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姊妹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送走了汤三小姐,那丫鬟才从从怀中掏出一封叠得细细薄薄的字条,恭敬地呈到崔氏的手里,禀道,“奴婢在含秋做好出门后将香囊截了下来,外头看着好好的,夹层内却缝着这张字条。”

    她显然不是个普通的丫鬟,说话条理清晰,“然后奴婢就顺手拿针把口子缝了……现在含秋就被两婆子关在屋前的抱厦厅里,等太太问话。”

    雨竹轻轻拍着玥姐儿的小肚子,看着崔氏展开那张字条,正想开口问问什么情况,毕竟这个汤三小姐在姐姐夫家做出这种事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门外却传来动静,原来是大嫂杜氏听得消息,赶了过来。

    “大嫂。”雨竹含笑与杜氏打着招呼。

    杜氏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婆婆脸色越来越难看,倒是不敢太过随意,跟雨竹点了点头,就站到汤氏旁边。

    “混账东西!”崔氏看完字条,重重拍在了黑地剔红如意案上,冷眸一转,喝道,“把含秋带上来。”

    少顷,两个粗壮的婆子拖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

    含秋这会儿已经完全看不出原先的镇定讨喜,煞白着脸跪在地上哆嗦。

    崔氏冷冷一笑,眼中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直视着眼前之人,“还使起了锦囊计,你们家小姐倒是个女中诸葛……哦,你也挺忠心的。”她挑眉冷哼,“这算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奴婢没有办法。”含秋强忍惊惧,倔强的咬着唇,“……奴婢是家生子,妹妹就在三小姐屋里做丫鬟,要是奴婢不帮着三小姐试探,那奴婢妹妹就要被三小姐许给外院扫地的老鳏夫了。”

    汤氏哆嗦着唇,便是这会儿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算看出不对劲儿了,张了张嘴,艰难问道:“你说含碧?”

    含秋的泪珠在眼中打着转儿,却努力不让它掉下来,给汤氏磕了个头,悲声泣道,“奴婢知道背主的奴才肯定是不得好死的,但奴婢真的不能不顾含碧死活……二小姐您知道的。那老鳏夫的前头的老婆就是被他折磨得狠了,大病一场才撒手去了的,含碧自幼身子就不好,要是真的给嫁去了,肯定要没命的。”

    汤氏显然也知道含碧的情况,默了半响。看向崔氏,“娘,那上面写了什么?”

    对着这个媳妇,崔氏语气和缓了许多,“说是没寻到机会害你!”

    想想她就生气,好好一个深闺小姐,居然这般大的胆子!莫不是当林家都是泥捏木塑的么。

    汤氏像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般,微微一个踉跄,满是震惊的望着跪在地上的含秋。这个总是乖乖巧巧的丫头,居然想害自己。

    “那么上次二爷醉酒,你也不是无辜的吧。”崔氏看杜氏满是担心的扶住汤氏,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端过黑地剔红如意案上粉彩八仙莲花细纹茶盏啜了一口,略略沉吟,眼中精光一轮,冷声逼问。

    雨竹微微敛起似月双弯黛眉,将玥姐儿软乎乎的小嫩爪子放在自己手心里。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一个大体轮廓。

    含秋哪天趁着二哥林宗季难得一醉。做了什么……额,趁人之危的事。然后还很有能耐的将责任都推到了二哥身上,自己完全没沾上勾引爬床的罪责——这才有可能被崔氏留下,不然早就没这个人了。

    她还是汤家三小姐安插在汤氏身边的一招暗棋,打算着怎么将汤氏害了。

    雨竹不厚道的为这个含秋默哀。

    想想就困难,如今德园里虽然大部分事物都是杜氏在管,但是整个后宅还是稳稳控制在崔氏手中,包括大厨房还有汤氏院子里几个不显眼的婆子丫鬟。

    买药什么的更是想都不要想……

    “也别想着隐瞒,这么些日子难不成还没摸透我的脾气?”崔氏将茶盏搁到了桌上,语调清淡。

    含秋打了个哆嗦,忽的抬了头,小小的一张粉脸,眼睛清透横波,加上鬓发微松,整个人如同毛茸茸的雏鸟,可爱又可怜的样子,倒是颇有几分雨竹的神韵。

    就像大部分无奈被炮灰的丫鬟们一样,无力可悲。

    她重重给崔氏磕了个头,坚定道,“奴婢犯下大错,不敢奢求太太原谅。”

    崔氏眼神闪了闪,看了看坐在炕上逗玥姐儿笑的雨竹,又看了眼被杜氏轻轻安慰的汤氏,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雨竹身上。

    “竹丫儿,你说说娘要怎么罚这丫鬟。”

    雨竹自看清了含秋的脸就觉得古怪,不是说容貌有多像,只是这股子韵味,还真是熟悉啊!她努力从自己记忆中搜扩着到汤氏屋里的情形。

    不是汤氏身边贴身伺候的翠秋,那经常能见到自己的丫鬟还有谁?

