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声名大振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民国类的小说签约很难,不过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不为什么,只为爱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书期已过,彻底裸奔期间,请大家多多推荐!记得收藏本书!谢谢!

    *********************************************************************

    陈其美最终没有能够北上,因为就在当天夜里他突然自杀了,等到方子达闻讯急急赶来的时候,从横梁上被抬下来的陈其美已经成了具冷冰冰的尸体。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着么?怎么会这样?一群废物!”门外,张虎臣的怒骂声传来,几个宪兵垂头丧气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陈其美在屋里什么时候上吊的,他们在外面一点动静都没听到,谁想到会出了这么大的事,心中既委屈又惶恐。

    脸色紫黑,半吐出舌头的陈其美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方子达着他那张有些扭曲的面容过了好久这才轻叹一声,慢慢拉起被子把它盖住。回过身去,拿起陈其美死前留在桌上的一张纸,上面除了三个大大的“恨”字外,别无其它。

    “都督!都督!”何应钦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院中传来,方子达闻声缓步出屋,只见两个宪兵正拼命拉着泪流满面的何应钦。

    “放开他吧……。”摆摆手,被松开的何应钦快步直向屋里冲去,紧接着一阵阵痛哭阵阵传来。

    不多时,得知消息的蒋志清也赶来了,腿脚还不便的他拄着拐杖,进院之后向方子达望了一眼,低着头一言不发地也进了屋。

    “方先生,我……我……。”张虎臣来到方子达跟前,涨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事,方子达并没有为难他,只是摇头道:“这个事要防也防不了,不怪你,也不要去怪下面的兄弟。哎……就是陈其美这么一死,难免风波又起啊!”

    “是你!就是你们害死了都督!”何应钦猛然从屋里冲出,带着无比的仇恨冲向方子达,但没等他冲到跟前,几个宪兵就抓住了,牢牢把他按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是你们害死了都督,要不是你们都督也不会死!”何应钦扑在地上拼命挣扎,抬起头盯着方子达,如果说眼中的怒火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方子达已经被他烧成灰烬了。

    “敬之!”蒋志清大喝一声,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大哥是自杀的,怪不得方副师长。”

    “要不是他们,都督怎么会自杀?”何应钦泪流满面,依旧不服地大喊。

    “胡说八道什么!”蒋志清勃然大怒,拽着他衣领抬手就是几个嘴巴子,抽得何应钦顿时晕头转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鄣明兄,突逢大悲,敬之弟伤心过度,言语中如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不必,你们心情我能理解。”方子达觉得蒋志清有些冷静的可怕,尤其是他着自己的目光冷冰冰的让人很不舒服。微微避开,方子达把一直拿在手中的纸递了过去:“瑞元,这是陈都督留下的遗书。”

    平静地接过,蒋志清的手在夜光中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着上面大大的三个“恨”字目不转睛,呆呆过了良久,他无奈长叹一声。

    “谢谢鄣明兄,志清这里有个请求,不知鄣明兄能否给予方便?”

    “只要我能做到的,瑞元请讲。”

    “志清别无所求,只请能让志清为大哥落葬后再行北上,可否?”

    “这……。”方子达稍一迟疑,点头答应:“可以,陈都督的丧事我会派人处理,瑞元、敬之,两位还请多多节哀。”

    “如此,志清在这多谢鄣明兄了……。”拱拱手,蒋志清回身拉起昏呼呼的何应钦,一步一步回屋去了。

    陈其美的突然自杀,让方子达有些措手不及。原定的北上计划当然取消了,他第一时间就把此事报告给了北京。陈其美之事传到北京之后,立即引起了极大震动,无论是袁世凯还是宋教仁,接到消息时都惊愕异常。

