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九霄龙吟惊天变第二百六十一章 帮着数钱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也许是过于兴奋,或者是担心方子达出尔反尔,梁敦彦带着资料回到交通部第一时间就召集了精兵干将,甚至还通过私交把老同学詹天佑也给找了来,一大群人对着图纸忙忙碌碌了大半个月,等全部弄完后梁敦彦片刻都没耽搁,急冲冲地就跑去了财政部。。第一,

    “鄣明老弟!鄣明老弟!”

    一路大呼小叫地闯进方子达的办公室,瞧见梁敦彦的样子方子达吓了一大跳。梁敦彦留美出身,平时文质彬彬很注重形象,花白的头发常梳得整整齐齐,穿着西装拿着文明棍,一副老克勒的派头。可今天猛着一瞧,要不是听得出梁敦彦的声音,方子达还以为那哪里闯来的叫花子呢,只见梁敦彦顶着一头乱发,眼窝深陷胡子拉渣,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白衬衣都快成了黄衬衫,西装皱巴巴的像块破布披在身上,还没等走近就闻着一股浓郁之极的汗酸味扑面而来。

    “崧生兄……?”

    “哈哈,可不是我么……。”梁敦彦手舞足蹈地把怀里捧的资料往桌上一放,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毫无雅像得抓着衣襟扇着风:“热死老夫了,这个天刚开春没多久,怎么就这么热呢……。”

    一股刺鼻的味道差一点儿呛得方子达打个喷嚏,连忙摸出雪茄猛抽一口,在烟草的弥漫中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崧生兄,这些是……?”

    “这是根据你给我的规划重新做过的方案,还有预算报告等等。”

    方子达一愣:“这才几天,这么快?”

    “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梁敦彦摇头晃脑道:“这可是我交通部同仁用了十来天时间连觉都不睡才赶出来的,鄣明老弟呀,你交给我的事我可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等你的米下锅啦。”

    方子达张张嘴半天没说话,顺手取过梁敦彦带来的东西翻着,越心中越惊。虽然他对工程设计等等不专业。可对于预算文件之类还是行家里手,只是粗,就发现交通部对这些东西的确花了大力气,所有准备井井有条,预算报告写得非常细致。除了有些财务格式方面的小问题外。这份东西已超出了方子达原本的预料之外。

    抬头再往梁敦彦那边瞧去,瞧着他不修边幅大口喝着茶水的样子,方子达忍不住感慨万千。

    默默走到对方面前,方子达郑重其事地给梁敦彦鞠了个躬。

    “鄣明老弟。你……你这是……。”

    梁敦彦吓了一跳,连忙起身问。

    “崧生兄,我替所有中国人感谢你,感谢你们交通部所作出的贡献。”

    “这……这怎么说的……都是为国出力,这不都应该的嘛……。”梁敦彦老脸微红。有些手足无措地摆着手,等方子达在他身边坐下后,他又忍不住问道:“这个……鄣明老弟呀,为兄可是在部里拍了胸脯的,你,这计划、预算都搞出来了,还请鄣明老弟给我句实话,这经费究竟什么时候可以……。”

    “请崧生兄放心。”方子达认真答道:“五天,最多五天后给你一个准确答复。怎么样?”

    “好!那为兄可静侯佳音了。”梁敦彦虽心里想让方子达今天就给自己一个确切答复,但他也清楚这么大的项目方子达能答应自己五天时间已经很短了。当即他站起身来点点头,笑着告辞离去。

    送走了梁敦彦,方子达回到办公室,着这堆东西想了想。按电铃喊来下面人召开了个临时会议,对交通部的预算进行例行审核,并根据他早就准备好的方案重新拿份新的预算报告出来。

    处理完这些事,杨度恰好赶了过来。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孙文案有了松动,由于前些时候铺天盖地的声明。再加上美国插手其中,最终蒋志清和戴季陶被无罪施放,就连那几个护卫也因为证据不足将近期同时归国。

    “好!这个消息好!”方子达顿时大为欢喜,本来他还打算实在不行就临时换将的,既然蒋志清等人马上能归国,那这个计划还是由他们来负责,免得节外生枝。

    三天之后,蒋志清、戴季陶等人搭乘邮轮抵达天津,方子达公务缠身,让杨永泰替自己去码头迎接,并于当夜赶回京城。

    设宴为他们两人接风洗尘后,方子达和这些心腹们在屋中长谈许久,直到第二日清晨。等又过了一日,也就是方子达和梁敦彦约定的时间那天,一大早刚走进财政部的大门,就瞧见梁敦彦已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焦虑地转来转去,等着他了。

