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讨要粮食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快穿之炮灰凶猛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连芳洲大伯父连立家离她们家并不远,院门高大,房舍整齐,日子过得不错。

    乔氏一见他们两个便想起昨天杨婆子退亲那事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瞪着连芳洲厉声道:“你们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连芳洲非但没有滚出去,反而径直来到堂屋找了张凳子一屁股坐下,说道:“我们来当然是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大伯母以为我们来干什么呢?”

    “放肆!”连立脸色一沉,教训道:“芳洲,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原来大伯父还记得你们是长辈啊!”连芳洲冷笑道:“算计我们的东西、欺负我们姐弟没爹没娘,这是长辈干的事情吗!大伯父、大伯母,我爹娘在天之灵都看着呢!”

    “你!”连立被她堵得胸口发堵,呸了一口道:“你少拿你爹娘说事儿!我们没欠你们什么!说我们欺负你们,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别乱说话!看你年纪小不懂事,我也懒得跟你计较,老老实实道了歉,赶紧走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他说着眸光深深的瞪向连芳洲,沉沉道:“你从前不是这样的,如今怎么变成了这样!莫不是中了邪了!芳洲啊,姑娘家这么泼半点家教也没有,难怪那杨家不要你!你要再这样,这辈子也别想嫁出去!”

    “大伯父,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姐姐!”连泽不由大怒,忍不住捏了捏身侧的拳头。

    连芳洲轻轻扯了扯他示意他稍安勿躁,向连立一笑,淡淡说道:“我为什么变成这样?是我娘托梦跟我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所以我就变成这样了!我有没有家教这种事情倒用不着大伯父您来操心,反正跟您这儿我也学不到什么好东西!杨家不要我好像跟您也没有关系吧?我嫁的出去、嫁不出去,就跟您更加没有关系了!您不用再说这些话想刺激我,我啊,根本不在乎!”

    连芳洲心里冷笑,还当她是本尊呐!

    不过如果真的是本尊,听了他这些话只怕又会气得刺心般半死吧?

    毕竟这是古代,当着一个未婚姑娘的面说什么被退亲、嫁不出去、泼、没有家教是最最恶毒的话了!没有哪个姑娘能受得了。

    不然,看连泽的反应就知道了。

    连立没想到连芳洲会这么不紧不慢、神情恬淡的一句一句驳他的话,那满不在乎的神情怎么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一时不由愣住,有种一拳打空、不知所措的感觉。

    乔氏见丈夫吃瘪又勾起满腔的怨气来,冷哼道:“没脸没皮,不知羞耻!”

    “对!不知羞耻!”连立重重的沉声重复。

    “你们说什么!”连泽更怒,额上青筋暴现,脸色冷得可怕。

    “阿泽,别生气!”连芳洲却是越发的好整以暇,笑嘻嘻道:“真是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你们要是没说够就请继续!最好是连我祖宗十八代挨个骂一遍!等你们骂完了,咱们再说正事儿!”

    连立气得哆嗦,瞪着连芳洲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脑门有些微微的眩晕。

    连她祖宗十八代挨个骂一遍?她的祖宗十八代难道不是自己的祖宗十八代?不是十八代也是十七代啊!这丫头果然刁钻透了!

    “哼!”连立重重哼了一声,心里说“不跟她一般见识!”,便冷冷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说完了赶紧滚。

    连芳洲便道:“秋收的时候,大伯父和大伯母帮我们收了粮食,我们姐弟妹感激不尽,我们爹娘在天之灵必定也感激不尽!大伯父和大伯母帮我们保管粮食保管了这么久,也够了,我们是来拿回去的!”

    “你说什么!”乔氏气愤尖叫起来:“你做梦!”

    连芳洲没理她的打岔,仍旧继续用同样的语气接着说道:“昨晚我娘托梦给我,让我过来拿的,一千斤,多的就算是孝敬大伯父、大伯母!大伯父、大伯母是长辈,总得有点长辈的样,不会耍赖吧?”

    “你少在这儿装神弄鬼!”乔氏向来只有她拿别人的,哪儿有别人从她这儿拿走的道理?

    别说真给了,光是听了连芳洲这么说,都觉得割了肉一般的心疼,气得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她冷笑道:“连丫头,你倒是长本事了,连你那死去的娘也拿来说事了!哼,别以为你搬出个死人来我就怕了你,做梦!”

    “大伯母,你这话就不对了,”连芳洲淡淡说道:“我说得可是真的,没有半个字糊弄你们。不然,我哪儿敢上你们家来说这种话?”

    “以前你或许不敢,如今中了邪,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乔氏冷笑。

    连立倒是有两分将信将疑,如果没有死去的娘的话,他觉得连芳洲的确不敢上他家来闹事。

    但是,他跟乔氏的想法是一致的,想要将粮食从他们这儿拿走,别说门,连窗户都没有!

    连立睁着眼睛,定定的瞧着连芳洲姐弟,漠然道:“我想你娘搞错了,我们家哪儿有你们的粮食?当初帮你们收了粮食之后,不是都给你们了吗?怎么又来要?你们姐弟俩,这是要耍无赖吗?眼睛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就是!”乔氏听了丈夫有理有据的话顿时腰杆子一硬,叫起委屈来:“这俗话说得好哇,人心隔肚皮,真是好心没好报哇!当初我和你大伯父我们俩没日没夜、累死累活帮你们收割了粮食,一五一十的都交给你们了,你们却又跑来讹诈耍赖!这算什么呀!不指望你们孝敬我们做长辈的,也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吧!天都不饶你们、菩萨都不饶你们!”

    “大伯母这话,敢发誓赌咒吗!”连泽听乔氏这么颠倒黑白,气得脑子里乱糟糟的。

    “看看,看看呐!”乔氏越发叫起来,“做侄儿的,逼着大伯母发誓,这算什么呐!粮食都吃到狗肚子里了,一点道理都不懂!”

    “行了你少说两句,省得别人说咱们欺负小辈!”连立见乔氏三不着两的只管歪缠,说也说不到点子上不由皱眉低喝住了她,向连芳洲兄妹俩淡淡说道:“粮食早就已经如数给你们了,你们现在还来要,那不可能!”

    “给是给了,可明明没有给够。我们三亩多水田差不多能收一千五六百斤,你们给了只怕都没有三四百斤!”连泽气得说道。

    “呵呵!”连立轻轻冷笑,甚是不屑,一句话顶了回去质问道:“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过秤了吗?人证还是物证?总之粮食我们都给你们了,至于你们拿到了粮食怎么处理,是吃还是卖,那就不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