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诸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崔氏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程家二房嫡长子的洗三礼确实给减省了,不仅如此,满月礼也不会大办。

    三日后,崔氏抱着小外孙,轻轻地逗着,稀罕的不行。

    小婴儿瞅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粉嫩如花瓣的小嘴吐出个泡泡。

    崔氏就立马激动起来,喜滋滋的和雨竹夸耀:“瞧瞧,我的乖外孙真是聪明的紧,和外祖母打招呼呢。”

    雨竹汗了,这么小的孩子还不认识人吧,不过也没有说出来,由着崔氏高兴。

    “姑爷取了名字?”

    雨竹抿嘴笑了,“……本来老公爷要取的,跟忠勤伯研究了半日,回来二爷却告诉他名字已经取好了,还不让改,最后只好就定了这个名字。就叫思晞,‘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末尾的那个字,刚好他落地的那会儿天光初曦,暴雨刚歇。我觉得倒也贴切。”

    “是么?”崔氏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笑着道:“我们晞哥儿往后一定是个有大出息的!”

    “瞧瞧,这小鼻子小嘴巴的,和你小时候多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崔氏抱着就舍不得撒手,避开乳母伸来的胳膊,走到雨竹床边坐下。

    这个乳母是雨竹陪嫁庄子上的一个媳妇子,也是崔氏挑出来的,巧的是她夫家姓郑,娘家姓何,所以有个全称叫郑何氏。

    人长的很是干净周正,又体态丰满,更兼她的婆婆也做过乳母,传授了不少经验,选她做乳母确实是正合适。

    见崔氏定要抱着孩子,她就腼腆的笑了笑,退到了一边。

    直到晞哥儿呜呜了几声要睡了,才被乳娘抱了下去。

    崔氏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在雨竹脸上捏了一把。“以后要是做娘的人了,可不能像以前一样调皮了,别让晞哥儿笑话你。”

    雨竹吐了吐舌头,抱着崔氏的胳膊直往她怀里拱。“他敢,小心我叫他老子揍他!”

    “你敢!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宝贝外孙。”崔氏不依了,在雨竹肩膀上轻拍一记。

    打趣了一阵后,崔氏扶了扶发间的松却的钗环,收敛了几分笑意,“……知道你生了个哥儿,你外祖母高兴的不行。本来也要来瞧你的,不过你二舅母前日又病了,还挺凶险,你二舅又要当差,她老人家实在是放心不下,就说等孩子满月的时候再来。”

    “之前不是说二舅母这几年身子好多了吗?怎么又病重了?”雨竹有些摸不着头脑。

    崔氏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你那十表妹进宫的事嘛,月玉那孩子从小就被娇宠着长大。母亲病弱,整日离不得药罐子,从来没指望她在宫里给崔家争脸。心思单纯的很。”

    “你二舅母整日担忧,算是思虑成疾吧,本来身子就不好,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了。”

    提起这个,崔氏心里也不好受,二嫂子是个好人,怎奈生月玉的时候坏了身子,坐月子时又被屋里的几个狐狸精气着了,此后就一直缠绵病榻,实在是可气。

    “越狱”被封了康嫔这事。雨竹也是知道的,不过因着有孝在身,月份又重了,就没有亲去,叫人送了些贺礼便罢了,没成想二舅母还为此病了……

    “那现在如何了?”

    “能怎么办?进了宫那就是一辈子。连消息都透不出来。只盼着太后娘娘能够看顾些、月玉能够福气深厚罢了。”崔氏给雨竹掖着被角,唏嘘不已:“你二舅母统共就这么一个嫡女,以后还不知道能够见几面。”

    一入宫门深似海,可不是说说而已!

    史氏也送了礼过来,因为程家不打算办,她就没有过来。

    雨竹看着描金雕花的匣子里金光灿灿的长命锁,表情淡淡的,叫华箬收了起来。

    送礼来的是史氏如今手下正得力的虞妈妈,不带重样的说了半盏茶功夫的吉祥话,才说到了正题:“……老太太说了,不办洗三礼是应该的,太太要理解二爷的难处才是。”

    雨竹点头表示知道——史氏在在不涉及家族利益的小事前还是个好祖母。

    接着季氏又来看了孩子,可能是自己第一胎生了个女儿,季氏对男孩儿特别喜欢,每次抱着晞哥儿半天舍不得撒手。

    “……今儿可来得不巧,刚抱下去睡了。”雨竹笑着让丫鬟给季氏上茶,一边笑道。

    季氏笑着坐了,问了问晞哥儿一日吃几次奶?

