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三百九十二章 百里

作者:夜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民国岁月1913最新章节!

    俄国的局势越来越不乐观,谢罗夫事件后双方都作出了调整原本占优势的俄罗斯帝国zhengfu军随着撤出谢罗夫地区遭受了士气、物资和政治方面的三重打击。而苏维埃zhengfu趁着严寒的机会迅速平稳了由于最高领导人去世后发生的政治动荡,再加上谢罗夫地区的“解放”,和不断轰炸一般地政治宣传,一扫之前由于西伯利亚战役失败后的yin影,变得士气高涨起来。

    当初,除了这些表面现象外,苏维埃zhengfu所面临困难依旧重重。内部有军政领导之间的相互猜嫉和矛盾,外部在宣传中所声称的谢罗夫“解放”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因为谢罗夫的解放导致俄国中部地区无论对俄罗斯帝国正统zhengfu或是苏维埃zhengfu都有强烈的不满和戒备,甚至一些由谢罗夫传出的“小道消息”导致原本爆发过反抗的苏维埃统治地区的不稳固,导致斯大林为了避免事态恶化影响到chun季战役特意从莫斯科调动了一支部队才使这种苗头强压了下去。<季的逐渐到来,俄国中部地区的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离战争旋涡数千里的中国北=京,总参谋部针对俄国即将发生的战争正做着兵棋推演。主持推演的是直隶军区司令、副总参谋长吴佩孚。这一年来,总参谋长王士珍由于体弱多病,已处于半退休状态,具体工作基本由两位副总参谋长吴佩孚和冯国璋分担。

    作为直隶军区司令的吴佩孚如今是中**中最耀眼的将星,其风头无人可比。自从他被方子达从曹锟手中要走,来到第八师后,步步高升,从第八师副师长、师长、军长、集团军司令、前线总指挥,军区司令直至副总参谋长,军衔也从少将晋升到上将。可以说,除了还没完全退下去的王士珍外,原先的北洋三杰都已经在他之下了就连当初的老上级曹锟,现在真要论起来也及不上吴佩孚,更何况所有人都知道方子达对吴佩孚的看重,都认为一旦王士珍一退接替他的除了吴佩孚外别无二人。

    “次长,这是推演的结果……。

    ”宽大的推演室内,吴佩孚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参谋官拿着结果走到他身边,俯身道了句。

    伸手接过,看了几眼吴佩孚就皱起了眉头刷的一下起身大步走到沙盘前双手支着腰看了看上面插得密密麻麻的旗帜。

    几分钟后,吴佩孚拿起放在一边的指挥棒点了点沙盘上的几个位置,大声喝道:“这里,还有这里!尤其是西伯利亚的铁路线,你们在推演时为什么不把这些因素全部考虑进去?你们以为红军指挥官全是傻瓜?会按照你们的想法去打?不会变通?或者说以为俄罗斯帝国zhengfu军的将军个个算命高手?能未卜先知?真他娘的胡闹!给老子重新弄过!

    气愤地把指挥棒往沙盘上一丢,吴佩孚瞧都不瞧这些参谋一眼转身就走。吓得这几个参谋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过了好一会儿,直见得吴佩孚出了房间再也没有回来一个上校参谋官偷偷抹了把汗水,这才招呼着大家重新推演。

    回到办公室,吴佩孚倒了杯冷水一口气喝完放下水杯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总参谋部的参谋水平和能力让他感觉到很是失望,按理说,作为一个国家重要的军事参谋机构,应该体现这个国家最高军事水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这一点。

    说句不好听的话,总参谋部作战参谋科的参谋水平连当初他在集团军担任司令时的参谋都不如,不仅能力不足,而且思维僵化,虽然有些人有这国那国的军校毕业简历光环可他们的战争理念已经不足以再担任现在的职位了,仅仅拿一个简单的推演来说,吴佩孚就能挑出一堆毛病来,这还是他先憋着团火让他们反复模拟后的结果,想不到最终还是拿出了个纸上谈兵的东西来,这么一个玩意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在他这员百战老将的眼里实在是漏洞百出。

    '。不行,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吴佩孚是个智将,但同样是一个直爽的军人。之前他仅仅是副参谋长,总参谋部有王士珍把持着,他只需要考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而现在随着王士珍逐渐退居二线,冯国璋又在他自己的地盘上逍遥,仅仅挂着副总参谋长的虚职,而他只能接替起王士珍,打理起总参谋部的工作来,这同样也是方子达特意的安排,以便他不久的将来能够全面接管总参谋部。

