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出阁(下)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妻子,这个院子都归你管,有不听话的就来找我,我与你撑腰”

    雨竹被摸了脑袋,微微抬起小脸,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眼睛水汪汪的,迷蒙中还带着点羞涩,说话的声音也是软软的:“我晓得了……那个我累了,先坐坐。”说罢,赶紧靠着倚栏坐下。

    望着小妻子这般的小模样,程巽勋眼神顿时幽深了些,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却敏锐的感受到身边小丫头的紧张,只得无奈的一笑,沉声道:“安置吧。

    将外廊帘和内床帘都放下,尽管房里的龙凤喜烛还亮着,可类似房中房的拔步床内却一下子昏暗了下去,只剩下透雕的栏围和门罩等部分透着幽幽微光,光是静静的坐着就已经是极其朦胧旖旎了。

    雨竹却大松一口气,刚才应该没露出破绽吧······下面的事情恐怕本朝所有的新嫁娘都没有比她清楚的了……虽然忐忑,但知道避无可避的时候也没啥,反正不管怎样明儿早上是有专门的妈妈要验看那块元帕的,那可不是还珠格格里头割个手腕放点血就能糊弄过去的······

    胡思乱想间,身子忽然就被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揽了过去,仿佛没有重量般的被他拥到了胸前……

    “乖,别怕······”幽暗中,男人的声音醇厚如美酒。

    雨竹涨红了脸,手完全不知道往哪儿放,黑暗中只感到一双微微带些茧子的大手伸进了她的衣襟……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耳珠被吮吸的酥麻感觉让她更显昏沉·……然后,吻,凶猛又激烈的落在粉嫩的唇上,唇舌纠缠得都痛了,可挣扎全被健壮的臂膀紧紧铐住,只能在从唇边溢出破碎的呻吟……

    敏感身子完全娇软成一团棉花,只能细细颤抖着任他为所欲为……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黑暗的视线忽然有夺目又绚丽的烟火爆炸,神智一片空白······偏被压着躲闪不得,只好一口咬在那壁垒分明的结实胸肌上,却引来更大力的鞑伐……

    云消雨散后,汗湿的娇软身子被紧紧的禁锢在雄健怀抱里,程巽勋缓慢的抚摸着雨竹滑腻的后背,沙哑的语调性感又慵懒,“乖,睡吧。”

    雨竹已酸软成一滩烂泥,紧贴在那同样光裸的胸膛上脑子里一片昏沉,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你丫的哄女儿睡觉呢,跟姐说话的时候要不要每句前面都带个“乖”啊!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光穿破重重阻碍射进雕花大床的时候,程巽勋就醒了,看着身边野蛮地搂着自己腰睡的正香的小妻子,一头顺滑黑亮的青丝缠绕着自己的头发铺散在锦绣鸳鸯枕上,宛如一块上好的黑绸,薄被上头一张晶莹剔透、桃羞李让的芙蓉面,下面······想到那细圆无节,香娇玉嫩,柔美无双身子的销魂滋味,凭他的自制力都顿觉下腹一阵火

    雨竹梦中似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安的动了动,毛茸茸的脑袋撒娇般的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蹭了蹭,砸吧着小嘴又安静了下来。

    程巽勋忽然感到心跳得很快,忍不住小心的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女孩粉腻娇嫩的脸颊,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宠爱的笑容——

    这个是要陪伴他一生,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呢。

    又过了一会儿,雨竹才迷蒙的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放开手中的“抱枕”,娇憨的在被子里头仲了个懒腰,满身酸痛,就仿佛是实心球考试第二天醒来时候的情况,除了某个不该疼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捧着被角冲着身边即使坐着,身影都能把自己全盖住的男人,雨竹乖巧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甜笑,这相公不错,x经验貌似很充足,关键还足够温柔,基本没让自己吃啥苦头,应该属于哪种比较容易搭伙过日子的…···嗯,甚好甚好,看来自己不用做寡妇了······

    还没等两人说上话,就听到阮妈妈在外头隔着门帘轻轻叫了起来:“二爷,二太太,该起了。”

    被这二太太叫的一,话说崔氏也是被叫的太太呢,雨竹有些不知所措的缩在被子里头,眼巴巴的看着程巽勋,她的衣裳呢?

