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护母(一)

作者:苜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非之女最新章节!

    还在底楼,蒋菲薇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嚎声。

    蒋菲薇一惊,立即狂奔回家。

    门口站了好几个手臂上带着黑纱的人。

    蒋菲薇一见,顿时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知道蒋华的车间里随时可能发生危险,而且一旦发生危险那就是用人命来填的事情,因为那将是剧烈的爆炸。但蒋菲薇就是蒋菲薇,并没有立即嚎啕大哭什么的,毕竟今天她根本没听到过厂里传出爆炸的声音。

    门口站着的人都认识蒋菲薇,立即让出了一条道,蒋菲薇冲进了家门。

    家里站了一堆人,中间是父亲红着两只眼睛,一脸愁眉苦脸地坐在吴秀身边,不住的安慰老婆,吴秀在老公怀里哭得肝肠寸断。

    蒋菲薇有些糊涂了,父母都没出事啊,自己也好好的,那母亲哭什么?还有那些人干嘛带着黑纱跑到自己家门口?

    蒋华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一脸莫名其妙地蒋菲薇,挥挥手示意她先什么也不要问。

    蒋菲薇点点头退到旁边。

    不能问父母,但旁边还有其他人。其中有蒋华的徒弟李伟。

    蒋菲薇来到李伟身边,低声问道:“小李叔叔,我爸妈这是怎么了?”

    按理,父亲的徒弟,子女应该叫师兄师弟什么的。但是从农村出来的蒋华却将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徒弟看成自己的平辈,要求蒋菲薇都叫叔叔阿姨。

    李伟转头对她说:“蒋菲薇,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听了以后不许哭,免得引起你母亲更激励的情绪波动,你知道你母亲有什么病吧。”

    蒋菲薇郑重地点点头,李伟告诉他,吴荣死了,工作的时候,穿着普通的皮鞋,踩在盐水里,触碰到高压电。

    蒋菲薇立即反应过来问道:“他为啥没穿绝缘胶鞋?”李伟叹了口气没说话。

    要说吴秀虽然无知无识,但她有她的智慧。一进地元,她就从人手一册的安全手册上嗅出了危险的气息,所以不仅仅自己将安全手册背得倒背如流,而且在蒋菲薇很小的时候,没事就把小家伙叫到身边,要求她一条一条地背熟。蒋菲薇一直很搞不懂母亲为何要自己背这个。其实吴秀早知道地元管理不严,不少小孩子都从一些大人想不到的地方钻进厂里去玩。所以她才要求蒋菲薇牢牢地记熟这本小册子,在她看来,这本小册子或许会救自己女儿一命。

    此时,蒋菲薇就是想起了小册子中的内容,所以有此一问。看到李伟没答话,蒋菲薇心中顿时明白了,显然是自己的舅舅不按操作规程做,所以丧命。

    但是,李伟却把蒋菲薇当成了普通的孩子,完全错误地估计了她的反应。此时,遍览群书的蒋菲薇早已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了对善恶是非的初步理解,心中非但没有同情死去的舅舅,反而更鄙视他,这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一把年纪都活狗身上去了,该记住的不记住,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做什么白日梦!

    吴荣的死算成了工伤,不过他跟其他工伤的职工享受的待遇却有区别,当然政策规定的东西没人敢乱改,但是灵堂和追悼会的规模就可以有出入了。

    事后查出,吴荣的死是因为早上和老婆吵架,心不在焉所致。不过不论吴荣的死是不是他自己的过失,谁叫他有个姐夫叫蒋华呢?此人可是现在地元的红人。于是,吴荣的灵堂设在了俱乐部的一楼,所有的吴家人都被请到了厂里,在招待所包吃包住呆了好几天,直到下葬。

    这期间,吴家人给全厂职工上演了一出好戏。

    被母亲拧到灵堂去的蒋菲薇满心的厌恶瞪着那具一动不动的尸体,看看坐在一旁哭得泣不成声的母亲,更觉心痛万分,再次加深对舅舅,甚至对吴家人的厌恶。按照母亲的吩咐,给舅舅行完礼后,蒋菲薇没坐多久便离开了灵堂。蒋氏夫妇知道蒋菲薇的忌讳并没有留她,这却看在了吴秀的姐妹眼中。

