尤其有很深的体会。

    “好啦,别谈这个了……你口口声声要和我合伙做生意,参一股,好像信心很足啊。老实说,我自己可没什么把握。八字都没一撇呢,我又从来没有做过生意。你就不怕我折了老本?”

    云雨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刘伟鸿一笑,说道:“这个不用担心。赚钱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去了江口市,自有办法。”

    “听上去你好像胸有成竹啊,能不能把你的计划和我说说?让我心里也安然一点?”

    “不急,等到了江口,和小川见过面,再好好商量一下。”

    “季小川还在上学吧?刚刚高中毕业呢,他懂个什么?”

    云雨裳有些不以为然。

    刘伟鸿倒是很笃定:“他懂不懂没关系,季瑞林季叔叔总是懂的。”

    云雨裳眉头轻轻一蹙,说道:“季叔叔刚到江口市没多久,又是不入常的副手……”

    话没说完,不过意思很明白。云雨裳担心季瑞林一则手中权力不显,二则初来乍到,未必就能给予他们多少帮助。

    刘伟鸿微微一笑,说道:“不要紧。也并不是指着他一个人。既然要经商,就不能玩清高。云家、刘家的关系网,总要去跑一跑的。再说,只要生意开张,上了轨道,后面就好办了。也不仅仅是他们帮咱们,咱们也能帮到他们,互利互惠的事情。”

    云雨裳有些奇怪地望着刘伟鸿,说道:“伟鸿,好像这几年大学读下来,你懂得很多了?”

    “人总是在不断进步的。”

    “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就放心了。到了江口,什么都交给你。我就是坐享其成。”

    云雨裳嫣然一笑,说道。

    刘伟鸿嬉皮笑脸地说道:“娘子但请安坐,一切自有小生应对!”

    云雨裳瞪了他一眼,佯怒道:“又胡说八道了。”

    刘伟鸿笑嘻嘻的,毫不在意。

    云雨裳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问道:“对了,你刚才只说了第一点,那还有第二点第三点呢?都说出来吧,我听听。”

    刘伟鸿笑道:“没有第三点,只有第二点。”

    “那好,第二点是什么?”

    “第二点就是,我想告诉云伯伯,老云家的闺女,也并不一定非要嫁给老贺家做媳妇。嫁给老刘家做媳妇也是很不错的。”

    刘伟鸿笑嘻嘻的,不住上下打量着云雨裳。

    因为说好了是两人轮流驾车,今天云雨裳没有穿长裙,而是穿了一套紧身的休闲服,将窈窕的身材勾勒得更加玲珑剔透,显得美不胜收。

    云雨裳俏脸一红,忍不住伸手敲了他一个爆栗,怒道:“就知道胡说八道。”

    刘伟鸿大笑起来,笑声很是愉悦,似乎还夹杂着一点点“邪恶”之意。

    这个话,要算是半真半假了。是不是当真将贺竞强的未婚妻抢过来做老婆,刘伟鸿还没有想得十分妥当。但离间老云家与老贺家的关系,却是既定策略。

    上辈子老刘家没落,有两个最关键的原因。其一是老爷子辞世,其二则是刘成胜父子站错队。而老贺家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幕后推手。

    刘伟鸿重生,很多事情都因之改变。或许老爷子的生命历程,依旧不能改变,但老刘家却不再可能两次站错队。只要不站错队,在这几年抓紧布局,纵算老爷子辞世,老刘家也不可能被人家彻底打垮。接下来,老贺家就是老刘家的主要对手之一了。老云家正是老贺家最坚定的政治盟友。离间两家的关系,必定能在某种程度上削弱老贺家的实力。

    云雨裳自己笑了一阵,说道:“好,那你就把一切事情都摆平吧,我等着做你老刘家的媳妇!”

    刘伟鸿猛地扭过头,定定地望着云雨裳,说道:“姐,这话当真?”

