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你只能想着我!

作者:桃花朵朵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最新章节!

    进门处就是收请帖的。

    路漫掏出请帖,收请帖的人看到上面她的名字后,多看了她一眼,等他们进去后,立刻用无线耳机联系上司,说,王小姐交代要特别注意的宾客路漫到了,还跟着一个男人。

    “真是个烧钱的地方!”这梦幻庄园的奢华程度,远远超过路漫的想象,美是真的美,真的漂亮,但是也真的很烧钱!

    路漫是个会计,别人在欣赏美景的时候只是欣赏,而她会本能做预算,这些东西会花多少钱。

    被她说起来就一点都不浪漫了。

    “是挺烧钱的,但是回报也很好。”裴修远淡笑道。

    “这倒是。”在这里举行一次婚礼花那么多钱,回报是绝对超过投资了。

    梦幻庄园很大,门口距离主婚场还有很远的距离,需要坐电瓶车过去。

    这里的电瓶车装饰的也很好看,分好几款,十人坐,五人坐,三人座和两人坐,路漫选了两人坐。

    两人坐的电瓶车设计的最为浪漫,就好像是马车一样,上面有伞顶,三面垂纱,风一吹很是飘逸,柱子上鲜花缠绕,放眼望过去的风景也很美。

    “不知道这个王允熙是什么来头,这场面搞的真的好大。”路漫一直很好奇王允熙的身份,之前王允熙把她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绯月曾联系了很多人,想要帮她解围,可却愣是没有查出来王允熙什么身份背景。

    这海城说小不小,可说大也没有很大,牛叉的人物就那么几个,有钱的大家族也就那么几个,不知道是她们能力不足还是怎么,都没能查出来王允熙什么身份。

    “是还可以。”

    “噢对了,你是怎么帮我摆平事情的?”路漫说的是之前她被王允熙告抢劫罪的事。

    “允熙虽然骄纵任性,但我的话她是不敢不听的。”

    “允熙?”路漫一怔,随即,“你跟王允熙很熟?”

    “嗯,很熟。”

    “……”

    他跟王允熙很熟!跟差点毁了她人生的女人很熟!

    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裴修远看向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路漫苦笑,他的身份背景跟王允熙那种大有来头的人会认识熟识也是正常的事,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只是想起王允熙,她心里就堵的很。

    “你很恨她吗?”裴修远高深莫测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谈不上恨,不过若是有能把她狠狠踩到脚底下,让她也尝尝那种屈辱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客气!”

    被人当众剥衣,已经成为她的噩梦,她经常会梦到那天的情形,有时还会梦到她被王允熙的人脱光扔到大街上,那种羞辱,那种被人摁下无力反抗的恐惧,几度让她从梦中惊醒!

    这是她永远无法忘记,也不能原谅的!

    她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若有机会,她绝对要让王允熙加倍偿还!

    裴修远没再说话,看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色略显深沉。

    路漫也没再说话,之前来的时候她觉得她已经做好准备,可当提起王允熙,又看到这周围满是喜庆的布置,她的心,就无法平静。

    以为的放下,又浮了上来。

    “两位到了。”车夫尊敬的声音唤回两人的思绪。

    主婚场就在眼前,露天的主婚场比路漫见过的任何婚礼现场都要美,都要梦幻。

    随着越来越走近,不平静的心也越来越紧张,她挽住他胳膊的手下意识地抓紧。

    她的僵硬,她的紧张,他都看在眼里,高冷的神色越发的高冷。

    当看到慕云海跟身着婚纱的王允熙站在一起的时候,路漫的脚步顿住,心,隐隐地抽痛起来。

    那个男人,那个新郎,是她一直想要天长地久,白首不相离的人啊!

    她一直以为他们会那样走下去,以为这一辈子就是他了,以为……

    可他现在娶的不是她。

    “从事发到现在好像已经过去很久,我以为我已经放下,我以为我已经能忘记,可,我有时候还会冒出那样不符实际的想法,想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梦,等一天我醒来之后,我跟他还是那样,我们还过着那样平淡普通的生活,会结婚,会生子,会就那样白头到老……”

    两行清泪无声的落下。

    事发后她没有哭,可现在她哭了。

    因为她知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裴修远的眸色黯下去,搂紧她的腰,“你现在是我的老婆!我裴修远的老婆!”

    不要为别的男人落泪!

    “我知道,我知道……”泪掉的更凶。

    她知道,她知道从事发的那一刻,从王允熙出现的那一刻,她跟慕云海就结束了,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她之前所想要的再也不可能实现!

    她知道,她一直知道。

    可她却不能彻底地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不是想要慕云海回头,不是放不下他。

    她只是放不下以前的生活,放不下单纯爱着她的他,放不下,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向往。

    不想,说好的白头到老,却是各娶各嫁……

    “知道,就不要哭了,以后你是我的,你只能想着我!”捧起她的脸,他让她看着他,霸道地命令道。

    路漫回应他的只有不断流下来的泪。

    那晶莹的泪滴到他的手心,滚烫,滚烫……

    烫的他心都软了。

    叹了一口气,帮她抹去不断落下的泪珠。

    “乖,别哭了,把妆哭花了,把眼睛哭肿了,你还怎么去踩他们一脚?”

    路漫闭上眼,好一会才止住那不断泛滥的情绪,“我去一趟洗手间。”

    “我陪你去。”

    “不用。”

    “我坚持。”

    “……”

    路漫最后妥协,“好吧。”

    她进去后,裴修远等在外面。

    很少抽烟的他,点燃一根烟望向窗外。

    路漫出来就看到带着忧郁深沉的他,走上前。

    听到她的脚步声,裴修远立刻把烟掐灭,不让她吸二手烟。

    “对不起。”路漫开口,她不该失控,不该说出那样的话。

    “我想要的永远都不是对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