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自己答应的亲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一句话将吕浩然问在了原地,怔怔说不出话来。

    是啊,他要做什么?他能做什么?

    吕浩然薄薄的嘴唇翕了翕,却一句话都没有说,紧握的拳头也渐渐松了开来。

    “还愣着做什么,拉下去。”雨竹冷冷一笑,厉声催促婆子们快些动手。

    双红随着宁秋来京城后就去了程国公府,府中的一切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对着“高高在上”的二太太,更是没来由的怀着一份畏惧。

    被婆子拉着往外拖,她也不敢胡乱挣扎,只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雕像般伫立的男子。

    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

    马车缓缓驶离一片缟素的镇北将军府,掉了个头,径直往春雨胡同去了。

    院子还算宽敞,四缘栽着些青翠的矮小灌木,生机勃勃。因为天气寒冷,地上的石板被冻得呈现出一种冷硬的白色,看着就让人不自觉的缩缩脖子,心生寒意。

    不过,此时雨竹却完全感受不到半点寒冷,因为她的目光完全都被眼前那个矫健又灵巧的身影吸引住了。

    只见宁秋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茜红小袄,下面换了同色的裤子,正站在庭院里打拳。

    纤细的手臂和急促的喘息,都显示出着套拳法水平不会很高,不过打拳的女子脸蛋红扑扑的,明亮的大眼睛闪着璀璨的光芒,光看着都使人心生愉悦。

    一套拳打到最后,竟然带上了几分虎虎之气。

    顿了一下,又轻轻呼出一口气,宁秋才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慢慢直起了身子,往旁边放茶水的石桌走去……

    “……咦,你怎么来了?”直到此时,她才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一行人。当下惊异不已。

    目光在触及到唯唯诺诺站在一边,躲闪着目光的双红,她心里陡然就起了不好的预感。

    雨竹将手缩进斗篷里,笑道:“这大冷天儿的。你不怕冷,我还怕呢……咱们屋里去说吧。”

    宁秋如梦初醒,忙将雨竹迎进了暖阁里,又亲自去沏了茶上来。

    喝不喝茶无所谓,雨竹本不要她动手,宁秋却笑道:“这不算什么……你尝尝罢,看我的手艺好不好?”

    雨竹笑着喝过茶。也不废话,直接和她说起了今日在镇北将军府的所见所闻。

    宁秋脸上的笑意陡然凝固,半响,才木木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又小声啜泣起来的双红,“谁叫你去的,谁叫你去的?!”

    双红委屈的抹去脸上的泪水,小声道:“……以往在北边的时候,姐姐你总是提起他。不是很喜欢很喜欢,很是想念么,好容易回京了。你不去阿红都替你着急……再不叫他知道,姐姐你都要嫁人了啊,往后可再没有可能了。”

    宁秋一怔,低声喃喃了几句,垂头沉默了下来。

    雨竹放下手中的茶盏,沉吟了片刻,才出声道:“那亲事……可是真的?”

    为何她一点儿消息也不曾听到,不提男方人品家世如何,就连人是谁都没听到半点风声。

    垂首坐着的女子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见宁秋点头。雨竹顿时大惊,脑子里头乱糟糟的全是疑问,纠在一起倒让她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是个老实人,就是命不好,被说成是克妻——前头娶了三任妻子都病故了,第三个给他留了个儿子。如今才两岁,房里收了两个丫鬟,帮着照顾孩子。”宁秋轻描淡写说着那个人的情况,几句话就说了个清楚。

    她这个样子,雨竹倒不好说什么了,只紧跟着问:“家里可还有旁人?”

    “没了。”宁秋努力想扯出个笑容,却怎么也无法笑出来:“他娘早早就亡故了,爹也在五年前没了,留下个绸缎铺子给他,听说打理得不错,生意红火……”

    “那人年纪都有三十四了,长得跟谁欠他钱一样,住的宅子还都没有咱家大,还是个克妻的命格,姐姐你图他什么啊……”见气氛缓和了些,双红就有些放松,听到宁秋的描述,忍不住又嘀咕道。

    宁秋登时气急,斥责道:“不准这么说人家!”

    双红有些不甘心的梗了梗脖子,低声嘟哝:“本来就是嘛……”

    三十有余……雨竹心里默默分析,收了两个丫鬟照顾孩子,没有妾、歌妓什么的,应该还算是个重规矩的;父母双亡,往后就是小夫妻两个过日子;将铺子打理得红红火火,能力还是不错的,起码能担起男人的责任,养家糊口;再有长得跟谁欠他钱似的,看来是个不苟言笑的古板男;至于宅子,名下只有一个绸缎铺子,就能在春雨胡同买宅子,小点也不丢人;还有个儿子,算算问题也不是很大,反正孩子还小,好好养,又没有姨娘下人挑唆,应该能养熟……

    不过这些都是推测的,做不得数,要是宁秋真的要嫁这人,还是要着人好好打听一下才是,到底知人知面不知心……

    忽的想起一事,雨竹忙问道:“是媒人做的媒?还是……”

    “上元节的时候,和阿红出去看灯,略略聊过几句。”宁秋的脸上带了些笑意,“当时阿红要到王府街那边去,说她打听过,那儿人多、灯的花样也多,是京城中公认最热闹的一条街……我本想随她去的,刚出门没走几步,正好遇上桂荣大哥带孩子出门去玩,他好心提醒,那儿不适合女子单身前往,还给推荐了几个好去处……之后没几日就来了媒人,我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好的,也没想许多就应了。”

    宁秋性子一向泼辣大胆,说起自己的亲事也丝毫不拖泥带水,神情没有半分忸怩,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似地。

    那个男人带着儿子出门看灯猜谜……唔,雨竹摸了摸下巴,蓦地眸光一转,盯上了坐在她一边的双红。

    要去王府街,是真的纯真无知想凑热闹,还是……到了年纪,心里起了旁的心思?

    细细一想,双红今年也有十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