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齐家喜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不给雨竹太多的时间想东想西,没几日,齐家的喜事就到了。

    一早,谢氏就带着雨竹和季氏出了门,在一片车马繁忙声中缓缓停在了齐国公府的垂花门前。

    早有管事妈妈去禀了迎客的齐家大奶奶,她们刚刚下车站定,就见到丫鬟婆子簇拥着一个穿碧玉红攒枝千叶海棠团花锦褙子的年轻妇人迎了上来。

    “谢老夫人,您可来了。”每个家族的长媳、长孙媳,都是经过细细挑选的,大奶奶也不例外,眉眼开阔,辞气清婉,一派大家气度。

    她半蹲着与谢氏屈膝行礼,未语先笑道,“我家老太太已经念叨过好几遍了。”

    谢氏对齐大奶奶十分和善,由着她扶了自己,笑道,“多少时候不见,你这嘴还是这般能说,怪道你婆婆喜欢。”

    齐大奶奶爽阔一笑,“您快别夸我了,要是待会儿进去脸上的红还消不去,可怎生是好?”

    光看着这喜乐融融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原先这两家还是老死不相往来呢。

    “这是我二儿媳林氏。”谢氏指了雨竹,又指了季氏道,“……长孙媳季氏。”

    只是认脸,齐家肯定知道程巽勋娶得林家闺女,不过喜筵那天一个人都没有去……

    待都互相行过礼后,齐大奶奶就亲自扶着谢氏往右边的抄手游廊去。

    齐国公府气派并不比程国公府小,甚至要精致许多,大小四合院套叠包并,还有通脊二层后罩楼环抱在望,柱子上雕镂着松鹤柏鹿,门檐下则有精工细雕的斗拱、墀头,偶尔还能看到苏式的彩画,沥粉贴金,宛如织锦。

    再配上四处可见的大红喜绸和精致扎花。让人不得不赞:好个富贵好去处。

    走过长长的抄手游廊,又转了几个弯,就到了齐国公夫人住的葆光堂。

    齐大奶奶亲自去撩了帘子,请谢氏她们进屋。

    屋里挂了大红色的幔帐,铺了飞花凤凰戏牡丹毯,墙角高几上摆着和田青白玉镂空小玉翁,汝窑花觚里插着暖房培出来的大朵红色月季、四季海棠,与大红色的幔帐相映成趣。喜气中又带着勃勃生机。

    齐国公夫人闻氏穿件大红靠色镶领袖秋香色盘金色绣藤纹褙子,笑吟吟地端坐上首,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夫人说着话。

    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圈椅,都搭着一色大红弹花椅袱,一旁高几上茶盏瓶花具备——坐的都是年纪较长的贵妇人,珠环玉翠、锦衣彩锻的年轻妇人、小姐则是围坐在各家长辈身旁。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另有数个换上青色春衫的丫鬟脚步轻盈穿梭在中女眷中续茶,上点心、换碟,屋里充满了喜庆热闹的气氛。

    看见谢氏一行进来,屋里的热闹有了片刻的停顿,雨竹敏感的感到了她们的错愕,不过没过多久,坐着的都纷纷起来过来见礼。

    雨竹早做好了准备,一等谢氏介绍。立马规矩的与众人屈膝行礼。

    众封君、夫人都不是没有眼色的,摸不清楚情况绝不插手,一番寒暄过就又回去各自说话,只是眼睛时不时还要往这边瞟一眼。

    闻氏将笑着夸过季氏和雨竹,又请了谢氏到上面坐了,还很是贴心温善的命丫鬟端个软凳来照顾雨竹这个双身子的,一点也看不出两家曾经的龃龉。

    阮妈妈扶着雨竹坐下,忽的凑到雨竹耳边轻声道,“……陈家三奶奶。”

    雨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是冲自己龇牙咧嘴的陈三奶奶。

    不过她这会儿可不好过去……

    眼一错。又看到了跟在一位瘦高夫人身后的楚六小姐楚慧娴,顿时又感到头大。

    说好的装病呢。雨竹哀叹一声,马上耷拉着脑袋做出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那边,陈夫人很是无奈的瞪了跳脱的小儿媳妇一眼,低声嘱咐了几句,然后就见陈三奶奶欢欢喜喜的走了过来。

    “哎呦,显怀了?”

    陈三奶奶也不客气,瞅着人不注意就猛瞧雨竹的肚子。

    “有那么明显么?”雨竹伸手摸了摸,明明就只微微隆起了一点,而且她身上衣裳的腰线是放了的,宽松了许多,哪里还能看出来。

    “长眼睛了都能看见。”陈三奶奶小小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你来凑什么热闹啊,要是我像你这样,就整日窝院里不出来。”

    雨竹解释道,“没事的,这都坐稳了。”继而又笑话她,“你想生就生呗,谁还拦你不成。”

    与这位脾气爽利的女子熟悉之后,雨竹也敢开开她的玩笑。

    “唉,别提了。”陈三奶奶的眼里全是沮丧,“你道我为何这些日子都没出门?”