    在四川,人死了赶人亲叫送葬,其实就是送礼,不过因为是死人,所以礼被称作葬。地元现在并不流行送钱,依然还是送被面,床罩,床单,毛毯什么的。

    有个红人姐夫的吴荣身后也可谓荣耀了几天,来吊唁的人川流不息,送来的葬自然数量可观。据说事后数来有近两百的葬,这在地元也可谓罕见了。

    而吴家人上演的大戏,正与这些葬有关。

    中午在招待所吃过饭,蒋菲薇没有像前两天那样立即离去,因为下午尸体将送去火化,随后就埋到地元附近的山上,灵堂也要拆了。吴秀自然要求蒋菲薇去给舅舅最后行礼一次,蒋菲薇心中厌恶之极,但却不想让母亲伤心,点头留了下来,于是也看到了这出好戏。

    大伙吃完饭,都来到招待所的会议室(这里大),等待最后的行礼时间。蒋菲薇回家去换了身衣服,返回招待所的时候,正好看到父亲蹲在会议室门边直挠头,吴莲和吴惠正在一唱一和地责怪蒋华没有将吴荣调出车间,才导致了吴荣的悲剧。

    其实看了前面吴荣把蒋华给自己的书丢到蚊帐上不闻不问,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应该能猜到吴荣的下场。此时两姐妹责怪蒋华自然是别有用心(至于是什么用心,读者可以自行揣摩),但看到这一切的蒋菲薇哪里忍心看着本来就难过的父亲,还被人无理责怪。

    偏偏吴莲好死不死地看到蒋菲薇进来后,对蒋菲薇说:“不是我说你,菲薇,你舅舅好歹是你亲舅舅,你这些天连灵堂都只是去转一趟就走,这样怎么对得起你舅舅?”

    蒋菲薇再次开启了自己人生的一个新纪元。

    一股无名火从蒋菲薇心中窜出,蒋菲薇寒声道:“我应该如何才对的起他呢?我为啥应该对得起他呢?”遍览群书的蒋菲薇可不像当了几年官,只会任劳任怨地工作的蒋华那样笨嘴笨舌。

    “你小时候,你舅舅还抱你去过医院打针。”吴莲一下被蒋菲薇的反问卡住了,吴惠赶紧借口道。

    “我妈说我小时候病多,好像有不少人都抱过我去医院,”蒋菲薇慢悠悠地说,“那是不是他们死了我都应该去披麻戴孝,熬夜守灵呢?”

    “再说了,舅舅借口要娶老婆,一天到晚到我家蹭饭,蹭饭也就算了,我妈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西,本来是给我吃的,看到舅舅来了都会给他也做一份,舅舅居然还背后抱怨我妈给他吃得不好!吃得不好就滚,鬼大爷请你来!所以他对我的情,我父母早就已无数倍的补偿还给他了!”蒋菲薇说得理直气壮,吴氏姐妹顿时哑口无言。

    本来如果吴莲不说蒋菲薇的话,蒋菲薇说不定还抹不开情面追究吴氏姐妹责怪蒋华的事情,既然现在都说到这里了,蒋菲薇可没打算就此打住。

    “哼!你们说我爸不把舅舅调出来才导致舅舅死,那你们的老公呢?我爸不过是地元一个小小的车间主任,他没那么大的本事把舅舅调出来,你们的老公可是一个在粮食局一个在地委当大官的人啊,他们怎么不把舅舅调出车间呢?当然,两个姨父有可能不好插手地元的事情,那他们怎么不把舅舅直接调市里去呢?他们两个可是一个是粮食局的一把手,一个是地委的二把手啊!”蒋菲薇这半年来博览群书,早已从书中知道了很多东西,她此时的话犹如一把利刀,连消带打地让吴氏姐妹招架不住,彻底地哑口无言(此时,两个早就预料到会上演今天这出戏的姨父,昨天就借口工作问题离去了,不过此时戏还没开演,蒋菲薇的戏份只是意外)。

    蒋菲薇虽然能将两位姨妈骂得哑口无言,但她依然不能看穿她们这么做的用心。看着两位抬不起头的姨妈没有脸再责怪父亲了,蒋菲薇哼了一声去洗手间了。

    ★★★★★★★★★★★★分割线★★★★★★★★★★★★

    ps:如果感觉本书不错,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让作者的心血被更多的人认同,不胜感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