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洗三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聊了一会儿,雨竹发现这个世子妃居然极对她的胃口,说话爽利又不鲁莽,细心又不深沉,可惜摸不清底细,不然倒是可以多多走动。

    不过人家主动示好,雨竹也是来者不拒,没了崔氏的庇护,这些东西她学得很快,更兼托了长相的光,神态又自然真诚,一时之间两人也是相谈甚欢。雨竹下意识的避开了不谈红豆,但是徐氏却似乎有意无意的在试探雨竹的态度。

    雨竹一点也不介意让徐氏知道自己有多想和红豆撇清关系,眼含深意道:“毕竟从小不在一处儿,不怕世子妃您笑话,我们俩算算说的话还没百句呢。可惜转眼都嫁人了,做人家媳妇不比在闺中,还是要以夫家为重,以后想亲近亲近怕也是没有机会了。”

    徐氏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对雨竹更是亲热了几分。她的这孩子比预期来的晚,而且怕闹腾起来搅了孙子的洗三礼,王妃又推延了送走红豆的日子,她有些担心时间来不及……不过好在以后更加不用畏手畏脚了,徐氏微阖双眼,眼中利芒一闪而过,就算那女人运气好那也别想如愿。

    明里暗里的搞定了红豆这个疙瘩,两人都自然了不少,徐氏顺利生下王府嫡长孙,真正的挺直了腰杆,多年的郁气一扫而空,不知谁挑起的话题,最后竟然和雨竹谈起了生育之痛。

    “哎呦,那疼的最后都没感觉了,人像是浮着一般,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不过看到孩子什么都值了。”徐氏极力描述着当时的感受,等看到雨竹一张小脸已经吓白了才不好意思的笑了,补充道:“总要过这一关的,别怕啊。”

    雨竹再一次内牛满面,她只是想到要生娃,却忘了在古代娃不是那么好生的······唉,难得穿一次·为什么不让她穿个男人呢?

    这时一个小丫鬟轻手轻脚的进来了,对雨竹行礼道:“程夫人,洗三礼要开始了,王妃请您到外头去呢。”

    挥一挥衣袖·告别了要在床上窝一个月的苦逼产妇,雨竹走出房门,呼吸道带着草木香的清爽空气,顿感身心舒畅。嘻嘻,她果然不适合多愁善感,孩子什么的那就随缘吧。

    此时,用来洗三的外厅里已经宾朋满座·三间不隔断的高阔堂屋里欢声笑语声不断,高门贵户的女眷们根本不存咋认识不认识的说法,只要是一个圈子里身份差不多的那都能说到一块儿去。汝南王妃和德安公主、徐夫人三人忙的团团转,招呼着众多女眷,雨竹团团打量了一圈,暗中咋舌,这可真是大手笔,郡主、县主·侯夫人、伯夫人,还有总兵夫人、翰林夫人等众多大员夫人……像是不值钱一般站了满屋,身份稍微次一点的被安排在了外围·甚至是侧屋里,人人脸上挂着喜庆的笑容,仿佛出生的是自己家的孩子一般……众多珠翠间,雨竹一眼就瞧见了龚氏,撇去人品,龚氏的相貌真是没得挑剔,相较于雨竹的水嫩精致,她的身上有种不大符合豪门夫人的感觉,单独看是妩媚妍丽,但是在这么一大群人中就显得有些突兀·雨竹心中有些疑惑,这龚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族啊?不待她细想,收生妈妈已经示意到了时辰,洗三礼要开始了。

    外厅正面设了香案,供奉着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香炉里用小米当香灰,蜡扦上插一对“小双包”·下边压着黄钱、元宝、千张等全份敬神钱粮。旁边的铜盆里盛着用槐条、艾叶煎好的浮着果子彩线葱蒜的香汤,盘子里还有桂元、荔枝、红枣、花生、栗子之类的喜果,供人取用。

    在这么多人前添盆,那自然是不能小气了去,雨竹站的比较靠前,注意到盆底一会儿就被盖住看不到了,小金裸子、银裸子、玉牌、玉佩等还在一个个的放下去,渐渐的连盆里的水都溢了出来。

    收生妈妈的声音高亢响亮,带着奇异的韵律,显然是久经沙场——

    “长流水,聪明灵俐……”

    “早儿立子咧。”

    “连生贵子……”

    “桂元,桂元,连中三元…···”

