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邂逅得光盘

作者:陨落的天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宇宙征途最新章节!

    “就要放暑假了,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家可好?也不知道那调皮爱捣蛋的妹妹可好?”

    在sz那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莫泽易低着头嘀咕行走着。

    “砰!”

    “对不起,对不起。”泽易知道自己撞到人了,连忙道歉着。

    “你走道不长眼睛呀,想找死是不?小兔崽子!”对面传来夹带着愤怒的吼声。

    “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泽易满带歉意的道。

    “阳哥,我们快走吧,别理这土包子,要不然等会酒店就没有房间了。”这时,一嗲声嗲气的透着恶心味道的女人声音也随之响起。

    “好,好,好,宝贝说的对,我们不与这土包子一般见识,我们去酒店,走!”那男的说完便一脸神气的大笑着,一手搂住那女人的腰,一手推开泽易走了过去。

    泽易默默地承受着这些,他对于城里人看不起农村人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不过,心里面还是难免有些难受。泽易对于自己身上穿的40多块钱的整套衣服就已经觉得挺贵的了,可这些衣服在城里人看来竟是土包子的服装!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社会进步了而某些人的思想及素质却退步了的表现。想到这些,泽易的心不由的有些悲伤。

    抬起头,望着夜空下五彩缤纷的灯光,大厦上大屏幕的led广告,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还有那环绕在树上,招牌上的霓虹灯,泽易不由得想起了陈楚生唱的《有没有人告诉你》,心里顿时感到这都市的繁华让自己无所适从,但又是那么的无比向往。

    再望着大酒店、ktv、酒吧等等高档生活休闲娱乐场所中进进出出的人,又不禁感慨着乡镇与城市之间的贫富差距。

    “若是我有能力,一定要让这差距尽可能的缩小,更甚,让国家变得更加繁荣昌盛。”泽易想到这里,血管里的血液就不由的沸腾着,或许,这就是热血沸腾吧。

    不过,很快的,泽易的面容就蔫了下来,心中凉叹,“这事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做到的呀,这社会可是官二代,富二代纵横的社会,哪关我这农二代的事。”

    想到这里,泽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了看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20:55.

    “就要到九点了,该回去了,要不然寝室就要关门了。”泽易自语着,然后往四周望了望,就朝离学校最近的小巷走去……

    刚走过小巷的一小段路,泽易借着大马路上的路灯余光隐隐看见对面一个流浪汉似的人跌跌撞撞的向他这边跑来。

    泽易心中一惊,心脏犹如小鹿乱跳乱撞似的,还能清清楚楚的听见自己心跳的“噗通噗通”声,脑海里不断的闪着“遇到打劫的还是碰巧遇见喝醉的流浪汉?不对呀,这片区域的治安很好的呀,极少听说有人遭遇打劫的呀”的念头。

    不由他多想,那流浪汉已经“扑”的一声倒在他的脚下。

    泽易猛然的回过神来,转身拔腿就跑。可是,当他跨出第一步时,身体一个失衡,“扑”的一声也摔倒在地了。泽易知道自己的一只脚被他抓住了,忙翻转身子,抬起另一只脚,就要往那人的身上踹时,就看见了一张有些污黑的,脸上刻满岁月刀子留下的皱纹的老人脸时,抬起的脚又缓缓地放地上了。

    虽然他看不清老人具体的脸,但还是能够感受到老人的慈祥。泽易此时心里不由的一酸,“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外流浪着。”

    想到这,泽易的心里尽是同情与心酸,站起身来,双手抓住老人的双臂,yu要将其扶起,可被老人给拦了下来。

    这时,老人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孩子,我……我……不知道你的心……心……xing怎么样,但我……我……咳咳……”

    “老爷子,您别说了,先让我将您扶起坐下来后再说吧。”泽易边说边要将老人扶起,可再次被老人给阻止了。

    “孩子,不用了,听我……听我……把话说完,从你刚才……刚才的表现来看,我相信……相信……你的心xing坏不到哪去,所以你要好好地利用它。”老人说着说着话就顺了很多。然而,泽易却很担心,担心这是老人的回光返照。