    程巽勋低低的笑了,幽深的俊目流波溢彩,从锦绣被褥里抽出一条大红色的肚兜,又在那滑腻似酥的颊上狠狠亲了一口,这才高声喊人进来服侍。

    阮妈妈等人听到声音便迫不及待的涌了进来,她们可足足担心了一宿,姑爷喝成那样,万一伤了小姐可怎么办?几个人没办法,就那么守着等待天亮······

    仔细瞧瞧自家小姐脸色,阮妈妈终于放了心,没出事实在是老天保佑。纟妻子,这个院子都归你管,有不听话的就来找我,我与你撑腰”

    雨竹被摸了脑袋,微微抬起小脸,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眼睛水汪汪的,迷蒙中还带着点羞涩,说话的声音也是软软的:“我晓得了……那个我累了,先坐坐。”说罢,赶紧靠着倚栏坐下。

    望着小妻子这般的小模样,程巽勋眼神顿时幽深了些,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却敏锐的感受到身边小丫头的紧张,只得无奈的一笑,沉声道:“安置吧。

    将外廊帘和内床帘都放下,尽管房里的龙凤喜烛还亮着,可类似房中房的拔步床内却一下子昏暗了下去,只剩下透雕的栏围和门罩等部分透着幽幽微光,光是静静的坐着就已经是极其朦胧旖旎了。

    雨竹却大松一口气,刚才应该没露出破绽吧······下面的事情恐怕本朝所有的新嫁娘都没有比她清楚的了……虽然忐忑,但知道避无可避的时候也没啥,反正不管怎样明儿早上是有专门的妈妈要验看那块元帕的,那可不是还珠格格里头割个手腕放点血就能糊弄过去的······

    胡思乱想间,身子忽然就被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揽了过去,仿佛没有重量般的被他拥到了胸前……

    “乖,别怕······”幽暗中,男人的声音醇厚如美酒。

    雨竹涨红了脸,手完全不知道往哪儿放,黑暗中只感到一双微微带些茧子的大手伸进了她的衣襟……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耳珠被吮吸的酥麻感觉让她更显昏沉·……然后,吻,凶猛又激烈的落在粉嫩的唇上,唇舌纠缠得都痛了,可挣扎全被健壮的臂膀紧紧铐住,只能在从唇边溢出破碎的呻吟……

    敏感身子完全娇软成一团棉花,只能细细颤抖着任他为所欲为……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黑暗的视线忽然有夺目又绚丽的烟火爆炸,神智一片空白······偏被压着躲闪不得,只好一口咬在那壁垒分明的结实胸肌上,却引来更大力的鞑伐……

    云消雨散后,汗湿的娇软身子被紧紧的禁锢在雄健怀抱里,程巽勋缓慢的抚摸着雨竹滑腻的后背,沙哑的语调性感又慵懒,“乖,睡吧。”

    雨竹已酸软成一滩烂泥,紧贴在那同样光裸的胸膛上脑子里一片昏沉,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你丫的哄女儿睡觉呢,跟姐说话的时候要不要每句前面都带个“乖”啊!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光穿破重重阻碍射进雕花大床的时候,程巽勋就醒了,看着身边野蛮地搂着自己腰睡的正香的小妻子,一头顺滑黑亮的青丝缠绕着自己的头发铺散在锦绣鸳鸯枕上,宛如一块上好的黑绸,薄被上头一张晶莹剔透、桃羞李让的芙蓉面,下面······想到那细圆无节,香娇玉嫩,柔美无双身子的销魂滋味,凭他的自制力都顿觉下腹一阵火

    雨竹梦中似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安的动了动,毛茸茸的脑袋撒娇般的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蹭了蹭,砸吧着小嘴又安静了下来。

    程巽勋忽然感到心跳得很快,忍不住小心的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女孩粉腻娇嫩的脸颊,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宠爱的笑容——

    这个是要陪伴他一生,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呢。

    又过了一会儿,雨竹才迷蒙的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放开手中的“抱枕”,娇憨的在被子里头仲了个懒腰,满身酸痛,就仿佛是实心球考试第二天醒来时候的情况,除了某个不该疼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捧着被角冲着身边即使坐着,身影都能把自己全盖住的男人,雨竹乖巧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甜笑,这相公不错,x经验貌似很充足,关键还足够温柔,基本没让自己吃啥苦头,应该属于哪种比较容易搭伙过日子的…···嗯,甚好甚好,看来自己不用做寡妇了······

    还没等两人说上话,就听到阮妈妈在外头隔着门帘轻轻叫了起来:“二爷,二太太,该起了。”

    被这二太太叫的一,话说崔氏也是被叫的太太呢,雨竹有些不知所措的缩在被子里头,眼巴巴的看着程巽勋,她的衣裳呢?

    程巽勋低低的笑了,幽深的俊目流波溢彩,从锦绣被褥里抽出一条大红色的肚兜,又在那滑腻似酥的颊上狠狠亲了一口,这才高声喊人进来服侍。

    阮妈妈等人听到声音便迫不及待的涌了进来,她们可足足担心了一宿,姑爷喝成那样,万一伤了小姐可怎么办?几个人没办法,就那么守着等待天亮······

    仔细瞧瞧自家小姐脸色,阮妈妈终于放了心,没出事实在是老天保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