    然后收生妈妈便拿起钗子往盆里一搅,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这才开始给小婴儿洗澡,一边洗,一边念叨祝词,“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洗罢,熟练的将光溜溜啼哭不止的婴儿捆好,用一棵大葱在背上轻轻打三下,说“一打聪明,二打灵俐。”随后有丫鬟喜气洋洋的接过葱出去扔在房顶上······仪式真心不少,甚至还要用到秤砣、锁头和茶盘……还好现在是夏天,不然多折腾孩子呀。

    这洗三礼也算是圆满完成了,接下去明面上的就是等着吃饭,不过现在的时间可比吃饭重要多了,雨竹跟着龚氏穿行在众贵妇之间,鼻端的香气走一步换一种,这夫人身上是玫瑰味的,旁边的少奶奶身上是蔷薇香……虽然都是上等的名贵香料,可是架不住这般混杂啊,雨竹开始深深的怀念那个上香时用过的简易版口罩来。

    走了一圈,雨竹感觉有些蹊跷,这龚氏貌似行情不好呀,这么久也打了不少招呼都没能找到一个人愿意和她进行深入交流,实在是有够失败的。自己虽是第一次以妇人的身份出门,已经感受到不少善意的目光,要不是看她跟在龚氏后面恐怕都有人想要上前了。不过雨竹知道她们看的都是自己身后的背景,除了气气龚氏也没啥实质性的好处,都是墙头草。

    龚氏也感到尴尬,在太常寺少卿顾大人的夫人面前站定,转头对雨竹道:“你也去认认人,别像小孩子似地,总跟着嫂子做什么。”

    雨竹只得走开,恰好如清也离了她婆婆,两人相视一笑,凑在一起小声说起话来。如清嫁得早,交际也打开了一些,便拉着雨竹给她介绍。

    “这位是岑家二少奶奶,她不擅女红,可是茶却泡的极好。”如清毫不在意的曝着眼前这个穿晚烟霞紫绫子绣碧草褙子,系累珠叠纱粉霞茜裙的年轻妇人的短处,显然是极熟悉的。

    岑二少奶奶在雨竹面前被这般打趣有些不好意思,狠狠的瞪了如清一眼,然后对雨竹笑道:“早听如清说起过你,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倒不是客气话,笑着打量着雨竹,只见她上穿着蔷薇色的绣折枝堆花刻丝褙子,下系同色烟纱散花裙,头上款款挽了一个婉约的堕马斜髻,极低调的插了一对银蝶翅滚珠攒珍珠小簪,寐含春水脸如凝脂,莫名就让人感受到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

    “不敢不敢。”雨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正常应该说开始夸对方容貌,可是这岑二少奶奶长的并不如何出色,要是违心的说实在是太假,“难得遇到个会泡茶的,改日可要好好讨教一番。”实在不行就转移话题呗。

    岑二奶奶笑的很诚挚:“行,改日一起琢磨琢磨。”她一指自己身边的一个穿木兰色缂丝遍地毓秀葱绿折枝联珠对马纹锦宽袖褙子的女子道:“这是陈家三少奶奶。”

    不等雨竹开口,那女子忽然笑道:“我认得你,你成亲的那晚上我还和你说话了来着。”见雨竹一副没想起来的样子,她忍不住上前拉着她的手:“我闺名叫青阳,我祖母和你介绍过的,还让我俩以后多走动走动呢。”

    雨竹马上想了起来,笑道:“原来是陈大人家的。”心里有些喜欢,难得如清姐姐能和这样爽利甚至活泼性子的人相处甚好。

    雨竹站在三人中间,忽然有些想笑,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大,甚至有些还比自己大,可是人家全是少奶奶辈儿的,只有自己已经是太太辈儿的了,顿时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丫的,程巽勋,你要是敢对不起我,看姐怎么收拾你……

    接下来就热闹了,这陈三奶奶果然是个会来事的,更兼她对京城熟的不能再熟了,转眼就开始说起了八卦。

    “看,那个愁眉苦脸的就是御史李大人家的继室,你别看她一副娇弱的样子,本事可不小,仗着自己年轻貌美,直撺掇着李大人将前头夫人所出的女儿嫁得远远的,好好的儿子也出门自立门户,现在在家里呼风唤雨,好不威风呢······”雨竹打量了一下,不由失笑,哪里是愁眉苦脸,人家那是面带忧愁,淡蹙峨眉呀……

    “还有那个沈夫人,瞧见没有,穿墨绿综裙的那个。大大的母老虎呀,她娘家厉害,直把邹大人逼得只敢偷吃,有次不小心逛楼子被发现,还给御史参了······哈哈,本朝第一个为这个被参的二品官呀。”好吧,这个确实解气,雨竹认出那不就是给自家老爹送了两个美貌歌妓的邹大人的夫人吗······最好多逛几次,而且次次都要被发现才好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