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四百零二章 纪律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彼得。尼古拉耶维奇。弗兰格尔男爵是个合格的将领,他第时间就判断邓尼金和秋明的部队肯定完了,虽然不知道那场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托洛茨基又如何封锁#阝尼金战败消息的,但现在的情况都能证明,邓尼金战败是板上钉钉的事,打败邓尼金后,托洛茨基和他的大军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丝毫没有迟疑,男爵立即下令放弃沃尔库塔,所有部队向苏尔古特转移,以免到时候被切断后路重蹈邓尼金的覆辙。这时候,他没再先等远东的命令直接先行动了起来,在他心里,如果不是远东那帮子不懂陆军的老爷们瞎指挥,战局怎么会到现在这种地步。

    要论打仗,男爵比不上#阝尼金,要论逃跑,男爵可是高手。仅仅一天的时间,整个沃尔库塔就成了空城,大部队浩浩荡荡地以最快速度奔向苏尔古特。沃尔库塔的俄罗斯帝国zhengfu军突然撤退,倒让苏维埃红军大为意外,虽然有心阻拦,可在托洛茨基的大军还没来得及北上的情况下,仅仅靠几个师根本挡不住气势汹汹的男爵。何况,接到撤军命令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将军同时也做好了接应准备,男爵这一路上根本不管红军的小部队sao扰,只顾低着头猛冲,一口气就撤到了苏尔古特。

    “什么?跑了?!”

    消息传到中部,正在集结大军作北进准备的托洛茨基惊愕万分,他万万没有想到,沃尔库塔的敌人居然连打都不打一下就跑了,难道对方的指挥官是属兔子的不成?

    “现在敌人什么情况?”托洛茨基沉着脸问道,敌人出乎意料的举动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战术计划,如今大军继续北进已经没有意义了,全军撤退的沃尔库塔除了留下的老百姓外已经没有了敌人,仅仅靠地方部队和担任阻击的红军师就能轻易解放沃尔库塔。

    “敌人撤到了苏尔古特,根据内线的情报·敌人正在调动铁路向后方运输物资,看样子对方没有准备坚守苏尔古特,似乎想直接撤到中西伯利亚防线。”

    “彼得。尼古拉耶维奇。弗兰格尔男爵……这个家伙······怎么会这样?该死!该死的懦夫!”托洛茨基很是郁闷,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不奇怪!”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铁木辛哥开口道:“这位男爵阁下和一般的军人不同·他简直就是只狡猾的狐狸,经常会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要不然当初西伯利亚战役也不会被他得逞了。看来,他是嗅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毫不迟疑地撤军。托洛茨基同志,我们碰到对手了。”

    图哈切夫斯基默默点头,西伯利亚战役的失败是他的奇耻大辱·而当初双方的最高指挥官就是他图哈切夫斯基和这位男爵。虽然这个贵族出身的将领之前并没有打过多少交道,而且更没听说过他在军事方面有多大的名声,可就是那一次,被称为红se拿破仑图哈切夫斯基连同铁木辛哥一起败在了对方手下。

    “狡猾的狐狸?”托洛茨基听这两位自己最器重的手下如此评价对手,渐渐也冷静了下来,双手支在桌沿想了一会儿,决定道:“给北方的部队发报,让他们迅速解放沃尔库塔·同时做好周边地区的侦察工作,以防敌人耍yin谋诡计。”

    顿了顿,托洛茨基又道:“我命令!已集合完毕的部队立即向苏尔古特方向进军!”

    “托洛茨基同志·现在部队只集合了一半,如果马上向苏尔古特方向进军,敌我的军事力量对比上来看,我方并不占优势,是不是再缓几天?”图哈切夫斯基建议道。

    “没这个意义。”托洛茨基摇头解释道:“弗兰格尔男爵不会给我们太多时间的,如果我们等到集结完毕再出发恐怕局势更加糟糕。倒不如现在就进军,反而能让对手判断错误,至少我们可以轻易拿下苏尔古特。”

    “我明白了!”图哈切夫斯基和铁木辛哥恍然大悟,托洛茨基这是要打草惊蛇呀,虽然部分部队向苏尔古特方向进军·但是绝对不会速度过快,而是用这种方式继续压迫对手作出尽快撤退的决定。这样一来,苏尔古特的解放就会变得容易许多,从战术角度来看,虽然不能称得上完胜,可毕竟也是一场胜利。

