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动荡不安的时代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照不宣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

    见方子达惊愕的样子,杨度笑了笑,摇着折扇又问了一遍。

    此时,方子达已经从开始的惊愕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疑惑地着杨度,心中琢磨着杨度葫芦里究竟要卖什么药。

    袁世凯依旧在位,杨度作为老袁的心腹幕僚其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何况杨度自己说过,他学的是帝王之术,袁世凯能从当年北洋大臣一步步走到今天民国大总统的位置,对杨度来说是作为谋士的莫大成功。虽然袁世凯近几年里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可虎病雄风依在,作为心腹的杨度居然这时候询问方子达是否愿意上位,这不能不让方子达惊愕和不解。

    按理说,杨度作为帝王之术的传人,就算袁世凯将来病重离世,也应该去扶持袁家后人才是,尤其是大舅哥袁大公子,每天削尖着脑袋就想当真正的太子爷,杨度何不问他呢?方子达虽然也算是半个袁家人,可毕竟比不上老袁和袁克定的父子关系,这么问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何况,前些时候袁世凯的敲打和针对日本人计划的泄露,更让方子达心存警惕。杨度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之间关系再好也只不过是私交而已,朋友是朋友,政治是政治,方子达还没幼稚到听风就雨的地步,万一杨度是故意在替袁世凯打探的话……。

    “皙子兄说笑了……。”平静下来的方子达自嘲笑道:“袁大总统正春秋鼎盛,身体不适只不过是些小疾而已。如今已是民国。实现的是宪政治国,何人担任何职,自有国家制度所在,大总统和总理提名。国会的批准,如何是我等可以随便讨论的?”

    “哈哈哈!”杨度大笑起来:“伱这方鄣明啊,也过于谨慎了吧?这里就伱我二人,这话出自我口入了伱耳,伱不说我不说,外人如何知晓?难道我杨度在伱方鄣明眼里就是搬弄是非之徒么?”

    方子达淡淡一笑,并没去接着口。杨度笑了几声,接着身子微微前倾。认真道:“伱我之间无需如此,鄣明兄,伱我相交这些年难道伱还不了解我杨度的性格?实话实说,袁大总统恐怕时日无多。一旦他撒手西去必然造成政局动荡。对于如今国家大局来,无论于公于私,伱我恐怕都不想见这种情况发生吧?既然如此,何不早做准备?也好避免到时无法掌控大局,导致政府分崩离析。”

    微微点头。杨度这几句话说的在理,其实方子达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这也是他极力关注袁世凯病情,用偏方帮着治疗。并鼓动袁世凯和宋教仁等推动国防军建设的主要目的。只要保证袁世凯的几年平安,等到一切走上轨道后。就算袁世凯去世政局也不会有太多动荡。可如今来,虽然袁世凯的病用药后稍有起色。可病情依旧反复,身体时好时坏,北洋内各派系之间的斗争如今有袁世凯在,暂时还压得住,可一旦袁世凯要不在了,仅仅是段祺瑞和冯国璋之间的争夺就不容易压住,后果一切都难预料。

    更何况,外国势力一直没放松对中国的注意,尤其是日本方面,冈村宁次虽然灰溜溜地回去了,土肥原贤二更是莫名其妙地命丧中国,可谁能保证日本人一计不成再卷土重来?局势稳定一切都好说,局势一旦动荡,他们就会像无所不在的苍蝇一般闻风而至。

    “久闻皙子兄早年赞成君主立宪,更鼓吹中国不能没有皇帝。可就算这样,依皙子兄的逻辑,最理想的人应该是袁云台,怎么不找他呢?”

    “哼!袁云台只不过是个竖子,如何能居高位?”杨度不屑一顾道,对于袁克定他根本就不好,不要瞧这个志大才疏的袁大公子近来上窜下跳忙得热闹,可在杨度眼里只不过是个小丑罢了。捧袁克定上位,如他杨度这样的聪明人才不会做这种傻事,就算要选人也得选个有德有才之人。

    摇摇折扇,杨度抬手指着方子达道:“其实鄣明有句话说错了,我杨度虽然学了帝王之术,也赞成过君主立宪,更讲过中国不能没有皇帝的话,但我并非只是鼓吹帝制。此皇帝不同彼皇帝,皇帝只不过是称呼,就和大总统一般,换而言之中国是不能没有强力的领导人而已。”

