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小试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拣完佛豆又随意说了几句,龚氏有不少事物要忙,雨竹也要熟悉一下院里人,没过多久两人就被打发了出去。

    龚氏要去库房,跟雨竹不同路,便轻笑着冲她点了点头,道:“二弟妹走好,回去看看可有什么不习惯的,按例缺了什么就来找我,咱们妯娌两个也找个时候好好说说话。”

    雨竹回了一礼,却笑而不语,龚氏也懒得再诱她说话,带着丫鬟们就出了院门。

    回到青葙院,刚坐下喘口气,早园便一脸不快的进来回道:“那四个来了,说要服侍太太。”

    姚妈妈额头重重一抽,看了眼站在边上的蝉露、曼桃等四个丫鬟,咳了下:“什么三个四个的,好歹也是姑娘,又没规矩。”

    “小姐。”阮妈妈有些欲言又止,担心的看了雨竹一眼,“待会儿……。”阮妈妈并不是只通厨艺的,事实上她对后宅争斗也了解,像自己小姐这种老夫少妻的情况固然更容易得夫婿宠爱,可是也会无可避免的会遇到几个难以收拾的女人——这么些年下来多少与爷们有了些情分,轻了镇压不住,重了又很有可能会伤了夫妻间的情分,小姐虽聪颖,就怕顺风顺水惯了,受不得激,沉不住气······

    “让她们进来吧。”雨竹骨子里还是个喜欢恶作剧的人,可惜在崔氏的庇护下很少有能让她有出手欲望的,现在见到自家男人的通房,雨竹都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自己心中的压抑不住的邪恶渴望。

    早园忍了忍,脸上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心里却恨得要死,自小调教她们规矩的妈妈就提起通房和妾就是一脸鄙夷,“都是捡着太太脚趾缝里漏出的汤汤水水吃的贱命,上赶着做通房的丫鬟都是没脸没皮的白眼狼,好好的清清白白的女儿要是忠心听话自有做正房娘子的好造化,要是贪图眼前富贵勾搭爷们·那就等着灌绝子汤和被人糟践吧,便是太太大发慈悲让生个孽种,那也一辈子别想听见亲生骨肉叫声娘

    “到死都窝在一个小屋子里……”

    “失了宠连粗使丫鬟都不如的东西…···”

    “你们知道乱葬岗里头有多少是起了坏心的通房么?”

    从她们记事即开始,即便离京也没有放下·十几年如一日的调教,崔氏不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平远侯嫡女,甚至还曾经派人领着几个准备选做给雨竹贴身伺候并陪嫁的小丫鬟去了趟乱葬岗,将里头那些破坑席挑开,露出里头不少穿着锦绣衣裳却不是被打得血肉模糊就是中毒后面色乌黑、瘦骨嶙峋的尸体……年纪还不大,什么心机都没来得及长出的小丫鬟们个个吐的天昏地暗,那恐怖的情景宛如烙印般的深深刻在她们脑海中·一辈子都无法忘却——很自然的就使得这批丫鬟视通房和妾为洪水猛兽,潜意识里都是厌恶和排斥。再加上孙姨娘被崔氏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那般凄然的死去,更让她们坚定一定要跟着太太小姐走才是活路的想法,一个个的出乎意料的忠诚。

    雨竹再次感慨下崔氏的手段和心计,和隐藏其下的浓浓的关爱,忽然门帘被掀开了,走进三个俏丽的小妇人。

    “请太太安。”

    三人一样的出身又在一起过了这么些年·**友谊应该也有了些,声音和动作都整齐划一,倒是颇为养眼。

    “起来吧。”雨竹懒洋洋的抬了抬手指·趁着她们还低着头,打了个秀气的小呵欠。

    秋纹年长,三个通房里头隐隐以她为首,见新太太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酸涩,强笑道:“这些日子太太事情繁多,我们就没敢来打扰,还望太太恕罪。”

    “恕罪了。”

    秋纹目瞪口呆的不知道回什么好,微微侧头看了看身旁的宝珠,她的姐姐珍珠是老太太屋里的大丫鬟·新太太再怎么不待见自己总要给她几分面子吧。

    宝珠今儿打扮的很朴素,衣服也裹得严严实实的,雨竹瞧着她发间只压了朵粉色的绢花,脸上只施了薄薄的一层脂粉,连口脂都不曾涂,目光端正干净·接到秋纹的示意后却像是没看见似的,反而更恭敬的垂下了头。

    秋纹咬了咬牙,从身后的小丫鬟手中接过一个小包袱,笑道:“奴婢手笨,也不知道做的合不合太太的心意,但是奴婢就这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还望太太不要嫌弃。”

    琴丝上前接过,雨竹就着她的手看了看,只见里头一件褙子,一件团领衫,从滚边到绣花都做的异常精细,雨竹冷哼一声骗骗女红一般的主母便罢了,自己可是一眼就瞧出那团领衫上花费的功夫怕是有褙子的两三倍呢。

    也不点破,雨竹知道程巽勋的乳母早些年就因身体不好被她儿子接出去修养了,新来的管事妈妈跟男主子不亲近,自然做事要留一线,所以有好几年院子里的事情都是几个通房代管着的,像是程巽勋的衣裳鞋袜、院里的往来帐目等等统统都把持在她们手里。

    这些东西不管自己想不想管,都是必须接手过来的,其实她真不觉得管管衣裳鞋袜是仆么荣耀的事情,但在这后院里还一种象征。有些正妻不受宠,男人摸不着,摸摸衣裳也是好的······

    嗷,这让她说什么好呢?