    等到第二天,这个消息传开后,国会议员们也是议论纷纷,有的说陈其美是畏罪自杀,自知被擒后会受到严厉审判,所以就自杀了,这种叛乱份子是死不足惜。有的说是政府逼迫太甚,陈其美毕竟是当年革命功臣,就算做了错事也不能如此对待,老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肯定是被捕后折磨拷打受了羞辱,要不然他怎么会自杀呢?还有的说陈其美根本不是自杀的,而是袁世凯和宋教仁他们派人害死的,因为他们害怕陈其美活着的话还会东山再起,索性就下了黑手。还有人说当年黄兴其实是陈其美害死的,陈其美本来要杀的人是宋教仁,谁知道误杀了黄兴,宋教仁事后得知真相,为了报仇就派人害了仇人陈其美。甚至又有人说,陈其美是孙文派人暗杀的,因为上海之战孙文贪生怕死跑了,害得陈其美兵败失败,这次陈其美没能逃出去,就是孙文告密,想借刀杀人,没想到陈其美没有在码头给打死,所以索性再派杀手把他杀死,把脏水泼在袁世凯和宋教仁身上……。

    林林种种,各种各样的说法全都有,就连报纸上也就陈其美自杀一事大肆报道,小道消息、传闻、密闻之类铺天盖地,搞得袁世凯、宋教仁等人是焦头烂额。

    不仅是他们,正在上海的方子达更是成了众矢之的,本名声不显的他突然间就变成了全国各界人士嘴中津津乐道“人物”。

    不知谁把方子达当年归国,在上海火车站巧遇黄兴案,之后随宋教仁北上入京,再到善后大借款在总统府的“豪言壮语”直至后来担任kmt内部高级干部,特派南京,接手第八师,清理林虎……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全给挖了出来,一时间,方子达的大名传遍了大江南北,同时对他的评论也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方子达——宋系的新贵”;“试今日之刽子手”;“留洋的血滴子传奇”;“屠夫方子达传”;“南京的保卫者,新的将星”;“离奇的升官路”;“方子达和宋教仁”;“黄克强、陈其美事件的关键人物——方子达”……。一个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标题,方子达哭笑不得地放下手中的报纸,这几日无论是南北的各大小报还是街头巷尾,无不都在谈论他的名字。说实话,着报纸上写的这些内容,方子达甚至有些佩服这些编辑的笔杆子,无论是记实还是演义,都写得活灵活现,读着文章,就连方子达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娘的!这叫个什么破事?”暗骂了几句,方子达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样出名的方式还真是经受不起啊!一向低调的自己居然出了这么大的风头,这个陈其美真是害人不浅。

    现在,方子达有些后悔抓住陈其美了,假如他知道最终结果会是这样的话,倒不如让他跑掉算了。陈其美现在倒是轻松了,拿根裤带子这么一吊,双腿一蹬两眼一闭,一堆破烂事全摊到了他方子达的脑袋上。

    “北京来电!”

    接过张虎臣送来的电文,方子达完后默然不语。果然不出所料,陈其美的事闹得这么大,中央最终还是要找个替罪羊。而这个替罪羊最合适的人物,舍他方子达又有谁?陆军部今天下令,撤消方子达第八师副师长的职务,同时也取消了原已内定授衔给他的中将军衔。并要求他即日归京,等候调查。

    调查什么?电报上没说,不过方子达也不难猜出来肯定是陈其美的事。不管是袁世凯还是宋教仁,对这事必须要给国会,要给天下悠悠之口作出一个交代。

    “方先生,这里还有份电报,是宋总理的私人电报。”就在方子达皱眉凝思的时候,张虎臣又递了份电报过来,完这份电报后方子达心情轻松了许多,微微点了点头。

    “准备一下,我们晚上坐火车回南京。”

    张虎臣点头答应,刚转身后去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要不要带蒋志清他们一起走?”

    陈其美的葬礼在后天,想到答应蒋志清的话,方子达摇头道:“你先留下吧,等陈其美落葬后再押送他们直接去北京。”

    “方先生,何应钦这几天日日骂您,还说是您逼死了陈都督,依我索性……。”张虎臣抬手往下猛切,作了个手势。

    “呵呵,老话说的好,会叫的狗不咬人,这些天骂我的人难道就何应钦他一个么?不必如此。”摆手笑道,方子达拒绝了张虎臣的提议,让他快去准备。

    等张虎臣走后,方子达不由得回想起那天晚上蒋志清的眼神,和何应钦比较起来,蒋志清才是真正的人物啊!喜怒不着色,他现在究竟心里在想什么,谁也瞧不透,恐怕蒋志清是一条不叫的狗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