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匪名(一)

作者:苜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非之女最新章节!

    蒋菲薇的声音是不是在青砖房里绕梁三日,谁也不知道,但是自从骂走外婆和姨妈后,全楼上下的人确实已经对蒋菲薇另眼相待了。至于这个另眼是怎么样的另眼,换句话来说是好是坏的另眼,这根本不在蒋菲薇关心的范围内。

    官海沉浮,仕途沧桑,谁也说不清楚明天会怎么样。

    虽然不是忠心的手下,但已经被打上了标记的蒋华被调职,成了基建科的科长。毕竟现在蒋华的车间现在已经被打理得很好了,自然就有人想摘桃子,且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蒋华所属阵营的人,反正不是忠心属下的蒋华离开了车间,成了基建科科长。

    好歹当了那么多年的官了,蒋华虽然还是笨嘴笨舌,但并不代表他看不明白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情。

    不错,在地元,在化工技术方面,如果蒋华坐第二把交椅,那绝对没人敢去做那第一把交椅,即使他是大学生甚至是硕士(地元有且仅有一个硕士)也不行。但是蒋华精通的也只是化工技术,不是吗?

    来到了基建科,接触到了从来没碰触过的房屋设计,蒋华自然得从头学来。

    这一天,蒋华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香喷喷的菜肴已经被摆在桌子上,吴秀正在盛饭,馋猫蒋菲薇已经坐在了桌子旁,就等父母上桌就马上开动了。

    看着这温馨的画面,蒋华心中更是高兴。一向话少的蒋华居然破天荒地跟家人吹起了自己带头设计,并已经通过上级审核,即将建造的楼房。

    吹还不足以表达蒋华兴中的喜悦,饭还没吃完,蒋华就把自己带回的一份备份设计图展示给母女俩看。

    吴秀和蒋菲薇都早就听蒋华说过,以后自己家将搬进这幢新修的楼房。所以此时无知无识的吴秀和不知道建筑地点的蒋菲薇,只看到设计图里,每家都是三房一厅,还有两个阳台(其实有一个已经被厨房占了),顿时高兴地眉花眼笑,看什么都好。

    看到老婆孩子这么开心,蒋华更加得意,告诉母女俩以后这幢房子将修在山上那条山涧上,山涧将会变成涵洞,换句话来说就是山涧将不复存在。

    各位看官还记得逃学五人组吧,那山涧可是承载着蒋菲薇儿时几多欢乐几多愁的地方。本来听着老爸的神吹,并得知自己家也将搬入这幢父亲亲自领头设计的房子也非常开心的蒋菲薇,听了此话后,却笑不出来了。

    话说回来,对于地元周围的山区,蒋华怎么可能有身为逃学五人组,每次领头罚站的蒋菲薇熟悉。心中郁闷的蒋菲薇不由得开始找机会打击即将毁掉山涧的父亲。

    对于在蒋华的熏陶下能轻松看懂机械制图的蒋菲薇而言,要真正看懂父亲手中的房屋设计图,并不难。很快,这幢还未破土动工的房子已经屹立在山涧之上,完整地浮现在蒋菲薇的脑海中。

    已经吃完饭的蒋菲薇,放下空空的饭碗,指着设计图对蒋华说:“我记得山涧的朝向是南北朝向,换句话来说就是这房子也肯定是南北朝向吧?”

    “当然,这样空气对流也更好嘛!”蒋华说。

    “不过你想到了没有,到了夏天这幢房子就必然会有一面当夕晒1,我看你的图纸好像这面正好是厨房,那你让妈夏天怎么去做晚饭?”蒋菲薇不紧不慢地说。

    蒋华顿时哑口无言,他很清楚夕晒的暴热,在这样的条件下做饭真的非常痛苦。

    看到父亲哑了,蒋菲薇却还没停下打击父亲,又指着设计图说:“你看你设计的水槽位置,根本就不方便使用嘛,做菜的时候跑那么远去接水,锅里都糊了……”

    听着蒋菲薇噼里啪啦地批评自己的处女作,蒋华有些恼羞成怒了,顺手就拧起了筷子。筷子也是竹子做的哦,看看四川人多么方便就能拿到打孩子的东西。

    正在呱嗒呱嗒2的蒋菲薇见势不妙,一把抄起了空空的饭碗,摆出了迎战的架势。父女俩一时对峙起来。

    但蒋菲薇可不是被老爸吓吓就会闭嘴的人,此时,她在刚才对老爸的打击中,联想到了一个连为官数载的蒋华都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难道其他的设计人员都没看出老爸的设计不合理?如果看出了,为什么不说?难道——敏锐的蒋菲薇早就从老爸郁闷地表情中嗅出了老爸调职的真正原因。

    一念至此,蒋菲薇一把将手中的饭碗丢到桌上,一脸严肃地对蒋华说:“爸,你这图已经通了领导的审核了?”

