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动荡不安的时代第九十九章 渐行渐近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稍稍一愣的蒋志清肚子里暗骂句,转眼脸上就如春风拂面一般露出了笑容。

    “鄣明兄久违了,好久不见近来可好?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所小庙?寒宅简陋,还请多多见谅啊!”拱拱手,蒋志清笑呵呵地上前招呼,根本就瞧不出半点不悦之色,仿佛见到了一位多年好友一般。

    方子达也笑着拱了拱手,在蒋志清的招呼下在刚才他们吃饭的矮桌边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何应钦沏了壶茶过来一起坐下,至于陪同方子达来的两个卫士并未进院,而是守在了外面。

    喝了口茶水,方子达微微皱眉,这茶是不知道那年的陈茶了,一股怪味直冲喉咙。不动声色地慢慢咽下,方子达放下茶盏,瞧瞧这个老旧的小院,再穿着粗衣的蒋、何两人,摇头叹道:“没想到瑞元兄和敬之兄住的地方如此偏僻,这是我安排不周了。明日我去打个招呼,帮你们换个地方,再添置些家用什么的。”

    “这倒不必。”蒋志清并没有喝茶,只是喝着何应钦特意帮他倒的白开水。

    “我和敬之是有罪之人,能有今天已是政府宽大,还何谈什么享受?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所求最多只不过衣食住行四字而已,我蒋志清倒也不贪恋这些,只需有三尺之床可躺,一日三餐能饱腹即可。要是鄣明兄真有这心的话,不如早早放我和敬之归乡可好?”蒋志清微笑地着方子达,缓缓说道。

    蒋志清的话让何应钦吓了一跳,连忙在一旁打着眼色。在他想来。他们落到这地步完全是方子达所造成的,今天方子达来。何必提这些话呢?好好哄他几句,表表低姿态,等熬到明年不就苦尽甘来,任凭海阔天空了么?

    “哈哈!瑞元兄倒是实在。”方子达笑道:“其实瑞元兄所求倒也不是不可以。”

    蒋志清和何应钦都没料到方子达如此回答,两人同时一愣。他们两个都是人杰,到这时候哪里还猜不出方子达的来意?暗暗交换了个眼神,心里既是激动又忐忑不安。方子达既然能这么说话,作为交换,那肯定有什么事需要他们去做。

    “明人不说暗话,鄣明兄,谈谈你的条件吧。”蒋志清往后一靠,双手环抱胸前。

    心头暗赞。方子达点头道:“条件肯定是有的。要不然瑞元兄所求也不是这么容易解决。不过,在说条件之前,我想问瑞元兄和敬之兄几个问题。”

    “请说。”

    “陈都督之死,瑞元兄和敬之兄是否还有报仇之心?”

    何应钦连忙摇头道:“怎么会?胜者成王,败者为寇,何况陈都督之死虽和鄣明兄有些关联,但幕后黑手另有其人。就算报仇我何某也绝不会找到鄣明兄头上。”

    方子达笑笑,把目光转向蒋志清,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蒋志清抿着嘴默默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要说没有报仇之心是不可能的,陈都督与志清亲如兄弟,兄长当日死不瞑目,志清怎么能忘记?不过……兄长临前有话,再三嘱咐不得报仇。志清也不敢违背兄长遗言。何况,就如敬之刚才所说。幕后黑手另有其人,鄣明兄只不过被人利用而已。这点我还是得清的。”

    与何应钦相比,蒋志清这番话似乎更为可信些。当然,方子达也不会幼稚到真正去相信他们两人的话,问这个问题,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试探罢了。

    点头示意明白,接着方子达又问了问假如放他们自由的话,他们又有如何打算。蒋志清当即就笑了,把刚前和何应钦所说的那些话重新说了一遍。至于何应钦,他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继续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方子达起身道:“时间不早了,两位早些歇息吧。明日收拾一下,最迟后日会有人来接你们。”

    “鄣明兄请留步!”

