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案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悄无声息地离开基地,方子达搭乘专列返京。当他到达山西太*原转车的时候,静待在车厢内闭目养神的方子达猛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抬眼望去,半小时前刚下车去协调中转的杨永泰急匆匆地跑了回来,神色中带着一丝紧张。

    “出事了,总理。”见到方子达望着自己,杨永泰稍稍按捺了下心情,快步走到跟前俯声说道。

    “什么事?”方子达很是奇怪地反问,杨永泰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失态,难道是他离开这些日子京城出了问题?但不应该呀,离京前他早就做好了安排,如果出大事在基地就应该接到消息了。

    杨永泰在方子达耳边说了几句话,听着听着方子达猛然坐了起来,目光紧盯着他惊问:“这是确实消息?不会搞错吧?”

    “千真万确!刚前我下车时接到蒋瑞元急电转发的消息,就是昨天晚上刚发生的事。”

    “最新情况怎么样?”方子达连忙追问。

    “谭人凤身中七枪当场惨死,邵元冲被打中肺部受了重伤,就戴季陶还算幸运只擦破了点皮,现在上*海那边几乎乱成一锅粥了……。”

    “查出来了没?这谁干的?”方子达的脸色异常难看,谭人凤、邵元冲和戴季陶都是后来投靠自己的原革命党人,虽然三人中只有戴季陶因为第一个投靠再加上蒋志清的关系得到了方子达的重用,现在担任kmt的秘书工作,协助自己处理党内工作和进行政治研究。但谭人凤、邵元冲两人虽然没有公职,可也属于方子达的人,并且去年还利用他们手中的笔杆子为自己做了不少事。如今这三人居然一死两伤,这件事简直骇人听闻。要知道自二次革命后整个上*海的黑道已经被方子达前前后后梳理了一遍,接着又有蒋志清坐镇,联合了上*海滩三大亨直接掌握了上*海的地下势力,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会有这种恶性案件发生,实在令人惊愕。

    “上*海警备司令部、上*海警察局,包括蒋瑞元那边都已经在派人查了。接到消息后安全局上*海分局也第一时间插了手,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传来。”

    方子达站起身在车厢内来回笃步,过了会儿毅然转身说道:“立即给南*京的第八集团军发报,让第八集团军派两个团进驻上*海维护治安,再让陈祖焘亲自出马走一趟,告诉他无论用什么手段,必须在最快时间内给我找到凶手!”

    飞快地记下方子达的命令,杨永泰急急下车发电报去了。等杨永泰走后,方子达紧皱眉头心中乱成一团。这个案件对他来说异常敏感,一是遇刺的三人都是原革命党成员,二是这三人都是投靠自己的,三是居然在上*海这种地方发生这种案件。这三点联系在一起,令方子达感觉到阵阵烦躁不安,如果不能尽快破获此案,以后说不定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到时候刺杀成风。政府一直推行的宪政和法律就等于成了一纸空文,还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恐慌。

    抽了几口烟。这才令自己的心情渐渐平静。方子达开始思索究竟会是谁干的这种事,如果是孙文还在,他或许第一时间会想到孙文出的手,可是孙文早就死了呀。难道是孙文的余孽?就如当初在青*岛发生的那场刺杀暗一般?这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性。假如不是的话,那又会是谁出的手呢?一时间好几个名字在方子达脑海中闪过,可最终都无法确认究竟会是谁。再者如果是自己的仇人话,应该第一步针对的是他方子达,怎么又会向这三人动手?难道是打算敲山震虎?给自己个颜色看看?

    一时间方子达还是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对方刺杀他们究竟是报复还是其他目的。直到方子达回到京城后的第二天,上*海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经过各方调查核实,这场血案的主谋是原辛亥革命时期的合肥革命军总司令,社会党党员王亚樵。

    “王亚樵?”听到这个名字方子达不由得一愣,这人可是大名鼎鼎,在方子达印象中可是号称刺杀之王的斧头帮帮主。当然,由于历史的改变,原本成立的斧头帮并没在上海出现,而王亚樵此人在民国成立后就销声匿迹,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

    正因为这样,方子达在琢磨究竟是谁出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王亚樵,可如今无论是目击证人和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他,这个勘查结果应该是正确的。可王亚樵和谭人凤、邵元冲和戴季陶三人没什么交际,更谈不上恩怨,他又怎么会对他们下手呢?难道背后有人指使不成?

    在方子达曾经读过的民国小说和看过的电视、电影中,王亚樵一直都是以正面人物形象出现,疾恶如仇,有强烈的爱国热情。看着面前的电报内容,方子达脑袋里有些乱了,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不过无论如何是什么原因,既然已经查到了凶手那么缉补王亚樵归案是现在的首要任务。为此,方子达命令上*海方面封锁一切海运、陆路通道,全城抓捕王亚樵,只有抓到了凶手,政府才能给全社会一个交代。

    “娘西匹!王九光猪油蒙了心,敢对老子的兄弟下手,找出他来非扒了他皮不可!”上*海的蒋公馆,蒋志清在客厅里跳脚大骂,戴季陶脸色灰暗地坐在沙发上,一条胳膊还用纱部吊在脖子间,而坐在另一边的是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此人就是安全局的陈果夫。

    骂了几句,蒋志清这才气呼呼地坐回位置,对戴季陶安慰道:“传贤你尽管放心,总理已经下令全城抓捕王九光了,现在整个上*海外有第八集团军的2个团围成铁筒,内有警备司令部和警察局的警察,还有黄金荣他们的几千徒子徒孙,这些加起来足足有数万多人,就算王九光是孙猴子变的也躲不了多久,到时候抓到这小子,兄弟给你报仇!”

    戴季陶并没有什么高兴,反而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报仇什么的就不用说了,王九光这案子已经惊动了总理,抓到人肯定是送入京城处置,想来以总理手段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只不过……这事我到现在还奇怪,我和谭、邵两位和王九光远无怨近无仇,他怎么会下这种毒手?再说了,据说当年王九光穷困之时谭石屏还救济过他,可他这次出手第一个杀的就是谭石屏,可怜谭石屏被打得和血葫芦一般,要不是兄弟我跑得快,恐怕也和他一样了。”

    说到这,戴季陶似乎回想起了当初的情景,身躯忍不住微微颤抖,看来他是给这一幕吓坏了,直到如今还在阵阵后怕中。

    ps:今天有事要处理,就这么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