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地调局会议

作者:笔龙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美食供应商都市奇门医圣宝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清晨,不到七点,小五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等着梁健上车后,去参加会议。他们从美国回来后,住的是项父以前的那栋别墅。梁健已经跟项父商量好了,等过几天,就一起搬到他在郊区的那栋别墅去住,方便照顾梁父他们。

    出门的时候,项瑾抱着唐力,拉着霓裳来送梁健。霓裳回到这里后,一下子就活跃起来,跟梁健拥抱了一下后立即就迫不及待地去找项父去了。

    梁健看着她那蹦蹦跳跳的背影,笑了笑。起身看着项瑾,梁健低声道:“会议结束,我就回来。”

    项瑾回答:“我待会要去学校。”

    “那我去学校接你。”梁健说完,不等项瑾反对,就转身上车了。

    小五跟项瑾打了个招呼,也上车了。

    车子开出那个大院后,梁健看向旁边的小五,问他:“不是九点开会吗?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小五回答:“唐叔说有些事,你得先知道一下。”

    小五直接将梁健送到了地质局,老唐和那位他曾经见过的地质局局长胡景然胡叔叔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

    小五将他送到办公室门口就先走了。梁健推门进去,老唐和那位胡叔叔在喝茶。梁健依次打过招呼后,在老唐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问:“听小五说,胡叔叔您和我爸有事要交代我是吗?”

    老唐没动,胡景然点了点头,道:“是有点事要让你知道下。你知道待会的会议是什么会议吗?”

    梁健看着他,说:“我听小五说,只是普通的工作会议。”

    老唐忽然看了他一眼,道:“要只是普通的工作会议还催你回来干什么?”

    老唐声音冷冽,看来对他还是有些怨气的。当着胡景然的面,梁健不好说什么。只能当做没听见,他不解地看着胡景然,等他解释。

    胡景然朝他笑了笑,道:“本来只是一般的工作会议,但国土资源部的部长在一个星期前突然说要来参加会议,所以,你必须要列席。”

    梁健还是有些不明白,他只是挂名在这里的,而且他挂名的也只是一个普通身份的公务员,并不是什么要职领导,国土资源部的老大过来参加会议,他为何一定要列席?梁健皱了皱眉头,感觉胡景然有话没说完。刚要开口问,胡景然却又笑着说道:“你挂名在这里后,半年来就一直没出现过,按理也该出现一下,也好堵堵一些无聊的人的嘴。”

    这话胡景然像是随意说出来的,可梁健听着,却有些别的味道。他看了一眼老唐,老唐没做任何反应,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梁健只好又看向胡景然,道:“胡叔叔,您说得是,确实是我不懂事,这半年都没来一下,让您难做了。”

    “我倒是不难做,就是不好听。”胡景然笑着说道:“好了,闲话就不多说。接下去我说的,你最好记一记,回头会议上可能用得上。”

    梁健低头看向桌上,纸和笔早就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梁健拿过来,就放在了膝盖上,摆好了姿势。

    胡景然看了看他,就开始了。他说的,都是一些关于地调局的一些工作流程和与工作相关的一些知识。未必艰深,但内容不少,A4纸,梁健记了两张纸。

    梁健看了看记了密密麻麻的那两张纸,皱了眉头,抬头看向胡景然,问:“胡叔,这些都要背出来吗?”

    胡景然回答:“最好是背出来。”说完,他看了下时间,道:“你还有一个小时。”

    梁健眉头皱得更紧,这么多东西,一个小时背出来,也是一项比较大的工程。关键是这其中很多东西都涉及到了一些地质调查的专业知识,梁健基本都是第一次接触,要靠死记硬背,真不是简单的。

    他看了眼胡景然,又看了看老神在在地老唐,心里不由烦躁起来,既然要背这些,为什么不早点跟他说,非要临时抱佛脚吗?