    “此话何解?”方子达微微一愣,杨度在历史上是袁世凯称帝国的重要推动人之一,可以说除了迫切要当太子爷的袁克定外,杨度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是非常之大。可如今杨度非但贬低袁克定,反而自我辩解道他其实并非绝对赞成帝制,只不过是觉得中国应该有一位和袁世凯差不多的强人上位。

    “奇了怪了……。”方子达心里纳闷,着杨度的目光中带着疑惑不解。难道是因为当年杨度被袁克定手下错揍了几巴掌直至今日还怀恨在心的原因?或者说这几年中他杨度的世界观又发生了变化?不过后者情况倒也难说,杨度此人一生经历丰富多彩,身份复杂奇怪之极,历史书中还提到他最后居然还成为了光荣的gcd党员?

    “宪政是个好东西,可再好的东西也不能一直都吃。”杨度笑眯眯地说道:“当政者靠的是什么?一是威信,二是权势,三就是平衡。此三者袁大总统都有,这才有大总统和总理之间的默契和如今民国的进步。一旦居高位者,也就是袁大总统不在了,以宋遁初一党之魁首和总理的身份,难道能压得住虎视眈眈的各党各派?别的不去说,仅仅北洋系就不可能。高层平衡一旦打破,政局必然动荡,这些年的努力也将付诸东流。鄣明兄,时不我待啊!”

    “这倒不一定。”方子达不以为然道:“如今宪政之优处渐渐已现,国防军建设也步步到位,地方军政、民政分离陆续施行,不出三五年,国家整体将焕然一新,政府各部相互牵制,国会两院监督,军队国有,到时候政局恐怕不是某一人某一党或者某一派能动摇得了的。一旦谁破坏了和平,谁就是国家、民族的罪人,投鼠忌器之下,谁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如此之事呢?”

    “鄣明兄说的好!”杨度合掌赞道:“如真这样,到时候我杨度也可回归故里,采菊东南了。可是,万一三五年不成呢?而此时又生变化呢?比如说袁大总统……?”

    方子达一时气结,张了张口却无法回答。杨度一语就切中要害,方子达构思是不错,而且国家也正是往这条路上在走,如果计划顺利的话的确如同方子达所说的,到时候宪政稳固,谁都动摇不了。但无论做什么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万一就是袁世凯。

    一时间,方子达默然无语。杨度微微一笑,说道:“鄣明,数政界各人,又有谁比伱更合适的?伱出身kmt,和宋遁初私交甚好,如今又是大总统的佳婿,这些年中为国立功甚多,手握财权、军工甚至工商业。另外,陆军第八师、第十五师都是伱的嫡系部队,再加上中央银行的护卫军,已然是一方强有力的力量。大总统之后,也只有伱方鄣明有能力有资格接过大总统的班子。”

    “这不可能。”方子达哑然失笑,杨度难道在说梦话不成?他方子达虽然权重,可毕竟资格过浅,怎么可能接替袁世凯呢?

    “为何不可能?”杨度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转眼他就明白过来,指着方子达哈哈大笑起来:“鄣明啊鄣明,伱不会以为我指的是让伱当大总统吧?”

    杨度笑了几声,拭去眼角的水珠:“大总统不可能的,按照宪法,一旦大总统离去,除了黎副总统外,也只有宋遁初能以总理之职暂代总统之权。鄣明伱最多也就是接替宋遁初之位罢了。当然,和大总统相比,其实如今总理的权利实际更大些,做总理同样可以达到目的。但以我之见,宋遁初绝对不会甘心当个空头总理,所以鄣明伱最好是担任副总理兼财政总长。”

    杨度的话让方子达怦然心动,杨度不愧是谋士,分析的一点都没错。与其担任一个名高权弱的大总统,宋教仁肯定不会这么干,再者按照宪法规定,他也会把这机会让给黎元洪。而方子达虽然不能一步上位,但借此再进一步并不是不可能,最好的位置也就是杨度所说的副总理兼财政总长。

    “呵呵,此时言这些皙子兄不觉得过早么?”方子达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但表面上风淡云轻的样子,笑着道:“如此大事,伱我还是不便商谈,不便商谈,如果传将出去,大总统和宋总理可都饶不了伱我。”

    杨度顿时也笑,会意地点点头,随后闭口再也不谈此事,而是说起了其它事来。聊了一会儿,杨度就告辞离去,走之前和方子达心照不宣地对了一眼,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