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范家来人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经过一番解释,原来那位白衣少年叫纪端梧,乃是慕名来林家族塾学习的,今天是第一天来,走近了听到这所谓的“女戒”心有所感这才忍不住出声的。.com

    果然古代也是有广告效应的,林宗延争气中了探花,带动了林府一系列产业的发展:上门拜访的夫人太太多了,门房的腰包鼓了;庆祝的酒宴一场接一场,厨房大婶大娘的油水也捞足了;现在连他待过的林家族塾都名望大增,竟然有了慕名前来求学的大家公子。

    雨竹瞅了瞅身边明显激动起来的红豆,有些不解,喂喂,即使你看上人家了也不要这么明显好噶,没见其他人虽然眉目含情、桃花满面但还是佯作镇定嘛。

    不过这个叫端梧的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不是那个劝蒋家少爷行善的人吗,没想到他还对女戒很瞧不惯的样子,倒让人奇怪到底是在怎么样的家庭里长大的。

    李老夫子还是很有眼色的,知道今天估计是没人有心思听课了,也懒得浪费口水,人老了也要节约精力不是。便将内容压缩压缩再压缩,期间又逮着空儿喝了两口茶,便宣布下课了。

    老夫子走了,女孩子们的窃窃私语也大声了些,雨梅逗着润心:“你这丫头动春心了吧,嗯,眼光蛮高啊,纪可是国姓啊,王子皇孙哦。”

    &n”

    “唉,要是真动心了可怎么办啊,润心妹妹的身份估计做妾都不容易呢,难不成要不求名分的当个外室。”那个叫云霓的一口一个妹妹笑得十分亲切,眼里却闪着恶意的光芒。

    “你”润心俏脸上的血色顿时褪的干干净净,想要反驳却哆嗦着唇说不出一句话。

    一直作壁上观的云霞也嗫嚅着道:“润心妹妹虽然是外室生的,可品貌才敢无一不出色,未必就没有机会,姐姐何必说得这么绝呢。”

    如花瓣一般的嘴巴里吐出的话娇柔动听,却是最伤人的软刀子,一刀一刀毫不留情,直割得润心两眼含泪,再不复刚才的小女儿娇态。

    红豆冷笑道:“谁又强的过谁,你们家又好到哪里去了,都是破落户罢了,这样互掐有什么意思。”

    “总比你好吧,连爹都不知道的……”小小声的嘀咕冒着泡泡不知从哪儿发出,成功的让红豆黑了脸,她恨恨的瞪了云霓、云霞两姐妹,不甘心道:“我才不是没有爹爹呢,我爹爹可是……”最后几个词被她含糊着过去,显然是不是个小角色。

    雨竹心里忽然感到厌烦,再懒得待在这边看闹剧,见华箬在外面探头探脑,便借机笑道:“姐姐妹妹们慢聊,我的丫鬟来了,可能是母亲找我有什么事,就失陪先走了。”说罢,也不等她们反应,自顾自的离开了。.com 看小说就到~

    雨兰也不耐烦在这里浪费时间,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润心擦了眼泪,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其实兰姐姐和竹妹妹才最有资格吧。”

    ————————

    日子就在吵吵闹闹中悄悄溜走,雨竹不动如山,随她们怎么明争暗斗,反正没人敢将战火烧到她身上。功课十分轻松,她没事就练练字,绣绣花,给爹爹和哥哥们做些小物件,日子倒是清净安稳。

    这天早上,她正在书桌后头临摹从林远之书房里扒拉出来的《空山微雨图》,突然听到外头一阵脚步声,紧跟着,一个叫莺儿的二等丫鬟就匆匆忙忙地打起帘子进来。

    见屋子里四个大丫鬟都在一边伺候着,她遗憾的收回了小心思不敢放肆,规规矩矩地施礼之后才开口道:“小姐,范家大太太来了,说想见见几位小姐。老太太刚刚派人过来传话,让小姐好好打扮打扮,快些过去。”

    一进老太太的院子,就见院子里比平常早晚问安时热闹了许多,除了平常在廊下喂鸟打帘子的小丫头之外,门前台阶下还立着不少面貌陌生的丫鬟,都穿着杏子黄的比甲,面容只算得上清秀干净,奇怪的是脸上竟然不施脂粉,头上也只有一件饰物,在林家穿红戴绿的丫鬟的映衬下就是一朵朵惨兮兮的小黄花。

    这范家大太太倒是个人物,身边的丫鬟竟然没有一个容貌出挑的,个个态度恭顺卑怯,当家主母的手段可见一斑。

    进了正房,自有丫鬟在前头引着雨竹。只见正中史氏的左手边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华服贵妇,只见她梳着高髻,上面戴着个鳊鲲点金滚珠步摇,吐出的一根细细的金线结着一颗珠子垂落眉间,平添了几分妩媚。身穿大红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下头是绯罗蹙金刺百鸟马面裙,脸庞端庄秀雅,隐隐含威,见雨竹进来,唇角慢慢溢出几分笑意。

    雨竹上前行礼之后,她连忙下来一把搀扶了,拉着手端详许久,这才亲自把人送到了下头右手第一张椅子上坐下,笑道:“要不是升哥儿回家说,我还真不知道老太太竟在家里藏了这么一个天仙儿似地孙女。”一边示意贴身丫鬟把,带的礼物呈上来。

    看上去很冷淡严厉的人忽然就如此热情,真是让雨竹有些手足无措,她看了眼老太太,还没等到回应,就让范大太太一把将盒子送到手上,笑道:“看你祖母做什?不过是件小玩意,放心收下吧。”

    雨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抬眼就撞入一双满是妒意的眼中。

    雨梅低下头,掩在宽大袖子下的手死命的搅着帕子,凭什么?刚才她对着范大太太百般讨好,万般奉承,得到的只是疏离的敷衍和随手送出的一支赤金的簪子,开始她还安慰自己,只不过是范大太太性子原就如此,并不是针对自己。

    没想到雨竹一来,她就变得这般殷勤。

    这让雨梅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她知道嫡庶有别,而且以前她就是这般欺压嘲笑雨菊的,她喜欢这种身份上的优越感,什么都不需要做,却有与生俱来的尊贵,雨菊的女红比自己好又怎样,不过是个庶出的庶出,四婶婶待她只是面上情罢了,将来不过是随意找个夫婿便打发了,刺绣再好也只能像个绣娘一样没日没夜的做活,哪里像自己,有书香世家嫡出的母亲为自己筹谋,养尊处优的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讨好老太太便是。

    可三房回京了,正牌嫡女回来了,她这才知道了什么是坐井观天,丫鬟婆子不用塞钱或训斥就殷勤无比,老太太对她都有些小心翼翼,而那个才十岁出头的三妹妹似乎永远都是清清淡淡、漫不经心的,就连老太太赏的那些让自己激动不已的金贵首饰也不能让她的眼底有丝毫波澜;嬷嬷教的规矩在她身上没有丝毫刻意的痕迹,举止行走间却是一派大家风范,是她怎样都模仿不来的闲适优雅。

    芷馨会上名次超过她,自己不知道有多高兴,没想到大家夸得都是她。

    现在,那个才华横溢,笑容温柔的少年也要属于她了吗?

    不,现在说什么都还为时过早,谁输谁赢可不一定呢,雨梅抬起头,眸子里满是坚定。

    ——————————————

    最近很忙,有时可能会两天一更,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