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青龙玉

作者:锦青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最新章节!

    “不过是你们一手操作罢了,还有什么好吃惊。”穆凌落垂着眼眸,冷冷笑道,“事到如今,我只想问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现在只想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们显然不是仅仅是为了报复,毕竟她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做下这样的决定,肯定是为了一样无法得到的东西,更有甚者,他们可能是把她当成一种筹码。

    不然,在逃脱后,甘狄完全不必再理会她。

    闻言,甘狄觑了她片刻,见她目光如炬,这才慢慢道:“为了青龙玉。”

    穆凌落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回答自己,但是,她却不禁蹙起了眉头,“青龙玉?那是什么?”

    甘狄却并没有再解释,只是意味深长地望了她一眼,“届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穆凌落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此时还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但甘狄却没有再替她解释了,反而是收回了手,退回了原位。

    而穆凌落也并没有等太久,因为很快,她倒是等来了来汇合的塞米雅,她身边还跟着高大沉默的严流,默默地随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

    塞米雅显然是甘狄的领导,对待他的态度极其的随意。她斜睨了眼坐在一侧的穆凌落,扬眉道,“倒是没想到,你竟是直接把人给掳了来。这回,算是你做对了,外头可都叫宸王给搅和得翻天覆地的了。”

    甘狄垂着头,应道,“不过是完成您的吩咐。”

    塞米雅走到了穆凌落的跟前,上下打量着她片刻,最后抬手要去挑穆凌落的下巴,却被其避开,她浅笑道,“倒是个如花似玉的,难怪宸王藏得紧!”

    穆凌落不悦地蹙了蹙眉,她并不喜塞米雅这副对待玩偶的态度,她冷然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呵呵,急什么,很快,你就知道了。”塞米雅淡淡笑了起来,朝着一侧的严流招了招手,“药奴,你看着她。若是她敢偷跑,直接就给我打折了她的腿,若是敢叫,就卸掉了她的下巴,明白吗?”

    严流硬邦邦地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回道,“是。”

    塞米雅这才满意,敛了脸上的情绪,与甘狄退了出去,显然是有事情相商。

    严流自从塞米雅离去后,就一直站在了原地,站姿笔直又僵硬,一动不动的。

    穆凌落见屋内冷冷清清的,终于忍不住起身,转向了严流,“严二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但是,对此严流的表情都是漠然,他俊美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神是没有焦距的,无论穆凌落如何问他,他都不置一词。

    穆凌落蹙眉,“你这是怎么了,二公子?你贸然跟着别人出来,就没想过你娘会担心你吗?二公子??”

    半晌,穆凌落总算是明白过来其中的不妥了,严流就像是一个傀儡,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动静,再联想起方才塞米雅离开前的那句“药奴”,还有命令的言论,再结合之前甘狄特地提过的傀儡谷蛊。

    她霎时就明白了过来,她不是蠢人,一瞬间就猜到了前因后果。

    这也就能够解释当初严夫人突然的倒戈,以及对她下蛊的动机了!

    想起傀儡蛊的结果,她望着眼前这尊沉默精致的雕塑,不禁有些恍然的同情了。

    或许她当初是真的为了能够治好严流,也可能是跟她那句蛊有关,却没想到因此让严夫人竟是走向了这个很深坑。

    穆凌落当然不知道此刻严夫人已是得了失心疯,不然肯定更是唏嘘不已了。

    此刻,她看着跟前漠然的严流,他的眉宇间已经去掉了以往的傻气可爱,倒是多了几分男性的冰冷锐利,脸上的棱角也比往日里尖锐了,便是显得越发的耀眼了。

    她试探着伸手去碰严流,严流对此毫无反应,她这才把手搭上了严流的脉搏,小心地给他诊脉。

    严流的脉象急迫不已,就像是一个湍急的溪流,争先恐后地往外汹涌。

    穆凌落皱了皱眉头,抬手反射性想要看看他的舌苔和眼睛,但严流站得笔笔直直的,她根本就够不着。

    顿了顿,她试探地道,“严流,你低头。”

    严流毫无反应。

    她又想起方才塞米雅的反应,“药奴,低下头。”

    这回,严流有反应了,他慢慢地垂下了头,就像是个温顺的大犬,送到了穆凌落的跟前来。

    穆凌落有些吃惊,她是实在没想到严流竟是会这般轻易地回应了,她探手查看了下严流的眼眸,这下她是彻底确定了。

    严流现在就是个傀儡,根本就没有自我意识的体现了。

    她骤然觉得悲哀了起来,以往虽然严流还是个孩童般的智商,但是,至少他还是个清醒的人,而今却已经成了个任人使唤的傀儡。

    但是,奇怪的是,原本严流体内汹涌的毒却开始慢慢有了收敛的迹象。

    穆凌落闭了闭眼,试探着想要出门,但是她才靠近门,原本低着头不动的严流骤然就把眼眸转了过来,显然他还是记得方才塞米雅的吩咐。

    穆凌落见他要动,忙道:“药奴,不准动。”

    闻言,严流就停下了举动,默默地垂下了眼眸。

    穆凌落是不清楚他为何会这般听从她的命令,但是,此刻她却是无暇他想,开了门就拔腿就跑了。

    外头已然是天黑时分,路上行人稀少,各家各户都在紧闭门扉。

    穆凌落的脚步声在寂寥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亮,她也不敢停步,直接就往前冲去。

    宿梓墨得了暗线的来报,得知了甘狄最后出现的场所是西郊,他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却没想到才赶来,却是迎上了急促奔来的穆凌落。

    穆凌落开始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不然她如何会在这里见到宿梓墨,但她却是铆足劲儿奔了过来,急声唤道:“阿墨!”

    宿梓墨一惊,脚下再也没有停歇,立即就要迎面去接住犹如燕归巢的穆凌落。

    而正在这时,一张大掌却是生生止住了这一番相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