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宣传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杨永泰从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出来,嘴角含着微笑,脚步轻快从办公室到离开国务院的一路上,不时有zhengfu各要员冲着他打招呼,或是讨好般地特意搭讪几句,杨永泰倒也不拒绝,每次都会善意地向对方点头微笑,看得出他心情不错。

    和之前相比,今ri的杨永泰不再只是方子达身边的谋士,而成了手握重权的中枢人物。从wmt党内身份来讲,他现在是中常委,从zhengfu这边来看,作为国务院办公厅秘书长的杨永泰还担任着情报局局长的要职,这两个身份从表面看远不如各部总长,但往往权利不是从职务高低来论的,尤其是后一个身份,更把他从一个单纯的总理“大管家”推到了和各部总长平起平坐的地位,要不然他杨永泰这些时ri也不会如此风光。

    略施小计,使得方子达震怒之下撤掉了周元良原本情报局局长的位置,从而取而代之,这是杨永泰最得意的一笔。成为情报局局长后的杨永泰更是在很短时间内就掌握了情报局的大部分权利,收拢了一批投靠自己的部下。更让他满意的是,在方子达的压制下,原局长周元良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针锋相对,而是主动配合,从而使得杨永泰很轻易地达到了目的。

    当然,如果杨永泰就这么沾沾自喜,甚至狂妄自大,那就错了。杨永泰是什么人?他可是和杨度齐名的智者,不仅是kmt党内的理论家,更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甚至可以说是“政客”。周元良丢失局长宝座后表面上似乎消沉了下去,并且对自己接收情报局工作很是配合,但在杨永泰的眼里,这周元良只不过是卧薪尝胆而已,从开始杨永泰就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周元良。

    周元良跟随方子达多年,对方子达忠心耿耿,这是所有人全都知道的。何况自从当年特工处开始一直到情报局的成立,期间周元良更是劳苦功高。由于一时间的失误,周元良暗中被杨永泰摆了一道,暂时失去了权利这不代表周元良会就此罢休,对此,杨永泰心里非常清楚。

    如今,周元良表面上配合,暗地里不服气,甚至在情报局之外私下搞小动作,这些杨永泰早就察觉但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

    在杨永泰看来,周元良是条狗,是一条方子达身边的忠犬。深知权谋实质的杨永泰是中国少有的聪明人,作为一条忠犬,方子达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而他杨永泰能够接管情报局既是谋划的结果,同样也是一个侥幸。

    方子达虽然撤掉了周元良职务,可同样还是也给予重用。这点从方子达让杨永泰接替局长职务后却继续让周元良留在情报局,甚至配合他杨永泰工作可以看出,甚至现在周元良私下搞的小动作很大可能也是得到了方子达的默许。从这点来看其实从一开始,方子达就知道杨永泰耍的小动作,可他还是按照杨永泰的设想扶杨撤周,这只不过是一种权利的平衡罢了。

    无论起因如何,经过怎样,杨永泰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登上情报局局长宝座后,他杨永泰就完成一个高级文人、谋士到权利核心的大转换。情报局局长之位说白了其实是他的跳板,借用这个契机,杨永泰一步登天,才有了踏向和zhengfu各部总长平起平坐的实权。

    “先生现在去哪?”出了国务院,杨永泰上了他的专车,司机兼保镖替他关上车门之时轻声问了一句。和周元良不同,杨永泰不喜欢手下人喊他“局座”、“老板”之类的称呼,他觉得这种称呼太俗,而“先生”这个称呼才适合他所以现在情报局上上下下都以“先生”二字改称。

    “去财政部!”杨永泰回答道,随后微闭上了眼。情报局的工作自接手后他就发现远比自己来得复杂,今天,对于情报工作向方子达作了汇报,方子达对这个汇报表面上还是很满意的,但话语中杨永泰还是听出方子达希望情报局能够更近一步的想法,尤其是现在这个国际局势敏感的时期。

    要想把现有的情报工作更好发展,甚至扩张达到方子达的目标,杨永泰很清醒的明白这不仅仅是多招募几个人这么简单的,和文化水平不高的周元良相比,杨永泰的眼光远比他长远,而且看待问题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所以,他打算跑一趟财政部,找杨度商量商量,因为无论办什么事都少不了金钱二字。

    杨永泰的车很快就离开了国务院,飞驰向财政部方向而去。当他的车驶出几百米后,一辆黑se的车缓缓从街的另一头驶来,在国务院大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下车的人向杨永泰离去的方向看了眼,微微皱起眉头。很快,他就大步进了国务院,并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方子达的办公室。

    “先生!”周元良被秘书带进办公室,见方子达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着电话,他来到一旁静静等着,直到方子达挂上电话后才毕恭毕敬地问候一句。

    “老毛子那边开始动了。”挂上电话的方子达神se凝重地说道,他并没有人周元良回避,所以之前打给吴佩孚的电话周元良在一旁听到了些。

    “碰到杨畅卿了?”