    不容他多想,老人颤抖着的右手已经举到他的胸前。泽易顺着老人的手看去,只见其手里拿着一个光盘。

    泽易满脸疑问的看了看老人,又瞅了瞅老人手中的光盘,伸手接了过来。入手之后,才发现它只是光盘形状的物体,材质很软,犹如丝绸一般,但又能像硬板一样平展着,用力扯了扯,感觉比尼龙还结实……

    就在泽易为不明之物感到不解时,老人因为他接过手里的物体,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之后整个人就犹如泄了气的气囊似的,全身一软,轻“扑”的一声软在地上。

    此时,泽易猛然一惊,刚静下来的心犹如被人触碰的紧弦一般,剧烈的跳动着,然后就跪在地上,不停地呼唤着:“老爷子,老爷子,老爷子,您快醒醒,快醒醒……”可是,老人一动都不动。

    泽易知道,老人已逝去,他的心快速地跳动着,手心也因为过度紧张而直冒着冷汗,他一个农村孩子,哪见过死人,更何况是在自己面前死去的,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事!现在,他只感到自己脑里一片空白,jing神恍惚。

    这时,街道外传来紧促的jing笛声,泽易满眼无神的回头看了看街道口那边,只见那边站满了人,熙熙攘攘的,前边还停着一辆救护车和一辆jing车。

    “不许动,快举起双手,不然就开枪了。”一名jing察在车灯照耀下,举着枪向泽易走来。

    泽易背对着jing察缓缓地站起身子,双手亦缓缓举起,然而就在手经过胸前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将手里的不明物往胸里某处一塞。这些动作竟没有丝毫停滞,如行云流水,又如潜意识的本能一般。

    jing察见泽易举着双手,就加快脚步走向这边,然后就将冰冷的手铐铐在泽易的双手上。这时,救护人员也开始跑来,抬起老人就往救护车跑进去,随及车就开走了……

    泽易就在这脑袋一片空白,双眼无神,犹如行尸走肉般的情况下,被带上了jing车。在经过人群时,还不时的传来一阵阵议论声。

    “你看,这人还是个小伙呢,你们说现在年轻人的脑海里想的都是什么呢?好好的,就因杀人而断送前途。”

    “你知道什么,说不定人家小伙是无辜的呢。”

    ……

    不论人们在谈论什么,泽易却怎么也听不到了。

    ※※※※※※※

    “叫什么名字?”

    “家住哪的?”

    “你最好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坦白从宽……”

    ……

    不论审问人员们怎么个问法,泽易就一直呆呆地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审问室里,一句话也不说,吭都没吭一声。

    “咣!”

    审问室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个中年人,国字脸,乌黑头发,浓眉大眼高鼻梁,穿戴整齐jing服,板着严肃的脸庞走了进来。

    “审问出什么来了吗?”

    “张局长,这小子嘴挺严的,要不是您叮嘱我们不能采用特别手段,我们可能早就问出什么来了。”一审问人员站起身来抱怨到。

    “小平啊,我们做jing察的,应该要知道什么情况下才使用特殊手段,我们不能放过任何犯罪嫌疑人,也不能无根无据的伤害别人,更何况对象可能是一个国家以后的栋梁之才。”张局长语重心长的说到。

    “知道了,张局长!”审问人员们齐声应到。

    “好了,你们几个审问也有几个小时了,也累了,出去歇会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张局长一边对着小平他们说到一边拿起审问桌上的新矿泉水向泽易走去:“渴了吧,先喝口水吧!”说完,便将手里的矿泉水拧开递了过去。

    泽易看了看眼前的张局长,又看了看其手里的矿泉水,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接过矿泉水就往嘴边送去,“咕咚咕咚”的快速喝着。

    “别急,孩子,慢慢来。”

    可渴极的泽易哪管那么多,一口气就将其喝个jing光,然后再打个嗝。

    泽易双手紧握水瓶,那水瓶在其力下迅速变形着。

    张局长看着泽易手里的水瓶,然后看向其面孔:“孩子,能和张远大哥,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张叔,说一说当时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泽易直盯着他看,他也没有回避,两人就这样对视几秒,“能让我看看那位老人一面吗?”

