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霄龙吟惊天变第二百八十六章 贵客来临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东北、扶远。

    这是中国最东北的一个偏僻地区,地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的三角地带。在前清时,经常有句话叫“发往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而扶远则比宁古塔更要往北,这里已经是中国和俄国的边境处,除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扶远县城外,扶远地区还有几处村落,除了这些那就是还有藏在茫茫大山密林中的胡子了。

    作为中国的边境地区,在前清时扶远城有过一支部队驻扎,满清灭亡后,当地部队被编为地方保安队,说是保安队,实际上和民兵组织差不多,因为扶远四周除了胡子外,还经常有从俄国边境跑来的老毛子烧杀掠夺,所以当地的局面大多都是半农半兵,相互结军自保。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9年的春天,在刚开春的某一天,扶远县城的居民突然发现有一支军队到来。惊恐顿时笼罩了所有扶远人,保安队在县长的指挥下急忙关上城门,并派人打探究竟是那股胡子跑了过来。

    当打听消息的人回来后,惊慌失措的扶远人终于放下了心。来的并不是胡子,也不是从俄国边境跑过来的老毛子兵,这些人穿着整齐的国防军制服,为了打消扶远人的顾虑,部队还派了一名联络官先进了县城,向县长出示了他们的身份证明。

    当得知有国防军派兵驻扎扶远后,扶远县城上上下下都松了口气,但同时他们又担心小小的扶远城本就处于穷乡僻壤之间,万一这支军队不守纪律,疯狂收刮掠夺民财的话,他们的日子恐怕就更难过了。

    不过,这个顾虑很快就被打消了。这支几百人的军队抵达扶远后,不仅没有骚扰当地居民,反而在扶远县城外竖立了军营,除去几个当官的外,普通士兵几乎一步不出军营。每日站在城墙上就能见军营中的士兵按时操练、列队等等。这样的军队自满清以来,扶远人还是头一回见到。

    不仅如此,这支军队从上到下从军官到士兵都和和气气的,无论是买东西还是要求县里帮忙出劳力替他们修建营房等等,都拿出了白花花的银元。出的价格也十分公道。一来二去。扶远人也就渐渐放心了这支军队,并且一提到这支队伍就翘起大拇指,赞上一句好个威武之师。

    随着部队的驻扎,再加上部队上下出手大方。倒给人口稀少而又萧条的扶远城带来了不少商机。一些头脑灵活的商人从其它地方弄来大量粮食、肉食等物资,转手卖给军队,从中赚了不少钱,再加上小商小贩渐渐聚集,仅仅不到一个月。整个扶远城车水马龙,隐隐约约有些兴旺的气象。

    扶远的兴旺,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但打扶远主意的人并不多,一开始倒有一支00多人的胡子打算趁驻军不备跑来抢一票,可没想到仅仅半小时都不到就给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逃。不仅如此,驻军还派出追击部队,对这股胡子穷追不舍,直到胡子的头领“金眼雕”被打死乱军之中。手下喽啰尽数被俘,再端掉了胡子的老巢后,部队这才得意洋洋胜利收兵。

    有了如此先列,哪里还有胡子敢打扶远的主意?要知道“金眼雕”可是方圆几百里势力最大的一股胡子了,山寨里男男女女加起来有近500多人。快枪00多条,还备有十来把短枪和三门老式青铜炮,纵横百里,可谓赫赫有名。这样的实力都给驻军一口气给灭了。还会有哪个嫌活腻味了的家伙不长眼会去打扶远县城的主意?

    随着扶远的安定,扶远人也渐渐习惯了这支部队的存在。甚至有些人还觉得有了这支部队他们的生活更安全也更好了。就连本对这支部队到来不满意的县长也感觉到,扶远有了他们是件好事。

    但令人惊愕的事不久后就发生了,就在剿灭“金眼雕”不久,从俄国那边跑来一群老毛子士兵,吓得远远瞧见的扶远老百姓撒腿就跑。接到消息后,扶远县长急忙让人通知驻军,并且做好了关上城门坚守的打算。这老毛子兵可不比胡子,胡子最多抢东西,除非对方反抗激烈,一般并不杀人。可老毛子兵是烧杀掳掠奸淫什么坏事都干,甚至往往抢光一村子后兴起,还会放把火,把人全全活活烧死为乐。自满清以来,这种事在扶远周边见得多了,当地人有句老话“不怕胡子就怕毛子”,指的就是这些老毛子兵。