    “看见他的车了。”周元良低眉顺眼地回答道。

    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方子达不再追问,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报告:“这是杨畅卿刚送来的情报,苏维埃红军组建了东进方面军,已开始在中部集合兵力,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消息我听说了。”周元良现在虽然不是局长,但在情报局中还是有基础的,杨永泰搞的情报基本瞒不了他,甚至有一些情报还是经过周元良的手再到杨永泰那边的。就如同有关俄国的情报,如果说具体信息,周元良甚至比杨永泰更加清楚。

    不过局长就是局长,对于这个情报周元良也不想多说,毕竟是杨永泰自己汇报给方子达的。同样,周元良也知道方子达说这话的意思当即不声不吭地从随身携带的皮包中取出分绝密文件摆在了方子达面前。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周元良,方子达拆开文件袋拿起里面薄薄的几张纸细看。看了几眼,他的表情就变得格外凝重,左手下意识地向摆在一旁的雪茄盒摸去。

    上前步帮着方子达点烟,周元良继续垂手站在一旁。方子达很快就看完了内容,着并没有马上问话,而是抽着雪茄默默思索着。

    “你怎么看这问题?”过了许久,方子达问道。<风的顾虑不是没道理,他不想打草惊蛇,毕竟那边是是香港而且根据现在掌握的情报看,我们还没有完全拿到所有人的名单。”

    “嗯······。”方子达轻声应了一句抬眼看着周元良,示意他继续往下说。<风的处置办法是稳妥的,但我担心一旦后续工作不力,导致监控失控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布派国际的思想对人蛊惑力之强众所周知,而我民国自宋总理组阁到先生至今,国家逐步发展社会渐渐稳定,已有新兴气象。但民间对zhengfu抱有成见之人依旧不少。先不提之前孙文的革命党人,这些家伙以革命为口号行颠覆之实,实乃我zhengfu心腹之患。还有前清的遗老遗少、地方撤编的军人、被zhengfu打击过的帮派组织、甚至心智不成熟易被鼓动的学生、年轻人等等……,”

    “你是担心一旦监控不力,事态失去控制?”方子达问道。

    周元良点点头:“是!元良久在情报局,对于俄国之事早有研究,布尔'良维克的主义最容易煽动人心,虽然先生和元良都明白他们的实质根本不如宣传所言那么伟大,但普通人哪里知道?”

    “你这考虑是有道理的。”方子达站起身在屋里走了几步道:“三儿,你能这样考虑问题我很欣慰,这表起你比之前成熟多了。”

    一股暖流从周元良心中淌过,他的眼睛顿时湿润了,有些哽咽地说道:“之前元良让先生心心了,先生厚待元良毕生难报······。”

    摆摆手,方子达很是满意周元良的态度,看来他借用杨永泰来敲打周元良还是很用处的,如今的周元良比之前更加成熟,想问题也更深思熟虑,不再是之前只懂做事,考虑问题粗枝大叶,风风火火的小子了。

    “布尔什维克的主义是什么东西,它的能量有多大,我比你清楚。”方子达淡淡的道,这句话听在周元良耳里只不过是句普通话,但只有方子达知道他这句话可以说比任何话都真。要论这世界上谁懂布尔什维克的主义实质,甚至它的优劣,他方子达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就连斯大林恐怕也没他方子达更加了解。

    “三儿,我问你个问题。”

    “请先生示下……。”

    “你知道王莽么?”

    “王莽?”周元良听了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知道!”

    “周公呢?”

    “也知道!”

    “那么有句话是说王莽和周公的,知道是句什么话么?”

    “回先生,应该是‘周公恐惧流言ri,王莽谦恭下士时。若使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没错,就是这句。”方子达很是满意地笑了:“看来你现在的确是用功了,书看的不少呀。”

    “都是先生教诲有道,元良只不过是追随先生脚步而已。”周元良谦虚回道,同时心中也暗暗得意。

    “那你可知这句话的真意?”

    “回先生,这两句话说的是周公和王莽二个人,周公是周王朝的大臣,周王年幼,周公作为臣子独揽大权,决断国事。当时被所有人认为是要篡位自立,所以民间对于这个说法谣言四起。而王莽是汉朝的大臣,这人自身洁好,为人正直,而且好结交下人,被当时称为‘完人,,无论是官员还是老百姓都交口称赞王莽的为人。不过,这两人最后的结果截然不同。周公虽然身受谣言,但他却是一个千古忠臣,可是王莽最后灭亡了汉朝,并取而代之,被史学家称为千古佞臣。”

    “说的没错!”方子达点头道:“所以看待问题不能光看表面,布尔什维克的主义不怎么样,但它在哲学上的某些理论还是有点见道的,尤其是矛盾论方面。就和现在的苏维埃一样,斯大林口口声声说要解放全人类,为劳苦大众谋福利什么的,但这些谎言只能骗人一时而骗不了人一世。这世界上清醒的人少,糊涂的人多,还有大把大把看似清醒实乃糊涂,或者真清醒装糊涂的人。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为,无极不用。但如果你在他们事败之前就解决掉问题,其他人又会如何看呢?就像刚才的那句话一样,若使当时便身死,十古忠佞有谁知啊!”

    周元良默然站在那边,过了许久他叹服道:“先生之意元良明白了,先生的意思是打倒、消灭他们并不难,但必须要先揭露他们的真面目。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而且就算有漏网之鱼,只要所有人看明白了他们的真面目,也翻不起风浪来。”

    “呵呵,说的不错,大有长进!”方子达很是满意地笑了。

    “不过先生,但具体怎么做才是?元良担心时间过长会有变,二则也担心…···。”周元良高兴之余也觉得为难,这种事说起来似乎容易,但要做很难,他怕自己把握不了。

    “这个你不用苦恼,机会不是没有,没有机会也可以创造机会,何况眼前就有个自己送来的机会。”方子达笑呵呵地说到,目光向办公桌那边瞧了眼。

    周元良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方子达的意思。顿时兴奋起来,方子达说的不错,机会不是没有,即将到来的俄国内战不就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好机会么?

    “西方有个宣传家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布尔什维克把这招玩的炉火纯青,但他们忘记谎言就是谎言,终究有揭穿的一天。何况,这个办法我们同样可以用,他们用谎言来迷惑众人,那我们就用事实来点醒民众,一分真,九分假和九分真,一分假,这两者在一样的宣传下,你觉得哪个取胜的把握更大呢?”

    “我明白了先生!”周元良恍然大悟,兴奋地连连点头。

    马上要出去更估计来不及了′先发一个大章的字′明天再发一大章1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