    拿起电话,吴佩孚直接打到了方子达那边,问清楚方子达现在就在国务院时他也不多说什么,挂上电话戴上帽子就出了总参谋部往国务院赶。

    而国务院办公室,方子达被吴佩孚莫名其妙-的几句话搞糊涂,还没等他问明白究竟,电话那边就没了声。哭笑不得下电话,对面前的坐着的客人说了声抱歉。

    “是何人的电话?”客人有些诧异地问了句,如今的方子达是国务总理,其权利比名义的大总统还大,是谁会这样和他打电话?对方这话刚问出口,立即感到有些不合适,连忙摇头道:“是我失言了……。”

    “无妨,是吴子玉那家伙,不知道哪里受了气跑我这里来撒了。百里兄你瞧着吧,不出半小时他吴子玉会站在你的面前。”熟知吴佩孚xing格的方子达打趣道,蒋方震微愣后也哑然失笑,随后站起身道:“既然子玉将军找总理有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百里兄留步!”见蒋方震要走,方子达连忙招呼了他一声:“百里兄虽在zhongyang陆军学院任职,但毕竟也是军职人员,子玉刚刚代管总参谋部,恐怕来找我十有八=九和总参谋部的事有关。子达常听人言,称百里兄为中国最杰出的军事理论家,不妨留下来帮着我和子玉参谋参谋,如何?”

    “这个······。”蒋方震迟疑了一下,要知道他虽说是军人,实际最多只能称是半个军人。作为陆军中将,蒋方震的实职是zhongyang陆军学院的校长,生平从来没有带过兵,做的也不过是战略上的研究。所以称他为军事理论家这句话是很合适的,但他绝对不是什么军事家,蒋方震有自知之名,如果在军事理论上探讨,十个吴佩孚捆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要真论起带兵打仗来,他三个蒋方震加一起也干不过半个吴佩孚。

    不过,今天来见方子达,蒋方震主要是为了陆军学院的事情,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和经历欧洲战争后世界战争状态的急剧变化,作为校长的蒋方震希望得到zhongyang的支持,在拨款、设备、人员和其它一系列方面加大投入,使其能够培养出更多更适合现代战争的优秀军人。

    这个谈话刚刚进行了一半,方子达和自己相谈甚欢,似乎对自己提出的新教学方案很感兴趣。这种时候,蒋方震并不想半途而废,最好趁热打铁今天就把这事给决定下来。所以当方子达出言挽留时蒋方震迟疑了一下就留了下来。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半个小时吴佩孚就来了,怒气冲冲地走进方子达的办公室,吴佩孚刚想骂几句总参谋部的娘,可一眼瞧见坐在一旁的一位有些面熟,举止儒雅似多于文人而少于军人的中将顿时一愣。

    “这……不是百里兄么?”

    “呵呵,子玉兄,许久不见了。”

    “哎呀,还真是百里兄呀,想不到今天会在这碰上你。”

    瞧着蒋方震,吴佩孚一时间把来的目的都抛到了脑后,连方子达都没多搭理就异常热情地和蒋方震拉起了家常,说了好一通话,等方子达笑眯眯地亲自端了杯茶过来,吴佩孚这才连忙向方子达道谢。

    “行了行了,子玉的谢谢可不是这么好承受的,瞧你刚进门气势汹汹的样子想吃人差不多,这脸还变得真快,幸好我把百里兄特意留了下来,要不然我这国务总理还不够一你顿吃的。”

    方子达的玩笑话引来吴佩孚和蒋方震一阵大笑,笑过后,方子达径直才问起了吴佩孚的来意,吴佩孚也不客气,当着他们的面把总参谋部沽名钓誉的一些家伙臭骂一通,并要求方子达为他做主。

    “做主?你想做什么主?”

    “撤人!要人!”吴佩孚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撤人,这个方子达明白,毕竟吴佩孚现在只是副总参谋长,代理工作而已,按照实际权利并没有调整总参谋部各级人事大权,这必须得到王士珍的首可。吴佩孚找方子达是要这个授权,或者说索xing取王士珍代之的权利,这个权利方子达可以给,但不可能马上给,要动王士珍手上这个大权牵扯颇多,他必须安排好一切后再能进行。

    可至于要人,方子达就傻眼了,他是国务总理又不是军人,就算当初执掌第八师的时候也只是依靠吴佩孚等人的能力,他手上哪里来这么多合格的参谋军官?再说了,他记忆中的一些优秀军人有的已经在重要岗位上了,有的还不知道在哪个疙瘩里呆着呢,总不能一纸命令把白崇禧几个人从西伯利亚调回来担任一个区区参谋吧?这不仅是大材小用而且是极度浪费,就算他本人肯,方子达也绝对不许。

    想到这,方子达抬眼看了看吴佩孚,微微皱眉头又瞧了瞧一旁若有所思的蒋方震,眼睛顿时一亮,心里有了主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