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放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至于那个丫鬟的下场,雨竹没说,程巽勋也没问。

    趁着这会儿精神还好,索性将华箬与邓德的事情提一提,“……华箬可不能再拖了,再拖可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不如早些定下,如此等她把家里安顿好,等我生产的时候还能来搭把手……你也知道,从小她就跟着我,这么多年下来,实在是离不得太久。”

    “你决定就是。”程巽勋可无不可,忽的想起了前些日子邓德求他的话,思忖了半响还是没有说出来。

    第二日一早,雨竹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得耳边有声音,睁眼一看,程巽勋已经走了,华箬正站在床前。

    “太太,东厢出事了。”华箬有些无奈道。

    东厢就是安顿宁秋和双红的地方,最近她可从听说不少那儿的消息了,闻言没好气道,“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马上让人套车,送到春雨胡同去……还有完没完了。”

    华箬神色古怪,深吸一口气,“是双红姑娘病了。”

    “病了?”雨竹忍不住咧了咧嘴,“怎么就病了?”

    “小丫鬟说,新发了羽纱罩的薄绸春衫,双红姑娘没忍住,就整日穿身上了。没想到……这早晚间还是有些凉意的。”

    华箬也有些无语了,这算是没见过世面的表现么,新衣裳又不会跑了,连半个月都等不得么。

    “她病得倒是时候。”

    雨竹麻利的爬了起来,本来还要想个理由送她走,谁知她自己倒是折腾出来了。

    除了主子之外的人生病了都是要出去避避的,双红虽不是丫鬟,但也不是主子……

    雨竹由着华箬给她穿衣,脸上酿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双红姑娘,春雨胡同欢迎你长住。

    先吩咐给她请个大夫瞧瞧,开点药,又就着咸鲜爽脆的小酱菜吃了些碧粳粥。然后起身去了谢氏那里。

    谢氏对此次齐国公府的邀请很是看重,命杨妈妈将礼单逐一念给她听,时不时增增减减一些。

    雨竹在旁边站了半响,也没有被理上一理,正琢磨着要不要卖卖萌,找点存在感,谢氏倒是嫌她站在一边碍眼,打发她回去歇着。

    回到青葙院。想了想还是打算去东厢看看。

    刚走到门口,就听得里面一片鸡飞狗跳。

    双红尖细的哭叫声和宁秋的哄劝声交杂在一起,偶尔还听到早园中气十足的劝诫。

    “……双红姑娘,奴婢方才已经说了,后宅里的规矩本就如此,生了病都是要移到外头去养着的。病好了再进来……您这又是何苦。”

    接着是双红呜呜咽咽的哭声,“早园姐姐,阿红身子好着呢,喝了药明儿就能好了……呜呜……你帮我求求太太,不要赶阿红出去……”

    然后又是宁秋细细碎碎的安慰,“……莫哭,阿红听话啊。”

    “不要,阿红不要出去……”双红尖叫一声,高喊着:“不要碰我。不要走,不要走……”

    雨竹听得里头重又混乱起来,只觉得一股子火气往上涌,耍脾气也要有个限度!

    “哐——”的一声,门被重重推开了,见到被丫鬟婆子簇拥着进来的雨竹,屋里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噤声低头。

    早园性子直爽,耐着性子劝到现在早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马上冲到雨竹跟前告状。“太太。双红姑娘怎么都不肯上软轿,奴婢嘴皮子都说破了!”

    双红见了雨竹也急急忙忙要下床。却被床边的婆子死活拦住了。

    开玩笑,太太肚子里怀着金贵的小少爷,万一靠的太近,咳嗽发热什么的,那她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狠狠挣扎了俩下,却发现那些婆子蒲扇般的大手还是纹丝未动,双红只好扭着身子跪坐在床上给雨竹磕头,“太太,阿红明儿就好了,不会传给别人的……我不用丫鬟姐姐们费心……”

    “那你病在床上,谁照顾你?”雨竹也不进去,在门口站定,她不想冒险,孕期很多药都不能吃,这点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双红下意识的看了看站在床边的宁秋,嗫嚅着,“有宁秋姐姐呢。”

    宁秋脸色憔悴,目光都是呆愣愣的,听了双红的话就跟着点了下头,木木道,“去春雨胡同,我来照顾阿红。”

    雨竹也懒得看双红急切的神色,先让人将宁秋带到自己屋里去,这才轻轻笑道,“双红,你为何不愿出去?”

    她柔声道,“你宁秋姐姐都憔悴成那样了,你还忍心劳她照顾你,为你操心?”

