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连家大丫头转性了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大男孩眉头皱了起来,猛然转身:“我去赶那妇人走!”

    “慢着!”左梅一把拉住了他,继续往下听。

    越听她的眉头也越皱了起来。

    难怪这姑娘会被气死,那刘氏说话也太难听了些,极尽尖酸刻薄狠毒下作之能事,简直没有一句人话!

    不要说那姑娘了,左梅听了这一会儿,都忍不住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忍无可忍了。

    她猛的起身,端起桌上那一盆水,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哗啦!”一声,当头朝刘氏泼去。

    刘氏正双手叉腰对着连家骂得唾沫子横飞,冷不防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惊得她“啊!”的尖叫了起来,口鼻一下吸进许多水,眯着眼睛呛得直咳。

    九月底的天气,更是激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谁、谁、那么、缺德——阿嚏!阿嚏!”刘氏又惊又怒,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迹。

    “是你家姑奶奶!”左梅将木盆随手往地上一放,指着刘氏鼻子骂道:“死泼妇,再敢来我家门前撒野,下回就不是凉水是粪水了!粪水也没有你这张嘴臭!”

    “你、你、你——”刘氏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嚣张的小女子。

    这是那个老实巴交的连家的大闺女吗?是不是她眼睛花看错了?

    “呼啦”一下,原本远远看热闹的村民们也忍不住围了上来,嘻嘻嘲笑了狼狈不堪的刘氏几句,窃窃私语的一边偷眼看左梅一边小声议论。

    显然,他们跟刘氏一样也惊呆了!

    这连家的大丫头,今儿怎么就转了性子了!

    不过也是,这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要怪就怪刘氏嘴里太缺德……

    “你竟敢泼我!”反应过来的刘氏尖叫一声朝左梅扑了上来。

    左梅早防备着她,冷冷一笑偏身避开。

    谁知大男孩生怕姐姐吃亏,领了两个小的拿着柴禾、扫帚正冲了出来,嚷嚷着“不许欺负我姐姐!”一起朝刘氏冲了过去。

    刘氏吃惊,下意识后退。猝不及防脚下一滑,“哎哟”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刚才泼了水的地上,裹了一身的泥。

    那狼狈的模样惹得众人“哄”的笑开了。

    左梅姐弟妹四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中数小芳清笑得最为欢畅,笑声银铃般的清脆。

    刘氏又羞又恼,一张大饼脸涨得像猪肝色,她正要爬起来,却见左梅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冷冰冰说道:“别脏了我家门口的地,赶紧给我滚!不就是想退亲吗?简单,拿银子来!滚!”

    刘氏的脸色憋得一阵红一阵紫,憋了又憋,很想如往常那样恶狠狠的冲着这该死的连芳洲来几句,可那舌头仿佛有千斤重,那所有的污言秽语竟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刘氏狼狈不堪的爬起来,咬牙切齿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跑了开去。

    连芳洲便向看热闹众人团团作揖鞠躬:“各位伯爷叔叔婶娘们,那刘氏欺人太甚,我们姐弟兄妹也是没有法子才还的手,如果花家来闹,还请各位帮忙做个见证。”

    众人纷纷点头,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多是说他们姐弟几个不容易的。

    “芳洲啊你放心好了!欺负几个没爹没娘的孤儿,简直天理都不容!传了出去咱们大房村的名声都要败坏了!要是他们敢来闹,大家伙肯定帮着你们说话!”

    一个穿着半旧暗红衣裳的中年妇人出来说道,众人纷纷附和说是,那妇人便将众人都遣散了去。“没事了、没事了,大家伙都忙自个的去吧!”

    “张婶,谢谢你!”连泽向妇人深深鞠躬。

    “哎哟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多礼呀!”张婶忙扶住他,叹道:“好了,你们也赶紧回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上我们家说一声,不要客气!”

    “张婶,您已经帮我们很多了,将来我一定会报答您和李叔。”连泽又感激的道。

    张婶轻叹,柔声道:“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呀!你爹娘在的时候还不也帮过我们许多?乡里乡亲的,不要见外!”

    她说着又来到左梅面前——应改叫连芳洲了,握着她的手打量打量,柔声道:“好丫头,别太难过了!不管怎样这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呀!你可是长姐,不看别的,就看你弟妹几个,你也得好好的!”

    连芳洲心中一暖,点点头笑道:“张婶,谢谢您,我会的!从今往后,谁也别想欺负我们家姐弟姐妹几个!”

    张婶想起她刚才的彪悍行为,便笑道:“你能想通了最好!”忍不住又叹问:“你真的——答应退亲了?”

    “张婶,”连芳洲笑了起来,淡淡说道:“这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问题,人家都逼上门来了,我又何必死乞白赖?”

    连芳洲心里暗叫侥幸,亲事?她才懒得要什么莫名其妙的亲事!能退掉那是她走运了!如果退不掉,那才糟糕呢!

    “说得好!”张婶忍不住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有志气!你啊,可算是想明白了!你爹娘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

    提起父母,兄妹几个神色不禁一黯。

    张婶便柔声道:“别难过了,迟早你们得面对!这是事实!咱们穷人啊,最要紧的便是认清事实,咬咬牙,总会过去的!好了,婶子也该回去了!这天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做饭吧!我叫阿娟今天摘了不少的豆角,还有冬瓜,等会儿去我家拿一点。”

    连芳洲、连泽忙谢过。

    看着张婶去了,姐弟妹几个也回家。

    这是一座三间的房屋,一间堂屋两间卧室,上边有半层储存粮食杂物的阁楼。厨房在外边屋檐下搭了一角。

    房屋也许原先是泥瓦结构,但是由于年头太久,有一大半屋顶瓦片已经换成了厚厚的树皮茅草。

    屋里除了几件破旧的粗木家具,缺了角的茶壶茶碗,其他一概全无。

    想来那连芳洲不是个勤快的,连泽又是男孩子,连芳清和连澈这对龙凤胎又还小,屋子里既脏且乱,看去乱糟糟的。

    “姐,你歇一会,我先把饭煮上,等下去菜园要菜。阿澈你帮看灶火,芳清去看看咱家的两只老母鸡回来没有,喂点菜叶赶紧拢回鸡笼关起来——省着点喂,不要喂太多了!”

    连泽熟练的吩咐,两个小家伙脆生生的答应着。

    连芳洲柔柔额头:不是她是大姐、活计应该她来分派的吗?而且——

    “我呢?我做什么?”连芳洲忍不住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