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四百零九章 坐立不安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脑袋上挂了广*州地委书记的头衔,陈恭受整个人都飘然然了。高品质更新就在别看他这两年在商会跟着陈廉伯赚了不少钱,但中国人一向讲究仕农工商,陈恭受怎么说也是干过警务厅厅长的人,怎么会瞧得上四民之末的商人?

    当商人钱赚的再多总归还是商人,这身份在陈恭受心里一直以为耻,他做梦都想重返仕途,可他自己也明白当初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侥幸,在如今宪政制度下,这辈子再当官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而如今,另一条金光大道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怎么不令陈恭受心里激动?至于革命什么,陈恭受这些年经历多了,城头变换大王旗,自满清末期到民国初几年,整个国家不都这样的么?现在再来一次革命,就算不成功将来也可以以此为资本进行招安嘛。水浒里面不是说过,想当官、受招安!现在执政的kmt当年不就是靠着反清起家的?还有其它一些政党,他们的底子哪个又干净的?

    再者,陈恭受又不是普通人,广*州沿海,一旦不成功他还有跑路这个办法。当初孙文等人可没少干这些事,孙文干得,难道他陈恭受就干不得?

    接下来的几日,红光满面的陈恭受召集心腹,对这些人大肆封官许愿。一口气什么区书记、县大队长之类封了十几个,乐得手下这帮人个个喜出望外,拍着胸口表忠心。

    “陈书……记……这个词读起来还真是别扭呀,我说陈老哥,您干脆称大帅得了,陈大帅!这叫出去多威风啊!什么书记?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老兵油子得了个县大队长的帽子,乐滋滋地笑了会儿忍不住又提了个建议。

    他话音刚落,其他人个个也连连点头。异口同声说这书记真是难听,不懂的人还以为是菜市场买素鸡呢,还是喊大帅来得好!

    “你们懂个屁!”陈恭受又气又怒,跳起来就骂道:“什么大帅!你以为是反动派军阀啊!要知道我们是革命的队伍,称大帅的话和当初的反动派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这书记是苏维埃的用词。高品质更新懂不懂啊苏维埃!不懂了吧?这苏维埃可是全世界第一个实现无产阶级革命的国家,是我们所有布尔什维克党员的祖国!就连苏维埃的大头头斯大林都称书记,明白了不?”

    “明白明白,陈书记这么一说我们就明白了。”下面人小鸡啄米一般点着脑袋,有些脑袋灵活的家伙还琢磨着最大的大佬都是书记,这陈书记不就和大佬平起平坐的了?连区书记也是书记,相互称呼起来去掉前缀直呼书记听起来多爽?还是书记好!还是书记好!大帅就是一个,书记大家全是,怪不得老毛子聪明呢。脑袋瓜就是比我们中国人灵啊!

    整顿了关于称呼的问题,接下来陈恭受还要求大家以后不能光称对方的名字,必须称为同志。这是政治问题,一律不得马虎,当然在书记的职务后面再加同志,这个倒是可以的。

    接着,这帮子新鲜出笼的书记同志们抽着烟卷,抠着脚丫。站没站像坐没坐样地谈起了工作。对于陈恭受之前的交代和安排,重新做了下更好的布置。等所有工作交代完。陈恭受在众人崇拜加敬慕的目光中洋洋得意站起身,大手一挥宣布会议圆满结束。

    “老爷,燕窝好了,您趁热喝。”陈廉伯公馆,陈廉伯手中拿着卷书坐在院里,悠然自得地享受下午的阳光。家里的老仆人忠叔端着碗燕窝从院子另一头走来。把碗放在小桌上,随后轻轻唤了声。

    “哦……辛苦你了忠叔。”睁开眼睛,陈廉伯微笑着道了声谢,端起燕窝小小吃了口。

    “这燕窝不错……。”

    “是老爷您的朋友前些时候从南洋送来的。高品质更新”忠叔在一旁说道。

    “哦,你不提我倒忘记了。”陈廉伯点点头。几口吃完后把空碗放在一旁,忠叔连忙上前收拾,准备离去。

    “忠叔!”

