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父亡(二)

作者:苜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非之女最新章节!

    第二天,蒋菲薇恢复了正常,站在遗体前答谢来吊唁的熟人。

    此时的蒋菲薇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并不怎么伤心。

    因为有人看到她在和前来吊唁的跟蒋华特别熟悉的工人谈论蒋华生前的轶事,什么半夜爬窗偷衣服,整治偷懒睡觉的工人,什么将偷懒工人借口钻头钝了没法干活,自己亲自磨利钻头,让对方再无借口等等,这些透露出蒋华的机智和才能的趣事,经常让蒋菲薇不由地哈哈大笑。

    谁会在自己老爸的灵堂里这样呢?一时间,蒋菲薇又成了地元的八卦源头。

    可是谁会知道蒋菲薇这么做是别有用心的呢?

    蒋菲薇恢复正常后,吃完饭就向小李叔叔询问父亲摔伤的详细经过,详细到李伟经常都张口结舌答不出来。李伟感觉是不是太详细了?毕竟又不是他亲眼看见的事情。

    但是即使如此,蒋菲薇也从小李叔叔的话里得到了老爸受伤的大致经过。

    吴秀过世后,虽然蒋华身边的女人没断过,但是他依然牢牢记住了女儿的警告——要小心挑女人。所以直到现在,蒋华都还没有再婚。

    蒋菲薇知道蒋华去年又换了个女人,也专门因此事回家看过一趟,当时她告诉老爸:“这个女人的确是年轻(比蒋菲薇都大不了几岁)漂亮但是妖媚十足,一双眼睛极不老实。这人可以在你当官的时候跟你,但是如果你不当官了,我看这女人劈腿是早晚的事情!你最好别指望你老了她能守着你!”

    但是蒋菲薇的话却没完全说对,因为还没等蒋华下台,这女人就开始劈腿了!蒋华虽然并没打算娶她,但是感觉这事让自己很没面子。蒋华出事那天晚上就是去叫这个女人回家。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子里,正好遇到一个小混混被一群人追打。疯跑的小混混将患有高血压的蒋华撞到了巷子旁边的大沟里,当场脑浆并裂,失去意识。据说那女人赶紧叫了救护车,但是被送到y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的蒋华最终依然抢救无效死去。

    听完父亲受伤的经过后,蒋菲薇久久陷入了沉思。

    估计地元再找不出来比逃学五人组,对地元的每一个犄角旮旯更熟悉的人了。对那条小巷子,蒋菲薇记得很清楚。那小巷子里没灯,路面大约两米多宽,旁边有一条宽约一米多,深也是一米左右的大沟。

    虽然小巷子里从来没有路灯,但是自从子弟校翻新后到现在的十多年时间,除了蒋华这事,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情,因为晚上本来就很少有人走那里,而且因为黑,走那里的人都会特别小心。

    在问了李伟后,蒋菲薇又问过那女人(唯一的见证人,那个肇事者已经被保卫科抓了关了起来),那女人说蒋华低着头走路,根本没看到对面撞来的小混混,所以才被撞受伤。

    蒋菲薇听了面无表情,心中却在冷笑。蒋菲薇知道,蒋华走路是喜欢低着头,但并不意味着蒋华对身边的事情就毫无警惕之心。一个疯跑的人脚步声有多大多急?这么大这么急的脚步声在那么样一条小巷子里又会变成多大的声音?这么异常的声音蒋华会不抬头查看?既然抬头查看又怎会没躲开?除非对方是跑过来伸手把蒋华硬推下去的!

    不仅如此,对地元极为熟悉的蒋菲薇知道,那小巷子的一头是电影院,往上走就是密密麻麻的住宅楼,无论是想跑还是想躲都很方便,而小混混跑的方向却是从电影院那边穿过小巷子。要知道,穿过小巷子后可是一条又宽又直的坡道,根本不方便逃跑和躲藏。相比之下,只要是个长脑袋的人,都肯定会选择跑向住宅楼那边,而不是小巷子。同样很少走这条小巷子的蒋华那天一走,就偏偏遇到了脑残的小混混?这几率应该可以去买彩票了。

    不管蒋菲薇推出了什么结论,她要知道父亲逝去的背后原因——这就是她在灵堂里跟人谈论父亲的轶事的目的,她要让一些人疏于防范,同时要从这些毫无防备之心的工人嘴里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蒋菲薇抽了个空去保卫科看了小混混和女人的证词什么的,这些东西给她的唯一感觉就是利于小混混脱罪。

    蒋菲薇看了心中冷笑不已,大概那些人以为只有法律才能惩罚他们吧!

