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妖师和盛宴

作者:南巫沐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末日仙愿最新章节!

    “这个家伙简直就不是龙啊!”鳌跃再次被那副湮灭炮抽干了能量,和同伴完成交接之后,看着马行空的背影,他突然生出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开炮!”

    轰!

    “这家伙已经连续打了六十天的炮了……”

    看着同伴已经开始为副湮灭炮充能,鳌跃将思绪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开始全身灌注地恢复起了体内的妖力,免得等会坚持的时间还没有三阶初段的同伴长。

    对于很多龙族来说,战争失败,丢了性命是小,丢了面皮是大。

    这个时候,鳌跃和被冠上一号二号之名的龙族少年已经不会为自己被马行空所慑服而感到丢脸了。因为,在这七天之中,只要脑子稍微正常点的龙都能够看的出马行空的实力超绝。

    马行空能够一次接一次地开炮,在其余人看来,或许是拥有超强的体魄,或许是拥有专门卸除震荡之力的护体法宝,或许是拥有绝佳的治疗圣药……

    但不论如何,这都能直接换算成他的实力。

    当个体实力超出群体一点的时候,或许会引来群体其他成员的嫉恨,但如果个人的实力超出群体太多太多的话,反倒不会招来嫉妒,而是崇拜和敬畏了。

    这一点乃是所有生物的通病,不仅仅局限于人类,就连那高傲无比的龙族也不可幸免。

    然而他人如何想法。却不是马行空所关心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是一门心思的开炮。开炮,再开炮,将屏幕中的一切敌军轰杀至渣。

    伴随着杀戮,马行空手上腕表处那代表着龙族内部贡献度的数据也在疯狂飙升,已经成功的成为了新生代龙族贡献榜的前五十名人士了。

    贡献度所代表的,不仅仅是随时可以调出的利益财富,更是一份荣耀,能够在新生代龙族贡献榜上冲进前五十,就相当于和平时期华国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之类的荣耀了。

    又是一炮轰杀了数头变异生物,心中那浓烈的杀意被不断的炼化纯粹。从最开始为了杀戮而杀戮,到后来将杀戮当成呼吸一样的本能,马行空似有所悟,几乎就要凝聚出一枚杀戮符文了。

    “强敌来犯。如何?唯有以杀止杀?”

    “以德报德,以杀报怨!”

    “人进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然人若犯我,屈辱必以对方鲜血洗刷之。”

    “天生万物以养人,而人无一物以偿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

    如果将马行空这些对于杀戮的理解、感悟、经验积累用文字书写出来的话,几乎就可以成为一部让四阶以下实力者们挣破头颅的杀戮秘典了。

    炮口上白色死光能量翻滚升腾,屏幕上被锁定的一头三阶变异兽似乎有了一些气机感应,便要闪身躲开,但马行空轻轻将炮口抖动,做出了一次次地微调。将那名三阶变异兽可以触及的范围尽数锁定。

    轰!

    空间节点湮灭主炮所发出的白色死光直接将水汽升华,空气扭曲,将那头被马行空锁定的强大三阶变异兽直接轰成了纯粹的原子,而几头倒霉的二阶变异兽,也在这空间节点湮灭主炮的恐怖威势之下直接化为了齑粉。

    漠然的收割了放在大陆上可以威震一方强者的性命,马行空心中略有所感,小腹下丹田之中的那一枚血色杀字再次释放出一道精纯的无属性能量,而这一道无属性能量也很快地被他体内的真气同化,增长了他的修为,提升了他的实力。

    “传承杀字黯淡了很多。虽然释放的能量并没有减少,但是最多只能把我推动到三阶中段巅峰了。”

    即便如此,马行空仍然嘴角含笑,他握了握拳头,感觉到身体里边翻滚汹涌的力量。不由得点了点头:“现在真气修为已经是三阶中段65%了,而有着主炮淬炼加上全身修复之光的帮户。我的身体强度更是已经达到三阶中段巅峰了。”

    区区六十天就发生了这样跳跃式的进步,虽然恐怖,但却算不上虚幻和无稽。

    要知道,有血色杀字提供能量,马行空就像有一个超级强者时时刻刻帮他灌顶一般,再加上全身修复之光的帮助,他的身体每撕裂一寸就会痊愈一寸,变得更加强大粗壮。

    简而言之,马行空现在就像是打免费网游的rmb玩家,有高手带着练级,有好装备换,甚至有经验药水灌,他的修炼速度怎么能不快?

