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槛菊愁烟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崔氏和赵氏说着史氏寿宴的事,雨竹就去了雨菊住的院。

    赵氏知道崔氏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小闺女,况且雨竹这会儿又怀着身子,不用崔氏说,就紧着安排了手下得力的丫鬟领路,务必要看顾好了。

    新宅园子颇有古意,山径数折,间错着梅杏之类的树木,两旁山石营构,错落有致。石隙种兰蕙花草,左手旁还有一个荼穈架。

    引路的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雨竹走过柳径,进了一个曲廊小庭院,走廊迂回,庭院狭仄,端的是个幽静的好去处。

    正值花开春暖之极,几乎是一步一景,雨竹暗叹,这宅子赵氏买的真值。

    两人关系本来就不怎么好,加上几年不见,雨竹颇感到几分尴尬,干咳了两声,寻着话题,“好几年不见,菊妹妹都长成大姑娘了……”

    雨菊长得较像方姨娘,白白的皮肤,水汪汪的眼睛,身量苗条,加上总是垂首含羞,眸含秋水,倒是很容易勾起人的怜爱。

    听得雨竹忽然出声,雨菊小小的哆嗦了一下,颤声道:“……是……是。”

    竟然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般,连话都说不利索。

    雨竹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天哪,四婶婶未免也太过了,把庶女养成这样,嫁到哪家去不是受欺负?

    适当的时候在夫君面前示弱撒娇好处多多,可是处处都是软弱可欺的样子,那可就要吃大亏了。

    即便不是宗妇,身为嫡妻,上有婆婆,外有妯娌,下面还有丫鬟婆子,没点威慑还不被人嚼成渣子啊。

    雨竹满心复杂,只得放柔了声音,笑道:“你看。我大老远的来看你,你也不和我说说话,就干把我晾在一边了。”

    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温柔的都能滴出水来而来,要是再不管用可就没法子了。

    雨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细声细气招呼道:“……姐姐喝茶。”

    雨竹舒了口气,好歹不是自闭……忙端了茶捧在手上,又问了些女红方面的东西,好歹让雨菊松快了一些。

    “就做些针线。鞋子、荷包……之类的。”雨菊羞怯的笑了笑,声音低如蚊蚋。

    不知所措的扭着手指,目光在空中飘来飘去,就是不敢落到雨竹脸上。

    忽的注意到雨竹旁边茶几上的的碟子,又慌慌张张让丫鬟上茶果。

    “菊妹妹莫急,我不饿。”雨竹眼睛笑成弯月。柔声道:“拿你的针线给我瞧瞧吧,好歹姐姐也有些经验,你若是不嫌弃,我就托个大,帮你掌掌眼。”

    总要找一个切入点才是……当然若是能帮上点忙那就更好了。

    雨菊踌躇了一下,不小心对上了雨竹含笑的眼,赶紧低下头去,喊着自己的丫鬟,“娇芮。去取我的针线篮子来。”

    然后一脸羞窘的看着雨竹慢慢的翻看。

    鞋子应该是做给长辈的福鞋,选了暗色寿字纹的锦缎,针脚细密,样式古朴雅致,线头一个也不见,显然是费了很多心思在上头。

    “姨娘教过我。”雨菊轻轻抿了抿唇,将落在腮边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女儿家最要紧的就是针线。”

    雨竹笑了笑,将手里的鞋子放进针线篮子里。随手拿过茶杯。仿佛是不经意般的皱了皱眉,吩咐领自己来的那个丫鬟。“茶冷了,去给我换杯热的去。”

    那丫鬟是赵氏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叫做紫园,被雨竹这般不客气的语气一激,有些愣神,反应过来,忙笑道:“是。”

    转身就命门口伺候的小丫鬟取热茶来。

    “我让谁去的?”

    雨竹冷哼一声,面沉如水,不顾紫园惶恐震惊的样子,毫不客气的训道:“帮我换杯茶就辱没了你这双手了……当着我的面儿就推脱,我瞧你是一点儿都没把我放在眼里,如此,我待会儿可要去找四婶婶说道说道,我还真使唤不动丫鬟了。”

    紫园给骂懵了,一听要告诉赵氏,吓得一个机灵,赶紧跪下,“奴婢不敢,只是怕留了小丫鬟在这儿有什么事伺候不好,这才自己留在这儿的。”

    雨竹努力维持着凶恶的表情,冷冷道,“既是不敢,那还不快去。”

    待紫园匆匆忙忙的端着茶杯出去,雨竹才缓和了脸色。

    雨菊呆愣愣的回不过神,为何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姐姐一下子就变得那般陌生,凛然不可侵犯。