    “你们要伺候我?”雨竹无奈,这一个两个的都上前表忠心,自己本身陪嫁就带了不少人过来,加上青葙院里原本伺候的丫鬟,现在通房又来凑什么热闹?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下宝珠说话了,不愧是老太太送的丫鬟,素质就是比较高,礼节标准,声音也很清脆响亮:“奴婢知道比不得太太身边自小服侍的姐姐妹妹,但还盼着太太给奴婢一个机会,奴婢一定会好好侍奉太太的。”

    “你们都会些什么?说来听听,我好静,不喜欢身边围许多人,凡是留下的都是本事过人的。”雨竹眼里藏着小小的狡黠·点了点春纤,拍手笑道:“就从你开始说罢。”

    春纤怔怔的看着雨竹,一直都没能挪开眼,皇上刚下旨赐婚的时候·秋纹就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林家小姐年纪小,又是个娇养大的,怕是没几分手段,而且二爷情况特殊,自己等人大可以主母年纪小做些文章,求的老太太停了避子汤·……忧的是这主母身份太高·娘家厉害,又是皇上赐婚,老太太和二爷怕都会顾忌两分,万一碰上个刁蛮狠毒的,那她们哪里还有活路?

    便是自己也曾经盼着主母是个刁蛮泼辣,甚至是丑肥难看的,与二爷关系闹得很僵······如此何愁温柔知情趣的自己没有提位份、生孩儿的机会?可是天不遂人愿,二太太居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肤色好的连一自傲的宝珠都自惭形秽,更兼对二爷娇娇软软的,二爷可能自己没发现·他的眼睛看到新太太身上的时候,柔和的都让人感到陌生……

    “你看什么,太太问你话呢?”银链见那个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一副狐狸精样子的春纤愣愣的看着自家小姐,顿时目露凶光,斥道。

    春行定了定神,她不能放弃,“奴婢擅长女红和抚琴。”

    秋纹和宝珠傻眼了,她们都是婢女出身·除了春纤好命,拜了个会抚琴的干娘,其他人不都是下苦功夫在女红上么,哪里还有别的本事

    见雨竹看过来,只得老实回道:“奴婢擅女红。”

    宝珠要机灵些,恭敬道:“奴婢最擅长做荷包·老太太是极喜欢的,打绦子也有几分自信,还有做鞋子,二爷最喜欢奴婢做的缎面便鞋了……”

    “哦,除了春纤其她都只会女红。”雨竹笑眯眯的总结道,然后挥了挥手,“那你们俩都下去吧。”

    秋纹没反应过来,而宝珠则是不甘心的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太太,奴婢是……”

    “不听话?”雨竹转头看向解妈妈,笑得很纯良:“解妈妈,她们不听话怎么办?”

    解妈妈阴沉沉的扫了秋纹和宝珠一眼,回道:“主子说话,做奴婢的只要听话就行了,哪儿有那么多的可是,那是的。”

    秋纹和宝珠被解妈妈那穿透力极强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心升到头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敢废话,复杂的看了春纤一眼,行礼退了下去。

    春纤心中一凛,莫不是通过捧自己来打压她们两个,那自己是顺着新太太的期望去做呢,还是另寻出路呢?

    雨竹看着弱柳扶风般的美人微蹙眉头,一脸忧虑,咬牙仿佛在决断着什么就暗暗好笑,高估自己的能耐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其实她只是想听听她弹琴的水平,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几个通房还用不着自己费什么脑子。

    自己穿来这么久只听过两个人弹琴,教琴的师傅还有雨兰,平常没机会,今天可要好好瞧瞧······顺便也是个下马威吧,崔氏常用且极力推荐之必杀技。

    阮妈妈满意的舒展了眉眼,冲华箬使了个眼色,华箬点了点头,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领着两个小丫鬟进来了,一个抱着琴,一个端着坐墩,两人都是雨竹陪嫁来的,规矩的把琴放在屋角的琴案上,又放好坐墩,便安静的退下了。

    春纤瞧着满屋子丫鬟妈妈都看着她,却一丝声音都不闻,像是被那么多的目光刺痛了般的低下头去,慢慢走到了琴案边。

    琴案的案面与板足相交接合处锼出的圆角柔婉弧度自然,前后牙板雕缠枝莲开光,案板上大朵大朵的莲花翩然绽放,莲瓣繁复,幽雅沉穆,极其精美。

    摆在上面的琴胎质细腻,黑漆间透朱红,在光下隐隐约约能透过表漆看到漆胎内闪闪烁烁的鹿角霜和金粉,纳音上留有浅浅的指甲印,端的是把上等的云纹古琴。

    春纤细白的手微颤着放上去,拨起了琴弦······

    雨竹侧耳细听,一段还没弹完,就已经不成曲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