    “托洛茨基同志·或许我们还有其它办法······。”铁木辛哥有些不甘心眼睁睁地瞧着男爵跑了,对于这个曾经打败过自己的家伙,他恨不能抽筋扒皮。为此,他忍不住提了个想法,试探地看看托洛茨基的态度。绝对不行!秋明的事只能一次绝对不能再来第二次。别忘记弗兰格尔男爵可不是#阝尼金,苏尔古特也不是秋明,一旦消息传出去,我们谁都负不了这个责!”托洛茨基面孔一扳,很是严肃地交代道,铁木辛哥仔细想了想轻叹一声,觉得的确是这样,当初在秋明的方法用在苏尔古特并不合适,看来只能放弃这个计划了。

    定下战术后,托洛茨基离开了指挥部,他带着jing卫员来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戒备森严,要论安全xing几乎比指挥部更胜一筹。

    “他今天吃了没有?”到了地方,亻互少校见着托洛茨基急忙赶来立正、敬礼。回了个礼,托洛茨基问道。

    “只喝了杯羊nai,面包什么的还是没有动。”

    点点头,托洛茨基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继续执勤,而他让jing卫留在外面,独自进了这个木屋。

    屋里地方不算大,当然也不算小,和监狱一般里面用小孩胳膊粗的木条隔了个囚室,囚室内有个胡子拉楂的男子靠墙席地而坐,肩上披着条旧毯子,双目闭着似乎在小睡的样子。

    “安东尼!”

    托洛茨基走近看了看摆在不远处的一个盘子,里面有几片动都没动过的黑面包,还有半根红肠。轻叹了声,他拉了把椅子坐在囚室前,冲着里面的人招呼了声。

    对方听到声音后并没有睁开眼睛,就连动都没动一动,继续那种样子小睡着。

    “安东尼,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无论如何为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是吃点东西。俄国这场战争死的人已经够多的了,虽然你我身在敌对的阵营,但是我们都是俄国人,这点就算是上帝也无法否认的。”托洛茨基点起支烟,幽幽地说道:“秋明的战败责任不在你,从军事角度来看,其实你并不是一个失败者,只不过运气不好罢了。你是个合格的军人,同样也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面对现实是我们这种人必须做到的…···。”

    “现实?现实是你个魔鬼双手沾满了鲜血,现实是你们用大义的名份来为丑恶的行径进行装饰!现实是你这个无耻的犹太人还口口声声说要解放我们俄国人!这些,就是你们所谓的现实!”

    这个囚犯不是别人,正是俄罗斯帝国陆军部长,南方部队的总指挥邓尼金。他缓缓睁开眼睛,用无比鄙视的目光看了托洛茨基一眼,冷冰冰地回答道。

    “安东尼!革命需要牺牲,只有牺牲才能换来革命的成功!当革命成功后,我们才能有jing力把所有力量投入到国家的建设中去,才能实现**的伟大理想!何况,战争就是战争,打败敌人用子弹和用大炮是没有区别的,作为军人,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邓尼金望向托洛茨基的眼神带着无比的冷漠和怜悯,他根本就提不起兴趣和他作什么辩论。

    “滚!”

    “安东尼!”

    “滚出去!”#阝尼金冷冷骂道,紧了紧身上的毯子,换了个姿势转身把背对着托洛茨基,摆出了一副不理会的架势。

    “好,你好好冷静冷静,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丢下烟头一脚踏灭,托洛茨基起身说道,之后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司令员同志!这个人实在太顽固了,再这样关下去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是不是把他直接送到莫斯科得了?”托洛茨基走了出来,之前的那位少校迎了上来,陪着笑轻声向他建议道。

    托洛茨基转过身,眯着眼看了看这个少校,过了许久突然问道:“这是你的个人看法还是……?”

    少校的神se顿时大变,背后简直如针扎一般冒出了阵这冷汗,他立即醒悟过来自己似乎说错了话,引起了托洛茨基的jing惕。

    “来人!把他抓起来!”

    托洛茨基后退半步,伸手向少校一指,几个jing卫立即如狼似虎一般扑来,一眨眼的工夫就把这个少校的武器给下了,并且嘴里塞了布捆的严严实实。

    “你,还有你!”处理了少校,托洛茨基指着两个jing卫道:“这里现在由你们负责,立即转移目标,记住保密守则!除我亲自命令,谁的命令都不可以见到目标,更不能把人带走,在必要情况下,你们可以执行战场纪律,明白么?”

    “明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