    是那个总是默不吭声端茶送水的矮个儿小丫鬟?还是在门口打帘子的面目木模糊的丫鬟?

    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不过,能把自己的神态模仿的如此之像,怕是没少观察自己,肯定是能在汤氏屋里服侍的。

    可惜了,要是自己不在,那崔氏怕是还会不由自主留点情……

    雨竹轻轻笑了起来,羽睫如团扇一般的舒展曳动着,黑润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慧黠的灵光,“您可是从小就教导我,背主的下人只有一条路可走……娘莫非是忘了不成。”

    “况且,幸亏菩萨保佑,二嫂子才好好的,不然可不是糟糕!”她温柔的拿帕子擦了玥姐儿流到肉下巴上的口水,接着对含秋道,“说的自己多可怜似地,不过是诡辩罢了。”

    含秋浑身一震,急声道,“奴婢没有。”

    雨竹对这个丫鬟可是半点好感都没有,想到她这个样子去讨林宗季喜欢就忍不住恶心。

    见她还嘴硬,便淡笑着放开依依呀呀叫着的玥姐儿,站起身来。

    随着她的动作,宝相花缀下流苏错落曳过耳边,衬着她娇妍欲滴的脸蛋,端然明丽。

    “你说是为了自己妹妹,那我倒要问你,你是把谁当自己主子?若是二嫂子,那为何不说与主子听,你既是二嫂的陪嫁丫鬟,跟着二嫂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莫不是心里还不相信她,才捂在心里不说话?”

    “不……不是。”

    “那就是认为以二嫂的身份,将你一家要过来做陪房是件很困难的事?”雨竹步步紧逼。

    含秋咬紧了牙,不敢再说话。

    “汤三小姐催你了吧。”雨竹也不等她答话,自顾自说道,“也是,年纪到了呢。”

    崔氏目光含笑,“汤大人最近与几位家中有公子的大人走得很近,常常去樊楼喝酒。”她顿了顿,眼中显出了然之色,“尤其是孔老大人,似乎是很有意愿。”

    京中姓孔的官员很少,能有资格和汤家攀亲的,只可能是那个在先皇夺位中站错队沉寂下去,新皇登基后因为裙带关系,新近被提拔起来的了。

    如今家族也是一片繁茂,欣欣向荣之态,可明眼人就能看出,这都是虚的,宫中的孔家女儿只不过是个昭仪,根基尚浅,还没有子嗣傍身,未来可不定会怎样呢。

    况且当今圣上并不多喜好女色,后宫去的不多,再过些日子又要选秀,到时候后宫进了新人,往上爬的难度更大。

    将女儿嫁进孔家那就难免要与后宫扯上关系,加上皇后育有中宫嫡子,家世显贵的荣妃也生有皇子,即便孔昭仪今后能承宠生下龙子,那希望也是渺渺无期。

    这么看倒也怪不得汤三小姐不愿意,明面上花团锦簇,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暴发户,还危险得很,万一相夫教子辛苦一辈子,晚年夫家却在皇子夺位中做了炮灰,可不倒霉?

    这汤大人是怎么想的?明显的吃力不讨好啊。

    回去问起程巽勋,程家世代勋贵,加上这人的职位,想必对一些明里暗里的东西都清楚得很。果然,程巽勋带着古怪笑意告诉她,“……不算多大的秘密,岳父大人肯定也知道。”

    “那汤孔两家原先是关系极好的,只不过在先帝那会儿,孔家眼力不够,做了池鱼。汤老太爷……是个老好人,但是又生怕被连累,就使人去找孔家老太爷,自陈背负家族,身不由己,不能相助之苦,约定待得孔家起复之时,定嫁一嫡女,并且尽力助孔家恢复往日地位……”

    男人黑眸溢满笑意,“汤大人指不定多不情愿,不过孔家有信物,他也没法子。”

    雨竹抱着膝盖像是在听故事,听完后就串起来分析:“汤大人适龄嫡女就只有三小姐,但是她偏又聪慧伶俐,看得清楚,所以不愿嫁过去。”

    要是盲婚哑嫁就罢了,偏那汤三小姐太过精明。

    程巽勋慵懒的靠坐在十香浣花软枕上,随意道:“想着能让汤大人下决心改主意的方法就是与林家的联姻一定要保住,这才起了害了你二嫂,取而代之的念头。”

    林家可是皇上母族,林远之又得皇上重任,汤大人便是厚脸皮找个庶女代嫁,也是不愿失去林家这门姻亲的。

    最后在临危的汤氏前灌灌迷汤——照顾幼女,应该是个好理由。

    雨竹皱了皱鼻子,眼中流露出鄙夷来,“怕是那念头早就起了。”

    “我二嫂嫁进来之后统共只在回门的时候回了一趟娘家,含秋入了德园肯定没法子与三小姐传消息,那她肯定是早得了吩咐,伺机动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