    雨竹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笑道:“你说吧,我这会儿正无聊得紧,找些事情做做也好。”

    季氏感激地一笑,这才将纠结了几日的事说了出来。

    她说得含含糊糊,雨竹连猜带蒙补全了意思:原来在季氏的不懈教育之下,程思义终于弄明白了处理庶务等着袭爵是没啥出息的,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额,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季氏就盼着他能出去锻炼锻炼能力,起码别再犯被管事骗的乌龙事了。

    可是程思义没有好好念书,武艺也荒废了,文不成武不就的,凭自己考上是不大可能,但是希望能捐个官。

    季氏还特意指出,她打听过了,捐一个知县要五千两银子……

    程思义打死不敢和程巽功说,她没法子,只好曲线救国,先求雨竹,由雨竹告诉程巽勋,最后辗转到程巽功那儿。

    雨竹靠在大红色浣花团丝迎枕上,看着季氏亮闪闪的眼睛,笑道:“这不算什么麻烦事,义哥儿愿意上进是好事,给咱晞哥儿做个好榜样,老太太在天上看着也高兴……”

    季氏大喜,谢了又谢,又说了一会儿话才告辞回去了。

    见季氏回去了,阮妈妈就将盖碗里的红糖水煮荷包蛋端给雨竹吃。

    雨竹接过碗,大大喝了一口红糖水,然后捧着碗喃喃道:“如今捐一个知县居然要这么多银子!”

    她管过家,知道一石上好的白米才六百五十文,五千两是什么概念,而且只是一个俸禄才几十两的芝麻小官。

    阮妈妈听了也说了两句:“银子再少也没用,反正那些官儿上任之后都要捞够本儿的,苦的还是百姓。皇上眼睛都盯在四五品往上的官儿身上,其实底下的小官捞钱也凶着哩。”

    阮妈妈也就抱怨一下,纯粹看不过眼而已,雨竹却似乎有了触动,晚上和程巽勋说了季氏所求之事,然后又和他说起了捐官的钱。

    “捐个知县就要那么多银子,这价钱是谁定的啊?”她知道有些小的、闲的官职是明码标价的。

    程巽勋刚去看了儿子,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褪下,闻言肃容道:“朝廷。”

    两个字,说了等于没说。

    雨竹嘀咕道:“这也太黑了。”

    程巽勋刚要回答,就听到婴儿含糊隐约的哭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如冰如霜的目光如实质般的盯住了在一旁伺候的华箬,“怎么回事?”

    华箬被唬了一跳……她不知道啊。

    早园正要进门,见状忙一溜跑到西边的厢房里去,叫乳娘将小少爷抱了过去。

    “哇——哇——”

    小婴儿正在嚎啕大哭,睫毛都给沁出的泪水浸湿了,好不可怜。

    郑氏有些忐忑的看了眼冷冰冰的程巽勋,福身道:“小少爷尿了……”

    雨竹见到儿子心里雀跃,忙让乳母把孩子放到自己身边,“尿布换了不曾?”

    “还没来得及。”奶娘也泪了,正要换呢,就给死命拉过来了。

    程巽勋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往旁边让了让,叫奶娘换尿布。

    阮妈妈也上前帮忙,毫不客气地将手小婴儿的裤子扒了开来……

    “哇——”

    孩子哭得更凶了,小腿乱蹬。

    阮妈妈威武不能屈,顶着越来越冰的冷气,顽强地完成了任务。

    换完尿布,雨竹就将他抱在了怀里,连连亲他的小脸,“我们晞哥儿真乖,娘亲亲……”约莫是闻到了让他熟悉的味道,小东西打了个呵欠,伏在母亲馨香的怀里睡去了。

    雨竹轻轻拍了拍那纤弱的背脊,将孩子交给乳娘,轻声道:“小心着些,晚间天凉了,别让孩子受凉。”

    虽然知道乳娘照顾孩子的经验肯定比自己这个半桶水丰富,雨竹还是忍不住叮咛道。

    郑氏忙恭声应诺,然后又用绣祥云纹样的大红小包被将晞哥儿包得严严实实,碎步退了下去。

    目送郑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雨竹这才转头看向程巽勋,却发现程巽勋的含笑的目光也正锁在自己身上。

    “接着说呀。”雨竹嗔道,顺便发了个媚眼——娇媚的小白眼。

    程巽勋也不介意,告诉她:“皇上都知道,不过是……非常时期的权宜之策罢。”

    如今已经入秋,秋收陆续开始,要是开战,军饷还有一个不小的缺口,总要想法子解决……

    不止是捐官的银子加了几成,就连一些不能见光的地方也加紧了捞钱,无论如何都要凑出那笔钱来!

    皇上也为难得很,才往北边调了支军队,国库的一点存银就如流水一般哗哗流走……

    痛定思痛,想必等此事一完,整顿朝政吏治的动静是小不了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