    “当然!”感觉超级没面子的蒋华不耐烦地回答,手中的筷子依然处于随时可以炒腿肌肉的状态。

    “坏了,爸,只怕有人要继续整你!”蒋菲薇一脸着急地说。

    蒋氏夫妇一听顿时愕然。

    “你想想,你的设计图连我都能看出这么多不合理的地方,那别的设计人员为何看不出,我想怎么说他们在这方面的知识肯定比我多。如果看出了为何不对你说?还有我能看出来,那些从事这么多年房屋设计的领导难道看不出来,为何他们会让你的设计图通过审核……”蒋菲薇噼里啪啦地说了起来。

    蒋菲薇的话让蒋华震惊万分,而且深感有理,但父亲的面子却让蒋华还无法立即放下筷子。

    旁边的吴秀虽然无知无识,但并不是蠢得不行了(帮她妈出头实在是出于爱母之心,也不能完全说是吴秀愚蠢),听了女儿的话也感觉有道理,看着老公还拧着筷子,赶紧出来和稀泥说:“你这娃儿,看了几本就要不完了,你没听说过‘子不言父过’吗?这可是古人说的!你咋能这么说你爸呢?”

    听了这话,蒋菲薇的眼珠差点滚出来,她知道吴秀不可能知道这样的话,不过现在的大事是救父亲,母亲的话回头再理论。

    蒋菲薇盯了母亲一眼,随即扭头对父亲说:“这图还能修改吗?”

    蒋华其实心中早已将蒋菲薇的话听明白了,自己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但官场上的东西,不是说改就能改的。于是蒋华垂头丧气地对女儿说:“难!官场上的东西,不好说,都已经通过审核了。要改就要重新审核!”

    蒋菲薇的眼珠飞快地转动起来。

    想了一阵,蒋菲薇说:“房屋的朝向怪不得你,这个他们没什么文章可做。大的房屋位置和设计也不容易改,不过既然房子还没动工,那小的地方就应该可以改动一下。这里把炉灶拉长到水槽边上,另外前面多出来的水槽就截掉,就告诉他们炉灶面对厨房门——漏财,不吉利!这是风水上的话,他们想必也多少知道些……这样他们肯定会同意修改!”

    不得不说,吴氏夫妇的藏书帮了大忙,像风水方面的书,在地元的图书馆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蒋菲薇这些东西是从吴氏夫妇的藏书中看到(其实,蒋菲薇自己根本不信这些,她不过是用这些来堵领导的嘴罢了。中国人说是不迷信,又有几个人真个不迷信的?因为他们找不到很多事情发生的原因)。

    听着女儿的分析,蒋华的眉头渐渐展开了,这下那些人只怕不那么容易做自己的文章了。

    最后蒋菲薇说:“老爸,你要记住,你精通的是机械仪表,其他的东西你可以学习,但是最好不要插手去做任何结论或者实际的工作,否则一旦出错,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蒋华信服地点点头。从此后,蒋华优哉游哉地当着基建科的科长,反正所有的事情直接推给底下的人,再也不像在车间里那样,事事亲为,别人也自然不容易拿捏他了。

    蒋华的问题解决了,可是吴秀没想到蒋菲薇的嘴又长到了自己身上3。

    “妈,‘子不言父过’4你是听谁说的?”蒋菲薇扭头问吴秀。

    吴秀愣了一下,说:“哦,我买菜路过茶馆的时候听他们说的。”

    地元有个小茶馆,说是茶馆其实就是街边放了一些说新不新,说旧不旧的桌子和椅子,一帮子退休的老头老太太们坐在那里,有打麻将的,有打牌的,也有吹牛打屁的。小茶馆就在菜市出来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有些买菜路过的顺便在那里休息一下。

    “以后不要再去听这些屁话了!”蒋菲薇一眼就看到吴秀不以为然的表情,“妈,我知道你想说这是古人说的,不过我只能告诉你,说这话的人如果不是二百五,那就是个居心叵测的混账!”