    灵堂拆除的最后一天,居然发生了一件让蒋菲薇感到愉快的事情——以前在红专楼被蒋菲薇偷听八卦的李家和田家媳妇居然来了。看样子蒋菲薇这几天成为八卦源头后,对她们的吸引力大大增加。

    虽然蒋菲薇可以从那些跟蒋华熟悉的工人那里套问出部分消息,但是有些消息如果一问,但凡里面有有心之人,蒋菲薇的意图就要曝露。而这些不能问工人们的消息问这两个八卦女王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在彬彬有礼,热情但不显得过头的招待中,蒋菲薇漫不经心地提起了全厂最近(包括蒋华出事前和出事后)的人事变动——她要从中找出哪些人参与了父亲的事件!

    当天下午,灵堂拆了,蒋菲薇打算第二天带着蒋华的骨灰盒回蒋华的老家安葬。在临走的前一天,蒋菲薇又去了那条小巷子一趟,默默地站了十分种,看起来好像在悼念蒋华,其实她是在目测各种数据,更确定自己的判断。

    ★★★★★

    蒋菲薇抱着父亲的骨灰盒,一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跟着蒋华的弟弟蒋福来到蒋家。

    蒋菲薇记得自己只在七岁上小学以前跟着父亲来过两三次,以后蒋华从来没有主动提出带蒋菲薇回来过,而蒋菲薇也在父母的争吵中对蒋家人产生了恶感,自己也从来没想过来这里看看。

    这一路上,蒋菲薇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因为她在路上看到蒋福身边也有不少魂精(那种灰色的小球,现在她无需进入冥想状态,只需集中一下注意力就可以看到魂精了),尤其是头部,不仅如此,蒋福头上居然还有魂团出现,虽然这些魂团比起自己的病人小了不少。到了蒋家后,她发现蒋家的房子里也同样有不少魂精和魂团。

    这让蒋菲薇感到很困惑。

    蒋菲薇早就注意到一般的人身边虽然也有这种名为魂精的灰色小球,但是数量极少,而且通常没有魂团出现。但她的病人和客户身边就很多,而且魂团也一个比一个大。他们都是些有钱人,蒋菲薇知道他们的钱怎么来的肯定有故事。所以蒋菲薇一直怀疑是不是亏心事做多了就会引起魂精聚集在身边,同时因为密度过大引发了魂精之间的被动吞噬,成长为魂团。魂团就是他们致病的真正元凶。

    但是身为一个农民的蒋福和典型的农村家庭蒋家怎么会有这么多魂精,甚至产生了魂团。这让蒋菲薇一路苦思不解。

    直到蒋菲薇跟着蒋福来到吴秀的墓前,她总算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看着母亲破烂凄惨的坟墓,蒋菲薇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么多年父亲从来就不带自己来给母亲扫墓,为什么父亲那时候会那样的狂骂蒋家人,为什么蒋福和蒋家中会出现魂精和魂团。

    蒋菲薇记得父亲曾说过自己给了蒋家七八万,就是为了给吴秀弄过好看点的坟墓。看着眼前的坟墓,蒋菲薇估计就算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修这么样的一座坟墓,也用不到七八万。

    看了看手中父亲的骨灰盒,蒋菲薇冷声对蒋福说:“这是一百块钱,你去找个人帮我把我妈的骨灰盒起出来,我打算把他们埋到别的地方去!”

    蒋福赶紧接过蒋菲薇手中的红大张(一百元钞票),屁颠屁颠地去找人了,显然他又能从中捞到好处了。

    蒋菲薇一脸冷笑地看着叔叔的背影,伸手按了按包包里原来准备父亲下葬后,交给蒋家的三万块钱。

    很快,叔叔叫来两个农民,挖开了吴秀的坟墓。

    一看到里面,蒋菲薇更是大怒——吴秀的骨灰盒漂在水里。

    “这是怎么回事?”蒋菲薇指着母亲的骨灰盒寒声问。

    “呃,这个啊,上午不是下过一阵雨吗?肯定就是那时候进的水吧!”蒋福一脸难堪地说

    “放屁!”蒋菲薇从牙缝挤出两个字。蒋菲薇刚到l市就遇到了这场雨,但是根本没下过久,而且雨也不大。现在母亲的坟墓里已经积满了水,就那场雨的降雨量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效果,那些水肯定是早已积在墓室中的水。

    蒋菲薇将母亲的骨灰盒从水中取了出来,仔细检查了一遍。幸好蒋华在老婆的骨灰盒外面,用厚厚的塑料板为她做了个小房子,接缝处都被牢牢地焊死了,吴秀的骨灰盒才幸免于难。

    原本还打算帮蒋家驱赶走那些魂精的蒋菲薇,冷冷地望了蒋福一眼,抱起父母的骨灰盒,头也不回地去了。

    如果不是父亲的后事还没完,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蒋菲薇在这里说不定就将蒋福宰了!

    ★★★★★★★★★★★分割线★★★★★★★★★★★★

    ps:如果感觉本书不错,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让作者的心血被更多的人认同,不胜感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