    莫名其妙说了一通话,方子达就要起身告辞,而且也不说明究竟要他们干什么?又要派人接他们去哪里。蒋志清连忙喊住了方子达,直截了当问道:“不知鄣明兄将如何安排我和敬之?又要我们做些什么呢?还请直言。”

    “瑞元兄尽管放心。”方子达笑道:“我中央银行现在缺些能实干之人,瑞元兄和敬之兄都是干才,如果因为上*海之事而消沉下去,实是国家之损失。再者,就算两位曾经有错,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将来一切都向前吧。”

    拍拍蒋志清的肩膀,方子达笑笑转身离去。等方子达走后,蒋志清和何应钦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方子达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如果如方子达所说的如此简单,打死他们两个也不会相信的,恐怕还有什么深意是他们暂时不得而知的。

    第三天上午,方子达果然派人去把蒋志清和何应钦接到了京城,并在京城中帮他们找好了住所。随后,又安排他们进了中央银行任职,虽然职务不高,但从一无所有突然变得小有权力,让蒋志清和何应钦心中又惊又喜。可没想到,刚刚上班的头一天,蒋志清就在去中央银行办公厅送文件时无意之中瞧见了一个熟人,一开始他还以为认错人了,可揉揉眼睛仔细一瞧发现自己并没错,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孙文曾经的秘书长汪兆铭。

    “他怎么会在这里?”蒋志清心头猛得一跳,顿起疑惑。直到走出办公厅,他才突然恍然大悟,恐怕方子达特意把他和何应钦弄到中央银行的目的不是别的,十有八*九正是这个汪兆铭。

    一连几日,方子达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德国那边的回音,因为有袁世凯的事先交代,他现在无法直接联络马尔参,只能耐心等候。直到回京后的第四日,德国那边的消息还没有过来,宋教仁反而先把他给找了去。等方子达到了总理府后,发现外交部的总长、次长和几位老资格外交官都在,经宋教仁解说,方子达这才知晓袁世凯一天前悄悄通知宋教仁,说是德国由于欧洲局势有意向民国交还青*岛,并通过和胶澳总督华德克交情不错的徐世昌给他带话,要就此和民国政府进行洽谈。

    得到这个消息的宋教仁心中当然是惊喜交加,连忙追问情况。在总统府,徐世昌就把当初谈判的情况和地点改头换面讲述一编,并掐去了方子达在其中的作用,只是说此事是德国人突然私下提出的,并讲述了他的所谓一些“分析”。

    得到确认后的宋教仁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边向徐世昌表示感谢,另一边正式向袁世凯提议立即由政府和外交部组成精兵干将,以准备和德国进行正式洽谈。对于这个要求,袁世凯欣然同意,不过他拐弯抹角地提议是不是方子达也能参与其中。毕竟,方子达在欧洲生活多年,精通德语,对欧洲局势把握和判断能力不比外交部的任何人差,而且方子达还是上*海招商会的发起人和执行者,如果要以商业条件向德国进行交换的前提话,方子达代替工商等部出面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此外,方子达的中央银行作为国家金融机构,代表出席洽谈也是理所当然的。除了方子达外,徐世昌作为牵头人也应该加入洽谈,毕竟以他和华德克的交情不浅,或许在谈判中能起到不少作用。

    对于袁世凯的这些建议,宋教仁稍一考虑就点头同意。就这样,方子达名正言顺地在袁世凯安排下进入了这个秘密洽谈的小组。为了保守秘密,以免走漏消息,这件事除了方子达、袁世凯、徐世昌、宋教仁外,只有外交总长陆徵祥、次长梁如浩、孙宝琦、曹汝霖一共八个人知道,就连和宋教仁关系密切的廖仲恺等人都没告知。

    “这可是好事!”方子达心里赞叹自己的岳父的确老辣,这事做得别人一点手尾都挑不出毛病,假作惊喜之色连忙追问道:“德国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教仁把目光投向了曹汝霖,曹汝霖摇头说道:“暂时还不清楚,此事关系重大,袁大总统和总理都要求严格保密,所以明面上的接触是绝对不可能的,恐怕也只有私下打听了。”

    宋教仁点点头说道:“润田兄说的不错,这样吧,私下接触就由你来负责?”

    “这倒没问题,不过……。”曹汝霖有些迟疑道:“我们几个外交官的身份有些敏感,宋总理最好还是另派别人较好。依我之见,最好是选信得过,而且又不会引人注目的非外交人员。”

    宋教仁一愣,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几下,觉得曹汝霖讲的很有道理。这种事做起来必须小心谨慎,一旦走露消息后果不堪设想。可在场的大多都是外交官,至于宋教仁和袁世凯两个大佬更不可能出面,他们一动不知会有多少眼睛会盯着。徐世昌倒是一个合适人选,可徐世昌一来身无职务,二来又和袁世凯的北洋关系实在密切,宋教仁倒不是信不过徐世昌节操,而是由他出马对于kmt来说恐怕是个不怎么好的主意。这样,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方子达,直接点名让方子达负责私下接触的联络工作,向外就宣称是关于中央银行币制改革工作需要和各国驻华使馆进行意见交换,实际主要目标还是德国那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