    “鄣明老弟,今天……。”

    “呵呵,崧生兄难道以为我会说话不算数么?本来打算到办公室后再给你打电话,想不到崧生兄已提前来了,这样也好,来,我们进去谈。”

    打开办公室门,方子达和梁敦彦走进去了,让办公人员沏了进杯茶过来,接着方子达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说了几句话,不多久,杨度、杨永泰、蒋志清、戴季陶四人陆续来到。

    “崧生兄,皙子、畅卿你应该认识,这位是蒋志清蒋瑞元,这位是戴季陶戴传贤。”

    先介绍了下来人,大家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接着方子达冲着蒋志清点点头,蒋志清会意地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取出份文件。

    “崧生先生,根据我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对交通部方案、预算的最终核算后决定,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内,中央银行将拨款亿元经费,也就是每年预计拨款25亿元左右。这笔专款将作为筹建铁路、公路专项使用,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将拥有这笔款项的监督权、审核权,并将在拨款期间驻派专员进行财务管理,每笔支出必须要交通部和驻派专员联合签字,并送交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分别备案才可动用……。”

    蒋志清照本宣科,说了一大要求,梁敦彦听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眉开眼笑。既然方子达对经费如此重,又一口气每年拨款25亿元,当然要仔细监督,这也表现了他的诚意嘛。他梁敦彦只是想干些实事,又不动脑筋打算为自己捞好处,钱什么的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干事的条件,而不是其它什么的。

    “这没问题!”等蒋志清说完,梁敦彦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下来。

    见蒋志清说完,梁敦彦答应后正好开口询问这经费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拨款的时候,杨度开了口:“崧生兄不要着急,我这里还有份东西也要请你听听。”

    “哦,皙子又要说些什么?”

    杨度笑了笑,取出份文件递给梁敦彦:“说实话,这么大的款项以我国财政实力是根本拿不出来的,其实说是财政部拨款,归根结底还是由中央银行融资后再由财政部分拨。所以,在新建铁路和公路的所有权、经营权方面必须要和交通部取得协调,以免将来闹出矛盾。”

    “皙子的意思是……?”梁敦彦顿时心里打了个突,皱眉问道:“你不会是说这钱是从外国借的吧?这可绝对不行!路权不可出让,此事重大!当年四川铁路之事历历在目,一旦传将出去你我死无葬生之地!”

    梁敦彦说的是当年的护路运动,仅仅为了满清收回铁路权导致了革命发生,这也是满清垮台的导火线。何况,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一向重路权,把路权等同于国权,谁出让路权谁等于是卖国贼,这是一条红线,就连袁世凯当年也不敢碰。梁敦彦虽然对有这么大笔的经费而眼红,可他头脑还是清醒的,万一这钱的来历不正,有什么问题的话,作为交通总长的梁敦彦必然会被人骂得身败名裂。

    “崧生兄说的什么话,难道我杨度就不知道里面的利害?”杨度哈哈笑着解释道,路权依旧在国家之手,只不过交通部将把所有权转让给中央银行作为抵押,并由中央银行独占50年的经营权。交通部只负责勘察、建路、维护等等,作为补偿由财政部每年再拨款000万元经费给予补贴,只不过所有权和经营权从交通部转到中央银行手中而已。

    “要是这样……倒是可以……。”梁敦彦考虑了下,只要不是对外出卖路权,对于所有权和经营权在谁手里他并不关注,无论是中央银行还是交通部,都属于国家的嘛。等过杨度递来的文件说明后,梁敦彦也彻底放下了心,开口表示可以接受。

    接着,双方又对于具体问题进行了探讨,这个会议从上午一直谈下下午,中间梁敦彦还打电话让交通部的几个处长过来参与会谈,等一条条款项全部协商好后,正式在方子达的办公室内签署了协议,并向总理府进行备案。

    会议结束,方子达以财政部名义先行为交通部支付00万元的勘察经费,其余款项将根据工程进度逐步下拨。怀里揣着支票,梁敦彦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瞧着方子达简直比自己爷老子还亲。

    目送梁敦彦屁颠颠地离去,杨度忍不住笑着说道:“方鄣明呀方鄣明,我可真服了你了,你们猜猜,梁崧生如果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表情?有句井市老话怎么说的?那就是把你卖了还乐呵呵地帮着数钱呢!”

    杨度话音刚落,所有人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