    但是这样的速度也就只能再维持上十来天了,等到那空间裂隙被轰出一个漏洞、战争正是进入第二个阶段的时候,就是没有任何花哨的白刃战了。

    所以马行空现在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不停开炮,刷经验练级。

    轰!轰……

    三十六龙殿,烛龙殿。

    无数变异兽和龙族以前的附庸妖族红着双眼,悍不畏死地朝着烛龙殿的核心空间裂隙扑去,只为了给它带来一次有效的攻击,就好像……迷了心智的死士一般。

    但这区区六日(时间流速比率不同)之内,伤亡的变异兽和妖族已经有近十万余,数量如此庞大的强大生命体,怎么可能都是豢养的死士?!

    这其中必有蹊跷。

    云海翻腾,巨型战船顶板之上。

    一名身着斗篷,眉眼狭长,一眼望去便觉得他有浓重王者气度的男子幽幽的叹了口气:“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话一出,旁边的数名变异兽都似乎被感化了一般,纷纷面露悲切之色。

    “妖师言之有理,吾等佩服。”

    但妖师身旁的一名存在却噗嗤地产生了一声轻笑:“嘿嘿……”

    众人听到这笑声,将视线都投射到了妖师身旁的一名男子身上。

    中等身材,中等容貌,灰色斗篷装,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离奇之处。

    但在场众人皆是三阶强者,在转瞬之间就发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在这名男子发出笑声之前,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过他!

    这名男子周身散发着三阶高段的气息,而作为一名三阶强者,大都具有各自独特的气质,就算妖师再怎么光芒万丈,也不可能将他完全掩盖。

    而事实却是,没有任何人注意过这灰袍男子,好像他就是一块石头、一滴水一般,毫无存在感,只有认真去看他的时候,他才会存在。

    听到他的嗤笑,周围的一众战将大都面带怒意,但妖师却无悲无喜,反倒挥挥手示意它们散去。

    能够站在妖师身旁的,大多是他的死忠,虽然他们还是对那名灰袍男子心生有怒意,想要找机会让对方吃点苦头,但却都顺从地听了妖师的命令,直接消失在战船之上。

    妖师一甩手,朝着身旁布下了一层能量罩,借此来隔绝声音的传播,他刚刚布置完毕,身旁的灰袍男子就毫无顾忌放声大笑起来:“老狼,你现在越来越像神棍了!而且,坏掉的大多是我的东西,你在这瞎感慨什么?”

    妖师何许人也?四阶强者,数百万妖族叛军之首。然而,这名灰袍男子竟然敢对着妖师如此放浪形骸,如此……不敬?

    但是妖师本人似乎早已经习惯了灰袍男子的行为,他脸上仍然保持着一副悲天悯人的圣人表情,但眼里却多了一丝笑意:“盛宴,变异兽就算在智力方面比不上妖族,但也算是开启了灵智的生物了,你把他们当做物品,总是不好的。”

    言语之间,妖师似乎透漏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变异兽。

    听到他这话,那名为盛宴的男子像练就了变脸绝技一般,他那原本狂放不羁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整个人都如同一块万年不化的玄冰一般,散发着一股森冷的寒气,令整个战船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一些披毛戴角、饮毛茹血的畜生而已。”盛宴的双目之中闪烁着凌冽的寒光。

    “盛宴,虽然伯父和阿姨都是因为低等变异兽嗜血鼠才离去,但我已经把嗜血鼠一族全部屠尽,而且……”妖师说道。

    “不要说了!你还是考虑一下怎么弄到那东西吧!三头犬那投影虽然是被马行空亲手杀死的,但其中也有你失职的原因。希望这一次,你别再搞砸了。”

    说完这话,盛宴便紧紧地合上了双唇,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够再让他开口,而他整个人也仿佛瞬间融入在了空气之中,虽然看得见摸得着,但却总会不经意地忽略他。

    和马行空完全是两个极端,名为盛宴的男子身上似乎并没有名为“存在感”的东西。

    虽然自己的得力战将们也被骂了进去,但妖师似乎没有任何怒意,他看着盛宴,幽幽的叹了口气:“虽然我只能全力出两次手,但龙长风这一次肯定回不来,龙族的青年一代里剩下的都是庸才,不必担心。”

    “一天时间,必须要用尽一切手段将东方龙族的先祖传承抢夺到手,否则的话,我们就只能放弃这个计划,在末日天灾之前,铤而走险,去西方做最后一次挣扎了。”

    随后便是良久的沉默。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彼此相处多年,妖师却知道对方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于是他拍了拍盛宴的肩膀,一步踏出,便瞬间消失在了战船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