    云雨裳扭头望向窗外,再也不理他了。不过从后视镜里能看到,云雨裳双颊晕红,在咬着嘴唇轻笑。

    车子在路上走走停停,差不多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到达楚南省与岭南省的交界处。刘伟鸿和云雨裳在当地找了个宾馆休息一晚,次日一早继续启程,中午时分,距岭南省的省会南方市已经不远了。

    “卫红,好像前面在查车。”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云雨裳望着前面长长的车龙,秀眉轻蹙,低声说道。

    “查车就查车吧。反正这车手续齐全。这样吧,也到饭口了,干脆咱们去路边的店子里吃个饭,待会你来开车。你有驾照。”

    车子的手续倒是齐全,问题在于,刘二哥还没考到驾照呢。当然那时节考个驾照不难,刘伟鸿只是没有去考。从江口回来之后,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把这事办了。

    刘伟鸿说着,一打方向盘,将车子驶离路面,停靠到了路边一个饭店的停车坪里。

    这种路边店,条件很是一般。不过这个店子看上去还不错,新崭崭的水泥结构大瓦屋,外边抹了一层白灰,单看外表,倒是比较干净整洁的。不然的话,云雨裳宁愿随便买点东西填填肚子,也不会去脏不拉叽的路边店用餐。

    两人从车上下来,云雨裳蹙眉说道:“这一路上,关卡也太多了点。到处都查车,到处都要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伟鸿笑道:“现在以经济建设为纲,一切朝前看嘛。”

    这种情形,在后世尤为严重,几乎到处都是收费站。刘伟鸿曾经在网络上看到一个“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地图,说的不是邮票,而是收费站。几乎覆盖了共和国的所有疆域。大西北都不例外。

    眼下没有高速路,但收费站也是不少。还有很多临时的收费站,也不知是交警还是路政的工作人员,甚或是路边的农民,随便在公路上竖一根杆子,找个红袖章套在胳膊上,白条一打,就收开费了。甚至于连白条都没有,十块二十块钱交出去,就好像扔在水里,响声都听不到。

    云雨裳说道:“再以经济建设为纲,那也不能乱收费啊。什么人都能向你要钱,难道咱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刘伟鸿安慰道:“这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足为奇。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是这么回事了。”

    云雨裳“哼”了一声,说道:“卫红,你要是留在体制内发展,往后掌了权,这些不合理的现象,要想办法改一改。不然,国家很容易步入歧途。”

    刘伟鸿笑道:“哟,看不出来,云科长还忧国忧民啊。”

    云雨裳说道:“你别嬉皮笑脸。我认真的。纵观古今,无论历朝历代,一旦社会秩序乱了,整个权力结构就会出问题。到那个时候,你就想独善其身,恐怕也难以办到了。”

    刘伟鸿轻轻一摆手,淡然说道:“放心,乱不了。军队不乱,国家就不会乱。我党对军队的领导力,是毋庸置疑的。”

    “我党?嘻嘻,你是党员了吗?”

    “那当然。我肯定要求进步,不然也做不了教导处副主任是不?”

    “你个官迷,当个教导处副主任,就显摆得不得了。”

    云雨裳便戏谑地说道。

    “我可不像你,毕业之后就留在首都大机关,庙大好容神。我这个教导处副主任,可是凭自己的本事挣来的。不该显摆一下?”

    刘伟鸿得意洋洋的说道。在云雨裳面前,刘伟鸿向来没什么正形。

    “得得得,你就显摆吧。反正我现在是无业游民,你是官爷,在我面前显摆是应该的。”

    云雨裳咯咯地笑着,和刘伟鸿一起走进了饭店。

    ps:感谢有只土鳖的10万飘红,恭喜土鳖兄成为《官家》的新盟主!!!土鳖威武!!!

    感谢吾爱堂的厚赐,恭喜兄长成为《官家》的新舵主!!!

    感谢峰舞九天78、風淡雲輕、内蒙古草原鹰等等书友的打赏!!!

    明天馅饼侄儿结婚,馅饼今天作为男方代表前往迎亲,明天喝喜酒,所以,明天的章节都是预发,所有打赏的书友,容后感谢!!!

    从推荐票的数量上,馅饼忽然感到一丝寒意。这是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会员点击,高居榜首,并且拉下的距离还比较大,推荐票都掉到了尾巴尖上呢?一不小心,就跌出推荐榜!由此,馅饼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公众版的时候,很多会员捧场,一旦入了vip,这个订阅就难看了。那么多会员点击,免费的推荐票都不多,要是收费了,那岂不是更糟糕?难道,《官家》又是一个虚幻的表象?不过是《衙内》的老友们在友情支持?

    不是矫情,也不是纯粹为了求推荐票,是真的担心!!!已经伤了一次,再伤一次,情何以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