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打倒军阀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静一静!都是革命军人,这样乱轰轰的成何体统!”瞧见下面一片交头接耳,旅长黄恺元顿时不悦,严肃地扳起面孔大喝了声,等到声音渐渐停息下来,他连忙退后半步,半弓着腰殷勤地对方子达说道:“方副师长,您请继续……。”

    微微点头,方子达大声开始下达命令,要求各团、营长即日全部进入战斗准备,原驻守在南京城南的部队将调驻防线,准备开拔。

    “方副师长,我想请问下,我们第八师要和谁去打仗?”方子达的话音刚落,一个很年轻的营长站起来就大声问道,紧随着其余下级军官也接连发问,就连几个团长们也带着疑惑望着方子达。

    第八师虽然整体被控制住,但方子达近来也听闻了一些不好的情况,主要就是师里对孙文、陈其美、李烈钧等人所谓的“二次革命”的反应。第八师虽是kmt的军队,但kmt和孙文的革命党之间的历史渊源是无法斩断的,许多第八师的中下级军官,甚至包括高级军官们在内,大都出自于同盟会,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间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突然间让这些人掉转枪口冲着以前的革命同志们开火,无论是从阵营的转变、心理承受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甚至,有些军官们还对此心里愤愤不平,认为第八师现在完全成了北洋的狗腿子,丧失了当初革命的信念。要不是方子达对部队控制得力,再加上大把大把的钞票收买人心和林虎之死带来的震撼,或许整个第八师早就乱了套了。

    就在团奉命南下,平定上海之乱后,第八师内更是说什么话的都有,就连刘峙和熊式辉也不能理解方子达这样的作为,要不是方子达费尽口舌向他们解释kmt的政策和国家稳定,经济发展等等概念,并着实分析了这个“二次革命”的真正目的和所将导致的恶劣后果,恐怕刘峙和熊式辉早就和下级军官们一样心怀怨恨了。

    着面前这位站起的营长,年轻的脸庞神色坚毅,眼中带着质疑的目光,毫不畏惧地瞧着自己,也许等方子达只说出要带第八师整师南下,配合北洋军攻击江西革命党的话,他就要发难一般。

    “真是些热血青年啊!”方子达沉静地着他,再瞧瞧面前一群同样表情的军官们,心中如是想道,突然间他发现或许现在和张勋干一仗并不是什么坏事。如今的第八师处境的确有些尴尬,虽说无论从国家大局还是政治稳定方面来,宋教仁和方子达在第八师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但在袁世凯的北洋系、孙文的革命党,第八师这股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却是个另类,无论是谁处在他们的位置上,对于第八师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拉拢,二就是彻底让第八师消失。

    拉拢,这一步棋孙文早已经干过了,朱卓文不就是陈其美派来的么?林虎不是和李烈钧私下暗谋么?方子达果断出手掐断了革命党企图拉拢第八师的念头,让他们这些算盘全部落空。而如今,袁世凯的北洋在打着另一个算盘,那就是企图消灭第八师。

    当然,光明正大地向第八师下手,狡猾如老袁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做的,况且宋教仁已经就任国务总理,国会又控制在宋教仁的手中,一旦北洋军向第八师发动攻击,不仅要承受宋教仁、国会、国民的发难,更会把整个kmt和第八师完全推向孙文那边,导致政局大乱,这样的局面作为大总统的袁世凯绝对不愿意见。

    如此一来,擅自行动的张勋部就成了最好的一颗棋子。袁世凯老奸巨猾,口口声声以宪政的名义袖手旁观,当着大众的面开出了一张又一张漂亮的“空头支票”,在大义方面做得无可挑剔。但实际上,袁世凯已经默许了张勋的这次行动,陆军部那个不痛不痒的撤职查办命令,对于手握重兵的张勋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何况,张勋虽然是个军痞,但他也是当年提督一省的大员,官场上的花样他会不明白?有了袁世凯暗地里的支持,眼下的张勋更是毫无顾虑,指挥大军气势汹汹地向南京开来。

    这种情况下,和张勋在南京硬碰硬地来一场,反而不是什么坏事。一来,可以彻底改变第八师现在内部人心不稳的情况,借此机会凝聚第八师的人心。二来也可以给予算计第八师和kmt的各派势力迎头痛击,展现kmt的军事力量。想到这里,方子达心中的焦虑一扫而空,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张勋!辫子军!”

