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大房丑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穿过一道长长的抄手游廊,进了一道圆月亮门,云碧左右打量了一番,闪进了尽头小小的夹道。

    “浣碧,快开门,我回来了。”轻轻拍了拍门,云碧小声道。

    接着门迅速打开了,一双细白的手伸出来将她拉了进去。

    “姨娘等的都快急死了,你怎么才回来啊。”拉她的丫鬟反身关上门,催促道:“还不快些去。”

    云碧喘了口气,辩解道:“老太太哪里会让我进去,还亏得我机灵,趁乱才溜进去的,不然怎么带的了消息。”

    嘴上不服气,但是终究不敢耽搁主子的事情,跺了跺脚就往里屋跑。

    “怎样了?”屋里女子一见云碧进来,忙扯过她,“老爷如何了,大夫怎么说?”

    云碧被她捏到了肉,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不过眼角扫到地上那条被揉烂的帕子,还是忍着疼没敢喊痛,“大夫说没事,要好好调养……”

    女子心里一松,放开云碧的胳膊,有些疑惑的问道:“真的没事了?”当时的情景她还记得呢。

    大老爷本来在自己房里好好的喝酒吃菜来着,为了讨他欢心,她还特意跳了最得意的绿腰舞,当时老爷还夸“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她想着趁着这会儿高兴,一举拿下那根惦记了许久的云鬓花颜金镶宝石碧玺点翠花簪,哪知道下一刻人就口歪目斜着倒在了地上……

    “不过奴婢瞧着不大好。”云碧悄悄揉了揉被抓疼的胳膊,斟酌道:“奴婢当时凑到床边看了眼,只剩下胸口还起伏着……”

    也是看准了这瘦马出身的姨娘最关心的不是老爷,她才敢这么说。其实说的还算含蓄了,大老爷明明就只剩下半口气,那老大夫还开药说好好调养呢,怕是不等药煎好到嘴人就不成了。

    林姨娘贝齿咬着潋滟的红唇,终于露出惊惶的神色来。

    云碧在旁边偷眼看着,也不由的心下一叹。不愧是从小调教着勾引男人的,一举一动,不管事有意还是无意都那般惹人怜爱,自己同为女子偶尔还要闪个神,更别提是男人了……不过,也太狐媚了些,云碧低下头遮住眼底的嘲讽,出事的时候。林姨娘大声尖叫,自己是最先冲进来的,当时林姨娘身上只穿了件带水袖的粉霞藕丝的肚兜,还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款式,布料少的可怜,两团雪白的乳肉颤颤巍巍的托在里头。几乎动一动就要跳出来般……

    穿那样的衣裳跳舞,年轻的男子可能流些鼻血就罢了,胡子都花白了的大老爷可就没这么好打发了……

    “不行,要是老爷出了事,那个死老虞婆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决计不能就这么干坐着。”林姨娘忽的止住了脚步,喃喃道。

    午时刚过,程国公府就收到消息——大老爷没了!

    因着谢氏去了普渡寺还愿,程巽勋陪着去了,送信的人就被带到了雨竹跟前。

    来的婆子面容悲戚。已经换上了素服,刚说完就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雨竹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好端端的人就没了?连个病重的消息都没传出来……待回过神来,赶忙打发人去前院告诉老公爷。

    从软榻上坐起身子,天气寒冷,于老人家确实是难熬了些……雨竹心里想着,吩咐下人赶紧套车,虽然分了家,总要去露个面才好。正式的祭拜倒是可以等谢氏回来再说。

    阮妈妈领着早园和银链去布置马车。就有小丫鬟来报,老公爷得了消息。已经骑了马出去了。

    雨竹大急,雪天路滑,万一摔了可怎么是好,忙问道:“谁跟着服侍的?”

    小丫鬟伸手比划着六:“还好李管事麻利,赶紧派人跟上了。”

    雨竹这才松了口气,老公爷似乎对大老爷这个庶出兄长很是上心,就怕忙中出事,有小厮在旁边服侍着好歹能放点心。

    “太太,车备好了。”华箬捧着件狐领芙蓉白斗篷进来,雨竹注意到她身上已经换上了青色的素面镶边交领长袄,满意的点了点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颜色还算素净,便任由华箬给她披上斗篷。

    “这么冷的天。”早园小心的扶着雨竹,不满道:“……太太还怀着身子呢。”

    雨竹有些无奈,“我不去,难不成要让大奶奶去?”别开玩笑了,季氏肚子都那般大了,哪里还能让她出门。

    家里人口少是非也少,但是遇到这种情况就麻烦了。

    大老爷虽然是从国公府分家出来的,也同处京城,却是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东,还要穿过西大街和东大街,距离并不近,远远不同于京中许多分家的簪缨望族。

    驾车的老洪头是把好手,为了求稳还是不敢太快,过了好一会儿才到了大老爷一家住的宝灯胡同。

    马车微微停了下就直接驶进了仪门,隔着帘子传来或远或近的哭声,压抑森冷。雨竹抚了抚手臂上竖起的寒毛,扶着华箬的手下了车。

    料理丧事的人手动作很是利索,宅院里已经挂上了白灯笼,接待拜祭宾客的孝棚也搭好了,偏巧这会儿日头被云掩了大半,冷风阵阵,哭声怖人……过年的喜气半点都不曾剩下。

    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尖厉的哭骂声:“……休想,我死也不会罢手的,捅出来让别人家看看,哪有这样荒谬的事……”

    华箬和早园顿时紧张起来,借着推门的动作将上前一步,隐隐将挡在了前面。

    门开了,大老太太扭曲愤怒的脸露了出来,凶狠的看了眼进来的雨竹,呵斥道:“怎么到这会儿才来,腿断了还是怎的……下作的小娼妇,不要脸的下流坯子……还不把吃下去的吐出来。”

    旁边一个眼睛红肿的明丽少女是大老太太认的养女——大老太太最小的女儿养到十岁没了,大老太太思女过度,便从娘家旁支女儿中选了个面容最像的养在身边,才满十五岁,仍然按着前头小姐的名字唤作海棠,平日里颇为受宠。

    听到这里,赶紧拉过大老太太的胳膊,在她背后轻轻拍着给她顺气,“娘您可别看错人,这是七嫂子啊,不是林姨娘。”眸光微闪,侧头打量着雨竹的表情。

    程巽勋族里的排行是第七。

    认错人那骂就白挨了?雨竹脸上带着戚容,闻言按了按眼角,红着眼圈道:“大伯母您可要保重身子啊,上次见着身子还那般硬朗,怎么这会儿居然连人都不认得了……侄媳替您找个太医瞧瞧吧。”

    要是真的因为认不得人而找了太医,还不得论为京城笑柄?海棠表情一窒,望着雨竹的眼神就多了分慎重。

    大老太太重重的哼了声,然后长叹了口气,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似地,虚弱的慢慢扶着炕沿坐下,“勋哥儿媳妇什么时候来的。”

    雨竹眼中就有了笑意,大老太太还是个演技派,这算什么,试探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