    “宁秋姐姐只是心情不好,过一阵子就好了。”双红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般,急切道。

    “那你可知她为何会变成这样?”雨竹仍旧笑得很温柔。

    “是,是因为……她打听到了浩然哥哥……哦,是镇北将军府大小姐夫婿。”

    双红垂了垂头,在司家做丫鬟的时候,日子辛苦极了,除了没日没夜的做活外,还吃不好睡不好,动不动就被倚老卖老的婆子欺负。

    宁秋姐姐当时还被四少爷缠着,虽然她有些功夫,却顾忌重重,不敢动手。

    她还记得宁秋姐姐在劳累之余,最喜欢跟她说起小时候在青州时候的事情了,爬树、挖藕,下湖摸鱼……甚至是学的一点拳脚功夫,认的几个字。

    桩桩件件,里头或明或隐都藏着一个叫吕浩然的男子挺拔的身影。

    那一定是宁秋姐姐痴心爱恋的人,记忆中阿娘提起爹爹也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

    不过自一日晚上,本该值夜的姐姐衣裳凌乱,迷迷瞪瞪的跑回屋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她提起过那个男子……

    瞧她这样的反应,雨竹好歹有些安慰——总算还有点良心。

    “赶紧随妈妈们走吧。”雨竹敛了敛笑,不愿再待太久,与早园使了个眼色,便扶着华箬离开了。

    粗使的婆子们力气一点儿也不比男人弱,趁着双红怔神,一拉一提,就把双红从床上拎了起来,胡乱用被子一裹,就要放到软轿上。

    “……放手,你们放开我。”等双红回过神来,赶忙拼命挣扎,她要留在国公府,也是为宁秋姐姐好啊,姐姐再也不用干那么多活儿了。

    早园脸一沉,直接示意婆子们松手,任由双红从被子里滚出来,狼狈地摔落在地上。

    “真给你三分颜料就想开染坊了,我家太太要照顾的是宁秋姑娘,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再喳喳嚷嚷的吵了府里安宁,直接扔到外面去。”早园得了雨竹示意,再无一点顾忌,“既然双红姑娘不愿坐软轿,那就穿上鞋走吧。”

    不得不说总是有人欺软怕硬,早园这么一发火,再加上周围几个凶神恶煞的婆子,双红顿时不敢再哭。

    她便是从小再娇生惯养,那也抵不住在司家三年的苦日子的磨砺,察言观色已成为本能,深深地刻到了骨子里。

    被这么一凶,反而想到了受司家四少奶奶为难的时候,双红下意识的一缩脖子,赶紧自己穿好鞋,顺从地跟着出去了。

    “早园姑娘真厉害,对这样的人就该好好教训才是。”留在屋子里收拾的婆子笑着奉承,她早就对那手还没二等丫鬟白皙,奴才样儿十足的双红十分看不过眼了。

    早园甩了甩帕子,笑道,“少了她,以后这院子也能清净些,省的总是到处姐姐姐姐的烦人……”

    “是呢,除了宁秋姑娘吃她那一套,谁耐烦理她……上次从厨房端碗莲蓉糕就想求我帮她弄些牛乳。”在东厢伺候的蕖叶很不屑的冷笑一声,“那种莲蓉糕怕是满府只有厨下烧火的小丫鬟才看得上眼,偏她还当个了不得的东西……牛乳也是她能够受用的起的?”

    “前几天还惦记我的东西,倒看不出来你有这么阔气。”早园与青葙院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丫鬟关系都好,便不客气的调侃道。

    蕖叶抿嘴一笑,“你的东西都是太太赏的,谁不惦记……对了,昨儿我娘进来看我,带了十几个自己做的豆腐皮包子,我知道你爱吃,还留了几个在房里。”

    “总算你还有良心……”两人说说笑笑着走远了。

    雨竹走到宁秋身边坐下,手抚上她瘦削的肩膀,在府里自己可以瞒的好好的,可一旦搬出去,她总有一天要知道,索性就告诉了她。

    但愿她能挺过来,作为一个女子,宁秋这一生的苦难已经够多了……

    “要走了,受你这么大的恩情,还没好好道声谢。”宁秋极温柔的看着雨竹,真诚道。

    雨竹被她看得心里难受,低声道,“你都知道了?”

    “嗯,我早想过这样的情况了。”宁秋虽然在笑着,可雨竹总觉得那笑容比哭还难看,“他年纪比我还大呢,再不娶妻吕大伯和吕大娘在地下也不安稳……况且,如今我也配不上他。”

    雨竹只觉得嘴里发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得憋出一句安慰,“你好好的,日子还长着呢。”

    正如佛所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她忽的泪盈于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