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死缠烂打的喜鹊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至于乔氏,三姑奶奶说得不错,到底是长辈。

    许多事情连芳洲不便去做,她原本就有请三姑奶奶平日里多多照看的意思,不然,虽然都是琐琐碎碎的小事儿,没的那精力跟乔氏扯皮去。

    你若是计较,显得太小气,小辈不是这样做的;你若是不计较呢,人家得寸进尺,指不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尝到了甜头,李叔一家子和连芳洲他们干劲儿更足了,第二天一早便又往那山里奔去。

    那片地方还能再挖三孔炭窑,到时候就是四孔了,烧一窑炭下来一家就能赚到四五两银子!烧上几次,几乎就够得上一年的花销了!

    这一日,连泽和阿简、李叔、李三合四个人挖新窑,张婶婆媳和连芳洲去砍柴、炭柴。

    因为一回生二回熟,更重要的是有丰厚的回报在前方招手,一天半的时间三口新窑便新鲜出炉了!然后几个男人加入了砍炭柴。

    山上有的是树木,两天半的时间,不但砍好了装窑的炭柴,连烧窑的木柴都够了。

    阿简和连芳洲、李叔、连泽四个人装窑、点火,张婶她们几个仍旧去砍炭柴、寻木柴——反正这一窑烧好了仍旧用得上!

    再说喜鹊奉了赵茹君的命令,第二天用过早饭,便按着下边人打听来的地址,乘着马车风风火火往大房村赶来。

    可惜阿简和连芳洲等正忙着挣钱过年,一早就进山了,喜鹊扑了个空。

    对此喜鹊倒没觉得多意外:乡下人嘛,哪有大白天不出去干活而待在家里的?幸亏她早有准备!

    喜鹊便从怀中拿出一张大红长方的请帖交给三姑奶奶,让她转交给阿简,说自己明天还会再来。

    接了拜帖,就得待客,不然是不礼貌的!喜鹊在心里夸赞了一把自己聪明,得意洋洋的走了。

    她却忘了,这帖子是她自己要放下的,可不是阿简愿意收的。

    再说了,乡下人哪里懂得这些繁礼?连芳洲不是本土人,她也不知道啊!

    于是,喜鹊的拜帖就被华丽丽的忽视了。

    阿简皱着眉头推给连芳洲:“你来打发吧!”

    连芳洲也道:“这赵家的人怎么这么霸道!和着不去还不行了!咱们别管她,明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阿简深以为然。

    等到第二天,喜鹊来的时候,不等她开口,三姑奶奶便将那拜帖还给她,还一脸鄙视的道:“这玩意儿瞧着倒是挺好看的,就是啥用处也没有,擦屁股都嫌硬,你拿回去吧!咱家不养闲人,阿简干活去了!你啊,还是回去吧!”

    喜鹊气了个怔,手里头捏着三姑奶奶塞过来的拜帖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回过神来她瞪着三姑奶奶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是县城里赵家的人!”

    三姑奶奶哪里是个吃亏的主儿,眼睛瞪得比她还要大:“我知道啊,你说过了嘛!”

    说着还撇撇嘴,城里怎么了?城里了不起啊?了不起跑到咱这乡下来干啥?

    喜鹊一愣,想了想,自己也给自己气笑了:也是,乡下人懂得什么礼仪,倒是自己高看了他们,结果是扮媚眼给瞎子看!这老太婆想必一辈子也没进过城吧,不知道赵家也情有可原!

    喜鹊冷淡的瞅了三姑奶奶一眼,一张嘴就要说些嘲讽带刺的话,想了想阿简在这家干活儿,自己要把人带走可不能跟人起口角了,不然万一人家不放人怎么办?

    就算有什么话要说,也得等把阿简雇走再说!

    于是喜鹊就矜持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第二天傍晚,喜鹊又来了。

    三姑奶奶瞅见她没好气道:“我说你是不是阴魂不散呐?我们这穷家有啥东西你惦记着?值得两趟三趟的来!”

    喜鹊在赵茹君身边也是有头有脸的,常常自诩“比寻常人家的正经小姐还矜贵”,听了三姑奶奶这话,再想到自己是冲着阿简来的,不由得就涨红了脸,咬着唇瞪了三姑奶奶一眼。

    三姑奶奶哪里怕她?白眼一翻,不耐烦挥手道:“走罢走罢!别杵这儿了,我要扫地了!等会要是弄脏了你的裙子,你可别怪我!”

    喜鹊朝干干净净的地上瞟了一眼,不禁有气,恼道:“我说你这个乡下婆子,你怎么说话的呢!”

    “哟,这是哪家的大小姐呀?跑到我乡下婆子面前来显摆来啦!”三姑奶奶扯开嗓门,顺手就从廊檐下拿了竹扫把。

    喜鹊想要发作又不得,只得恨恨的退到了院子外头,却仍然站在那里不肯走。

    这下子三姑奶奶倒是真的纳闷了,伸长脖子瞅了她一眼,喃喃道:“这个丫头该不会是魔靥了吧……”自己叽咕两句,也懒得理会她。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却还没有看见人回来,喜鹊忍不住有些心焦,不下意识的搓蹭着脚下的泥:她可是还得赶回县里的,要是天黑了,马车也不好走啊!

    眼看着天边最后一缕余霞也消失了,喜鹊跺跺脚,只得上了马车原路返回。

    第二天,她学了个乖,天刚蒙蒙亮就催着车夫往大房村赶。那车夫陪着她三趟两趟的出门,也有些不乐意了,言里话外的意思:我光伺候喜鹊姑娘你,还要不要伺候老爷夫人小姐他们了?

    喜鹊就盯着他冷冷哼了一声,说道:“今日这一趟不让你白跑!三十个钱够了吧?再说了,这可是小姐交代的差使,有本事你就别去!”说毕转身便上了马车。

    赵家又不是光这一辆马车,怎么可能耽搁老爷小姐他们出门?她知道这车夫是嫌弃跟着她跑这几趟没有赏钱了。

    那车夫见她那态度心里也有气,看在三十个钱的份上便怏怏甩着鞭子赶了车,口里还嘟囔着:“充啥千金小姐,好几天的功夫就这么几个钱还好意思说嘴……”

    喜鹊气得脸色白了一白,在车厢里隔着车帘朝外狠狠的瞪了一眼,发誓今日一定要把事情给办成了。

    喜鹊来到连家的时候,连家人都还没有出门,只不过经由三姑奶奶那张嘴,没有一个不知道这喜鹊天天的往这儿跑。

    看到她一大清早的便来了,连芳洲简直有点无语了:那连家是多缺人呐,怎么就非要雇佣阿简?从来没有听说过雇主做到如此地步的,即便猎头公司也不带这么死缠烂打的吧?

    “你还是跟她说清楚吧!这一趟一趟的,她烦不烦我不知道,我瞧着都累!”连芳洲瞧了阿简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