    两位都是长辈,梁健只好在心底抱怨了两声,然后赶紧抓紧时间将纸上的这些东西背出来。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梁健才背了一张纸。

    老唐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时间到了,胡景然让秘书先送他去会议室,自己则关上了办公室门,不知道在准备什么。

    会议室门,梁健一进去,里面就立即响起了议论的声音。

    梁健的位置在第二排靠右边的位置。坐在他旁边的,是一男一女。女的一头长发披着,低着头在玩手机,看不清面容。另外一边的男的,在他过来的时候,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梁健坐下后,相互做了介绍。

    男的叫刘然,是梁健所属办公室的隔壁办公室的。做过介绍后,梁健正准备将心里记住的那些东西再梳理一下的时候,旁边这位刘然忽然往他这边靠了靠,轻声问:“听说,你跟我们胡局长是亲戚,真的假的?”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他眼里那些讨好的神色,梁健立即懂了。当即,他微笑着回答:“我的一个亲戚曾经是胡局长的手下。”

    刘然一听,不太相信地看了梁健一眼,但没说什么。

    这时,梁健听到后面有人在说:“唉,你看,那个坐刘然边上的男人好像就是胡局长的那个亲戚,半年没来上过班的那个。”

    “是吗?今天怎么来了?”

    “我听说,好像是有人举报胡局长了,说他以权谋私,纵容自己的亲戚光拿工资不上班。”

    “真的?真有人举报啊?”

    “这事情,在我们局里又不是秘密,总会有人看不过去的。”

    “那是谁举报的你知道吗?”

    “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人说,是两个月前新来的那个女的。”

    “你说,是那个进来就是处级干部级别待遇的女的?”

    “对啊!你说,人比人是不是要气死人,那女的才几岁,她一进来就比我们这些干了好几年的还要待遇高!”

    “你羡慕也没用,我听说,她爸爸就是前段时间很有名的那个企业家!”

    “真的假的?”

    声音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会议室里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梁健回头看去,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一个人是胡景然,他身旁走着一个看着比他年轻许多的中年男人。

    梁健看着胡景然走的时候总落后他半个身子,猜着这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国土资源部的部长了。

    想到这里,他朝着那位部长打量过去,没想到,这时,那个部长竟然也朝他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一碰,梁健明显感觉到这位部长看他的目光是很冷的,不怀好意的那种冷。

    那位部长朝他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看别处去了,可梁健心里,却警惕起来了。再联想刚才的那些话,今天这会议搞不好,目标就是他。

    梁健皱起了眉头,沉下了脸色,他才回来,就要搅合进这些糟心事了吗?

    “好了,人都到齐了吧?”

    今天主持会议的并不是胡景然,似乎是一位副局长。梁健收回心思,看向主席台。中间坐着那位部长,左手边是胡景然。

    忽然,胡景然朝他看了过来,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又移开了。

    这时,他旁边有个女声响起:“不好意思,麻烦抬一下尊臀。”

    梁健一惊,转头看去,那个女人正冷着脸盯着他看。女人五官漂亮,可妆容很重,尤其是那双大红唇,鲜红鲜红的,让人不喜。

    女人见梁健没动作,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又说道:“你坐到我的裙子了。”

    梁健低头看去,她身上传了一条黑色的丝绒裙子,裙摆很大,有一处搁在了他的位置上,被他坐到了。

    梁健慌忙跟她道歉,并微微站了一下,让她把裙子收回去。可还没等他坐下,就听到那个女人低声骂道:“眼睛长着是出气的嘛!”

    梁健眉头一皱,看着那女人,心里一下子就窜出一团火。不过,现在是会议,加上又是个女人,梁健就当做是碰到了疯子,没理他就坐下来继续听台上的副局长讲话了。

    可这女人却好像是没完没了了,继续在那边嘀咕,声音很低,梁健听不清,但听着很烦,忍无可忍之后,就低声道:“麻烦你不要说话了好吗,你影响到我听领导讲话了!”

    女人蔑视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呦,这么认真?那怎么上班没见你来?”

    梁健皱了一下眉头,哼了一声,把头扭开了。跟着女人再说下去,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要是这女人大吵大闹起来,扰了会议,他自己无所谓,连累了胡景然脸上无光就不好了。

    梁健打定了主意没理他,她又叨咕了一会后,总算是安静下来了。这时,已经轮到那位国土资源部的部长讲话了。他开了个头后,忽然目光一扫,落到了梁健身上。然后,梁健听到他口中慢慢说道:“这次会议,除了要讲一下接下去一年的工作计划之外,主要还有一件事,要跟大家核实一下。”

    这时,胡景然忽然插嘴,道:“古部长,今天的会议主要还是讨论一下接下去的工作计划,至于那件事,可以在之后再核实。”

    古部长将目光从梁健身上移开,转头看了胡景然一眼,然后笑了笑,道:“胡局长说得有道理,那就你来吧,工作计划的事情,你来说比较合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