    还有紫园,对自己从来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紫园,竟然那么容易就跪下了……

    “有些奴才你对她们太好就是不成,一不留神就气焰嚣张,总要找机会敲打敲打才是。有没有人撑腰是一回事,自己也要压得住……”雨竹若无其事的抚了抚袖口,手轻轻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拂过。“菊妹妹往后嫁了人可要注意,自己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要压着些,若是不听话,就打得她们听话。”

    “不过长辈身边的下人可要给几分面子,不可与旁的一样对待。”

    雨菊在娘家软弱得很,可是嫁到婆家那就是新的开始……她的孝顺温驯都够了,要是能够再适当强势一些,日子应该会好过许多……雨竹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些。

    “可是……可是,她们不听我的。”雨菊嗫嚅着,“而且,女诫说‘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不可打人的。”

    雨竹额角抽了抽,强忍住攥住她衣领摇晃的冲动,努力保持声音的柔软温和,“那是对夫婿的,丫鬟仆妇不在此列……”

    不可不承认,赵氏从小到大灌输的习惯太可怕了。

    雨竹抹了把汗,看紫园已经战战兢兢回来了,只得住了口,接过递来的茶水,略略沾了沾唇,又若无其事的说起了旁的。

    半盏差的功夫后,赵氏打发人来叫了,雨竹这才闷闷的离开。

    “这是怎么了,小脸板成这样,可是丫鬟服侍的不好?”赵氏携了雨竹的手,亲热的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雨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四婶婶莫怪,这会儿可要给紫园姐姐好好赔个不是。”

    赵氏就淡淡的扫了紫园一眼,吓得紫园又要跪下。

    “……近来脾气总是不好,刚刚莫名其妙就觉得心里不痛快,和紫园姐姐发火儿了。”雨竹想了想,从自己腕子上捋下一个颜色鲜润的珊瑚手钏,塞到紫园手里,“这就给姐姐赔礼了。”

    紫园手里被塞了个贵重的镯子,只觉得烫手的很,只好求助般的看向赵氏。

    “这有什么。”赵氏笑了,表示很能理解,“你这会儿有身子呢,心里时不时的气闷烦躁是正常的……不痛快骂出来也好,憋坏了身子可不值当。”

    复又打趣紫园,“我们紫园今儿晚上回去可要好好拜拜菩萨,挨了几句轻的就得了个珊瑚镯子。”

    一番话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看着天色还早,雨竹就打算偷偷溜回家去一趟。

    坐在回德园的马车上,雨竹给崔氏说起了雨菊的情况,末了感叹,“四婶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地。”

    崔氏小心的揽着雨竹,让她不至于太过颠簸,闻言笑道,“你四婶婶如今可是家里家外一把手,名下的庄子、铺子都牢牢攥在手心里,你四叔要与同僚去酒楼喝酒还要向你四婶婶伸手要银子……”

    “额……”雨竹奇道,“四叔就没生气?”这朝代,有妻管严的男人可是凤毛麟角,还基本都是要靠妻族势力混饭吃的。

    崔氏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呀,被老太太从小管到大,早习惯了,如今不过是换个人管罢了,有什么生气不生气的……再说,你四婶婶把他照顾的舒舒坦坦的,年轻美貌的丫鬟紧着伺候,隔上半年六个月的就换上一批新的……你四叔不定多满意呢,哪儿还有怨气?”

    这也可以……雨竹汗了,不松手则以,一松手就是跳楼大甩卖啊。

    崔氏拍了拍雨竹的背,笑道,“你今儿是在点拨菊丫头的吧,。”见雨竹露出一个“什么都瞒不过您”的谄媚笑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倒是热心肠,可这硬气不硬气哪里一时半会儿就能扳过来的……到了这种地步,端看菊丫头的造化了,听说那余家虽然家境不显,但是余家公子是个好学上进的,长得一表人才,性情敦厚,还是个进士。”

    “娘你怎么不说他是被寡母一手抚育长大的。”雨竹闷闷道,这才是关键好不好,面上总是要光光鲜鲜的,可赵氏是那么容易让雨菊过舒坦日子的么,雨菊未来婆婆的性情可想而知……而且余家子嗣单薄,肯定不可能分家……

    崔氏轻轻在雨竹额上弹了一下,嗔道:“皱着眉头做什么,仔细以后生了哥儿也这样……你要是真的挂心,以后走动走动,有什么好担心的。”

    雨竹跟崔氏撒娇,“也不知怎的,怀了之后就是容易心肠软。”

    她忽的想起了一事,赶紧一拍脑袋,“哎呀,宅子……娘,托你寻的宅子怎样了,我婆婆不乐意我把宁秋安顿在青葙院里。”

    “也的确有些不方便。”她重重补充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