    “你没必要把眼睛瞪那么大,我分析给你听。”蒋菲薇看到吴秀听了自己的话,两眼瞪得老大,不紧不慢地说,“不用找其他的例子,就说老爸这件事。如果我没有说老爸的设计错误,我也根本不可能会想到老爸的处境危险!我如果按这句烂言来做,那老爸如果以后没有因为这次的设计而被人整,我蒋字倒着写!事实胜于雄辩,不是吗?”

    蒋菲薇说完后,静静地看着母亲。她知道以吴秀的文化程度而言,母亲还需要时间来消化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事实就摆在眼前,吴秀也认为女儿说老公要被人算计的话很可能是对的,不过吴秀也有好面子,想了半天说:“我没说这个事情,其他的事情上,好歹爸妈辛辛苦苦养你一场,你怎么也不该,呃——这么直接,呃——这么,哎,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啦,你明白撒?”吴秀的文化水平确实没法很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且她自己也感觉说出来有些不是那么好意思,毕竟她实质是因为是面子问题才这么说的。

    蒋菲薇看着有些窘迫的母亲笑了。

    过了一会,蒋菲薇才严肃地对母亲说:“妈,爸,首先我要感谢你们生我养我。但是正是因为我感激你们生了我,养了我,我才会说所谓的子不言父过是烂言。为什么?”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这两句话说的很对,但是这两句话中间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你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的过。等着那些马屁精来给你提出你的过吗?估计得下辈子去了。等着你的敌人来给你提出你的过吗?估计下下辈子都没指望了。等着你的朋友来给你提吗?这种朋友一般被称之为诤友5。你想想你们周围有没有这样的朋友?看看这个社会,看看吴莲和吴惠,连自己的亲人都要往死里整,哼,还诤友呢!不说多了,不知道你们这辈子能不能遇到难怕一个诤友!那你们的过失谁来给你们提?不知道过失又如何改之?”

    “真心爱你们的儿女才会真心地给你们提出过失,虽然可能因为眼见的原因,他们提出的过失也可能是错的,但他们的心却是真心为你们好。而那些所谓从来不言父母之过的子女才是真正不爱自己的父母,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爱自己的父母。他们认为给父母吃饱喝足,买个电视什么的,就足够了。现在家里养的猫狗什么的应该也能享受同等的待遇吧?那说白了不就是他们的父母跟他们家养的猫狗没什么区别了吗……”

    没想到蒋菲薇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通后,吴秀来了一句:“那你怎么不让我去看你外婆!”

    蒋菲薇气乐了,感情吴秀在这里等着她。

    “妈,你先要搞明白一件事,我从来不反对你去见外婆,我只是反对你去帮外婆出头,去跟吴荣的媳妇吵架而已。你爱母亲的心我可以理解,但你要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体状况能不能去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外婆的要求根本就是无理要求,她想去给吴荣媳妇带娃儿,看看她把舅舅带成什么样子,自己现在都老得颠颠东东的,还去给人家带娃儿,人家怎么会同意。人家是要改嫁的人,你个前夫的妈一天到晚跑人家家里算什么回事?哼,如果外婆的要求是合理要求,根本不需要你出面,我就会去帮外婆搞定了!人,要懂道理讲道理,否则的话直接去当畜生算了!”蒋菲薇还是耐着性子跟吴秀说。

    看着吴秀闪烁的眼神,蒋菲薇心中叹了口气。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吴秀到底听进去多少,难怪人常说:“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不会听,说破嘴也没用不是。

    突然,蒋菲薇意识到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让母亲看些书了。

    当然这件事在蒋家算是完了,但这件事在蒋家外面却还没有完。

    ★★★★★★★★★★★★分割线★★★★★★★★★★★★

    1夕晒:就是下午三四点后到太阳落山前的这段时间,在四川这时站在太阳中是最热的,用四川话来说可以把人热爆,故称为夕晒。

    2呱嗒呱嗒:四川话里形容人说个不停,就用呱嗒呱嗒来表现此人的滔滔不绝。

    3蒋菲薇的嘴又长到了自己身上: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蒋菲薇又开始念叨母亲了。

    4子不言父过:据说整句是“父不言子之德,子不言父之过”,出自《礼记》,我在网上查到礼记的两种版本,都找了一遍,但是两者都没有提到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网上的礼记是残缺本,囧)。我只在《明心宝鉴》里看到了这话,但是《明心宝鉴》是明朝的范立本辑录,也就是并不是他写的这话,他不过是将这句烂言,收进了自己整理的书中。我查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话,真心不知道这是哪个瓜娃子说的烂话,很抱歉。

    5诤友:指坦诚相见,直言相规的朋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