    张局长明显被泽易的话说的一愣,回神道:“当然可以!”

    ※※※※※※※

    泽易看着躺在太平间的老人,只见他整个面貌已被清洗干净,紧闭着双眼,脸上还露着一丝微笑,脸se中透着一份慈祥安逸。

    泽易对着老人,向老人鞠了一个90度的躬,“老爷子,一路走好!”

    张局长及其陪同的几个人不明所以,不过他们都没有过问。

    “可以回去了,我告诉你们当时发生的一切!”说完,就任其jing察带回局里做口供。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述说,泽易算是将其发生的一切告诉了jing察,当然,关于“光盘”的那部分被他下意识的略去了。

    做完口供,再加上没有证据证明泽易是凶手,所以就无罪释放了。

    “张局长,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就在泽易做完口供之时,一名长着瓜子脸,细眉凤眼,五官别致,留有乌黑光亮的长发,自上而下带有制服诱惑的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jing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哦?死者身份确定了,你就直接告诉我听吧。”张局长看着女jing说到。

    女jing这时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se,一副yu言yu止的样子。

    局长此刻也知道了死者身份的不一般,对着泽易道:“泽易呀,你就先在这做一会吧,等到天亮了再回去,我们先出去一下。”

    虽然泽易也很想知道那老人的身份,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了。于是,整个审问室里就只剩下泽易一个人。

    经过了长达8个小时的心理变化,情绪颠簸,泽易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这时,他想起了自己好像将那“光盘”放在了衣服里,翻找着衣服上的所有兜,最后在胸前的防盗兜里找着了,这一防盗兜可是母亲特意为他出远门缝的呢。

    将那“光盘”放到手里,在ri光灯的照耀下,它是那么的透明,如果不是用手亲自触摸,就算将其放在地上,还不一定能引起人注意。

    泽易记得在小巷时它的颜se不是这样的呀,那时它的颜se是那么的深,以至于他能将其错认为是光盘,可现在它却比蝉翼还要透明还要薄!难道它会根据亮度程度的不同而不同?那它到底是什么?光盘状的物体,但又如丝绸般柔软,又会跟随亮度的变化而变化,比尼龙还优秀的结实xing,它还有什么xing能?还有它是由什么材质做成的?又该怎么用?……

    一大堆的疑问让泽易既头疼又欢喜,对于他所学的材料学专业来说,新的材料的发现那是很让人欣喜若狂的。

    泽易决定回学校之后再好好发掘它的潜在价值。

    就在他沉溺于自乐的状态下,天渐渐发白。这时,审问室的铁门被打开了,张局长走了进来:“泽易,累了一晚上了吧,现在天已经亮了,你也快回去上课吧,千万不要旷课。哦,还有,关于昨晚发生的,你千万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讲!不然的话可能会被当做间谍的,记住了呀!千万要记住了!”说到最后,张局长一脸郑重,严肃的叮嘱到。

    泽易从张局长的语气中听出了,昨天发生的事可是大事,死者的身份也是大有来头,说出任何的有关这件事的都可能会有人找上门。

    泽易也想不到,昨晚在他眼前逝去的老人尽然还有这么大的能量,再联想到老人郑重其事的交给他的那个神秘“光盘”,这让他心中一大惊,也让他心中深深的预感到那神秘“光盘”很不简单,甚至有可能不简单到可以改变整个世界格局。泽易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连忙摇头将其念头甩出脑海。可是,泽易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这张光盘,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改变。

    辞别了张局长,泽易带着困意就去上课了,不用说,今天的课对他来说全是睡觉课了,谁让他一整宿没睡呢,也不用说,泽易借说自己昨晚心情不好,打夜去了的幌,给室友们的疑问画上了句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