    雨竹被她少有的低落惊了惊,收了笑问她,“出什么事了?”

    陈三奶奶忸怩了半响,忽的往雨竹这边凑了凑,在她耳边低声问,“你是怎么怀上孩子的啊?”

    雨竹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咽到,干咳了两声,很认真的低声道,“……我不知道。”

    天啊,这位不会也是穿的吧,这么惊悚的问题她也敢问出口?她当然是……知道的,但是真要她普及一下生理知识吗?

    或者直接说,亲,你男人那方面……行么?或者像某些小说里说的,进错了?

    趁着还能控制,赶紧将那些千奇百怪的念头拍走。

    看雨竹一脸尴尬,陈三奶奶撇了撇嘴,抓了把瓜子在手里慢慢磕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矫情。”

    雨竹都快要泪奔了,无力与她争辩,只好默默在心里吐槽。

    陈三奶奶嗑完了一把瓜子,拿帕子擦了擦手,又凑了过来,奇道,“你婆婆怎么突然就和齐国公夫人好起来了?”

    不怪她奇怪,当年齐家与程家那般亲热,后来又诡异的冷淡到底,京中不少人家或多或少都能察觉不对头,陈三奶奶虽然幼时不在京城,但想必后来也听到些风声,按她那八卦的性子,不好奇才怪呢。

    但是这事雨竹确实不知道,芸香勾结尼姑,以及宋姨娘和小陈姨娘的那些丑事,谢氏是肯定不会外扬的,那肯定要编个话,不仅要将程家在齐四小姐的事情中完全脱身出来,还要不涉及一些不便外透的**……

    雨竹看了眼站在不远处与娘家嫂子谈笑的季氏,咽了咽口水,很无辜的说道:“这事我委实不知呀。”

    陈三奶奶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有些怀疑,“我有什么都是告诉你的,你可别瞒着我……放心,我谁都不说。”

    “……什么事这般隐秘啊。”正说着,一道突然插进来的话将两人都吓了一跳。

    雨竹定睛一看,原来是楚慧娴。

    “六小姐。”

    不等她开口,陈三奶奶已经开口打了招呼。

    雨竹望望陈三奶奶,又望望楚慧娴,一个是贺氏的孙女,一个是贺氏的外孙女,表姊妹的关系,却一点也不亲近。

    “大表姊不记得我了么,我是慧娴啊。”楚慧娴笑得落落大方,亲热的携起了陈三奶奶的手。

    反观被携了手的人却是一脸不自在,僵硬着胳膊傻在那儿。

    果然是要进宫的料子啊!

    “……看大表姊和师傅在这里聊得高兴,我也忍不住啦。”楚慧娴调皮一笑,吐了吐粉色的舌尖,忽的又有些紧张地看向雨竹,“您不介意做我师傅吧,娴儿虽然只听过一次教诲,但是在心里早就把您当做师傅了。”

    雨竹嘴巴一嘟,小巧精致的下巴微抬,“师傅?我才不要做师傅,我从小到大的师傅都一把年纪……叫师傅把人都喊老了。”

    虽说和当今皇上沾着点儿亲是件很能得瑟一把的事,但是这得瑟只限于自己心里,要是谁想借着这层关系,自己去得瑟,那是万万不行滴。

    楚慧娴也知道这光不是那么好蹭的,本来做好了准备雨竹会推脱能力不够之类的,没成想她直接嫌弃了,倒是让她准备好的一箩筐话没了用武之地,在嘴边打了几滚,只得不甘心的咽了下去。

    陈三奶奶几乎要笑出来,她最不耐烦跟这个表妹在一块儿了,记得她刚刚进京的时候,满身的乡野气,楚慧娴虽然没有嘲笑她,但是那种眼神,那种姿态,让对人气息特别敏感的她深深记在了脑海中。

    如今,随着年岁渐长,楚慧娴的道行倒是比那时深多了——想来楚家为了把她送进宫又费了不少心思,还特意压了她的亲事。

    但是印象在那儿,实在是让她兴不起亲近的念头。

    正尴尬间,有小丫鬟进来禀报,“迎亲的人来了。”

    气氛顿时一松,又听得上头闻氏笑道,“这才什么时候,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下面马上就有夫人笑着接口,“都怪老太太养的孙女稀罕,怪不得人家早早来接。”

    陈三奶奶就低声嘀咕,“每次随我婆婆去参加喜宴,听到的都是这几句……”

    雨竹失笑,想着怕是要开席了,就扯了扯她的袖子,又喊了季氏到谢氏那边去,最后还不忘与楚慧娴道个别。

    与其从她这儿入手讨巧,还不如好好在德言容功上再下下功夫,或者在宫里打点打点,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和后宫沾上边儿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