    接到消息后,驻军立即出动,不多久这上百人的老毛子兵就和出动的驻军在扶远城郊碰上了。站在城头胆战心惊地着两军交接,战争一触即发,县长暗暗祈祷佛主保佑自己这方获胜。

    谁想到,两军在离各自几百米的距离就停了下来,老毛子兵那边骑马跑出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扯着嗓子不知道喊了几句啥话。而驻军这边不多时就也出来个人,隐隐约约瞧着穿着似乎就是驻军中军职最高的那位将军,只见他骑马上前,冲着对方也吆喝了几句,接下来的场面令县长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出来的这两人同时下了马,走到对方面前哈哈大笑,抱在一起一阵捶胸拍背,这究竟是咋回事?城头上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全愣住了。

    眼睁睁地着这支老毛子军队被驻军接进了军营,不久后驻军那边传来消息说来的这些老毛子兵是自己人,让扶远老百姓们放心。虽然有了这话,可谁敢放心呀?尤其是县长怎么都琢磨不明白,明明这些人是老毛子,怎么就成了自己人呢?这驻军究竟是想些干什么?

    更让人惊讶的还在后头,这些老毛子兵进了军营后呆了几天,接着在驻军的带领下进了县城。起初,扶远老百姓对这些老毛子有些提心吊胆,可时间一长倒觉得这些老毛子和以前来抢掠的老毛子兵有些不同。这些人除了长的和中国人不一样外,平日里倒也规规矩矩,买东西出手还大方的很。除了喜欢喝酒和喝醉后爱发酒疯外,别的倒也没什么,相处久了,大家也渐渐接受了这些老毛子。

    又过了些日子,陆陆续续又来几群老毛子,只不过这几次有些是老毛子兵,有些是拖家带口的老毛子、小毛子和女毛子。有了前一批老毛子的经验,这回扶远人倒没太过紧张,但这么多老毛子出现,凑在一起指指点点评论上几句这也是难免的,尤其是有些女毛子,穿着和中国人完全不同的衣服,这腰,这胸,还有这白花花的腿,直瞧着扶远男人两眼发直,有些老学究当面摇头训斥有伤风化,可背地里欲火难抑,在这些女毛子到来的当晚,扶远城里不知道有多少家人里夫妻折腾了足足一晚,而0个月之后,整个扶远城也一下子多出了许多婴儿。

    至五月下旬的时候,边境小城扶远县已早不是去年的模样,随着来到扶远的老毛子越来越多,整个扶远县城根本就装不下这么多人。在驻军的安置下,围绕扶远县城周边如雨后春笋一般建起了密密麻麻的房子,等到六月初的时候,扶远的老毛子总人数已经突破了十万人,走在街上到处都可以见到金发碧眼大鼻子的老毛子,要不知道这里是扶远,恐怕刚刚来的人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老毛子的地盘呢。

    “将军,这样下去扶远还是扶远么?城里如此多的老毛子,万一出点事老朽可担当不起啊!”县政府,县长祝广廉拱着手向坐在上位的一个将军,也就是驻军的指挥官说道,神情中深深藏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忧虑。

    张宗昌不以为然地笑笑:“祝翁放心,这些俄人在城中无妨,他们除了样貌和我中国人不同外,其实也没什么两样的。祝翁就当是治下百姓,应该如何管理还是如何管理就是。”

    “说是这样说,但老朽真要这么做万一出问题可怎么办?要知道如今城外的老毛子兵可比将军您手上的驻军还多,如果一旦闹事,将军弹压不下,整个扶远就将毁于战火之中啊!”

    祝广廉忧心忡忡地说道,刚开始老毛子人少也就罢了,但如今老毛子人越来越多,这祝广廉每日瞧着城里城外进进出出的老毛子,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喉咙口,这么多老毛子,一旦闹起事来,别说他这个县长,恐怕就是张宗昌的部队也弹压不下,难道他就不怕出事?

    听祝广廉如此问,张宗昌当然晓得他在担心什么,哈哈一笑就摆手道:“不瞒祝翁,过些日子这些老毛子兵张某就会带离扶远,以后留在扶远的除了我一连驻军外就是一些女毛子、小毛子之类,这些人以祝翁的能力,管理起来应该没问题吧?这样,祝翁可放心?”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祝广廉捻着下巴的山羊胡须顿时眉开眼笑,连连点头。有了张宗昌这个保证,他也能松口气了。

    正好询问张宗昌究竟何事把这些老毛子兵给带走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这些声音听着似乎全是那些老毛子在喊叫,此起彼伏的“乌啦”差一点儿把祝广廉给吓得摔一跟头。

    “坏了坏了!将军!出……出事了……。”面如土色祝广廉惊恐道,他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些老毛子造反了。一股绝望笼罩在他的心头,祝广廉脸色灰白,不由自主地念叨着:“老朽早知就会如此……早知就会如此……。”

    “祝翁不必惊惶,事情并非祝翁想象那般。”和惊慌失措地祝广廉相反,张宗昌神情自若地站起身,笑道:“如张某猜的不错,祝翁,有贵客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