    “在!”忠叔刚要转身,陈廉伯喊住了他。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忠叔叹了口气,摇头道:“回老爷,还是老样子。”

    “这个陈益南,如此小心……。”陈廉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自从那天被陈恭受逼迫无奈接受了他的条件,可第二天起陈公馆门口就有一些陌生人老是游荡,当得到忠叔的提醒后,陈廉伯马上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陈恭受找来的,其目的是防止自己举报。

    一开始,陈廉伯很是生气,作为商人世家的陈廉伯虽然唯利是图,但是诚信二字还是知道的,既然他已经答应了陈恭受就不会反悔,而如今陈恭受这么干明显是信不过自己。

    可是,时间一长,陈廉伯反而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就算陈恭受担心自己反悔也没必要看得他这么严实,越是如此就表示这事就越不简单,恐怕陈恭受当初和自己讲的那些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许多另外的机密没有告诉他,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廉伯越发觉得这可能性大,陈恭受如果没有更大的图谋,怎么会这样干呢?

    陈恭受万万没有想到,他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反而给了陈廉伯的警觉,陈廉伯虽然在广*州是巨商,陈家也是有地位的家族,可他毕竟只是一个商人,就算他拿的是大英帝国的护照,陈廉伯做起事来还是有点底线的。如果不是逼到绝处,能不冒险最好还是不要冒险。陈恭受的举动令陈廉伯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危机,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再强硬些,而不是像现在接受陈恭受的建议了。

    “忠叔,这事你怎么看?”忠叔是家里的老人,虽然名义是老仆,实际陈廉伯一直把他当成最可靠的心腹和长辈,这事的来龙去脉陈廉伯没有瞒过忠叔,而且这些天一直也是忠叔帮他留意外面这些人。

    “老爷,陈益南所图甚大,绝对不是他说的这么简单,我觉得他恐怕是想造反,而且还是领头人之一。”

    “你说他和陈少白等人……?”

    忠叔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个陈益南,亏我当初收留了他!他现在居敢……居敢如此待我……!”陈廉伯心中怒火上涌,抬手狠狠就拍在了扶手上。

    忠叔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陈廉伯生了一会儿气有些坐不住了,决定道:“这里不能呆了,忠叔,整理下细软,我们去香港避避风头……。”

    “不可!”

    “如何不可?”

    忠叔摇头道:“老爷你只要有离开广*州的迹象,我保证陈益南绝对会出手。到时候非但无法平安去香港,甚至还有性命之忧。陈益南是什么人?当初他当警察巡长的时候双手可没少沾人血,这可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亡命之徒啊!”

    “这……。”陈廉伯呆了呆,忠叔说的不错,他现在根本就走不了,一旦要离开广*州弄不好就小命不保,甚至连陈家上下也有血光之灾。

    “那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不成?”想到这,陈廉伯顿时急了,站起身焦虑异常地在院里转着圈子。

    “老爷,依我之见还是举报吧!”忠叔皱着眉头在一旁迟疑半天,终于建议道。

    “举报?这……这不是陷我不义之地么?如果这事传了出去,以后我陈廉伯怎么取信于人?”

    “两者权衡取其一,老爷,是他陈益南不义在先,当然怪不得老爷你。何况,他现在干的是杀头的买卖,难道这种事也得让整个陈家陪着他一起掉脑袋不成?再说了,这事如败露,老爷和老太爷几辈人的心血就全完了,我们陈家也将彻底在广*州除名。就算他陈益南成功又如何?瞧瞧他现在如此防备老爷的架势,到时候给陈家来个狡狐死走狗烹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廉伯猛得一愣,额头斗大的汗珠渗了出来。忠叔说的没错,无论成败他陈廉伯都有莫大的危险,在这种时候把希望寄托在陈恭受身上是绝对不明智的。

    可是举报又谈何容易,现在陈公馆上上下下给陈恭受的人盯的死死的,就连平时出去买菜的厨子一路上都有人远远跟着,一旦被陈恭受发现自己当反骨仔,弄不好就线拿自己开刀了。

    “怎么办?这……这如何是好……。”陈廉伯越想越是心惊,脸色苍白心中惶恐。别看他在商界上游刃有余,但在政治上陈廉伯是一窍不通,甚至可以说迟钝之极,要不然当时也不会因为陈恭受的几句恐吓就轻易答应了下来,现在回想起来,他恨不能面前有瓶后悔药一口喝个干净。

    “老爷!每遇大事要静气!”见陈廉伯慌了神,忠叔急忙提醒了句,这句话还是当初老太爷在的时候常说的。

    被一提醒,渐渐静下心来,虽然还有一丝惊惶,但陈廉伯总算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他坐下后深思了片刻,抬起头把目光看望忠叔:“忠叔,此事还需拜托你下。”

    “老爷,您有决定就好,让我干什么请吩咐。”忠叔一口答应道。

    “我记得你有个外甥的连襟就在省宣传部?”

    “我明白了老爷,这事我现在就去办!”忠叔连忙答应,急急就去准备,离去前陈廉伯再三嘱咐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让陈恭受发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