    “张勋?!”

    方子达此言一答,在场军官都愣了,就连本想责问方子达的年轻营长也呆立在那边。

    “各位同志,也许有些同志已经知道了,张勋的辫子军前些时候突然攻占我徐州城,现在又气势汹汹地往我南京而来。中央、宋总理、陆军部三番五次下令,要求张勋部立即转出江苏,不得同我第八师接触,但张勋此人痞性不改,不尊号令,依旧打着要攻占南京的主意。这样的军队是国家的军队么?错!张勋的辫子军名义上是国家军队,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军阀!”

    洪亮的声音在屋里回响着,方子达炯炯的目光扫过众人,大声问道:“什么叫军阀?什么才是军阀?拥有军队,割据一方,不听中央号令,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事集团,这就称为军阀!张勋此人在满清时担任江苏提督,对抗革命,屠杀革命人士,犯下累累血债,双手更是粘满了我们革命军人的鲜血!满清垮台后,民国政府为了国家的统一和稳定,团结能够团结的大多数人,特意既往不咎,赦免了他所犯下的罪恶,并且让他继续带兵为国家效力。但是!张勋的部队虽被中央留用了,他这人却不思悔改,依旧眷恋那个‘大清王朝’,依旧要做满清的忠臣,仅仅从他的部队号称辫子军就可以出,此人是如何的顽固不化,一意孤行的。而如今,国家叛乱四起,张勋的部队本应该听从中央命令,平定叛乱,但他又是怎样做的呢?借此机会攻击友军,抢夺地盘,企图继续做他当年江苏提督的黄粱美梦!对这样的人,这样的军阀,我们怎么办呢?没有别的,必须彻底打倒他!以维护国家完整,军政统一!宋总理提出,我中华需要宪政,何又为宪政呢?或许大家这名词听说的不少,可真正了解的又有几人?宪政这词其实来自西洋,这还要从当年英国说起……。”

    方子达唾沫横飞,在台上说得是滔滔不绝。不仅给普通军官们上了一堂政治课,更是给他们上了一堂战争动员大会。他把主要的矛盾从孙文、李烈钧、陈其美等人巧妙地转到了目前针对的张勋身上,并且点出了军阀的本质。虽然他有些话说的是张勋,可实际上也在说孙文、李烈钧、陈其美甚至那些蠢蠢欲动的南方都督们。并且,他还大肆鼓吹宋教仁的宪政理念,这些年轻的革命军官大多头脑容易发热,真正的革命理想并没有成型,方子达的灌输虽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军中拥护和崇拜宋教仁的军官不在少数,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将会渐渐改变。

    有力地挥舞着手臂,大声批判着张勋这种万恶的军阀,批判着军阀对国家和民主的危害性。随着他的讲诉,那些军官们眼中渐渐闪过了激昂的神情。

    “……我,方子达!在这里将以第八师副师长发誓!我革命军人要以听从国家命令,维护国家完整为己任,打倒张勋!打倒军阀!第八师万岁!”

    “打倒张勋!”

    “打倒军阀!”

    “第八师万岁!”

    一时间,所有军官们的士气全被鼓舞起来,在他们眼里,区区张勋这个辫帅算个什么东西?当年就是被他们革命军人打得落花流水逃出江苏的,现在他还有胆敢回来?第八师这回非得让他尝尝厉害不可?

    欣慰的着眼前的情景,说得嗓子都快冒烟了的方子达终于笑了。军队士气动员起来了,这个仗就好打了,不仅是他,在场的黄恺元等人也放下了心,惟独只有师长赵恒惕依旧一言不发,像尊泥菩萨一样坐在一边,谁都猜不出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第八师的反应很快,动员会后整个部队立即就动了起来,除留下一营分头驻防中山、浦口等地,全师主要兵力迅速往**方向聚集。方子达抵达前线时,并派出了小股探马前往仪征等地,密切注意北边张勋部的动静。

    就在第八师在**陆续做好准备的同时,张勋的部队也已经顺着铁路线抵达了杨州。可以说,双方相距已经不远了,最多半日两军就会交锋。至此,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就将拉开序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